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她扶著旅館流理台而我扶著她的腰快速的進出

她對我的故事很著迷,她喜歡我面對前女友那種不顧一切的姿態,她說跟她年輕時候一樣傻,傻得很可愛

小咪,28歲,工作是醫院的櫃台小姐,165公分的她有著非常纖細身材與扁平的上圍稱她紙片人並不為過

她喜歡抽CASTER 5,如果是平常我根本不可能跟一個只會回嗯,的女生一直聊下去,但是當時候的自己,因為有著對前女友的承諾,我無法讓我朋友理解事情的全貌,那些被隱瞞的細節,唯有透過毫不相識的人我才有辦法說出口,因為只要講完故事安然入眠或者約出來打完炮隔天一早我們便不再聯絡

『怎麼這時候還醒著?』我甚少留下聽完我故事全貌的人,多數時都是刪除,除非是我的菜
「嗯?」
『妳睡不著嗎?』
「差不多了」
『要不要出來喝杯咖啡』
「現在?」
『嗯,我可以載妳』
「嗯」
『所以是?』
「好」

在生態園區站外路燈下,她駝著背抽著菸,我在前一個路口就看到她了,我刻意放慢了接近她的速度只為了仔細端詳她,一直到我停在她面前她才將耳機拿下並順手將菸丟到地上踩熄,我也很順手的幫她撿了

「給我」她從襯衫口袋中拿出小鐵盒
『最近的應該是多那之吧?』我遞上了安全帽
「要不要先散步一下」
『這?』
「嗯」

我將車子停好之後,我們就沿著附近的公園漫步起來,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靜靜的陪她走著,一直到我打了個哈欠

「累了?」
『還好』
「要不要坐著休息一下」
『多那之?』
「這邊就好了」他指著公車的候車處
「其實妳跟我以前很像」坐下後她開始開口
『阿?』
「一樣傻得可愛」

後來她開始聊起她大學時期的初戀,幾乎跟我的劇情差不多,記得拖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中有句台詞是「幸福的家庭,都很相似;不幸的家庭,確有著各自不同的苦難」,但是在愛情中似乎不是這樣的,所有悲慘的結局,原來在結尾的時候如此相似

房卡一插入凹槽跟過電的那瞬間,我從背後抱住她,然後開始從她的脖子吻了起來,她雙手反過來撫摸著我的頭,我的手也沒閒著一隻手在她的背部由下往上的輕撫著,另一隻手則遊走她的全身,從鎖骨一路向下

「我想坐著」我將她轉正,用公主抱的姿勢將她抱起來往沙發走去

她把我的襯衫解開揉起了我的胸膛,開始吸允我的耳朵跟脖子,耳垂是我的敏感帶,我舒服的悶哼了起來,她離開我的胸膛反手解開胸罩此刻的她媚眼如絲,我挺直上身開始進攻她的奶頭,我不斷的輕咬畫圈,我喜歡把奶頭跟乳暈吸到嘴裡用唇磨乳頭周圍,然後舌頭輕拍乳首,我喜歡她舒服的悶哼,她反手要將內褲脫下時,我用火車便當的方式把她抬起來移到床上,幫她拖完褲子後,我開始輕舔她的小腿肚連著大腿內側,她將雙腿抬高示意我脫下內褲,我略微退下她的內褲到膝蓋,

『怎麼會這麼溼』回到上面看著她舔起了剛剛脫下內褲時順便撫摸她溝縫的手指

她帶有侵略的眼神讓我異常的想征服,我用臉紅專欄裡面教的方法來進攻她的下體(

她從悶哼到最後直接大聲的叫了出來,當下我其實有點驚訝,因為這樣的叫法似乎不太符合她的個人風格

她示意要我往沙發回坐,然後依舊維持著那略帶挑釁的眼神,舔著我的陰莖,不斷的吸跟吞吐一直到我有感覺快射了,我按住她的額頭不然她繼續,她看著我搖搖頭繼續加速吃了起來,我也不管那麼多就直接射了

我們一起走到浴室盥洗,我讓她先進去淋浴,我擠了些沐浴乳然後將她抬到流理台抹遍她全身,順勢停在她的肩膀幫她按起來,她反手過來搓揉著我的陰莖,我將帶進來的保險套用嘴巴撕開拿給了她,她反過來幫我戴上,然後靠著流理台等我

『看看鏡子裡面的自己』她抬頭的時候,我稍稍瞄準頂了進去
『舒服嗎?』我七淺一深的頂著
「嗯...」她屁股回應著我的動作
『這樣呢?』我加快速度
『太慢了嗎?』她反過手來抓著我的手

我看著她的皺著的眉頭不停的加速,即便她屁股不夠豐滿,浴室裡面仍是啪啪聲作響,然後我將她轉正放上流理台用傳教士的體位繼續衝刺

「給我給我給我...」她的手緊扣著我的雙肩

出來後她在淋浴間裡面幫我把保險套拿下舔著還微微顫抖的陰莖(我最喜歡射了之後還繼續舔的女伴,爽度簡直爆表)

後來躺回床上的我們抱著對方聊起了彼此的從前,隔天早上我起了個大早,又跟她在床上還有浴室各做了一次

回到家之後,我一如往常的刪除加封鎖,繼續尋找下一個聽我說故事的對象

共 3 則回應

1
看了都餓了
By按摩大濕
2
下集快出來~
0
期待下集+1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