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大家好,我是牛郎晴司,如果有看一篇叫《GV之賣身王子們》的BL文的話,應該知道小弟吧。
很多謝為小弟加油的夥伴們,你們的安慰令我很感動,不過還是讓我頹廢一段時間,好好處理一下心情吧。

這篇文是以前發過在某莉論壇上的,好像有讀者都有些興趣,加上暫時小弟狀況不佳,無力更新《GV》,所以發這文來為大家解解膩吧。不喜歡BL的同學也可以試試看這文。

第一章有些短,算是序章,所以一連送上兩章吧。



正文:

第一章 — 花月屋
圓月高掛,京都的嵐山四處都非常平靜,誰知一場淫亂的交鋒卻在一座華麗的溫泉旅館之中火熱地上演。
「咿嗯…嗯…好舒服啊!不過多少次…還是…幾斗君…嗯…最棒嗯…」
肉感滿滿卻不過於肥胖的身體,在躺著的苗條結實腰部上不停擺動。汁液碰撞的聲音格外淫猥,有節奏地傳遍整個房間。
被壓在豐滿的女性身體下的少年,腰部微微配合著有節奏的擺動,雙手放女人的股臀上,為插入的動作作主導。
少年的下半身忙著擺動,上半身亦不空閑,結實而唯美的胸口上,那美麗紅潤的小乳頭被身上的女性的修身指頭玩弄得硬直,嘴唇的柔軟被粗暴的舌頭侵佔。
雖然看起來才三十出頭,但其實女性年紀並不年輕,已奔四十,但是飢渴的程度卻是與年齡不成正比。
雙手不時胡亂撫摸少年的肉體,由若隱若現得非常性感的腹肌到光滑修長而且比例完美的小腿,全不放過。輕柔與粗魯的亂撫相間,使得少年俊朗迷人的臉蛋浮出淫蕩的紅暈。
「嗯…啊…嗯嗯」少年性感的低沉呻吟聲音進一步使女人更加興奮。
「嗯…嗯…快要掉了…要高潮了…!」
胯在少年瘦腰上的蕩婦,加快了上下搖擺的速度,使體內的汁液碰撞聲越趨淫穢。
少年的欲望亦要達到臨界,但他強忍著,加快腰部擺動。
淫婦見狀,舌頭更加瘋狂地向少年的嘴灌輸蜜液,雙手對小乳頭又捏又轉,少年不禁泄出不輸女生的淫叫。
「要…要…要去了…嗯啊…嗯啊…嗯嗯嗯啊啊啊…泄了…!」
一邊呻吟著的蕩婦以她最好的速度擺動下體,激烈的「啪啪啪」聲連房間外都聽得清清楚楚,連在鄰近房間的一對初生情侶聞聲齊齊變得臉紅。結果兩人沒有忍耐得住便捅破了最後一扇紙窗,身心一同結合,不過這是就另一個故事了。
「我…也…要射……嗯咿嗯」
少年達到臨界前的淫叫聲,更令蕩婦加添了快感。
少年再也忍不住了,將自己忍耐已為久的白濁慾液射出來。
蕩婦「啊嗯」的一聲亦達到高潮,隨即便倒在少年身上。
少年把仍然硬梆梆的肉棒拔了出來,把套在長而大的肉棒上的粉紅安全套取出,緩緩地拿到蕩婦的嘴邊,讓裡面腥鮮的精液流進貪婪地張開的小嘴巴。
「年輕的味道,真棒!話說,幾斗君的精液的怎麼會甜甜的?真是很特別,要自己嘗一下嗎?」
蕩婦拉地少年的頭用嘴把他的薄嫩雙唇撐開,將口上溫熱腥甜的白色淫液與少年共同分享。兩根舌頭激烈地交纏,發出了淫蕩的滋滋水聲。
兩人忘我地熱吻直到快要窒息才不捨地分開彼此,兩張喘著大氣的嘴上拉出了一條連接彼此的舌頭的銀白絲絲,在月光下晶晶發亮。
少年拉著蕩婦從地上的被褥中起來,兩人一同來到了浴室的沖身間沖洗身上的汗水和淫液,然後一同走到套房的私人露天風呂,泡在溫暖的泉水中相擁著。
「嗯,你家不愧是老字號的溫泉旅館,不僅有舒服的溫泉和住所,還有熱情的美男相伴,真是服務周到啊。」
「這可是美女專屬的服務喔,一般人可沒有機會享受這『客房服務』呢。」
「哎喲,幾斗君這是在取笑我嗎?」
「當然不是了。前田太太可是有著讓所有男人都心動的美貌與身材啊!你的丈夫真的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呢!」
