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我不是一個好人 -6

雖然我知道可能沒有什麼人會關注這篇,但還是說聲抱歉延宕這麼久, 因為我發現寫到越後面越來越少西斯點,也許跟自己人生的心路發展也有關係吧, 總之還是想要好好完成這個文章,也算是當成自己的回憶錄。 還有謝謝喜歡這文章的人。 我不是一個好人 -1
我不是一個好人 -2
我不是一個好人-3
我不是一個好人-4
我不是一個好人-5
時序來到了冬天,我討厭冬天,尤其是12月,我討厭這種充滿歡樂過節氣氛的季節。 X平安夜那天跟我說的話言猶在耳, 他告訴我他在台北有交往將近5年的女友,他們倆人年紀都不小了,家裡的人有意無意的暗示他要快點,他預計在今年年末的時候要和對方求婚,連在哪間餐廳都想好了。 他最後說了謝謝我讓他孤身一人在沒有認識任何人的城市陪伴寂寞的他。 我知道我再也不該跟他發生關係了。 工作壓力每天延遲下班日照縮短和家人的緊張關係經前症候群等等等,我開始失眠、焦慮、抑鬱,得靠著佐沛眠和贊安諾才有辦法好好睡覺好好生活。 我開始覺得我好像跟這個世界隔了一層膜,別人無法進入我也出不去。 就這樣空乏地活著。 快要過農曆新年前,我參加了全院辦的尾牙。 我到辦尾牙的餐廳要參加我就後悔了,我化了眼影和睫毛膏也擦了口紅,打扮成和自己平時上班的樣子判若兩人。 但都是偽裝。 我在偌大的會場裡面我找不到任何一個認識的人,每個同事前輩長官坐成一桌一桌,大家都熱絡地再和彼此交談。 我卻完全不曉得自己應該坐在哪裡,一種何去何從的寂寞感。 當我想要離開時卻有人朝我揮揮手,是跑去自行車環島還傳風景照給我、講話文青到令我尷尬症發作的那個住院醫師。 "嘿我旁邊還有空位欸要不要坐這" 很久以後想到這個場景在我的人生, 應該就是救贖吧,最初的救贖。 姑且叫他W吧。 "我好久沒看到妳了呢" "我應該沒有變得太多"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我不是很想跟他講話, 說實在W是一個條件優秀外表也不差的男生,很陽光正直善良簡單人緣好各種正能量的人,到哪都是長官疼同事愛,是一個與我恰恰相反的人。 所以和他聊天和他相處我特別感到彆扭且格格不入。 他說什麼我都嗯嗯阿阿地回應。 觥籌交錯的餐席中,有些長官們一桌一桌的敬酒, 敬到我這一桌時我總是特別不自在,有幾個主治看到我就像看到什麼珍禽異獸一樣。 講了些調侃的話,但在我耳裡聽起來都算是性騷擾,甚至有一位主治趁著酒酣耳熱微醺之餘,一直默默的向我逼近, 最後是W把我拉到他身後,擋在我前面說:哎喲學長你嚇到我們家小女生了。然後技巧性的轉移那些色老頭的注意力。 我相信我粉紅的雙耳一定出賣了我板著的臉。 其實很久之後我才能夠領會自己當時的心情。 那是完全性的砰然心動。
Like
259
10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