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_CONTENT
染火慾焚 一


「不要,不要打我...嗚」一道尖銳的哭喊聲劃破半夜的寧靜。
但顯然喊叫並沒任何用處,反而讓男子越加興奮的加大力道...滿身酒氣和一臉兇狠都讓被打的人不敢吭聲。
女童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有些快好的、結痂的,因為這次的毒打再次流出鮮血,而人早已昏迷不醒。

--

「宇,起床了,宇。」一名婦人把小房間的窗簾拉起來,好讓陽光不再繼續照在床上的人身上。然後坐到床邊。
「嗯...幾點了?」她沒有睜開眼睛,側身躺在婦女的大腿上。

「下午三點了,快起來,我要去上班。」
推開枕在腿上的頭,皺眉。

「哈啊...」她伸伸懶腰,終於坐起身、睜開眼。

「媽上班加油,我會保護好自己不被他打的。」
被叫“宇”的少女抱了婦人一下,展開笑顏。

「傷口記得擦藥,好好養傷。」
「嗯,我晚上會出去一趟,妳下班後跟我說,我在巷口等妳。」

宇親了媽媽臉頰一口,似乎不想跟她分開。

「好。」
兩人相視一笑,整理好之後就一起離開這間房子。

--

送走媽媽之後,宇在廁所畫上濃妝,脫下身上的襯衫綁在腰間,然後踏入對面的酒吧。

走到吧檯要了一杯牛奶,看著熱鬧的舞池。
「如果我也可以這麼無憂無慮就好了,哈。」
身上遮住的地方都是傷口最嚴重的部分,突然,旁邊多了一位男性。
「一個人在這喝牛奶?」
「不關你的事。」煩,來這最煩的就是有人會來搭訕。
突然肩膀多了一隻手,「寶貝,對不起啦,原諒我嘛~不要生氣了。」
宇轉頭正好擋住那人的視線,“我幫妳脫困而已”,他用口語說道。
宇翻了個白眼,「嗯。」
「所以不要生氣了好嗎?」
然後默默的帶她離開吧檯。

「謝了。」
雖然不喜歡別人碰她,但對她好的人她基本都會道謝。
「不客氣。想去晃晃?」
宇看著他,沒有回話。

「抱歉,忘了自我介紹,我是薛澄。」
他伸出手。
「衛思宇。」
她簡單的拍了一下他的手當作回應。

「妳成年了?看起來還沒吧。」薛澄帶她離開酒吧。
「現在還沒超過12點,我想去哪都不犯法吧。」
她自顧自的走著,完全不在乎他有沒有跟上。
「如果警察來查妳怎麼辦?」他對她產生興趣。

「那家酒吧很少被查我才去的。」
兩人走到便利商店,各買一瓶酒之後一起坐在座位區。
「做過功課?」薛澄打開喝了一大口。
「嗯。」
他笑了笑,感覺得出來她的防備以及謹慎。


「好啦,我送妳回去?」
「不用。」
她把鐵罐丟到垃圾桶後直接離開。
薛澄默默跟上。

她走得很快,而他總是保持三步的距離。
「到了,拜。」
回頭跟他道別後準備轉身進門。

「妳這婊子跑去哪了?跟妳他媽一個樣!都是臭婊子!」
一道咒罵聲傳來,薛澄沒有馬上離開,只是躲在旁邊看著。
一名醉醺醺的男子走出來,抓著她的頭髮拖進屋內。

「放開。」一起床只會喝酒嗎?要不是媽要我忍我早就把你趕走了。

「放開?妳他媽滾去哪了?去給哪個男人幹了?爽嘛?還是不夠?需要我幹妳?」

突然窗戶闖進一個身影,一掌劈在男子的後腦勺,把愣在原地的她帶走了。

而薛澄就這麼目送他們兩人離開。

--

珊面無表情的學著射擊,雖然是從頭學起,但幸好學習能力很快,立刻掌握住重點。

「今天練習到此結束。」門口的教練走到她旁邊,她把槍擦好之後放回原處,離開訓練室。

一回到自己的小房間就打開集團頁面,搜尋有沒有自己可以接的Case。

嘟嘟--手機傳來震動,按下擴音。
“珊,來我這一趟”
“是,Boss”
掛掉電話放下電腦,離開房間。

--

「有辦法入侵別人電腦了嗎?」
一到Boss辦公室就發出疑問聲。

「還可以。」她垂著臉回話。

「那去這裡面,植入病毒。」
他丟了一個隨身碟給她。
珊接住,「好。」


回到房間就開始執行Boss交代的任務,畢竟完成一個上頭的交代,比自己一個一個Case接要來的快。
她輕鬆的潛入對方的網站、植入病毒然後關機。
回報給Boss後準備出去晃晃。

隨手帶了一把槍和刀出門。

--

走到很久沒靠近的酒吧,她已不是當初的她了。

突然身旁衝過一個人,她順手反抓住那人。
「死婊子,放開我!滾!」在他攻擊之前她早就給他一個肘擊,然後一腳踹在他膝蓋上,男子跪在地上無法動作。

「走路記得看路,眼睛不是裝飾品。」
她烙了一句狠話,然後輕鬆的讓他手骨頭移位。
「啊!放開...啊!幹...」男子表情痛苦。

「嗯?有人幫我抓人啦?」一道男聲插入。
「自己的人自己顧好。 」她把人丟回給他。
但澄側身閃過,「他不是我的人,只是商品。」
一個小弟把那莫名的男子接下、抬走。

「總之謝謝妳啦!我是這間酒吧的老闆,以後來報我的名字請妳喝一支酒。」
說完這句話他就轉身回工作崗位了。

“他是...當年那個男生,我要找的人。”
他是當年那個,幫她脫離變態的人,所以他是這間酒吧的老闆...?