「嘿,嘴甜舌滑的小混蛋,提起我的丈夫不就是想讓我讚美你嗎?你讓我看穿了,我可不會上當的!」
「哦,真是遺撼。原來我自信的服務在你眼中根本不是一回事嘛……那我要離開了喔,就讓你的丈夫滿足你吧。」
「唉,別走!是我輸了,好吧!」
前田太太一把捉住了作勢要離開的幾斗那根不知何時又再堅挺的大長肉棒。
「哼哼,這樣誠實才對嘛!」
幾斗再次吻上前田太太的性感小嘴,雙手把弄著那兩夥豐滿的大球。
前田太太則用著雙手在水中套弄著幾斗那十八厘米長的美型大雞巴,柔軟的手指不斷刺激著龜頭下那韌帶處的敏感點。
雙方都玩弄得差不多時,幾斗抱起前田太太的雙腳纏在自己的腰,微微上翹的肉棒抵在穴口前逗弄那兩片唇瓣。
「哎,你要在溫泉中直接做?不怕弄髒水嗎?」
「你夾緊些不讓淫液流出來不就行了嗎?而且大不了就讓人來清潔浴池吧,我這少當家的話還是會有人聽的。」
「那麼套子呢?你還沒戴安全套!」
「就這樣無套行嗎?會更舒服哦!」
「你不怕會懷孕嗎?」
「懷上了就生下來吧,多一個子女也不錯啊,正好可以當成我們花月屋送給你丈夫的特別手伴禮。」
「哈哈,說得真有意思。那麼為了手伴禮,我們要多努力努力呢!」說著蕩婦便扶著肉棒將其放進愛穴內,下身開始扭動,屁股不斷地搖著。
兩人淫靡的交合,從浴池一直幹回了和室房間,直到了差不多要天亮了,才堪堪停止。
等到了前田太太醒來的時候,已離是中午了。她枕邊的人早已離開了,但是穴中滿瀉出來的白液,提醒著她昨晚並不是夢。
「花月屋,果然沒有來錯!以次每次老公出差,就來這裡享受一番吧!」



第二章 — 文學少女
「喂,三日月同學,快醒醒,老師正問你問題呢!」
正趴在桌子上將臉藏在書本後暴睡的少年,被隔離桌的女同學搖醒。
「喂喂,三日月,你又在我的課上睡著了?把我剛才教的離子方程說來看看,答不出下課不準走!」
少年的名字是三日月幾斗,風月屋溫泉旅館的少當家,高中生一年級。挑染著櫻色碎髮的他長很非常帥氣,剛入學不久便被封為校草之一。
「呃……」
少年的俊臉上是一片懵懂,剛才還睡著的他當然不知道老師教了什麼。
「是鹼和酸的化學作用。」鄰桌少女悄悄地向他提醒道。
「哦!那不就是H+加OH- 等於H2O嘛。」
「哼,答對了,這次就放過你。別再在課堂上睡覺了!」
「是~是~」
幾斗回答完問題坐下後,轉頭對著旁邊的女生微笑道謝。
「這次獲救了!多得了你吧,六花同學。謝謝。」
六花梨香,一個文靜的美少女,班上的文化委員。
「不用,那是舉手之勞。三日月同學才厲害呢,明明都沒有聽課,但卻懂得回答問題。」
「嘛,我姑且之前把課本看過一遍,這年的化學課堂應該都學懂了。」
「哎,真的假的?三日月同學有過目不忘的能力?」
「不,內容是忘記得七七八八了。但這些理論和公式學懂了就能合格了吧。」
「哎,原來如此,三日月同學是高智商的人呢。」
「嘿嘿,謬讚了。」幾斗勾起迷人的笑容回道。
「……高砂尾上峰,盡放櫻花華。(高砂の 尾上の櫻 咲きにけり)」梨香看著幾斗,嘴上不禁念出了一首和歌短句。
「嗯?立香同學?」
「啊,沒什麼。」
『嗯,真是養眼的福利呢,』梨香心裡想著。『要不是我有男友了,我也會迷上他呢。』
***
下課鈴響起了,部分同學馬上趕往了社團活動,還有些沒有參加社團或者對其不熱衷的人則悠閑地邊收拾背包邊聊天。
足球部的掛名部員幾斗偶爾也會出席部裡的訓練,從校舍裡的課室窗戶望出去看以看到了他穿著球衣與隊友一起在做熱身運動。
「三日月同學真的是很帥啊!」
