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我懶得放連結
======================

開學後沒多久,我依然每天和她聊LINE。
彼此沒有明說是什麼關係,對話卻依然曖昧。
某天晚上,我們聊到最近上映的電影。
「親愛的你有想看那部嗎?」她問我。
「丹麥女孩吧,感覺很好看。」我說,然後問她:「怎麼,你要來屏東陪我看嗎?」
「嘻嘻!好啊!」她一口答應的說:「包吃包住嗎?」
「來啊,我們旅館學生證還有打折。」
「那我到了打給你,晚安。」她說。
因為平常打嘴砲習慣了,我也沒有特別放在心上,躺上床就睡了。

清晨一大早,我被一陣電話聲吵醒。
「喂,我到了。」是她。
「啊...蛤?」剛睡醒的我還沒反應過來。
「我到屏東了啊,來接我。」她說。
「你真的來了!?」我聽到她的話,整個人都清醒了。
「人家想你啊~反正放假。」
「你...你在那?」我問。
「統聯客運這裡,快來喔。」說完她就掛上電話。
我用比平常快的速度梳洗完騎車到客運站,只見她穿著裙子站在路邊等我。
「你好久喔,還好我穿裙子不然熱死。」她皺起眉頭對我說。
「對不起啦,學校很遠欸。」我邊說邊把備用的安全帽拿給她:「你怎麼真的跑來了?」
她微笑接過帽子,用手指輕輕的劃過我坐在機車上的大腿。
「人家想你啊。」她說。
說完便一腳跨上後座抱著我的腰。
「肚子餓了啦!」
「喔...喔,你要吃什麼?」我問她。
「吃你...」她把嘴巴靠在我耳邊說:「喜歡的。」
於是我把她帶到附近的永和豆漿隨便點了幾樣東西吃。
「電影晚上才有場,要不要先回我家休息?」我說。
「不是旅館喔。」她聽起來有點失望的說。
「進房要中午以後啦,你乖。」
「好吧…」她嘟起嘴喝光奶茶。

晚上,我們買好票準備進場。
「人好多喔,難怪只剩下角落的位置。」我說。
「沒關係啦!」她勾住我的手走向驗票人員。
坐下之後,我們的剛好是在最後排獨立的座位。
燈一暗,她立馬把我的手抓到她腿上放著。
「欸...人很多。」我小聲的對她說。
想不到她卻繼續帶著我的手往大腿根部移動。
「專心看電影啦!」我說。
「人好多喔…嗯…」她靠向我耳邊輕輕的說,還舔了一下我的耳垂。
無奈之下,我只好白了她一眼,手指悄悄從內褲邊緣伸進去。
濕了。
「看完電影你就死定了。」
她聽到我這麼說,卻露出邪惡的表情。
「我要去廁所。」她說,一隻手不安分的隔著我的褲子握了一下。
然後拿起我的背包起身走向廁所,一拐彎就消失不見。
我只好跟著她來到門口,卻發現她轉的方向是男廁。
「希望沒有人注意。」我心想,走進廁所。

只見殘障廁所的門剛好合上,我跟了進去之後帶上門鎖,而她早已把馬桶蓋上,放好背包。
我上前把她擁進懷裡,嘴巴迫不及待的吻上,手也伸進她的T-shirt裡面解開胸罩。
而她則拉開我的褲子拉鍊,一把連內褲一起脫掉後,直接蹲下來把肉棒含住。
我閉上眼,享受著她舌尖在龜頭上繞著圈。
「喜歡嗎?主人。」她說,伸出舌頭從根部舔向頂端。
「嗯…」
「人家也好想要喔…」她站起身,往後做到馬桶蓋上,把腳跨在兩旁的扶手。
我愣愣的盯著她的兩腿間看,問她:「你什麼時候脫掉內褲的?」
「你猜啊。」她說。
「你真的很色。」我說,上前跪下。
正當我準備伸出舌頭時,外面卻傳來腳步聲。
她急的用手抵住我的頭,要我等一下。
我卻輕輕的用舌尖劃過她的縫,她抖了一下,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
「誰准你剛剛挑逗我?」我用氣音對她說著。
她只好一隻手抓著扶手,一隻手摀住嘴。
我看她放棄抵抗,便大方的把嘴巴覆上洞口,伸出舌頭在她的陰蒂上繞圈,偶爾順著往下,鑽進小穴裡面。
「嗚...嗯…」她鎖緊眉頭,不讓自己叫出聲音來。
沒多久外面發出水龍頭轉開的聲音,然後廁所的門被關上。
「啊...嗯…」她像是好不容易可以呼吸一樣,張大嘴叫著。
而我則繼續舔著她的小穴,一手往上伸進衣服抓住胸部。
她扭動著腰,不斷的讓下半身往上頂起。
「給我...」她說。
「這裡是外面耶...」我停下嘴巴,站起身說。
她轉身跪在馬桶上,屁股翹的高高的。
「主人,拜託...」
「誰准你剛剛挑逗我的?」我扶著肉棒在她的屁股上磨來磨去。
「對不起嘛...那你處罰我...」她說。
「要怎麼處罰?」我問她,抬起肉棒打了一下屁股。
「啊…用你的棒棒幹我...」
「這樣是你爽吧?」我說,又打了一下。
「把人家插壞...」她說。
「這是你說的喔。」我把肉棒在洞口抹了一下,直直的插到底。
「嗚…啊…太大了...」
「太大聲會被聽到喔。」我擺動著腰對她說。
「那就被...啊…聽到...給大家聽...」
「聽什麼?」
「聽我被插到壞掉...啊…」她說。
「你這個變態。」我加快速度,讓她全身的肌肉都變緊繃。
「嗚嗚嗚要壞掉了啊啊啊啊...」她放聲大叫。
我兩隻手扶著她的腰,快速的抽插。
「我不行了啊啊啊!!!!!」她全身大力的顫抖幾下,然後像失去力量一樣癱軟。
我把她翻身抱起來,讓她的背靠著牆,插進她依然敏感的洞中。
「啊…不行了...」她嘴上說著,腳卻緊緊夾住我的腰。
「還要挑逗我?」我一次次的把肉棒頂到最深處。
「不...不敢...」
「以後要不要認真看電影?」我問她,加快進出的速度。
「要...認真...」她看起來快失去意識的回答。
「我要射了。」我拔除肉棒,一股白色液體射在她的衣服上。
「呼...呼...」她坐在地上喘息:「衣服沾到了...怎麼出去。」
「脫掉啊。」我說,然後從後背包拿出一件外套。
「你好色喔…」她說。
「你自己要起頭的。」

Post images

熱門回應

文章寫得這麼好都被那個三百愛心扣分扣完了ˊ_>ˋ
好好哦我也想要一個主人可以挑逗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