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點半:
看完了之前一位版友的創作,
覺得那樣的心境很特別,
於是揣摩、架空、然後再創作
這篇就這樣生成了,一對共犯的產生。

昼顔:
謝謝四點半的邀文,盡情地幫這篇文章「加油添醋」(笑)
不能碰的禁忌果然最叫人不能自拔呢(遮臉)
大家,換洗的小褲褲準備好了嗎ヾ(*´∀`*)ノ(誒)

-------------------------------------------------------------

因為我們不是人,只貪求性愛、渴求交媾的動物
寵物也有名字呢,不過,被性慾淹沒的我們猶如草原上的野生動物
在對方留下互食的抓痕,唾液的氣味、體液的標記。

—<妄想>共犯第一話,昼顏。

----------------------------------------

近午超市人煙稀少,但冷氣仍強力放送。
週間的關係,整個充滿冷氣的超市彷彿被我倆包場。
在充滿冰涼舒服的空調中,晃來~晃去~
她的雙乳也隨著晃...嗯,我是說推車裡的鮮乳...

又一次午休偷偷約會,上次認識我眼前這位女性,是在就業博覽會的時候,對方廠商隨行的英文翻譯。
精明能幹,兩天的展覽下來因為客戶偏好多了許多機會互動;不聊還好,一聊真是一見如故。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變得像現在這樣,會在中午約出來超市買東西回家一起做菜...
然後做愛(笑)。

冰涼的空調讓髮香四溢,
彷彿在森林裡流竄的麝香一樣,
原始又性感地勾著嗅覺。

我忍不住抓了過來靠著頭:
「...欸你洗髮精好香喔」我輕輕地說著;
「我比較喜歡你的香水味喇哈哈」就這樣被害羞推開。

但她隨即把鼻頭鑽進我襯衫的領子撲了過來用力深吸了幾口。
鼻頭柔軟的觸感如幼鹿柔軟的鹿茸,香味吃飽了還不忘用舌尖畫了句點。
回眸,輕舔飽滿的下唇;滿足的甜笑。
那個在頸邊環繞的氣息的銷魂,差點讓我看見上帝。

----------------------------------------

我其實不怎麼在乎我們之間關係的定義,
不需要精準只需要對準,不需要打開心房、只需要打開雙腿,
其實每段愛情就像盆栽,太壅擠或養分不足,花就不小心開到了隔壁。
因為各種因素的無法滿足、無法得到歸屬,我們就成了不只是朋友的關係

我們不需要感情,
想聊就熬夜、不想聊甚至已讀都沒關係,
不用解釋、不用報備,就是個伴。
我們彼此對於一對一關係的效用都是質疑的,
總覺得床事和運動一樣,還是要有個伴。
運動完就解散,回到各自的生活。
碰面那段期間就暫時卸下平時的身份,努力的互幹。

我們的認識在某天夜裡,好不容易整理完隔天要跟老闆報告的簡報捨不得睡,
在聊天室裡透過文字遇見彼此,感受到彼此在關係中的缺口。
文字發出的熟悉悲鳴,在心中猶豫、產生共振,
透過市場供需,讓自由市場那看不見的黑手帶領;
不知不覺,我們越走越近。

她是小苗,一個清新脫俗的蕩婦。

---------------------------------

你說形容女性蕩婦失禮嗎?

噢不我的朋友,當你見識過她在床上擺盪的水蛇腰,
你會懂我在說什麼,我從未見過如此靈活的擺動,柔若無骨卻又精准的撩過讓你倒吸一口氣的致命點。
彷彿天生為了交媾而存在的特技一般。

我們都是廚藝不錯的人,也因此我們的調情方式比較不同;
總是把對方餵飽後,再去房裡運動促進消化。

小苗很能幹,I mean各種能幹(挑眉)。
看到她在廚房洗菜的背影我想起來了她傳給我滿滿的料理照片。
沒錯,第一次被小苗吸引就是因為她在廚房裡穿梭的樣子。
彷彿操控著自己的小宇宙一般,乾脆俐落,
散發出一種濃烈的女人味,偶爾會讓人忍不住從後面抱上去。

真的是叫人忍不住,襲上她直挺的背,貼著微彎的曲線。
捧起她盈巧的雙乳下緣,感受結締組織特有的手感。

「你去旁邊切菜啦~」
縱使她完全沒有想要把我推開的意思
我攻擊了她梳了馬尾而失去防禦耳垂,舌頭挑逗了一下耳根,參雜著重重的鼻息,輕鬆打開了她的城門。
「...你別這樣...」雙膝一軟,飽滿的嫩臀向後摩擦。
敏感的小東西。總是容易讓我失去理性。
「你才好好洗菜勒,軟成這樣。」我惡意的打趣一番。