「就是嘛,不但外表帥氣,待人處事也謙謙有禮,他真是典型的京都男子呢!」
還留在課室的一些女生們圍在窗前觀看著幾斗的訓練,並一起興奮地談論著他。
「而且他運動很好,中學部時是足球隊成員,還打入過全國大賽八強呢!可惜高中後聽說因為要幫忙家裡生意,不能經常參加訓練,所以只能掛名在足球部當後備。不過這不就是顧家嗎,這樣的男人根本就是白馬王子!」
「他好像還沒有女朋友呢。」
「嗯,從來沒有聽過他和誰交往呢!難道他喜歡男的?」
「哦!這樣也不錯!」
「啊,不要說,我鼻血要流光了!」
「初中時,我跟三日月是同一間中學的,那時候有傳言說他是個渣男,不知是真的假的。不過後來聽說傳出傳言的是個向他告白被拒的女生,可能是因仇恨而被誣蔑。」
「絕對是誣蔑,三日月同學怎麼看也是個認真的好人啊!」
梨香一直在聽她們說話,不禁對幾斗更添幾分好奇。不過現在嘛,還是跟自己別校的男朋友聯絡比較要緊。
從通訊錄中找到男友的號碼撥打出去,然而,對方並沒有接聽。
『唉,最近怎麼經常不接電話,又時時對訊息已讀不回,話題也越來越少了。好像我們的關係變得有些隔閡呢……』
梨香悶悶不樂地想著,只是嘆著氣動身參加文藝部的社團活動。
到了大約黃昏的時間,學校內的活動都差不多結束了。
梨香也完成了今天的部裡活動,告別了前輩們和其他社員後,打開了手機。發現收到了一個陌生人的訊息,也沒有想多,將訊息點開了。
一看之下,梨香雙眼突然瞪大,滿臉是震驚的表情。
只見對話裡對方傳來了幾句文字訊息還有一幅照片。
陌生號:吶,是涼太君的女友嗎?
陌生號:你的男友現在在我懷裡哦!看著他每天都那麼寂寞,我替你安慰了他喔,以一場很棒的性愛。
陌生號:怎麼樣?很感激我吧。
陌生號:涼太君可是內射了喔!不知道會不會懷孕呢!
陌生號:[圖片]
傳來的圖片上,看到了一個男生與一個女孩全裸躺在床上,男的睡著了,而女孩則舉起了V字手勢,並張開了雙腿,撐開了下身那私人的蜜穴,白色的精液從中流了出來。
梨香認出那個男生就是自己那個住在大阪的男朋友。
梨香滿臉不敢置信,眼淚不禁泉湧而出。
幾斗結束了足球訓練後,發現自己把手機遺忘了在自己班上的教室之中,因此便折返回校舍裡。
因為身著一身足球衣和球鞋,由於換上室內鞋很麻煩,所以索性赤著腳進入了校舍。
在班級的課室門外,幾斗聽到了內面似乎有人在哭泣。
「無人問寂寞,斷腸有誰憐,歲月空蹉跎,吾命盡黃泉……(哀れと もいふべき人は 思ほえで 身のいたづらに なりぬべきかな)」
一把熟耳的聲音用著哭腔念出了一首失戀的和歌,其意思配合著悲傷的歌唱,將味道發揮得淋漓盡致。
拉開了門,幾斗看到正在一個人埋頭大哭的女生果然是鄰桌的立花梨香同學。
「立花同學…?」
「三…三日月同學?!」梨香被嚇了一跳,明明沒有聽到外面傳來腳步聲。
「你怎麼了?沒事吧?」
「我…我……」
梨香因為在嗚咽而說不出條理的話來。
「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傾訴心事,那樣可能會令你舒服點。」
幾斗在旁邊拍拍梨香的背安慰她,誰知突然被抱著腰部。
「三日月同學……」
梨香把幾斗當成了救生圈般握緊不放,並斷斷續續地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
「哇,把別人的男友弄上床後還傳照片給女友看嗎?這還真是很過份呢……」
『即使是我也不會做到這個程度吧,要知道我可只是享受NTR,並不想拆散別人呢。』幾斗心裡想著。
「那麼,你想怎麼辦?要不要向男友報複?」
