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我惡德者之上,即為善"----------索羅亞斯德<阿維斯塔>
--------------------------------------------------------------------------------------------------------------------------------------------------------------------
【本文】

「唔。」我緊咬著下唇,眼中盈滿屈辱的淚水,默默承受著來自身後的激烈鞭撻。
「女人,告訴我…告訴我『妳,後悔嗎?』」渾厚的男聲傳來,彷彿惡魔的耳語。看似關懷,惡意及瘋狂卻從那言語中滿溢而出。
「…」我閉口不語
「那個男人的臉龐是如何的扭曲。」我這麼想著。

那男人見我不欲回答,驟然停下了身下的動作。男人將他略帶鬍渣的下頷,順著我敏感的背脊,緩緩、緩緩的前行,時而迂迴;而他粗糙的手掌,那雙罪惡的手,覆在我的陰阜上微微的摩娑著。我忍受著背上傳來似貓舌舔舐、令人彆扭的感覺,以及下身的溫暖…與那撓人心肺的酥癢。

「女人,妳,怎麼不回答我呢?」男人以低鳴,而帶著玩味的聲調,再次的詢問我。
我不敢想像我現在的表情,事實上,我也不能抬頭。在這男人的邪惡趣味下,這空間除了地板,包括天花板的所有地方,都鑲嵌著滿滿的全身鏡,只要稍一抬頭,就可以看見我現在的表情是如此的誘人犯罪,而那男人的眼眸、臉龐、身下的醜陋及所有的一切都將映入我的眼簾。

「我…」正當我想回答那位男人,以換取一絲喘息的空閒…不論我的回答是否會激怒他。下身陡然傳來一陣電流,隨後伴隨而來的是臀部上一陣劇烈的疼痛。

「事到如今妳已經沒有任何拒絕的權利了,懂嗎?女人,懂嗎?」男人咆哮著進入了我的身軀,並且狠狠的在我潔白的雙臀上擊打。

「啊,好痛…拜託你,停下來。」我感受不到任何快感,只有感受到那暴虐的氣息肆意竄流,還有那肉體與肉體強烈碰撞的聲音,以及那…無邊的疼痛。
「啊…。」隨著漸漸習慣了的疼痛,奇異的快感從我的下腹部產生,環繞著陰道,刺激著子宮,我不禁想要呻吟,但當我一想到造成這一切的元兇是「那個男人」,我便倔強的咬緊牙關,不願發出任何的呻吟。這也是我能做的,最後的反抗,為了留下我最後一絲的尊嚴。但,事與願違,那個惡鬼一般的男人,總有辦法找出人心的弱點,並狠狠地蹂躪…直至將人的肉體、靈魂,所有的所有給摧毀殆盡。
「賤女人。」男人再次停下了身下的動作,並輕蔑的咒罵了一聲。

「你這卑劣的男人,你有甚麼資格罵我。你這骯髒、齷齚…」我歇斯底里的狂吼。
「閉嘴,我說妳賤妳就是賤,妳這淫蕩的母狗。」男人憤怒的說著。

「我一點也不淫蕩,你這卑賤的男人。你是所有骯髒的集合體,你沒資格稱做一個人。」已經管不上考慮任何激怒他的下場,肉體以及心靈上的屈辱使我幾近崩潰。
那男人再次用力的抽擊我的臀部,難以忍受的疼痛讓我從床上拱起,本能地想要逃離那令人恐懼的源頭。但那男人此一時刻,順勢的、狠狠的拉扯我的長髮,將我的頭部、頸部給往後扯,強迫我抬起我的臉龐,看到鏡子中的我,最後一絲的尊嚴被擊碎,淚水無法止息的從雙眼流出,我嗚噎著。

男人或許被我的表現所激怒了,更加用力的拉扯我的頭髮,並且用他右手的食指,用力的刺入我的陰道。
「噢,天阿!」女人身上最神聖的地方被異物給暴力侵入,以及感受到那指甲刮傷了陰唇的疼痛感讓我驚叫了出來。

「女人,妳自己看看,妳到底是多麼的淫蕩,多麼的骯髒。」男人將他的手指從我的私處抽出,並且伸到我的雙眼面前。我無法逃避,只能看著那修長的食指與中指,在燈光下閃耀著晶瑩的光芒。我知道,那是怎麼回事,巨大的羞恥感把我淹沒,我只能再次地閉上眼,並且流淚。

「妳以為妳閉上眼就能否定這個事實嗎?」男人的聲音突然變的幽深,如同一汪深藍的寒潭,但我知道,這個男人的憤怒如同火山一般,在那潭水的深處,低調地醞釀著。我感受到了恐懼…我知道,那個男人不算健壯,甚至有些瘦弱的身軀中,棲息著多麼狂暴的靈魂。我閉上眼,但是確實感受到那彷彿要將我撕裂視線。

「女人,妳將會知道,我是多麼的仁慈…。」男人用他的手,緊緊的抓住了我的臉,用力的擠壓,我無法抗拒的張開我的口。
「他是惡魔,他一定是惡魔。」女人的第六感讓我感受到接下來將會有甚麼樣事情發生。

「這是妳淫蕩的證據,這是妳淫蕩的味道,好好享受吧,女人。」語畢,男人將那沾滿我羞恥的汁液手指放入我的口中攪動,塗滿了我口腔的每一個部分。舌根、舌尖、上顎、下顎…所有的地方,都沾染了我自己淫糜的氣味。

「嗚…嗚…嗚…」男人粗暴的控制著我的嘴,我無法發出任何言詞,只能掙扎著抗拒著男人對我口腔的「侵犯」,雖然只有短短的十幾秒,但,這十幾秒卻將我人生中所建立的驕傲、尊嚴給再次踐踏到了地上。

「哈哈哈…」男人用力的甩開我的臉,將我的頭給甩到了床上,並且張狂的笑著「女人,妳應該看看妳自己的表情,妳所有的驕傲,妳所有的聖潔,在妳進入這個空間開始,就甚麼都不是了。」「妳只能被我恣意的玩弄、羞辱,像個玩偶一般。妳可笑的堅持,只會讓妳更加痛苦;而妳應該感謝我的仁慈,仁慈的我讓妳褪下虛偽的外殼,面對妳真正的自己,女人啊,在這裡,只有原始而赤裸的慾望,才能生存下去…」「褪下了妳的羽衣,褪下了妳的驕傲,妳也不過是一個慾望的肉體罷了!」

「…」我雙肩略略顫抖,淚水不停地流下。

這一夜,只剩下了男人瘋狂霸道的笑聲以及那彎月如鉤的微笑。

「女人,這一夜,還很漫長……」惡魔的低語,在耳畔迴盪。

--------------
惡德神父

共 4 則回應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0
推文學
最近很怕寫這類的東西
怕被格雷影響

-煎餃加蛋
0
剛看完格雷 原PO的文字超有感
想去翻小說來看

I
1
文章中充斥著滿滿的慾望
這感覺比格雷還要S啊(笑

管家1+1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