小苗的先生在藥廠上班,朝九晚五都是資方騙人賣肝的謊言;縱使平日收入優渥,但在家裡就是個巨型垃圾。
「加班啊沒辦法啊,我自己也知道。」她無奈地形容。
「回到家就在沙發上放空,連聽我講個閒事的記憶體都沒有...」

每每提起,那雙靈秀的雙眼總不免黯淡了些許。儘管生活過的富足,但總是覺得有哪裡不夠。
加上丈夫平日是典型的外食族,上次聽她說在廚房煎個香腸都差點發生火災。

「妳就是太能幹,他才無後顧之憂地這樣依賴妳...」
我們背對背地處理食材,菜刀打擊著砧板,唯有這聲音才讓小苗覺得快樂。
因為她很明白,當這些廚房的曲子演奏完了,她就可以自由地唱著甜膩的呻吟。
輕鬆,愉快,舒壓—
痲痹。

「像我們這種人需要的是另一個對手...」

「明明是一個共犯..」

渾圓的側臀頂了我一下調皮地笑著。
「再說,你才是全能好嗎,老婆都快變公主了是要怎麼教人家...」她不甘示弱地接著說。
轉頭對話只有一瞬間,而我也本能性的轉過去;目光又被她佔據了幾秒。
薄薄的耳朵連接著頸子畫著柔和的曲線,我又想起耳根的口感,吞了一下口水。
「你才應該教她釣魚,而不是凡事都自己全包好不好...」

我沒有回應,至少我認為這是我展現愛的方式,一直照顧對方,讓對方享受心目中最好的待遇。
對我來說就是一種最大的滿足,確實一開始很甜蜜。
但天平不知道在某天就逐漸失衡;
遺憾的是,敏銳的一方才有知覺;
縱使這類的失衡永遠是做得多的人感受得到。


「滋~~~~~」

點火熱鍋,我把蒜頭辣椒爆香。
你用纖細的手指抓起鮮紅的碎肉,入鍋。
等到半熟綿密的碎肉逐漸在鍋中散開,
妳熟練的倒進豆腐和半罐辣椒;
我們沒有說話但使個眼神就知道彼此要什麼。

被辣椒薰得忍不住嗆了幾口,眼角掛著晶瑩的珠淚,吐了舌頭對著我傻笑。

「糟糕不小心放太多了,咳。」
「傻瓜妳剛才一定在想色色的事情吼。」

嘴角上彎,似乎被我戳中一般,短裙下的腳伸了過來,討好的摩挲我的小腿。

「只有你最懂我,嘻。」

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樣的默契,
我們像是背對背作戰的戰友一樣、又像是互相競爭的對手;
彼此不甘示弱,卻又互相照應的那種競合的默契。

---

高手過招,
帶著自負且若無旁人的自信凌駕在關係上,
在灰色禁區滯留然後交手,
我忘了接下來房裡的事情,
也忘了下午該煩惱的會議。

回過神的時候,小苗在我胸膛上隨著喘氣而起伏,被情慾氤氳的雙眼失焦地看向空氣。
紊亂的秀髮是大戰的足跡,濃烈的費洛蒙纏繞在被窩裡。
穿著衣服的小苗是清新脫俗;
脫了衣服的小苗是乖巧淫蕩。
乖巧地展現她的淫慾,勾引著妳給她更多指令,讓你錯以為自己就是萬獸之王。
依然看著空氣的某一點,纖細的手指在胸膛上轉呀轉。

「午休結束了,是否該回公司呢?」小苗試探的問;用小女孩撒嬌的語調。

「....再(休息)一下好了」我不疑有他地回答。

「再一下?好啊!」

「欸欸妳等等,我是說...」

眼珠子瞬間又閃閃靈動,小苗見獵心喜的又撲上來;紅唇卷來細細淫雨;
而後,轉為狂風暴雨。



by四點半x昼顔

---------------------------
後記by昼顔

大綱都是四點半的創作,我只負責髒髒又甜膩的點綴(///艸///)
期待下一篇合作~

更期待生活有更多空檔我已經忙到崩潰惹(那妳還在這邊摸魚?)

共 6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4
昼顏的文筆本來就很好了
一個負責架構內容一個負責修飾
整篇文章真的很有專業小說的感覺!!

管家1+1
0
手癢了...
怒開電腦

煎餃加蛋
1
哇嗚好想加入寫手團隊~~~~
1
好文好文期待之後續集!!
食譜判定!麻婆豆腐!

小恐龍
0
那個滋~太誘人
以為可以聽到水水滋滋聲 結果是爆香聲
阿斯好失望啊 被勾起來了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