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我在三坪不到的小房間度過。

姊姊坐在我身上激烈地碰撞,扭捏代替了輕撫,齒咬取代了吸允。

她像是頭猛獸,單純地洩慾在我身上,無盡的淚水也喚不回原來的姊姊。

姊姊不再像以前一樣溫柔地對待我...

唯一沒變的是她清秀臉龐。

我拖著疲累的身軀蜷曲著,便當依然被我扔角落,我在等待著奇蹟出現...

每當身體極度虛弱的時候,妹妹就會出現在我眼前

眼前ㄧ片昏暗...

「歐泥醬~起きなさい!!」

妹妹!是妹妹!

一直以來都不知道妹妹為什麼只講日文

不過為了方便,以下全轉成中文。

妹妹跟我想像中的一樣,穿著ㄧ件橫條紋T恤、深色短褲、綁著雙馬尾,

好奇地在我這3坪不到的房間裏東張西望。

「小心點!不要踢到便當了!」我有注意我的語氣深怕妹妹被我嚇哭

「這個嗎?」妹妹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地上的便當盒

妹妹蹲下仔細地打量這些便當,卻沒發現自己的小褲褲漏了出來。

「你...你...小褲褲露出來了...」

「有什麼關係?這裏不是只有我和哥哥嗎?」

我實在不了解妹妹這種生物到底在想什麼...

就當我還在思索時,妹妹就已經抓著我的手臂

「欸!我們出去玩...好嗎?」

看著妹妹的雙眼看得出神,一不小心失去重心趴倒在妹妹的懷裏。

門被打開了...姊姊站在門口...

(待續)

共 6 則回應

4
別傻了,你沒有妹妹😂😂
不過你想像力跟創造力真不錯👏👏

-面速利達姆
1
便當也算是有功勞拉

_12℃
1
幻想無誤啊
1
哈哈哈哈哈不知為何覺得很好笑
0
魯成這樣 也算是另一種境界了
0
你沒有妹妹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