「報複男友?」
「對,跟別人做愛然而把照片傳給男友,然後也許他會知錯呢?」
「這?!」
「而且異地戀,你的身體也很飢渴了吧。」
幾斗從背後攬著梨香的身子,右手不知不覺地掀起裙底,伸進了粉色的內褲裡,手指挑逗著私密的雙瓣。
「三日月…?!」
「別緊張,你看,你的小嘴正在渴求著呢,很久沒有發泄了吧?就當我是你男友來爽一爽如何?反正你男友也對你做了同樣的事不是嗎?」
雖然梨香被幾斗突然的淫詞穢語和侵犯動作使得無法適從,但是幾斗誘人的輕聲細語,卻讓梨香不可思議地沒有產生抗拒的想法,甚至期待下一步動作。
幾斗修長的手指包裹著整個花瓣,就像在對待一件寶物著輕柔呵護地愛撫著,不時在畫圈搓揉。
空閒著的左手則慢慢地從梨香的下腹不斷向上撫摸,然後握著少女那正常美型的乳球,輕輕地揉動。
幾斗的手掌算是較大型,指骨和掌骨上的肉並不厚不薄,手指精巧而靈活,是男性之中的極品手型。
少女的臉頰漸漸地變得潮紅,開始吐出熱呼呼的嬌喘。這時,梨香已經放下了心裡的所有煩惱事情,全心全意地享受這一刻。
感覺到少女的雙瓣變得濕潤,幾斗便開始進一步的挑逗。指尖輕輕地撥開唇瓣,拇指在恥骨範圍打圈,一直縮尖範圍到了已經勃起的陰蒂,然後從打轉改成對那夥荳荳的輕壓,弄得梨香頓時發出不小的呻吟聲。
「嗯、嗯唔!」
「小聲一些,校內還有些許人在呢。」
幾斗在梨香耳邊輕聲地道,呼及的氣息碰到少女的耳朵時卻更令她感到酥軟。
幾斗緩緩地將中指伸進濕潤的騷穴,指甲被剪得齊整光滑的指尖不斷攪動著溫熱的肉壁,骨節分明的指身在抽插時不忘摩擦唇瓣,造成不可言語的快感。
隨著第二第三根手指都進入了穴內,幾斗開始了幾淺一深的頻率,陰蒂和穴內G點內外同時進攻。
「喔…啊嗯嗯…呀啊嗯…唔啊啊啊…」
越來越密的刺激,使得梨香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聲量,放聲地呻吟起來。
「啊…嗯啊啊啊!我…我要去了!!!」
花穴內壁收縮一緊,一股新鮮熱辣的泉液瘋擁而出,令幾斗的右手沾滿了愛液,而且還將內褲打濕。
「水流得那麼多,很舒服嗎?」幾斗用著甜膩的腔調,說著壞壞的話。
「嗯…很…很舒服,這輩子還沒有試過這麼舒服的。」
「嗯,接下來還會更舒服喔!」
幾斗把手抽出來,用嘴巴舔乾了手掌。他最愛的就是性愛中分泌的體液,不論男女,那淫穢之中的腥甜是他的至愛。
「內褲沾濕了呢,那索性把它脫掉吧。」
從梨香的大腿上拉下內褲,然後隨手丟到地上。
然後幾斗剝開了梨香的上衣,靈出了嬌美的胸脯。
雙手抓著白嫩的乳球,一邊揉動一邊扭捏著早已硬著的乳頭,眼睛直視著少女的雙眸。
「介意接吻嗎?」幾斗紳士地問。
「嗯……」緩緩張開的嘴唇代替了回答。
梨香倚在幾斗身上,一刻不停的與幾斗交換著唾液,灼熱的氣息呼在幾斗的肌膚上。這一刻兩人彷如眼中只有對方,四處散發著青春的荷爾蒙,少年與少女都在此刻陷於意亂情迷之中。
幾斗放慢了自己的動作,到處探索著梨香的口腔。唇瓣和唇瓣的吻吮,呼吸與呼吸的交纏,使得雙方的興致達到了高鋒。
梨香主動拉起了幾斗的球衣,露出了那毫無贅肉的腹腰。由下而上撫摸,摸過毫不誇張的人魚線,可愛的肚臍,若穩若現的腹肌,獲得了美妙的手感。
遭到主動進攻,幾斗露出得意的神色。索性把上衣脫掉,方便梨香為他帶來愛撫的觸感。
梨香聞到了幾斗的汗味,出奇的發現並不難聞。幾斗汗味不濃,本身只有清淡的男性體香,再加上止汗劑的清新味道,結合起來是絕佳的催情品。
把幾斗的短褲連帶內褲一起扒下,一根美型的大肉棒彈出,高高地仰起頭來。那漂亮的龜頭上,早已被從鈴口慘出的透明液體所打濕,變得亮晶晶。
