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只是一點小事而已,我們互相鬧彆扭
個性相像的我們,這種時候往往誰也不讓誰
於是賭氣似的,不等你便先睡了

迷濛之中,感覺你的大手又撫上了我的背部
輕輕的、又留戀似的用指尖在我的背上摩挲
「唔⋯不要⋯」是有點累了,我還不想睜開雙眼,打算翻過身繼續睡去,但敏感的身體卻先以顫抖回應你了
你好像輕輕的笑了,「這麼敏感啊⋯」
絮語像羽毛,搔著我的耳旁,你大手將我ㄧ翻,將嬌小的我摟在懷裡了
驀地醒了,睜眼便是你俊俏的臉龐,眼神中有些怒意又有些受傷
我知道吵架時的話語必定將你刺傷了,但我也是
嘆了一口氣,我更往你的懷裡鑽些,伸出手抱緊你的胸膛
「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無理取鬧的吃醋的⋯」閉上眼,你低沈嗓音從我頭頂上方傳來
「不⋯我也該在發現你吃醋時,好好安撫你。」刺進柔軟內心的尖銳話語在各退一步時就消融了
千言萬語最後只是化為一句能完整表達⋯
「我只是,好喜歡你⋯」
你的唇覆上我的,靈巧的舌撬開貝齒,漫長而熱烈的吻
直到我滿臉通紅,手卻無力將你推開
「妳好可愛,都過這麼久了,接吻還是像要窒息。」你露出壞笑,輕輕在我耳旁搔癢
「唔⋯好癢⋯」討厭,身體又開始不受控制的發顫了,不照鏡我也能知道,臉上的緋紅不但沒有消退,反而更嫣紅了。
你好像很滿意我的反應,低下頭開始品嚐我的耳
細細的舔舐著,又時而惡作劇似的咬嚙它
接著舌像是小蛇,游移至我的頸
在我忍不住釋放喉中細碎的呻吟時,你又笑了
「好像小貓在撒嬌想要更多呢⋯」
你掀開我睡衣的下擺,一手搓揉著胸口柔軟,時而用指尖逗弄已經挺起的紅梅,一手則探入小褲內,柔柔的在已經濕潤的蓓蕾旁劃圈、探入。
我只能用細碎的低吟回應,全身發熱,眼神又開始迷茫了,雙腿忍不住的夾緊,可感覺更多的愛液又潺潺流出
「你好壞⋯這樣人家會想要⋯」好不容易終於講出了完整的話語
「嗯?只是會想要而已嗎?」你低首開始專心品嚐我胸前的紅梅,或輕或重的吸吮或咬嚙
我的呻吟漸漸大聲了,你才滿足的抬起頭,看著更加嬌紅欲滴的梅
「好丟臉,不要看⋯」你的眼光讓我忍不住的矇起眼,卻掩蓋不了發燙的事實
「妳好濕了⋯」雖然看不見,但你修長的指又探向我的蓓蕾,甚至開始用手指深深淺淺的戳著
「嗚⋯人家想要⋯」呻吟變成嗚咽,欲火開始焚燒,讓我好煎熬
你滿意的笑了,褪下衣褲,你昂然的陽具在我的穴口前摩挲著
「想要什麼?自己說清楚喔」你壞笑著
討厭,好害羞,這種時候還要逼我講這麼羞恥的話
可一意識到羞恥,好像又更加濕潤了
「想要你的棒棒啊⋯」話還沒說完,就變成輕叫了,原來是你驀然將陽具送入花徑
你的眼神也變得如我那樣迷茫了,忍不住的嘆息,輕淺的動作也漸漸變得狂暴
在這樣快速的抽動下,我也忍不住從嗚咽變成哭喊,好舒服,舒服的像是整個人要四分五裂了
你讓我翻過身,背對跪著,再次將陽具送入,一手蹂躪著我胸前的渾圓,一手又揉著我的花蒂
「啊⋯那裡不行⋯嗚⋯」我已經逼進瘋狂,細碎的字句從口中洩出,撐著身體的右手想推開你,卻被你的手牢牢箍住,下身的抽動依然快速的持續著
「要、要不行了⋯」快感層層疊疊就要堆上高峰,你卻又暫停了動作「啊⋯人家還要⋯」蜜臀忍不住扭動,還要,還想要更多⋯
你再次將我轉回正面,插入,卻不動了,我忍不住嗚咽地哀求
「妳是誰的?」你又在笑了,好討厭。
「我是你的⋯」你滿意了我的回答,再次抽動了起來
「我要不行了⋯」我低鳴,你擁緊我,唇覆上我的,下身依然持續加速,你終於也忍不住發出低吼「我也要射了⋯」
高潮的浪濤一波波的襲來,身體止不住的顫抖,穴口也一伸一縮的,飽饜似的。


西斯首po
手機發文排版傷眼見諒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