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在某大學辦的企管營上認識的。雖然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升高三的暑假,花一個禮拜的時間去參加一個我根本不會想考的系辦的營隊,但反正我就是繳了$4000塊然後去了。

我是在那裡遇到曾裕翔的,在營期某天晚上,應該要很嗨的烤肉趴,全部不管隊輔還是小隊員們都很嗨的跟著音樂跳來跳去,突然顯得我這個容易冷感的人有點格格不入,但我就是冷感。

我遇見了曾裕翔,一樣的格格不入,在一旁滑著手機一邊假裝參與的樣子很好笑。後來我才知道他只是慢熟,當時的他只是因為剛轉系進去,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關係,不知道為什麼曾裕翔那天穿著一件球衣,深藍色的。

『學長,你在幹嘛?』我問,問得好像我篤定了我會考上企管系一樣
『我在玩遊戲,妳看,要玩嗎,可以連線喔』

我們是在那時候認識的,只是我們都知道,我們不會在一起的,對吧?
當我們後來再見面的時候,誰知道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
『學長...啊...深一點...啊…』
我知道往後的這一刻,我應該要全心感受你的炙熱,而不是,去想像我們牽手的樣子。

曾裕翔其實滿普通的,17多的身高、偏瘦的身材、個性成績長相也是普普通通,這些都是等我考進企管系...我當然沒有,我是心理系的。上了大學後,我還是偷偷的追隨著曾裕翔,被大學室友嘲笑我無視系籃學長的追求,居然是為了這麼一個普通到甚至有點魯的男生。

『我看他八成活到現在大三連女朋友都沒交過~』室友每次都這樣笑我,但她說得也沒錯。

『欸,楊雪薇,我是不是真的很魯…』
『欸,楊雪薇,學姐又不理我了啦…』
『欸,楊雪薇,我心情不好…』
在企管營我們交換了臉書之後,因為網路變得熟識,我們變成了,比較像紅粉的那種角色,是吧?然後漸漸的,我們的話題越來越少,少到,我們都不會再特別點開彼此的視窗…

後來,楊雪薇被系籃的學長追走了。
後來整整一年,我都沒有跟曾裕翔聯絡。
那件企管系深藍色的球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曾裕翔,就這樣被我忘記了。

楊雪薇好像應該要有楊雪薇該有的樣子,心理系花、有個系籃隊長(同時也是系學會會長)的男友、在熱舞社跳jazz、成績也應該要沒話說的好,然後,這樣的楊雪薇,在熱舞社成發那天,我在台上看到台下的曾裕翔,那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曾裕翔,和應該是他女朋友的女生。

果然是曾裕翔會喜歡的女生,普通到我完全記不住她的長相(關於這點我很抱歉)。
曾裕翔在表演結束後跟我打招呼時還是穿著那件深藍色企管系的球衣。
『嗨~好久不見,剛剛看到才知道妳在熱舞社,哈哈』
『對啊我在。』

『小雪。』男友溫柔的從後面摟住我的腰,巧妙的用花束擋住我的身材。
『謝謝學長。』

其實那天我剛跟男友吵架,原因是因為我今天的舞衣要露肚子,我大概一個月前就在跟他可怕的控制欲吵鬧了。我們又小聲的為了這件事和我為什麼在跟男生說話吵了一陣子,曾裕翔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掉了,然後我跟男友的感情在這天劃下了句點。

我跟曾裕翔上床了。這天是第一次。
『楊雪薇,是我,曾裕翔。』
這通電話結束之後他人已經在我家樓下,我剛拖著從前男友家搬回來的行李,然後我們上了床。
什麼都很普通的曾裕翔,在床上倒是一點也不普通,他撕破了我的絲襪直接進攻,還差點把我的舞衣也扯破了,那是我人生裡最滿足的一次性愛,我是那麼的被需要,被他的熾熱猛烈的攻擊著。
而這是第一次卻不是最後一次。
大家都知道我跟曾裕翔很要好是因為企管營,他女友大概也知道吧(who cares~),當然不會有任何人知道每個禮拜三我如何在他身下哀求著他的雨露,不管是角色扮演還是強暴中出這一年我們什麼都玩過了,我甚至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那天開始我們變成這種關係?

『楊雪薇,我覺得,我們不該繼續這樣下去了…』
那天曾裕翔一邊用衛生紙擦掉我臉上和頭髮上的精液,一邊輕輕的說著『我有女朋友,而且我很愛她。』
『嗯,好。』我說,雖然心裡想的是幹他馬的你愛她會這樣每個禮拜三求我讓你幹?
他在離開前給了我一個輕輕的擁抱,然後,親吻了我的額頭,然後就從我的未來離開了。

然後,我發現我還是會期待每個禮拜三他會不會打給我,他會不會站在我家樓下等我幫他開門,甚至我想像他會來跟我說他跟女友分手了,想跟我好好的交往,可是他沒有,都沒有。
我也不是沒找過別的砲友,可是不管砲友再怎麼厲害我就是沒辦法高潮,我沒有辦法像在曾裕翔身下那麼的濕潤那麼的淫蕩,我不知道我到底怎麼了…

我要的不是你的溫度,是你的愛。
我沒有去曾裕翔的畢業典禮,我們失去了聯繫,後來心理系大三繁忙的課業也讓我完全沒時間去思考那些事情,曾裕翔變成只是我生命裡的一個過客,想起來時偶爾還會隱隱作痛,而已。
在那之後我沒交過男友也沒有跟任何人再上床過,大家以為楊雪薇被之前的控制狂男友嚇到不敢交男友,但我其實知道,我的心裡,一直都只有那個老穿著企管系深藍色球衣的曾裕翔。

我想我真的不懂他,到現在,坐在畢業典禮上,當我想起大學這四年的種種,我還是不懂。
典禮結束,我跟大家一起走出會場,經過籃球場時,我看見一個穿著深籃色球衣的人,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曾裕翔打球的樣子。

『嗨,好久不見,楊雪薇。恭喜你畢業。』
『嗨,好久不見。再見。』
我笑了,給曾裕翔一個輕輕的擁抱,然後,努力的踮起腳尖,親吻他的額頭。

有些故事,在該結束的時候,就應該要被結束了。

共 8 則回應

淡淡的洋蔥OAQ

畫面好美

肆凌肆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祝福妳有下一段更好的戀情



聖誕燈
藍藍的氛圍
藍藍的回憶
牽扯出淡淡的心痛……


麻糬
好難過
藍藍的球衣
綠綠的氣氛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回意吧

其實回想起來 組合在一起才是精彩的大學點滴
好悲傷喔...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