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by牛郎晴司

第八章 — 女名流的酒池肉林(1)

  兩輛林肯加長轎車駛過京都的熱門名勝渡月橋,往南端的嵐山前進。如此氣派的排場,理所當然地吸引著沿途遊客的圍觀注目,大家都紛紛猜測著是哪位大人物的到來。

  桐谷有紀坐在其中一輛林肯長車中,手中端著一杯冰涼的香檳,儀態優雅此倡彼和地與旁邊的貴婦人們閑聊著。她看似表現得輕鬆自然,但她的心裡其實是無比緊張。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參加「春花會」的活動。

  春花會,一個在日本上流社會享有盛名的女名流俱樂部,全日本只有大約一百名的會員。當中不乏名門女流、頂尖政客的家屬、各行各業中稱后的女強人,是上流貴婦的交際圈子,普通人望塵莫及的頂尖會所。

  桐谷有紀是新生代的人氣女演員(女俳優),出身平凡的她本來與真正的上流社會無緣,但是憑借她剛剛拿到了日本電影學院史上最年輕的女影后,幸運地獲得了春花會會長的賞識,並被邀請加入這個女名流專屬的俱樂部。

  剛成為春花會會員的有紀還處於喜不自勝、難以置信的心態中,卻不料很快便收到第一次活動的通知,來自會長的渡假聚會的邀請。

  初次進入上流社會的圈子,有紀的內心是戰戰兢兢的,提醒著自己不能在大人物們的面前失禮。幸好憑著不俗的演技,她才能掩飾自己那忐忑的心情。

  「有紀,雖然你是第一次參加聚會,但不用這麼拘緊喔。這是一次渡假,所以放松心情好了。知道嗎?我們正在去的花月屋,是一所很棒的溫泉旅館喔!尤其是他們提供的服務,包你感到樂而忘返。當你親自體驗過你就會明白了!」

  跟有紀同坐一車的春花會會長,鳳凰院靜子含笑說道。這個真實年齡已達不惑之年,外表看起來卻像個剛滿三十的美少婦,是橫跨政經多界的名門鳳凰院家族的現任當家之女,是貴婦中的貴婦。已經育有三個孩子的她,身材依然如模特兒一般凹凸有緻,她那一身保守的和服也藏不住這般嫚妙的外形。

  同行的婦女都紛紛向有紀悉出善意。不得不說,有紀至今所見到的春花會會員,個個都是美貌如花的少婦淑女,沒有一個是不能見人的平庸外貌。因此有紀猜測春花會是個只招收美女的上流圈子。

  今次同行的成員加上有紀的話共十位,有同屬名門的女政治家近衛女士,莊嚴而有禮;屢獲殊榮的女大作家犬飼老師,一副眼鏡盡顯知性美;財經界女強人村上桑,強勢有威嚴。其餘有大學女教授鹿生、國會議員妻子麻生夫人、大企業家的千金結城小姐、國寶級日本箏演奏家渡邊和京都府知事之妻齋藤夫人。

  兩輛加轎車來到了一座看上去不大但古雅精美的庭園裡,停在那棵古典的旅館主大樓門前,終於到達目的地。

  眾人一下車,便看到了花月屋的接待人員排成一排整齊一致地向著她們鞠躬。

  「歡迎春花會的各位,遠途跋涉來到這裡,想必各位都有些疲倦了。我們已經在茶室準備了糕點和茶,各位可以在那裡先休息一下,然後再帶大家到別館。」為首的那位女士說道,高雅美麗的她是花月屋的老闆,三日月理惠。

  有紀發現接待她們的侍者們除了老闆外都是年輕帥氣的男生,基本上都是高中生或大學生的年紀。其中最為出眾的是老闆身後的櫻髮少年,一副俊逸的臉龐配上樸色的浴衣,深深吸引著有紀的視線。