而她愣了一下之後發現巷子口出現詭異的黑影。

察覺到不對勁的她若無其事的慢慢走回頭,然後,轉身躲進黑暗中。

那人傻傻的站在路燈下,似乎懊惱怎麼沒抓到人。

她拿出小刀,朝他射去。

一隻眼睛就這麼被刺穿。

血流不止。

然後她快速的衝到他背後固定住他的身體,「誰派的?說。」
「...」他死不開口。
澄再次出現,「需要幫忙嗎?」

他不等她的回答把刺在眼上的刀拔出來並問到,「怎麼做?」
「幫我抓住他。」
薛澄接手她原本的位置,而她一手勒住他的脖子,再次威脅道,「說。」
那人自然不肯說...

「需要房間嗎?酒吧有。」
他提議。

「有針線嗎?」

「有,還有蠟燭,還有按摩棒,還有真人,要什麼有什麼。」
薛澄若無其事的補充著,反正是事實,說不定他們是那個關係呢~

“幹,我惹到誰了”這是她在心裡對自己的怒吼。

「話說妳叫什麼名字?跟我之前看過的一個人很像。」

澄把男子的眼睛包住,扛著他走到酒吧的房間。

一樣,她走在前面、他保持三步的距離。

「珊,代號。」
「這麼神秘還用代號。」他嘴角揚起一個笑容,從口袋拿出鑰匙,開門。

「太大間了...」珊傻在原地,而薛澄早就把那男的摔到床上,動手把四肢綁在床的四角。

「好了,這樣妳應該比較好辦事。」
回頭才發現她還站在門口。

「珊?」
「嗯?」在她回神的同時,薛澄突然摟住她。

「不要在我面前放空,不然可能一不注意就被我吃掉。」

一 完

嚕比

哦哦好興奮啊
下一篇可以很變態\(-ㅂ-)/ (被拖走)

好了這篇先斷在這裡
你們慢慢期待下一篇吧(再次被拖走)

如果你們想看什麼劇情也可以說
我會試著寫的(笑

共 26 則回應

1
刺眼睛(((o(*゚▽゚*)o)))

剛好被我看到wwww

薛澄大小通吃😏😏😏

MuMu
1
\吃掉/\吃掉/\吃掉/
摟住她就要..欸嘿嘿A_A
-🐓米
1
喔喔喔喔喔喔喔
看得心癢癢的😍😍😍
1
期待下一集

小金魚
2
我有一點看不明白人物角色轉換

king
1
好看~
不過,
我從珊植入病毒後就看不懂主語跟視角到底是誰了……😗
嚕比可以請你解釋一下嗎?謝謝。😀(鞠躬

夭夭
1
B1 大小通吃看得出來是同一個人嗎哈哈哈
只是一個是以前一個是現在QQ

恭喜一樓\(-ㅂ-)/ ♥ ♥ ♥

B2 就要幹嘛ノ( º _ ºノ)

B3 幫妳抓抓

B4 嗨小金魚🐠

B5 B6 有改過了哦
你們看一下
不好意思造成你們的困擾😭
0
就要看下集怎麼演了啊
我也不知道之後會怎樣xD

-🐓米
0
看第一次還看不懂
回去再從看才看懂
突然冒出一堆人😅

👍👍👍
0
😏😏
0
快吃快吃好期待哈哈哈哈
0
卡😍😍
0
他是當年那個男生..我要找的人那裡看不懂😭😭😭那是珊說的嗎😯對不起笨笨的😢

QQ
0
期待
0
B8 這麼想珊被吃掉😏
但要先寫噁心的部分😜

B9 這樣有比較好懂嗎😅

B10 😏😏

B11 哈哈哈哈但我要先寫血腥😏

B12 卡卡~

B13 我改過嘍你看一下😘
沒關係有問題都提出來
我才可以變更好~(抱

B14 期待什麼😏
0
卡卡卡
0
有哦~
清楚多了👍👍
0
好棒喔!繼續期待第二集❤️
0
有點跨某欸
0
B19 能告訴我是哪裡不清楚嗎?
謝謝
0
突然窗戶闖進一個身影,一掌劈在男子的後腦勺,把愣在原地的她帶走了。
而薛澄就這麼目送他們兩人離開。

“他是...當年那個男生,我要找的人。”
他是當年那個,從家門口把她帶離暴力父親的人。
第二段後面的全部跟第一段感覺就好像有好多人

0
B21 第一段是不同人唷
帶走“小時候的珊”的不是薛澄
薛澄目送他們兩個離開
兩個就是珊跟那個不知名人士(之後會提到)

而第二段確實是我打錯了那邊
已更正
造成你們的困擾不好意思🙇
0
卡卡卡
1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0
已更新 網址樓上👆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馬上回應搶第 2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