幾斗將肉棒放在梨香的穴口,不斷摩擦雙瓣,就是遲遲都不插進去。
課室內的喘息聲非常清晰,要是現在有人經過走廊肯定會發現這裡的情慾活動。但是雙人都不在意這樣的高風險,一心一意地互相擁吻、愛撫著。
「快…快點插進來,我忍不住了!」
「我等了你這句很久了。」
把梨香放在書桌上,用微微上翹的肉棒擠開了下面的唇瓣,腰部用力一挺,肉棒便筆直地穿入狹窄的洞穴,一直捅到了最深處。
「啊…喔啊啊…好…好大…好長…好深……」
痛與爽快感傳遍梨香全身,雙手不禁用力緊抓著幾斗的背部,使得幾斗更加興奮。
幾斗開始慢慢地抽插愛穴,動作溫柔的像愛人一般,嘴上不停粘著少女的唇舌,源源不絕地向她口中灌輸著津液。
「嗯唔唔…嗯嗯嗯嗯唔!」
堵不住的淫叫從忙碌的口中泄漏了出來,又再次響徹整個課室。
腰部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深,兩個人糾纏在一起的身體分泌出越來越多的汗水與淫液。四濺的融合體液在兩個人身體的撞擊中發出響亮的「滋滋」水聲,配合著喘息呻吟和「啪啪啪」的碰撞聲,形成了一個情慾的樂章。
「我…我不行了…快要泄了!」
幾斗聞言便猛然停子插抽,把梨香在高潮的邊緣拉住,取而代之是唇上的深吻加劇了。十多秒後,待梨香的快感稍微降溫了,便又再開始抽插。短短十分鐘內,幾斗把梨香帶到高潮邊緣,然後無情地拉住,一共重複了三次。
又再次被插到高潮邊緣,梨香突然用雙腳鎖住幾斗的腰部,自己的腰動了起來。
「別…別玩弄我了!嗯唔…讓…讓我去吧!」
「抱歉抱歉…哼哈……這次我也快要射了!」
說罷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把梨香的身子稍微抬起,讓梨香的雙腿不禁纏得更緊。
「我…我要高潮了!嗯啊啊啊啊!」
花穴的肉壁緊緊收縮,子宮的入口吸吮著前端的龜頭,像是要把肉棒裡蓄勢待發的精液全都吸出來。
幾斗也達到了極限,最後用力一挺,肉棒就像要捅穿子宮一樣,與子宮的吸吮相輔相承。幾斗的精關打開,盡情釋放了慾望。
梨香的內穴傳來硬物的抖振,源源不絕的精液從肉棒射出,直接注入了子宮,讓子宮被白液填滿了。
射精還在繼續,被填滿的子宮再也沒有空間,白液不斷流出了被肉棒塞滿的穴口,滴在下方的桌上和地上。大肉棒總共脈動了二十多次,梨香才感到注射結束。
兩人大口地喘息著,梨香上身被放到桌上休息,但下身仍然被依舊硬挺著的肉棒插著,沒有離開體內。
休息了片刻,幾斗整個抱起了梨香。
「要不要繼續?我可愛的立花同學。」
毋須多言,那緊咬著幾斗的肉棒和嘴唇的兩張小嘴已經說明一切。
幾斗抱著梨香的身體,走到了課室的講台上,沿途地上全是從兩人連接處不斷滴下的白色混合體液。
讓梨香扶著黑板,下身再次動了起來。這次幾斗少了幾分溫柔,多了幾分狂野。
滿是各色各樣的體液的花穴中,傳送了把之前還要響亮的液體聲。
「怎麼樣,站在老師的位置被幹,看著你我的淫液流滿了講台,是怎樣的感覺?」
「嗯…嗯唔唔嗯…啊哈哈嗯唔……」
猛然交合著的梨香沒有回答的空餘,光是處理不斷衝擊腦部的快感便已令腦袋不堪負荷了。
幾斗從身後抓住兩夥小玉兔,揉動的同時也不忘玩弄上面的小硬豆。老實說,幾斗不是愛玩胸脯的人,豐滿與否他都不在意,只是為了增加對方的快感,他不介紹為對方進行挑逗。
突然,預設的校內廣播突然響起。
「請注意,現在已經五點半,仍然在校的學生請盡快離開。」
幾斗聽到廣播,便又抱起梨香轉移位置,把少女按到課室的窗前,從外面望向校舍能把梨香的赤裸肉體一覽無遺。