  俊逸少年對她禮貌地笑著打招呼,然後跟其他男侍者一起搬運車上的行李。

  「有紀,我們走吧。休息一會兒後,大夥兒一起泡溫泉去,整個別館都被我們包場了呢!你想泡多久都沒有所謂喔!」

  *****

  拿著浴盆將溫水倒在身上,把身上的肥皂泡都沖去後,有紀拿過小浴巾走出露天浴池。

  花月屋的別館是以最高級別的規格建成的,用來專門接待尊賓級別的客人,只是看到這裡的露天沿池便明白到別館是多麼的奢華了。

  只見露天浴池所在一個寬闊的日式庭園之中,從一座由假山上流出來的溫泉小瀑布開始,溫泉從上而下流過分成三個階層的石池,形成了三個不同水溫的溫泉湯。其餘的溫泉水則形成一條小河,橫貫整個庭園,為這個美景加添特色。

  在主浴池的一旁,有著幾個小型的特色溫泉。它們的成分經過花月屋的專業調配,有著不同的特殊療效,並散發出舒適的香氣。

  沿著木道來到了主浴池,春花會的成員都早已下水浸泡溫泉了。有紀一看,整個人都嚇了一跳。露天浴池竟然有男生出現!

  只見浴池旁邊有著幾位穿著浴衣的俊男侍者,正拿著酒瓶手法純熟地為溫泉中的女貴賓們斟著清酒。不遠處一個男生正在用日本箏和三味線輪流彈奏出一首首風雅的樂曲為女士們製造氣氛。

  從沒嘗過在陌生男性的目光下坦身露體地泡溫泉的有紀,對這種情況感到不安。

  「有紀,別只站在那裡,快來泡溫泉啊!」

  「這…這些男生……」

  「別在意!他們都是花月屋的員工,專程來服侍我們的。他們都是能管好視線的人,不用擔心他們偷窺。當然,如果你肯向他們分享自己的身材的話,他們也會安分地欣賞的。而且有誰你看得對眼的話,帶他回房間也無妨哦!哈哈。」

  會長鳳凰院向有紀說明道,被調戲的有紀臉頰發熱,腦海中不知為何閃過門口前見過的那個櫻髮少年。

  有紀害羞地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羞恥的想法甩掉,然後便拘緊地下了溫泉去。

  一個美男侍者來到有紀身邊,在有紀旁邊的水面上放上一個精美的小圓盤,然後把小酒杯放在木盤上,再將冰涼的清酒把酒杯倒滿了。

  從未試過在溫泉中被貼身服侍的有紀,覺得這樣的體驗很新奇,而且有著一種莫名的優越感。她拿起倒滿的酒杯,看到一枚粉色的花瓣浮在酒上,是多麼的雅致。小口酌了一口冰涼的清酒,使得頭腦一遍涼快,這種感覺配合溫泉的熱氣令人異常爽快。

  當有紀閉上眼睛倚在池邊,正想放空腦袋享受這從未體驗過的溫泉氣氛時,突然感到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搭在她的肩上,溫柔地進行按摩。

  有紀如驚弓之鳥般條件反應地彈開,然後她看到那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櫻髮少年正跪坐在身的身後為她按摩。

  「啊…讓您受驚不好意思……桐谷桑不喜歡按摩嗎?」

  「啊…不…不是……只是有點嚇到了……」

  有紀看到其他女士們身後都有著一位男侍正為她們按摩著,她也隨即釋懷了。面對眼前的迷人少年,她不禁為自己剛才的反應感到羞愧。

  少年再次為有紀進行按摩,感受著他那手勢熟練、力度適中的手法,有紀顯得非常享受。

  少年修長的手指緩緩地按在有紀的額頭上,指腹滑過眼眉向兩側移動,又輕柔地在她的太陽穴上舒服地揉按。有紀的所有緊張和煩惱,全都在少年手指的按摩下一一緩解,取而代之的是鬆弛與安寧。

