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1)----BDSM

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2)----BDSM

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3)----BDSM

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4)----BDSM
(缺)

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5)----BDSM

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6)----BDSM

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7)----BDSM

傳送門:我即將為妳構建的世界(8)----BDSM

傳送門:我的D/s調教手冊 1/2

傳送門:我的D/s調教手冊 2/2
------------------------------------------------------------

「兩年前他不在 如今他還是不在 …」
-----從服者
「嗯,不過我來了。」
-----支配者

------------------------------------------------------------

一位雕刻師,
一生中,擁有無數作品。
可以精彩,可以失敗。
但是,窮極一生,
最好的結局,
也不過是在人生最終之時,
完成一件他認為最美的雕刻作品。

一路上的磕磕絆絆,
滿是風霜的手,
掌上是一層又一層的厚繭。
一件又一件的作品,
為的不是什麼,
只為增進自己的技藝,以及心境上的平和和耐心。
等待有朝一日,
遇上了那一塊屬於自己 堪稱完美的素材。
--------------------------------------------------------

一塊原木,終其一生。
就是等待。
靜待著有天,能被雕琢。

有天,
一位雕刻師將它放在手中把玩。
決定了這一塊素材該成為什麼樣子。

它滿心歡喜的迎接了這一切,
盡心的享受這位主人公在它身上所留下的痕跡。
是的,一絲毫無保留。
它以為,這就是它的最終歸宿。
而它,將會是唯一,並且是它最出色的作品。


或許你會抗議世界的不公。
但,這就是這世界運轉的方式。
滿心的期待與一絲毫無保留的犧牲奉獻並非都能換來想要的結局。
可悲的是,不到最終被放置到儲物室的一角,
直至身上蒙上一層灰之後,才知道。
才知道 自己不過是這位雕刻師在找到那完美素材前,拿來練手的物件。
致命的是,這一切都是不可逆的。
回不到自己最初的原貌,
世界就像遺棄了它。
彷彿這一生,直至腐朽,它最終的宿命。 就在這
--------------------------------------------------------

即便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暖化妳的心。
讓妳為我主動摘下妳的冰冷面具。
真心的匍匐到我面前,求我悅納。
像一隻小貓兒一樣的等待我的應允。
然後,這一幕,始終未曾實現。

處心積慮的伺機伏動。
耐心的等待,
那顆脆弱的心,
終有一天會需要從面具中解放出來喘口氣。
此時,
我走近,霸道的將妳的下巴抬起。
毫無修飾的眼光上下打量著妳。
凝視著此刻最真實的妳。
笑了笑,
轉身而走。
而妳,
不自覺得跟上…
---------------------------------------------------------------------

即便身上有他留下的影子,
就像那被放置在偏遠一處的雕刻品一樣。
他的失誤,不成熟的技術,
一刀刀的刻痕,
就像妳心裡那抹不去的痕跡,
每一夜的深深刺著妳的心。

「別害怕,蒙塵的藝術品」
「你不再需要被按照特定形狀被塑造」
「因為你的靈魂將被我從木頭中喚醒」
「然後從束縛之中解放出來」
「最後,你將成為我最棒的藝術品」
雕刻師捧著它,說道。


「別害怕,我的從服者。」
「他在你心上留下的痕跡,不是阻礙我支配妳的原由」
「我將替代這一切,不讓妳有理由拒絕」
「然後妳不用繼續活在寂寞與無謂的思念之中」
「最後,你將成為我唯一的從服者」
「而我則是妳最終的歸宿,妳的支配者」
我摟著她,這麼說。
--------------------------------------------------------------

重建了妳那倒塌了一半的城堡,
我在大門入口之前,放置了一張被用著螺絲拴死的椅子。
雖然走動時,顯得礙眼、佔位。 有時,還得刻意的繞過。
而我從沒有向妳提過放置的原因,
妳也不曾問起。
然而,今天。妳終於知道它的作用了。

夜,
回到了城堡。
我走向了椅子 坐了下來。
默契 讓妳從我的眼神與表情之中
讀到了妳接下來該怎麼做。
彷彿就像被醍醐灌頂一般,妳知道妳要跪趴在我的腿上。
然後被我處罰。
是的,用著妳最不喜歡的方式。
我要狠狠的揍妳的屁股。


將妳貼身的布料脫到了膝蓋位置。
我讓妳閉上了眼睛,並且要求妳自己數妳被主人抽了幾下屁股。
啪… 我的手就這樣大力的拍上了妳的右半臀。手上的每一條神經接收著妳的肉感與溫度,
一… 妳羞怯的回答
啪… 這次打向了左半臀
二… 超乎預期的位置,讓妳變的更為敏感,雙腳微微顫抖,招來了我的數落
「是誰讓妳搖來搖去的,跪好了。」我喝道


啪… 妳白皙的皮膚遮蓋不了泛紅的顏色。 隨著第二下落在右半臀,變的更紅。
三… 聲音漸漸變的虛軟,道出了淫糜的味道。
啪… 處罰,必要的疼痛,是必須的。接連著第三下依舊落在同樣的位置。痛楚更深了些
「讓妳挑戰我了,未經了我的允許,妳讓別的男生有機會和妳接觸」
四… 妳嗚咽的想解釋,但是妳知道這樣只會更挑釁妳的主人
啪… 大力的一下,落在了左半臀。我知道這樣的處罰,聰明的妳就知道了 我對此事的態度
五… 妳輕輕的回應
----------------------------------------------------------------------------------

妳的喘息、性奮的身體加溫了我們周圍的溫度。
癱軟的身體被我攔腰的抱起。走到了主臥室,
然後被我享用。

原本掛在膝蓋上的內褲,不知遺落在路途中的哪處。
疼痛與被征服的感覺 讓妳的身體早早為妳準備好被我使用。
那給予妳痛楚的右手,則是壓著妳的右肩
我的根,緩緩的從妳身後進入到妳濕透了的小穴裡。
重重的每一下,同時宣洩著快感,以及早些的不滿。
讓妳知道,妳是我的。而且只能是我的,我的小貓。
沒有多餘的元素,就是這麼自然、又直接的交合。
征服與被征服的感受 早早就餵補了我們的心。
快樂,並且同步。
最後是滿足、喘息、然後依舊密不可分的抱著妳。
我們沉沉睡去,
帶著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