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愛和妳約會了。

記得那日我聽見妳說妳已經結婚時候,我的眼睛亮了一下,心想又一個有夫之婦。然即便如此似乎毫不影響我倆調情的韻致,我喜歡牽著妳的手在街上走,在餐廳吃飯的時候雙腿在桌子底下不安分地廝磨,即便是大庭廣眾的快餐店,我依舊喜愛抓住妳閑置的手,兀自吻著妳的手背,吸吮妳的指甲。

宋朝詩人周邦彥被佳人纖指破新橙以誘,想是什麼讓我禁不住想約妳呢,我想我愛上的是妳更直接地反映,比纖指破新橙更為直接、更為赤裸。

之後我不斷地回味著那個吻,我喜歡接吻之際,我用舌頭引逗著妳敏感帶時,妳逡忍不住地倒抽了一口氣,在吻著的雙唇還沒來得及分開的時候。那聲音透過那個吻,深刻的傳入我的耳中,以及那一瞬妳雙手突然加重的力道,握住了我的肩膀。我喜歡妳跨坐在我雙腿之間,撐著我的身體上下扭動時候的面容,還有我從妳身後進入妳身體時妳的反應,嘿!不多不少就正好碰得到妳敏感的那個點,隨著每一次我身體的挺進,總是可以聽到妳再也壓抑不了的嬌喘,乃至於結束之後妳問我:『你喜歡我叫的聲音嗎?』

我告訴妳,我愛死了!

然也許妳不會知道的是,在和妳做完之後心中剩下的不是無盡的空虛,而是一種極為踏實的感覺,因為我知道我們兩個一起出軌、一起墮落,是絕對沒有誰虧欠誰這回事的,甚至良久之後,若真有最後的審判,也許我倆還能一起赤裸的相擁,為彼此在床笫間的原罪殉難。

而這就是,我愛妳的原因。

-墨水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