  指甲修剪得乾淨整潔的手指慢慢轉移到有紀的肩頸上,沿著肩膀的一連串穴位揉壓,雙手十指就像對年輕的影后施了魔法,使她感到無比舒服。

  一邊享受著專人按摩泡溫泉,一邊喝著涼快的清酒與其他女士閑聊,真是最棒的享受。

  在溫泉裡泡了十多分鐘後,大家都覺得開始有眩暈的感覺,大夥兒便提議到館內的休息室,順便來回全套的按摩。

  因為有紀很滿意櫻髮少年的指法技巧,所以便想指名他來按摩。

  「你叫什麼名字?我可以指名你等會再次為我按摩嗎?」

  「啊,當然了。我叫幾斗,很榮幸能為您服務。」

  「哈哈,第一次看上了幾斗君,有紀你的眼光很不錯啊!幾斗君,等會可務必好好服侍她喔!」

  「聽候您的分咐。」

  女士們都陸續回到室內的浴室沖身,而幾斗等花月屋的服務生亦執拾好浴場然後離去。

  *****

  穿上適服的浴衣的有紀,把一頭秀麗的長髮放了下來,帶點棕色的微卷頭髮帶著少許水珠,在微黃的燈光下顯得閃今發亮。

  來到別館的休息室,女士們都拿過一小瓶冰凍的牛奶,然後一口氣喝掉。

  「嗚…呀!果然,泡完溫泉喝冰牛奶是最棒的!」大作家犬飼老師感歎地道。

  「不錯。然後再來個全身按摩就更好了。快找人讓按摩師過來吧。」女強人村上說道。

  「好的,請稍等一會兒。」休息室外一個男服務生將日式趟門稍稍拉開,跪著向眾人鞠躬道,然後遠去。

  「會長桑,為什麼這裡的服務生全都是男生?」

  「哈哈,這當然是為我們特別安排的啦!我們一群女士,當然是需要一些年輕帥氣的小伙子服侍了。而這裡的服務生全都是俊男美女就是花月屋的特點,尤其男生都是鮮嫩美男,年齡都不過二十五歲,高中生更比比皆是,絕對是我們這些喜歡小鮮肉的女士的天堂!這就是花月屋的老闆用來招客的經營手法呢!」

  聽到這番話,有紀便想到那個叫幾斗的少年,想來他應該還只是個高中生吧。

  不久後,十多個年輕的男侍便進來了房間,其中多幾個在露天溫泉見過,其中便有幾斗。

  他們打開櫥櫃取出了軟綿綿的被褥,然後鋪在榻榻米上,讓女士們舒適地躺在上面。

  指定了幾斗的有紀在少年親切的笑容引導下,隨意地躺到被褥上。

  近距離看著幾斗,發現他感覺變得更加吸引,更具誘惑力。他身上印有花月屋商標的深色浴衣換成了另一件,淺藍和白色相間的漸變色顯得更親切,而且幾斗有意地襟口拉大,令有紀能夠清楚看到他坦露出來的精美乳頭和腹肌紋路,性感又色氣。

  他身上散發出一陣沐浴乳的奶香,顯然他在之前先清洗過身體,這個注重自己與客人衛生的細心,給他加了許多分。

  「請問您要不要精油推拿?我們使用的精油可是自家製純天然的,有著寧神鬆馳的功效喔!」幾斗向有紀問道。

  有紀想了想便點頭答應,然後幾斗便讓她面朝下躺著,拿過一個枕頭墊在她的胸前。之後他幫助她將上身的浴衣慢慢褪到腰間,露出了雪白的背部。

  幾斗跪在旁邊,拿起瓶子往手裡倒了些精油,雙手將其暈開,然後開始貼上有紀的背部均勻地抹動開來,一股混合了多種花香的味道散發出來。

  從上而下揉抹到腰部,然後幾斗開始使用柔和但有勁的力量開始對腰背部進行推拿按摩。

  只覺幾斗的雙手從腰部慢慢的推按到她的下腋,輕輕逗弄一下後,便劃到手臂上,然後回到腰部,不斷來回循環。

  接著在細心地充分揉動手、肩、背、腰上各個部件肌肉後,幾斗來到了有紀的下身,將浴衣的下襬拉至剛好是胖次的邊界。這個舉動讓有紀稍為繃緊了一下,但發現幾斗在她走光的邊緣停下了後,便安心了。

  幾斗重新倒了些精油,然後從腳踝處開始推油,緩緩的,一點一點的往上推,推到膝蓋處,然後繼續推往大腿根部。雙手從內褲邊緣轉往大腿內側,進入了有紀的敏感地帶,使她不禁「嗯」的一聲叫了出來。

