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那個皇家與魔族(八)又來了

「為什麼啊?」里恩興致勃勃的情緒被澆熄,他不解問道。

「摩惡虎是非常兇猛的植物。」尼爾簡短解釋。

「蛤?」他們兩人很是驚訝,摩惡虎照名字來看,不是一種動物嗎?

「既然是植物有什麼好怕的!」

「…」賽克斯思索著,終於開口:「牠是怎樣的生物?」

「擁有劇毒,而且生性暴戾,連我族都不太敢靠近。」亞姆憂心說,牠回想起什麼打了個冷顫。

「總之我提醒你們了。」尼爾起身拉上火龍,又說:「亞姆,我們該走了。」他們直直地往西北方走去,留下震驚的兩人。


他們沉默良久。

「我們回去吧。」賽克斯語出驚人的說著,里恩簡直不敢相信,他以為他在開玩笑。

「我才不要!」好不容易走到這裡怎麼可能放棄啊,這種沒骨氣的事情他可做不到。

「我可以動用權力,幫你籌錢。」賽克斯好像以為里恩在乎的是家族興旺,他為他想了個替代方案。

「你這家伙!」里恩雙眼呈現金黃,生氣跩著賽克斯衣領。


“他到現在還這麼不了解自己嗎?”心頭一陣酸澀。

「不然你回去,我自己去找摩惡虎!」里恩撇開頭,放開對方衣領,準備往東北方向走。

「不可以。」賽克斯抓住他的右手,制止他繼續往前。

「為什麼啦!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欲用力甩開對方的手,可自己對抗魔族的怪力是不可能的事。

「我不能讓你陷入危險。」賽克斯簡潔說著。

里恩完全想不明白,而且他的手越來越用力,讓他直地喊疼。

他乾脆鬆開力量,直接讓對方轉身擁入自己懷中,聲音微顫輕聲說道:「因為我喜歡你。」

聽到這話,里恩驚訝瞪大眼眸抬頭看他,賽克斯繼續說:「所以必須保護你。」

他皺起眉用力推開對方,大聲嘶吼:「那你就不該像弱者一樣逃走!」說完後快速跑掉,原地只剩下賽克斯。

賽克斯楞在原地好幾分鐘才回過神開始尋找里恩的蹤跡,他猜測對方腳程不快,應該不會走太遠。

找尋許久終於找著了,里恩在一棵長相怪異的樹下坐著,身上沾滿黏稠的透明汁液。

賽克斯認得這種生物,過去曾在貿易中交易過,牠被稱為懵樹,長相就不必提起了,上面有許多類似男子性器形狀的東西。

只要被懵樹的汁液碰到,就會有如發情般地索求於人,但賽克斯不管那麼多,也不知里恩怎麼會跑來這,他走過去將里恩抱起,發現他的眸子已呈金黃,眼神迷離,賽克斯任由汁液沾滿雙手和臉面。

他讓里恩坐在某座山洞中,發現自己開始頭暈目眩,身體燥熱,他希望離開山洞壓抑症狀。

里恩卻撲了上來,他直接親吻賽克斯的嘴唇,用力吸吮,雙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遊走。

