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妳,印象猶深,大概是打扮,突兀的以有趣
那時候我身邊有另個她,對妳也就僅存這點印象
過去那年,我的驕傲在她和他們的離開之後,散落如沙
渾渾噩噩接下幾乎要毀滅的宿營,沒日沒夜的那一個多月,
現在想想那或許是開始吧 ? 跟妳從來沒有過交集,卻忽然成了夥伴,
才好像忽然認識了妳,沒有童話故事的一見鍾情,
我對妳只有雪中送炭的感激,於是我們成了朋友,不太熟的朋友。
活動結束了的後半年,從極端忙碌到空虛無度的我,似乎比剛失去一切時更加想念更加殘破了多,
不知道那幾月的自己,是如何過,終於到了現在,已經不會見沙若塔,對愛情對人心,
也不再像過去一般傻氣,總是警惕自己的缺乏,警惕沒了自己的它,不滿於一
妳就躍進我的眼裡,強裝完整的我,開著妳的玩笑,好似妳對我毫無魅力,
但妳笑的時候,眼角的弧度,凌亂的劉海,標誌般的兔牙,怎麼就穿過那些自我保護的武裝,
狠狠刻進我的腦海,從那之後,我的心跳,總是漏拍。
但是不敢,我不敢,我不敢太靠近,不敢追求妳,
我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要怎麼讓妳認識我,
我還在找我自己,現在的我太殘破,
又怎麼有能力,愛妳,當我甚至不知道如何好好愛自己
大我幾年的妳,有多少已經的故事,而過去這些年的我,又虛度了多少空白
我的空白又有多少缺漏,潛藏著無法抹去的另一個她
這樣的我怎麼配得上這樣的妳
我努力著,也許哪天我找回我自己,希望妳仍在那裏,那個我來的及拉住妳,讓接下來的回憶都有妳的地方。
可是怎麼辦,
我的心跳,還是漏拍。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