  「您還好嗎?」幾斗低聲問道。

  「嗯…我沒事。」

  把大腿每一寸肌肉都揉鬆了後,幾斗轉移到有紀的腳根去。

  他把有紀的腳掌抬起,順著腳底的穴道一一用拇指按壓,使得有紀酸爽得腳趾都曲了起來。

  有紀的雙腳在女子的腳形中算是非常美型。外形偏嬌小而可愛,整個腳掌包括腳底都光滑嫩白,五顆腳趾圓潤飽滿,就像一顆顆珍珠連接在一大塊白玉上,散發出特殊的異樣魅惑力。

  幾斗仔細地在有紀的玉足上每一個位置都用他修長有力的骨感手指進行溫柔細心的按摩,顧及到每一根腳趾、每一道趾縫。有紀感受著這個觸感,就像醒覺了某種羞恥的癖好,漸漸異常地興奮起來。

  正當她幻想到少年要一顆顆地舔吮她的腳趾時,幾斗忽然地結束腳底的按摩,到了她的頭側來。

  「桐谷桑,能否面向上翻身一下呢?」

  翻過身的有紀從少年那親切的笑臉中似乎看到了一絲侃調的意味,彷彿他看穿了剛才她腦海中那羞恥性癖好的幻想,使得她害臊不已,甚至忘記了自己的浴衣被褪下了,沒有察覺她的胸脯正暴露了出來。

  幾斗拿走了被褥上的枕頭,取而代之地把有紀的頭顱枕在自己放上了軟枕的膝上,並再次為她進行頭部按摩。

  充份沾上了精油香味的手指在有紀的臉頰上沿著穴位進行揉壓推拿。在溫柔的力度和舒服的按摩手法下,有紀的意識漸漸模糊了起來。

  直到不知何時,她整個人倚在了幾斗的懷中,被他用那雙觸感極佳的溫暖手掌包裹並撫摸揉動著她那兩顆正常尺寸的美麗玉兔,才突然從迷糊中驚醒了。

  「你…你在幹什麼?!」

  「這是按摩的一部份哦,親愛的桐谷桑。」帶著迷人磁性的中低男音在她耳邊響起,在少年懷中掙紮的有紀一個激靈,頓時身體癱軟起來。

  有紀看看身邊,絕望地發現其他女士的按摩亦是逐漸地變得色情起來,除了揉胸以外,更有人享受著男生指交、舔花穴等等,甚至麻生夫人正在左右手各拿著一根長度不俗的大肉棒,像吃棒棒糖般對著兩位俊美男侍進行口交。

  「不…不要…快…放手……」

  「這只是按摩而已,別緊張。我不對您做過份的事。」

  心中明知這很大可能只是謊言,但有紀的嘴上卻擅自答應了,彷佛她被自己的身體完全出賣了。

  幾斗四指托起年輕影后的乳球下緣,食指徘徊在球下隱秘的穴道上用力壓下,惹得有紀酸爽得抖顫不已。既像按摩,又像色情的挑逗,很快的把玉兔上那兩顆粉紅小豆弄得充血勃起了。

  掐著兩顆挺拔的乳首,少年輕輕的扭動指頭,把乳首像現具一般胡亂調戲。細心把握著節奏的幾斗,把有紀把弄在指尖上,洽好的力度使她處在痛覺的邊緣上,爽得難以形容。

  重新在手上添了一些精油後,幾斗慢慢地將推拿的範圍往下移。感覺到讓人欲仙欲死的大手離開了胸脯,有紀對自己竟然感到空虛寂寞而難以置信,不過下一刻那雙靈巧的手在她纖細的腹腰上按動,使那空虛馬上獲得填補。

