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我不是一個好人-5

我不是一個好人 -1
我不是一個好人 -2
我不是一個好人-3
我不是一個好人-4
時序來到了冬天。 聖誕節前一天,剛好星期六, 病人都還算穩定,送幾個病人去做血液透析,自己悠悠哉哉的等到交班就行了。 大概2、3點準備要交班時,接到血液透析室通知, 某床病人人工血管爆裂了沒辦法繼續進行透析,要緊急回病房裝暫時性的透析管路,才能繼續進行透析。 我Call 了值班醫師,值班醫師是一個花瓶妹(婊)子,只跟我說: "哎呀...臨時透析管路阿...可是這個我不太會餒" 我說妳自己想辦法,我病人還要回去洗腰子。然後就怒掛電話。去你的。 10分鐘後X來病房找到我,他說沒辦法他的學妹什麼都不會做,只能他來做這苦差事。 我說沒關係的,我在旁邊幫你。 他戴了手套和口罩,開始觸摸病人的鼠蹊部找血管。 過程很不順利。 病人血管很難找,X找到血管插入導針,導針不通,他嘆了口氣,又抽出導針。 這樣的步驟重複了好幾次。 然後他手機響了,有人Call他,我習慣性的伸進他的褲子口袋掏出他的手機。 大概是什麼病房有什麼事情要Call他吧, 我拿著他的手機靠在他的耳邊,聽著他焦躁的口氣,對電話一端的人怒吼說他很忙,他沒空,這種小事不要來煩他。 他戴著口罩,但熱氣隔著他的皮膚噴在我的手掌。 我看著他無奈,看著他焦躁,看著他的汗水浸濕他好看的瀏海,看著他對於自己不順利的過程感到生氣。 我站在他旁邊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完全性的色慾。 最後他Call到了主治醫師來幫他。 他看著他的學長插了一次就中,然後還被學長機會教育了一番。 他整個人很失落,也相當無奈。 收拾用物的時候。 他說,最近壓力很大什麼事情都很不順接連幾個病人在加護病房院宣今天是平安夜了還在值班等等等。 我在他耳邊輕聲的說, 那我們來做點紓壓的事情。 那天平安夜我們在他小小的值班室做了。 當他的7.5號的手揉捏我的身體的時候我能感受到他和下午一樣的焦躁。 有一種亟欲宣洩的焦躁。 他的額頭埋在我的髮間,我撫著他的背想緩和他的情緒。 我感受到他哈在我頸部的熱氣。 我主動跪在他跟前幫他口交,吞吐著他的性器官的時候可以聽到他那像是享受又像是難受的聲音。 當他勃起時我吐出他的陰莖並把他輕輕推倒在床上。 高大的X今天在低矮的病床邊彎著腰做技術,腰大概很酸吧, 我騎在他身上告訴他,我怕你腰酸。 我扶著他的陰莖並緩緩的坐下去,他的器官滑入我濕潤的陰道裡, 聽見他的急促的呼吸音,他雙手握著我的大腿,我開始搖動。 或者說,開始在他身上發浪。 其實值班室很冷,我們隔著衣服做愛, 他連醫師袍都還穿著, 高潮時我扯著他的白袍小小地叫出聲來。 我趴在他身上,過了好幾分鐘才開口。 '' 欸你心情好點沒'' 他閉著眼躺在床鋪上,沒有回答,瀏海還是濕答答地貼在前額。我輕輕拿下他的眼鏡。 長期戴眼鏡的X鼻梁出現淺淺的壓瘡。 '' 我覺得我該走了" 他拉住我的衣服。 "待一下再走,我們說說話'' 我不曉得他一直以來怎麼看待我的,美好生活的一個小差錯?優秀人生裡的小偏差? 他說了很多話,我靜靜的聽。 最後他說了一句"謝謝妳" 然後我離開了他的值班室。 我突然很想抽煙,我並不是一個會抽煙的人,但是現在的感覺很需要一個東西表現出自己現在溢出胸口的孤寂。 就算夜裡都能高潮, 還是掩蓋不住日子裡的寂寥感。
Like
207
8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