「…」賽克斯還在猶豫什麼,對方已觸碰到自己硬挺許久的性器,輕輕搓揉著。

他其實可以很輕易的將里恩推開,但卻做不到,任由對方脫下自己褲子,粗長的碩大彈出,里恩二話不說賣力吞吐著。

「唔…」自從出航後已許久沒有接受刺激,里恩時不時將舌頭伸出,舔舐上頭的環狀輪廓,因為性器實在太大,他想深深含住卻只吞的進一半,他改以雙手擼動根部。

賽克斯撫摸他那淫亂迷離的臉龐,藉著對方無法抵抗命令著:「脫掉。」

里恩乖乖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露出他那白皙無暇的肌膚。

因為身邊沒有潤滑液,他倒想到一個妙計,那時尼爾留下來的藥草還剩下一些,賽克斯從袋子中拿出一根欲滴出汁液的根部,抹在自己手上,向里恩後穴探去。

因為懵樹的特別作用,他的後穴竟自己軟嫩起來,已能伸進2指手指,但賽克斯還是不太放心,他又沾了一些汁液,放入第三根手指。

「啊…舒服…」里恩搖晃自己的臀部,性器抬頭很久,紅腫不已,鈴口滴出一滴滴透明,賽克斯將騰空的左手往他身下一摸,他的反應激烈,身體不停顫抖。

見對方已準備好後,他說著:「自己坐上來。」

里恩聽話地正面朝著賽克斯,用手將那巨根抵在穴口外,慢慢坐下吞入,內壁被狠狠撐開,但因為處在發情他只感受到陣陣強烈的快感。


賽克斯當然知道這點,他用力壓著里恩肩膀,後穴瞬間吞入全部的碩大,直接抵到敏感點上,里恩馬上射了出來。

「…啊!」高潮後的他不由自主地抖著,不給他喘息的空間,賽克斯大力抽插,在他身體裡肆虐著。

「啊…唔…唔…」以嘴堵住對方發出淫聲,里恩被吻的意亂情迷,他抱著對方承受一次次的撞擊。

賽克斯將他翻過身,從後面直直進入,腦袋立刻被填滿的快感佔據,他開始毫無節制的淫叫著。

「好舒服…啊…賽克斯」他微微一驚,緩和原本激烈的動作,細水長流地動著。

賽克斯親吻里恩背部,將他的臉轉向自己吸吮他的紅唇,右手撫弄身下之人又抬起頭的性器。

「唔…還要…啊!」聽著他的淫盪的懇求,賽克斯又加重抽插的速度與力道,撞擊深處的敏感,隨著里恩快達到高潮,後穴夾的更緊。

「不要了…我不要了…」他太過舒服,近乎哭泣地求饒,但賽克斯完全沒有要慢下的趨勢。

「唔啊!」又是一片高潮迭起,射出濁白,賽克斯被他那緊緻的後穴一夾,也噴了進去。



里恩再次睜開眼,已經是晚上,他頭昏眼花地坐起身,四周不見人影。

本來想站起來,卻覺得全身好像快散掉了,他不禁往不好的方向想。

賽克斯從遠處從容地走向他:「喝個水。」遞給他水壺後,在他身邊坐下。

「呃…那個…」里恩本來想問清楚發生什麼事,但完全說不出口,他喝了一口水,想說等等再問。

「我們昨天做了3次。」

“噗!”他把在嘴裡的水全噴了出來。

「怎麼可能?我那裡完全不痛啊!」他指著自己股間,被那麼大的玩意兒進入,不可能一點痛感也沒有。

“他一定又是在作弄自己!”

「因為有這個,很好用。」賽克斯指了指提袋中那些古怪的綠根。

「…」里恩對此已經無語。


里恩使用魔力生火,另一人去附近撿許多木柴。

賽克斯向他說出事情的經過,又語氣愉快地說:「你那時應該是有意識的。」

「完全沒有好嗎!」里恩當然不願回想和承認。

「照理來說被懵樹影響的人會不分對象索求慾望。」他望向里恩生好的火堆,往內丟了幾根木柴。

「但你叫了我的名字。」露出一抹非常淡的微笑。

“阿阿阿!他在高興什麼啦!”里恩抓抓頭髮,在心中狂亂奔馳。

「還有,」賽克斯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我決定陪你繼續討伐蒙惡虎。」

這回應可讓里恩滿意極了,他終於開懷大笑地抱住賽克斯,搓揉他的黑髮。

「不可以反悔喔!」他輕輕啄了對方臉頰,又轉身繼續躺著。

「…」賽克斯反覆撫著右邊臉部,而後為對方蓋上薄被。


早晨一到,他們繼續往東北方移動,周圍氣氛越來越沉重,岩石顏色也與之前不同,更加黑暗,令人不寒而慄。

途中的巨型植物還算好應付,兩人同心協力除掉許多,他們決定要一邊蒐集那個藥效神奇的綠色液體根部植物,里恩發揮從商的敏銳度,把這東西拿回去肯定會大賣。

已經是放逐區東北方的盡頭,再1公里便是海洋,兩人覺得納悶,這裡什麼生物都沒有,更不用說像蒙惡虎這種兇猛植物的蹤跡。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