這次我們不聽歌,塵埃落定以後的見面,需要更細細品味。

「妳怎麼變了呢?」

「變得不是我,是你啊!」

二月的台北,微冷。風打在身上很有種舒適的刺痛感。我漫步在河堤邊,腦袋嘗試放空,卻沒辦法成功。今天是我倆第一次見面,從一年多前的那次離別。

女孩緩步走來,久不見的睽違讓她的身影在我眼裡重疊。
「欸!」女孩在我眼前揮了揮手。
「好久不見。」我回過神來。

準備的一切都是多餘的了,在熟悉的人面前,你只能做回自己。我們談天談地談了以後,以前成了大家不提起的默契。

「走啦,我們再找個地方坐。」
女孩依舊是那麼多話,男孩依舊是那麼羞澀,即便多麼的像以前,你卻知道真的回不去了。

你不可能再抱抱她,牽牽她的手,習以為常的肢體接觸成了一個身份識別的鴻溝。

「怎麼不能呢?」我身邊的朋友事後問我,因為這次,女孩的身邊出現了另一個人。我所能做的只有祝福。

聽說過嗎?其實情侶或好朋友間是不需要太多的話來填空,凝視也是很好的溝通。
場面慢慢地靜了,咖啡店外的陽光照了進來,很有些溫度。而我跟女孩的眼神也進行著密切的交流。

「我們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
「是阿。」
「我們都各自去交男女朋友,等懂愛了再回來,好嗎?」
「如果回不來呢?」
「婚禮記得包大包一點。」

沈靜的場面爆出笑聲,女孩依舊是這麼的幽默。

在離別的前一刻我問了女孩那個問題。

也許變得是我,但也許我沒變吧。水瓶崇尚自由,天蠍重視私有。我只是失去之後的珍惜罷了。
還有那麼一絲的不甘心...

共 1 則回應

1
我是願意被私有的秤子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