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by 牛郎晴司

第十二章 — 放學後的風紀委員長

  「喂,那邊的同學!漫畫在學校是違禁品!我要進行沒收!」

  一把凶巴巴的聲音響徹整個課室,伏在桌上睡覺的幾斗皺著眉望向打擾自己的元兇,原來是一個美人學姐。

  安宮麻依,大名頂頂的風紀委員長,高傲而嚴格的大美人。聽說她的天資過人,早在十歲時就有資格跳級進入大學,但她選擇了普通地升學,結果毫無疑問地成為了成績第一的霸主。

  有說她最討厭的是那些違反規矩的人,所以她在校執法相當嚴厲,像偷帶漫畫這些小事也很執著要懲處。因此學生們平時都是遠遠躲著她的。

  「喂,只是看個漫畫而已,連老師都不管,你算個毛啊?」

  「規矩是規矩,總之就是要沒收!要投訴就找老師去說,這我不管!」

  「咕……」

  班上的惡霸小混混無奈地戰敗,他清楚知道他不能當場動手打人,不然他面臨的就必然是退學的處分。老實說,進到名校的學生,還是有著這樣最低限度的理智。

  就這樣,安宮麻依拿著沒收品,離開了課室。而老師不久後就進來了,一天的課堂又開始了。

  放學後,幾斗久違地參加了足球部的訓練。因為旅遊季節剛過,花月屋的工作在楓葉季到來之前應該不再會再像這樣忙碌。幾斗暫時不用提早回去自家旅館幫忙工作,只需要在晚上「值班」,所以終於能抽時間參加普通的社團活動了。

  儘管有著一段時間的空窗期,但是幾斗的技術也沒有生疏太多,以前的小將風姿依然在,因此大家也很歡迎幾斗這個強力部員。終究還是青期少年,如此熱血的活動幾斗很是享受。

  部活結束後,幾斗跟大夥兒打算到拉麵店吃點東西。這時,幾斗看到了幾個家夥在鬼祟地躲在角落裡悄悄說話,一看就很是可疑。其中一個人是早上被風紀委員長所罰的班惡,而其他人眼看完全不是學校裡的學生,幾斗看到他們,便知道他們必定有鬼。

  「啊,大家先走吧,剛想起我忘了些東西在課室,我回去拿一下。」

  從足球部的大夥兒中脫身,幾斗來到了那群可疑人士一旁的暗角,偷聽著他們在說些什麼。

  「……那個安宮,現在還在學校裡工作。我看過了,風紀室只剩下她一人,附近也沒什麼人在,是很好的時機。我不好親自動手,但你們不是我們學校的人,她不認識你們,拜托你們幫我將她教訓一下吧!」

  聽到班惡說道,幾個外來混混便進了校舍去找風紀室了。幾斗見狀,便也跟了在不遠的後方。

  安宮麻依最近都比較忙碌,主要是準備即將來臨的文化祭事宜,風紀委員會有一大堆關於規則和程序上需要處理的文件和報告書。

  這天她在寫著報告書,卻不知不覺地弄到很晚,其他風紀委員都已經告辭回家了。她看了看進度,發現還只剩下一小部分,於是決定把它完成了才回家。

  突然間風紀室的門被打開,一群不認識的校外人士居然衝了進來,抓住了她。

  「你…你們是誰?在…在幹什麼?放…放開我!」

  「嘿嘿,這學校的警備還真是寬松呢,居然這樣輕易地進來了。而且在這空無一人的學校,居然有個美少女學生在,真是太棒了!美少同學,跟我們來玩玩吧!」

  混混們竟然敢就這樣即場對安宮麻依下手,開始對她襲胸亂摸,還一點一點一地把她的衣服扯開。

  「住…住手!你們這是性侵!這是犯罪!救…救命啊!」

  「哈哈,叫吧叫吧,看看有誰會來救你呢?」

  沒想到,還真的有人聽到求救了。幾斗衝了進來,拿地椅子一下重重地拍開了一人,然後跟混混們陷入了纏鬥。

  「你這家夥!還真敢幹啊,兄弟們,圍打他!」

  混混一方有三人,三打一應該很有優勢,然而結果卻是被幾斗一個人壓著他們在打,不一會兒,這群混混便落荒而逃了。

  趕跑了混混的幾斗擦了擦嘴邊的鮮血,儘管是打贏了,但始終被混混打中了好幾下,使得嘴角都破了。幾斗倚坐在桌上休息,看著一片混亂的房間,開口對麻依說道:

  「委員長,沒事吧?」

  衣衫不整的麻依,不知是否過度驚嚇還是對於這個情況感到沒面子,沉默了一會才僵硬地開口道:

  「作為學生,你不應該跟他們打架的,你應該報警趕走他們才對。」

  沒想到得到的會是這樣的回應,幾斗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喔?高高在上的委員長居然連一句道謝的話都沒有,還教訓起我來了。真是好心被雷劈了呢。」

  幾斗慢慢迫近麻依,平時示人的親切帥臉變得莫測起來。

  「吶,委員長對這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管不管就對我訓話,其實是在色誘我才對吧?」