「看看,剩下的同學們現在要都離校了。你說如果他們會不會回頭看到立花你這麼淫蕩的樣子呢?」
可能是羞恥心發作,梨香的小穴忽然將肉棒夾得更緊了。
這時,有一個棒球部的男生真的回頭一看,依稀地望到了在窗邊做愛的兩人。
「喂,我好像看到了有兩個全裸人在某個課室裡做愛!」
「哎?真的假的?在哪?」
「咦,不見了,是我眼花了嗎?」
「肯定是你太過思春導致有幻覺啦!走吧!」
在課室中的幾斗和梨香兩人從窗下緩緩探出,看到了那幾人已走遠,才站起來繼續交合。
「剛才好險呢!這真是很刺激哦!其實我一點也不介意在別人面前幹你喔,要不是你快把我的頭髮扯斷了,我才不躲呢!」
突然課室外傳來腳步聲。
「咦?有人在課室裡嗎?」是學校的保安員。
幾斗馬上按著梨香的嘴巴,身下卻只是減速,依舊在小穴中抽插。
「是的!我們在補習中,快完結了!很快我們就會離開。」
「哦,這樣就好了,快結束回家吧!」
最終保安員沒有打開課室的門,便離開了。
「真是一個不稱職的保安呢,你說對吧!」幾斗在梨香耳邊道。
梨香除了「嗯嗯啊啊」的呻吟聲以外已經說不了話,因為她又看到了一群學生從校舍離開中。
可是她無法進行反應,因為她已經瀕臨高潮了。
「嗯哼…正好,我們就在他們面前高潮吧!」
幾斗把梨香完全壓在窗上,兩臂抱著她的腰部, 下身開始最後的衝刺。
「嗯嗯嗯啊啊啊啊!」
「還記得你的男友的名字嗎?」幾斗在她耳邊問道。
「三日…不…是涼太!」
「咕嗯…很遺憾答對呢!來接受獎賞吧!」
兩人的呼吸和心跳在這一刻完全同步了。幾斗放開了睾丸舉肌的限制,頓時淫穢的白濁從美翹的長肉棒中沖噴出來。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精液再次注滿了子宮,梨香的小腹微微的鼓起了。
咕嚕咕嚕咕嚕。
射精繼續,小穴和肉棒之間的微小空隙沾滿白濁,並不斷向穴外流出。
咕嚕咕嚕。
最後一道精液射出,肉棒並沒有攤軟,不過卻被幾斗馬上拔出了。
幾斗拿起了梨香的手機,打開了照相機,挺著依然硬著的大肉棒,抱起梨香來了個雙人自拍,那個沾滿白液的性器和流著大量白液的肉穴都被拍得清清楚楚。
留下暫時合不攏的花穴不管,幾斗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了一排藥丸,取出了其中一顆放在口中。然後走到梨香身邊,抬起她的頭用唇舌撐開她的嘴,一邊接吻一邊把藥丸送進。
「這…這個是?!」
「事後避孕丸,你今天不是安全期吧?懷孕了男友會傷心的喔!」
「兩處相思苦,風雨早滿城。捨身終不悔,猶盼與君逢。(わびぬれば今はた同じ難波なる身をつくしても逢はむとぞ思ふ)。」幾斗突然念起和歌來。
「照片留給你了,要不要傳給你男友就自己決定了。不過我看你還是很愛他吧,不然剛才不會能喊到他的名字了。我無意拆散你們,所以你們好好談談吧,說不定他也像今天的你一樣只是身體忍不住而已呢!」
說完,幾斗便用紙巾隨便擦掉身上的白液,然後便穿衣離開了。
梨香呆了一會,拿起手機給男友傳了一個訊息。
梨香:週末有空嗎?我想來大阪跟你談談。
之後梨香便不顧小穴內滿瀉的精液,直接穿上了內褲,換了一身體育服,然後離開了。
至於留下的滿地液體,兩人默契地沒有理會,當作為這美妙的逢場作氣留下了一點回憶的痕跡。

下一章:

共 2 則回應

0
還有下集嗎🤔
0
B1 嗯,有喔。剛更新,隔了這麼久,抱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