  由肋骨滑落肚臍,再經過下腹,有紀的最後防線終於被入侵了。

  幾斗把手伸進了還纏繞在她腰上的浴衣裡,隔著蕾絲邊的小內褲,撫摸摩擦起陰唇來。

  「嗯嗚…嗯…哼……」盡力保持著矜持的有紀在這場官能按摩之中第一次發出羞恥的呻吟聲。

  「像這樣叫出來才對嘛,舒服的叫聲沒有什麼好害臊的喔。」

  漸漸地,溫熱的蜜汁液體開始滲出有紀的花穴,在內褲上印上了越來越大的水漬。

  幾斗掀開了濕透的內褲,把手指伸進,直入有紀那個早已興奮起來的花穴。

  「嗯唔唔…不…不要……出…去……」

  從沒被男朋友以外的人入侵過的部位,今天居然被一一侵犯了,而令有紀絕望的是,她發現她的身體卻是完全不聽她的指令,代替她作出忠於快感的決定。

  她感到一根微曲了起來的手指進入了她的陰道,緊緻的肉壁包圍著那根手指,使她清楚感受到那根手指的每一個細節,從圓滑的短指甲到充滿美妙骨感的關節位置,都一一呈現在她的腦海中。

  手指貼著肉壁緩緩往裡面開進,直到指腹滑過某處,引起了肉壁的猛烈收縮。

  「看來找到了這裡的『穴道』呢!」

  幾斗在花穴中放進了第二根手指,兩根手指的指腹沿著剛剛摸出來的位置進行反複抽插,使得有紀的快感猛烈高漲起來了。

  「嗯…嗯哈……嗯…唔唔……」

  隨著呻吟聲漸漸變大,手指的動作亦相繼加速,很快便把有紀帶上了快感的高峰。

  「嗯…嗯啊啊啊啊…要泄了!!!」

  有紀的身體不斷抖瑟,穴內的肉壁猛烈收縮,一股又一股的蜜液傾瀉而出,把少年的手完全沾濕。

  少年抽出了沾滿液體的手,並將手指放進口中,像吃完美味油膩食品後不忘舔幹淨指尖般把每一根手指甚至手掌都吸吮得乾乾淨淨。

  享受完美女的汁液後,幾斗低頭望著懷中喘息的年輕女星,趁機開口問道:

  「接吻可以嗎,桐谷桑?」

  再次意識變得迷糊的有紀無意識地擅自點頭答應。

  兩張同樣性感的嘴唇纏綿地交纏在一起,兩根舌頭互相交融,各自搭在彼此之上,並掃遍對方口腔所有位置,將自己的津液灌輸到對方的嘴裡。

  在忘我的深吻之中,有紀感覺到了腰後被一樣硬物頂住,當她意識到那是什麼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了。

  幾斗猛然翻過身把有紀壓到在被褥上,然後掀起從一開始就是中空狀態的浴衣下擺,掏出了那根受著無數女性所珍愛的美型大肉棒,對著被他隨手脫著有紀內褲後露出的花穴抵了上去。

  有紀荒亂中一腳踩在少年的胸膛上,阻止了他進一步的侵犯。

  「你…你別亂來……我…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我們不能這樣……」

  「誒?桐谷桑已經有男友了?這可是大新聞啊!那是誰啊?」

  「我…我的青梅竹馬兼經紀人……」有紀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誠實回答。

  「誒,是嗎?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這可是不倫!」

  「這只是本店所提供的服務而已。您的男友也肯定試過在外面享受不同的服務啊,這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情。而且您看,其他已婚的女士不也正在愉快地享受嗎?」

  有紀一看,其他人的性器早已深深交合在一起。有些組合像女強人村上和近衛女士般享用著兩位男生的侍奉,主動把自己上下兩張嘴都用大肉棒塞滿了;有的則像千金小姐結城和大作家犬飼老師一樣,合力玩弄調戲著一位青澀幻嫩的少年;亦有的兩人抱在一起接吻著,背後則各自插著一根肉棒。看到這樣淫蕩的亂交場面,有紀最後撐不住淪陷了。

