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一夜情是她,一個在app上認識的單親媽媽

一個女人這輩子最好的時候,有自己獨特的人生觀,講起自己專業的事會散發出一股魅力

她叫臻,32歲,她長非常像真木陽子,我想要試著追她然後來轉移我對前女友的注意力

沒錯,為了她我特地花了錢開通了某些權限


「妳的眼睛好好看,像是在說話」很直覺的留下了這段話
『謝謝誇獎^^,你也不錯可愛阿』
「如果我這算可愛,那妳就是吉祥物等級的可愛」
『呵呵』


「在忙嗎?」
『嗯?』
「沒事,等妳忙完再說」
『還好,可以聊』
「今天累嗎?」
『還好,呵』
可能我一開始預設了目標,所以每次聊天都顯得刻意,也擠不出個什麼,後來乾脆停止了每天無聊的問候

剛分手的不久,每天的夜晚我總跟那些GAY的朋友混在一起,我們晚上一起喝酒,週末下午磨咖啡豆泡咖啡一起煮菜,可是有些關於我前女友的細節我無法對他們明說,又或者是我不希望他們評價我的前女友

我的寂寞始終無法排解,我記得夜玫瑰裡面說過,寂寞跟孤單不一樣,孤單只是身邊沒人,而寂寞是一種沒有辦法跟別人分享的心裡狀態,也或許是因為我始終沒能把故事給說清楚,於是朋友們在我手機上安裝的交友軟體便成為我寂寞的出口,我不斷找上面的人講我的故事,只要肯理我讓我講完故事,男女生都無所謂

因為無法從臻上面獲得更多新的能量,於是我又開始回到之前密人講故事講完睡覺的迴圈,甚至為了找到人講話下載了同志的交友軟體

一直到某天的晚上


『你最近很忙阿?』
「沒有,怎麼嗎?」我看到她的訊息時剛好在轉車回高雄,所以隔了很久才回
「我剛剛在轉車,已經到高雄囉 :D」



等我到家洗好澡後吹頭髮才又看到她的訊息
『可以聊聊嗎?』
「好阿,但是可以有個要求嗎?」
『嗯?』
「我們可以用電話嗎?我打給妳也無所謂,我手機有點慢打字會讓我煩躁XD」
『好阿,我的電話是09...』


「怎麼拉?」一接起電話就聽到擤鼻涕的聲音
『沒事』
「誰欺負妳了,跟我說」直覺是一定發生了什麼
她開始說起她女兒剛國一進入叛逆期,她工作已經很累又要擔心她,她不愛唸書就算了整天每天放學就跟一堆男生到處跑,加班回來都看不到人手機又不接,今天那個來肚子很痛....


『你怎麼會用這個?你應該不缺阿』
「因為失戀」
『真的嗎?』
她抱怨完她所有的事情後開始聽我的故事


『你回來高雄明天有要忙嗎?』
「睡到自然醒吧」
『那你現在要不要出來喝杯咖啡?』
「好阿」我幾乎沒有遲疑
『呵呵,那我們約...』


我特地戴了隱形眼鏡穿上襯衫還有灑上為前女友買的香水;我第一眼就任出她,不單單是因為她長的像真木陽子,而是那種淡定悠閒的氣質
「妳本人比照片好看」
『呵呵,妳都這樣騙女生嗎?』
「我實話實說」
『廢話少說,快點點餐吧』

雖然她還是抱怨起了她的女兒,但是席間也不停透露了自己的一些年輕不懂事,一直到我看到她打了第三次哈欠
「時間差不多了」我收拾了一下桌面
『嗯』
「妳等等回家後給我一下訊息什麼都好,讓我知道平安就好」
『你要不要來我家繼續聊』我遲疑了一下,因為我以為我聽錯
「妳女兒?」
『她今天不會在,她跟朋友去澎湖玩了』
「好阿」我

一進門之後他就拉著我的手到她的房間,我們兩個躺在床上抱著彼此,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個當下我一點欲望也沒有,反而那種被需要的感覺填補了我排山倒海的寂寞,好像原來再這世界上還是有人需要自己

『你不想要?』她伸手往我的下面探去
「你知道同志圈有個術語叫約抱睡」
『約抱睡?』
「就是抱著,當然偶爾會擦槍走火,但是有很多時候只是抱著」
『嗯?』
「妳今天那個來不是嗎?而且這樣感覺很好這樣就夠了」
『嗯』她將身子往我身上又埋了深一點

這是我的第一次一夜情,我們跟同志一樣只有抱睡

在那之後,開啟了我一連串的故事

熱門回應

姐也想單純約抱睡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