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離開泥沼的方法,不是掙扎,而是放棄。

告別W後,僅堅持了一許便回到了K的身邊
一個總是撕裂我底線的男人,他不是我的主人,也不是我的男人。甚至,經常不是我的床上的男伴。他是個難以取悅的命令者,別誤會,我不是說他的標準很高,而是他想從我身上索求的,總是令我窒息。

或是取悅別的男人,或是角色扮演。
而且不是一般的角色扮演,我不會是性感的女警,溫柔的護士,再清純一點,更頑皮一點。

--

那天為了等待出差回來的K,我在他的城市找了間青年旅社過夜,房間在走廊的最深處,擺了八張簡陋的上下舖,我挑了張下舖隨手將背包扔在床上便去洗澡了。

像這種沒有隱私的通鋪,是K最喜歡的舞台,所以他當然不會放棄這次機會。

「好像都沒有人,只有我在。」我說。

今天的房間沒有人,半掩的門,長版的T-shirt,你的淫慾沿著耳機,溜進了我的時空。

--

電愛的感覺很奇妙,我喜歡你平穩的聲線,還有字句間的撫摸,就像一本有聲的色情小說,而我則是故事中的女人,我不用再煩惱學校,不用惋惜W,只要演好那個被男友擺佈的女人就好。

我照著你的指示褪去衫下的內褲,將手指伸向股間光滑的隆起。

「不行啦...隔..隔音不好。」我一邊壓抑自己低喘的聲音,一邊加快指腹的來回。

我知道你喜歡欲拒還迎的女人,興許沒有男人不愛吧。
你的喘息聲蟬食我的理智,我不由地叫出聲音。心裡想著要是被隔壁的人聽見怎麼辦呢?半掩的門後是不是早已躲著一個不懷好意的男人?

「我想要妳把棉被掀開,讓他看見妳淫靡的模樣。」我的話捲起了你的慾望,我掀開最後的遮掩,將自己交給了你。我彷彿看見你硬挺的肉棒,還有努力壓抑住的表情。

突然,門後有了騷動,一個男人不懷好意地進來將門反鎖,他帶著手機,一進門便將我淫穢的身姿錄了下來。

「你要幹嘛!」他邊扯開我的被褥一邊撲了上來。

「不要!唔...嘔...」他赤裸著下身,猛地將腥臭的物體塞入我口中。

男人粗魯地揉捏我的雙乳,一邊扯著我的頭髮前後擺動。你的呼吸隨著我的掙扎聲開始紊亂,這就是你要的吧?現在的你很可惜不能親眼目睹這場強暴戲碼對吧?

「不要放進去!至少...至少要戴...嗯..」惡狠狠地掰開我的雙腿,他的身軀石沉般壓在我身上,我的搥打面對眼前的禽獸完全不起作用。我只能緊閉雙眼,任憑他的物體在我體內進出。

「他沒有戴套嗎?怎麼會?」K驚訝的說著,但他的喘息透露了他沒有半點制止的意思,以及他高漲的性慾。

男人將我翻過身,將手放在我的雙臀上撐起身體,從上方垂直地將肉棒送入我的深處,每一下都讓我越發無法控制自己的呻吟。屁股不自覺地翹起,眼神也開始迷離。

「啊..太粗了..慢一點...」
「不...不要...我讓你射嘴巴...不要在裡面...」高潮前,我用僅存的意志擠出最後的掙扎。想當然爾,是完全沒用的。

「嗯...不要射進來...唔」我努力緊閉雙唇,不讓淫穢的聲音流出房門。但他猛烈的攻勢讓我難以抵擋高潮的襲來。我的雙腿繃緊地夾在一起,酥麻的電流爬滿我的全身,我只能癱軟的倒在床上。

--

真的闖進一個男人了嗎?當然不,這只是個複雜的角色扮演。

「妳演的好像。」K的呼吸平緩下來。
「喜歡我的轉播嗎?」我調皮的問道。
「要是是真的就好了...」

「對了,上鋪那個人有反應了嗎?」K問道。

--

遊戲當然不會這麼簡單,空想的劇情畢竟還是滿足不了K,真正讓他興奮的,是在後方上鋪的男人,正屏息地聽著我們的電愛。我的淫語,完全成了陌生男人自慰的材料。
進門後故意提高聲音,假裝只有自己在房間就是這個原因,我想上鋪的男人大概已經受不了了吧。
棉被的摩擦聲,很早就從後方傳出,不知道他射了沒?

「再陪他玩一下怎麼樣?」K突然狹著充滿惡意的語氣問道
「讓他多認識妳一點,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我當然知道該怎麼做。

.
.
.
「寶貝你滿足了嗎?我很乖吧!」
「那...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再找你學長一起了...他每次都插的很粗魯...我不喜歡...」我故意提高聲音說道。

一個單純地配合男友的女孩,頑皮,卻也清純,沒有主見,即使是3P的要求也不敢拒絕。這就是我今天的角色。

「那至少不要再讓他內射了好不好...」我裝作委屈的小女孩說著。

話音未落,身後便傳來爬下樓梯的聲音...

--

沒想到這次拖了這麼久
因為一邊寫的時候總是會不由的起了反應,為了解決這些反應實在太浪費時間,於是索性停筆一陣子...
對於期待更新的人,實在非常抱歉!

-K

共 8 則回應

1
更新了❤❤❤
0
好棒的文章!
0
更新了 再來再來🥰
0
天啊終於等到了😭😭
這則回應已被 Dcard 用戶檢舉含「廣告、商業宣傳之內容」的內容。
0
0
B6 ?
0
B7 聊嗎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