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妝闆娘Chloe 完

megapx
其實很沒安全感,所以在年輕受傷後對於感情我始終仰賴最低生存所需,能聽她分享跟別人約會的過程,甚至看著她與別人做愛,這對我來說都沒什麼,只是在知道她的心裡有別人的時候,那份為她築起的堡壘,磚牆一夕斑駁,所有的一切逐漸瓦解。 但我仍可以故作堅強,不再因為其他的事物對她有所質疑,我們仍舊繼續相處,對她說的話抱著更大的信任,我只是想著,這一切會過去的吧?可後來我發現,那原本不存在質疑的,卻變成後來最大的問題。 妳愛我嗎? 她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每天都想死去,但又每天用文字寫下情感豐富的記事,比誰都認真活著每一天。她是理組的,很多時候像個臭直男,但她的文字卻有著黑洞般地吸引讓我著迷,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感性與理性並存又互相衝突的她,才所以讓人難以捉摸,才讓她之所以痛苦,這一刻好像是愛我的,下一刻又好像我一點也不重要,唯一確定的是,至那件事情發生後,她退了好大好大一步,擁抱她的時候,我會像大話西遊的紫霞一樣,對懷裡的溫度感到遲疑,有著說不出的落差。
megapx
我們還是會聊天也會做愛,只有在做愛的時候會說情話,她也並沒有選擇他,後來理解在那個當下她做的選擇,並不是要誰,而是不要誰。明白他對她而言是一種不進則安的選擇,而我對她是一份她不敢再碰觸的恐懼, 是不敢再傾心的將自己交付給他人而失去自身重心,是不想再從熟悉到陌生的重複經歷,對她來說,不要,就什麼痛都不會有,她知道或許會幸福,但她的理工腦告訴她只要不是100%,或只要有1%的機率毀於一旦,那她寧可故步自封,她愛我,但她不要愛我。 :我想要你 :我也是 叫著我名字:我好喜歡跟你做,也只想跟你做 更用力地抽插,抓著她的臉龐:說妳愛我,拜託... :我愛你,你知道嗎... 低沉的悶哼:恩...什麼? 她用像做錯事的眼神看著我:我是真的愛你 不要再覺得我愛他,不要再叫我去找他,我知道你跟他,我愛你 記得聽到這一段話的時候,瞬間爆哭,只是把頭埋在他的臉頰旁邊,不敢讓她看見,儘管我知道我沒有什麼能瞞得過她,也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這樣哭著做愛,但真的...好喜歡這樣跟她做,就算只是在床上,不管有多短暫,都好真實,都好有溫度... 我繼續抽插著她,不回應她不停地叫我名字,問我怎麼了,但那一句句我的名字,我永遠記得。 但在抱著對方用最親暱口吻說晚安之後,每個隔日的清晨,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折磨,是上一刻的炙熱,讓下一刻的我跳過常溫直入寒凍。 我也愛她,但可悲的就是因為我愛她,讓我即便如此了解她,儘管我拼命努力都不得適應她,我也跟她一樣同時有著極端理性與感性,一邊想著她開心就好,一邊又想從她身上獲取最低限的溫度,我沒有辦法一直有力氣面對她的冰冷又保持我的溫度,我會無助地向她索求,但她總是刻意地讓我們在這個彼此需要的時候更痛苦。 我們沒有在陌生與熟悉中反覆著,但在若即若離之間不停挫折,一直到有一天我受不了,我徹底爆炸了,她沒有怪我,反而跟我說對不起 :我知道很委屈你,是我要對不起,我對你很壞 :但我真的沒辦法...我一直很想努力,可是我... :我們就這樣吧 不再聊天,也不再做愛,只是在心裡有個丟不掉的位置。 時間也逼近她要出國的日子,我們約好在那之前再見一次面,只是當那天快要到來... :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我要走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你別等我了 在約定好的那一天,我拖著感冒的身體到診所打了一針,然後如期出現 從下午五點坐在那間咖啡店,等到店家打烊才離開, 在一個個入座又起身的身影中,我也模糊放空,忘記自己在等什麼 回過神來,細想這一大段過程我到底在等待什麼... 我不知道 只是發了一封短訊 :我心甘情願地等妳。 等妳,還想等,等妳那個我一直想看到卻來不及看得勇敢模樣 只要妳出現,我就會抱緊,不會再有人丟下妳。 影片密碼日期(照片影片均經本人同意分享):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後記: 在後來一次閒聊的時候,她告訴我其實約定的那天她也有去,大概停留五分鐘。 是我沒發現她,鼻酸的我有一些話我很想問她但沒說出口 :對妳來說沒有開始就沒有結束的痛苦,那妳怎麼看待我們的結束? 親愛的我很遺憾,我們最後仍是要嚐一遍這種苦痛,而我沒有機會給過妳完整的幸福。 那句在國外照顧好自己,前面還有一段沒說的: 親愛的萱,我愛妳 不後悔,不忘記,甜的
LikeSad
396
6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