  「如果您擔心安全的話,我可以帶套的喔。」

  終於有紀還是緩緩放下了腿,雖然沒有明確回答,但把自己的門庭打開了,其答案便是顯然易見的。

  幾斗從房間的抽屜裡拿出了隨時都預備好的安全套,純熟地撕開包裝並戴在「翹」首以待的陽具上,然後磨了磨穴口沾濕前端,便隨即挺腰進入了有紀的體內。

  『完了…男友以外的性器進來了…對不起……嗯啊…天啊,這根肉棒要比男友的大,而且要長得多了……!!!嗯啊啊啊!頂到了子宮…嗯嗯嗯啊!!』有紀的內心亂成一團,但思想卻是慢慢地從背德感轉變到了少年的肉棒上,忘卻了她已在不倫之中。

  啪、啪、啪。

  幾斗的苗條但有力的腰部開動了。在花穴道嘗未徹底開通時,幾斗維持著九淺一深的節奏,慢慢地將花穴的內部開發起來。

  「看來桐谷桑的男友不怎麼樣呢,您的花穴那麼緊,他該不會是被小又沒技巧吧?不然您這張下面的小嘴也不會那麼飢渴啊!」少年用性感而磁性的聲線在有紀的耳邊說著騷話。

  一開始聽到幾斗詆毀自己的男友,有紀想要反駁,但是卻發現他說的話很有道理,在幾斗的性器和技巧的比較下,她的男友的確是很垃圾。

  一路天人交戰地想著,卻沒有注意自己的快感便得越來越強烈,回神過來便發現一股強勁的爽感洪流襲來,直接淹沒了她的理智。

  「嗯…嗯啊…哈嗯嗯啊……」

  第二次高潮就這樣突然而至,花穴猛然地劇烈收窄,淫水亂流,逼得幾斗的肉棒被擠出花穴。

  看著被褥上爽得顫抖的人兒,幾斗便再次吻上那張甜美的嘴,讓有紀的身體稍為休息一下。

  等到有紀不再抖瑟的時候,他讓她轉過身子,趴在被褥上抬起屁股,換成後入的姿勢。

  幾斗趁著換姿勢後有紀看不到他,便把套子剝下,瞞著有紀進行無套生插。

  肉棒一進到花穴裡,有紀便覺得不對勁了。身後的肉棒不僅觸感變得更棒,更加溫熱,而且不知道為何多了一種與身後的人脈搏相連的感覺,彷佛他與她的心跳、呼吸全連成一體。有紀明白到,幾斗拔了套子生插了。

  「等…等等…你這是無套吧?馬上…出…出去!」

  但身後的少年卻是俯身用胸膛貼在她的背上,雙手攬著她的腰,用一陣溫柔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說:

  「沒所謂吧,這樣感覺更棒不是嗎?放心,我很健康,而且我會外出的。」

  這一刻,有紀心動了。一絲情愫在她心中溢出,使她不自禁喜歡上了身後的少年,甚至產生了讓他生中出也無妨的念頭。

  淪陷的有紀再沒有反抗,任由幾斗在她的體內無套抽插,轉而全心享受著英俊少年溫柔體貼的服侍。

  漸漸地,花穴被開發得越來越成熟,兩人交合的動作便越來越激烈。

  看到了有紀終於完全融入了肉慾盛宴之中,犬飼老師和結城小姐便想到了一個主意。兩人把被她們調戲得快崩潰的少年侍者帶到了有紀的面前,然後加大了玩弄少年的動作。她們一人高速旋轉扭動少年的龜頭和柱身,另一人用插在少年後庭中的假陽具往他的前列腺一頂,還沒明白發生什麼事的有紀,便在少年的一聲嬌喘之中,被突然射了滿臉的白濁。

  犬飼老師對著一臉愕然的有紀說道:「知道嗎?這些稚嫩少年的新鮮精液可是最好的護膚品喔!」

  說完後,她們兩人繼續玩弄著少年侍者的身體,並沒有因為射精了而放過他。

  幾斗看到自己的客人被其他人的精液沾滿了臉,頓時有些不悅,他一把拉過有紀的臉,用舌頭細心地一點一點清理乾淨,然後放在她的嘴裡與她一起共享精華。

  回神過來,有紀看到面前的少年被玩弄得眼前一片空洞,淫叫聲卻是連綿不斷。剛射過精的敏感肉棒被持續高速旋轉套弄,體內的G點亦不停被假陽具頂到,這慘烈的快感,最終引來了傳說中的男性潮吹。

  只見透明泛白的液體不停像噴泉一樣從少年肉棒的鈴口中噴出,非常壯觀。

  看到如此難以描述的淫蕩場景,有紀感到身體一陣興奮,瞬間令她達到了高潮。

  再次被緊緻的肉壁所榨壓,幾斗忍了好一陣子的射精感終於壓制不住了。幾斗在幾下深入花穴頂到盡頭的抽插後,連忙將肉棒拔出。「啵」的一聲,肉棒拔了出來,但那淫穢的聲音卻象徵了有紀的不舍,這一刻,有紀的內心和肉體突然變得無比空虛,但後悔已晚,十多發的精液全都射在了兩人緊貼的腹背上。

  「您看,我信守承諾射在外面了哦,桐谷桑!那麼,要不要繼續下去?」

  面對幾斗的提問,有紀的回答只是一個深吻。

  將兩人身上的精液各自用嘴巴抹掉,然後在彼此的口中分享這份腥甜美味的精液。

  然後被幹得累了的有紀再次趟在被褥上,任由幾斗侍奉。

  再次的交合無比順暢,開發完成的花穴依舊緊緻,但再也不會阻礙到肉棒的前進。

  滿身是汗水的少年把身上的浴衣解開,完整露出了完整性感的肌肉線條。不厚輕薄的胸肌下面鯊魚線若隱若現,馬甲線和川字肌賁起,小人魚線伴隨著下腹一起撞在有紀的臀上。有紀一飽這副精瘦型完美身材的眼福,就連飽覽各種各種男模男藝人頂級身材的她,都不得不承認這副身驅最養眼最性感。

  而幾斗看著有紀平躺的身體,完美標準的S型身材,雙顆不大不小但顯飽滿的C材玉兔,無數女性羨慕妒忌恨的纖腰翹臀,一雙「腿玩年」的修長玉腿,完完全全正中幾斗的愛好。這時一直是以遊戲人生跟女生做愛的幾斗,現在也不禁一時陷入了這段意亂情迷之中。

  「幾斗…幾斗……」

  「有紀……」

  兩人互相呼喚對方的名字,彷彿眼前只有對方的身影,兩人的身體這時完美契合起來,每一下交合都深入各自的靈魂。

  「有紀…我快要射了……」

  有紀聞言,卻做出令人意外的動作,她把雙腿纏繞在幾斗的腰間,鎖住他腰部向後的動作,不容許他進行拔出肉棒的動作。

  幾斗不禁一愕,雖然他其實並沒有拔出外寫的打算,但有紀的動作卻令他感到意外。不過他只是嘴角一勾,便全心投入到最後的沖刺中。

  兩人十指緊扣,舌頭交纏在一起,嘴唇互相吸吮,兩道軀體緊緊彼此交疊,一同到達了最高潮。

  花穴變成了幾斗的形狀,子宮口緊緊吸吮著龜頭的前端,一股又一股的精液隨著肉棒的脈動從鈴口中射出,注入灌滿了整個子宮。

  幾斗感覺到這是他人生中射精時間最長的一次,一發又一發的白濁被射出,彷彿源源不絕似的,根本停不下來。而有紀亦同樣不例外,肉壁持續收窄著,彷彿要把幾斗榨幹似的,而淫水亦不斷分泌出來。

  兩人漫長的體液交換持續了一分鐘,完全就是一個奇跡。兩人的下腹完全被彼此的體液沾滿,不過他們都不在意,一起沉醉在對方的餘溫中。

  經歷了比以往要多要久的射精後,幾斗卻沒有感到疲倦,反而因為這種特殊的感覺而很是精神。

  他試圖用沒有絲毫萎縮的肉棒在液體氾濫的花穴內攬了攬,然後抱著有紀深情地問道:

  「還可以繼續嗎?」

  有紀毫不猶疑地回複了兩個字:

  「當然!」

******

全新的第十章正在努力寫作中,敬請期待。

下一章:

共 4 則回應

1
辛苦了!好喜歡看你的文字!
1
期待下一章!
0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0
認真覺得你是職業級的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