  幾斗拎著麻依的下巴,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你!…你想做什麼?!」

  「我想要教訓一下委員長,受到幫助的時候要記得道謝呢!」

  幾斗橫手攔著麻依想逃開的身子,另一隻手三兩下就解開了麻依身上的衣服,露出了白嫩的乳房。大手握上了那很有料的歐派其中一邊,像對待玩具般調戲地不斷捏出無數形狀。

  很奇怪地,麻依雖然一直在喊著停手,但是從中途開始,她已經沒有再掙紮了,而且她的臉上居然不是害怕的蒼白,而是似乎很是興奮的臉紅。

  「誒,難道委員長對我的侵犯很期待嗎?」

  「別…別胡說!」

  「看看你自己的模樣吧,你這個樣子很沒有說服力呢。」

  幾斗伸出舌頭,俯頭對著麻依的朱唇伸去,他沒有遭到抵抗,直接進入了委員長的嘴裡。

  在麻依嘴裡攪拌了一陣子,幾斗將雙唇貼上,麻依欲拒還迎地跟他親吻著,津液聲和吮吻聲不斷,實在無法相信這是被強迫的反應。

  兩嘴分開,彼此急促的氣息打在身上,能感覺到雙方的荷爾蒙此刻正在泛濫,已經到了不能自己冷卻下來的發情臨界點。

  「你說你這不是在討幹,我打死也不相信呢!」

  將麻依的裙子快速地卸下來,脫掉那淺色蕾絲邊的小內褲,露出了有著整潔叢林的私處。

  「挺漂亮的嘛,自己修剪的?」

  麻依雖然沒有回答,但是看到那羞澀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

  幾斗也一下就脫掉了球褲和內褲,已經硬挺的名器肉棒早就迫不及待。幾斗用他骨節分明的手指前往花穴裡開拓,誰知一挖開,淫水便流出一大股來。

  「嘖嘖,嘴上說著不要,明明就很想要吧?」

  幾斗也沒有再做前戲,直接提槍插入小穴之中。

  「這穴…真是不得了呢……」

  肉棒只是插入了三分之一,幾斗便已經感到極大的快感了,緊緻彈性的肉壁緊緊地吸著所進肉棒的每一個位置,肉壁上細而密的皺褶形成無數的觸手刺激著龜頭以至整個前端,內穴的唇口彷彿在把肉棒往內扯動。

  如果說像美島女士和千惠等人是身經百戰後精通榨精之技巧,那麼麻依則便是天生的榨精明器了。

  挺腰前進,頂到了在肉洞最深處的時候,幾斗情不自禁抽了一口氣,因為在內部的前壁位置,居然有著所謂鯡魚子器的粗粒!這個讓無數男人早泄的名器中的名器,竟然被麻依這個看似正經的女強人所有,實在是太神奇了。

  每次抽插時,龜頭碰到了鯡魚子粗粒都讓幾斗感到一陣由尾椎處直上腦袋的強烈刺激。為了壓抑如此強烈的感覺,幾斗很快就變得汗流浹背,他索性連上衣也脫了,讓室內的空調冷氣直接接觸肌膚進行降溫,也是杯水車身。

  就在快要射精前的一刻,幾斗還是忍不住退了出來,只是拔出也不是那麼容易,麻依的肉洞緊緊吮住棒身,強行抽離時又是一陣磨人的刺激。最終啵的一聲拔了出來,只見漂亮的腹肌全力地繃緊,才讓肉棒以部分白濁從鈴口流出來阻止一次高潮的射精。

  肉棒的拔出而造成麻依下體極大的空虛,被形狀佼好的大肉棒塞滿的滋味實在讓麻依念念不忘,她已經完全失去了當初她抗拒的念頭,只希望幾斗能把那根大肉棒再次插進來。

  「快……把…那個……回來……」

  「終於不再裝了嗎……?既然處女膜不在了,那麼委員長就是有經驗了吧。你的第一次給了誰呢?」

  「現在的男朋友……」

  「誒,真沒想到委員長居然有男友了啊,他到底是誰?」

  「學生會長……」

  「哦?所以原來我是在幹著那個貴公子學生會長的女友啊,如果被他知道的話,我可是會被真的幹掉的吧?哈哈,真是刺激呢!」

  幾斗把漏出來的白液沾回肉棒上套弄幾下,然後讓麻依轉過身來,撐著桌面,他從背後重新插入。

  不換體位時已經很不妙,換了體位後那感覺就更加受不了。肉棒每次捅到最盡的時候,剛好鯡魚子粗粒會觸碰到鈴口至韌帶的位置,這裡是男生最為敏感的地方,碰上粗粒的感覺實在是絕頂的快感。

  實在無法開動種馬快腰,幾斗只能不快不慢地抽插著,然而他出色的性器和性技依然使得肉穴的淫水幾度泛濫,溫暖的女香體液在兩人的大腳根滑落。

  「嗯…好爽…好舒服的大肉棒……!」麻依最後還是忍不住說出了她自己沒想到會出自自己口裡的淫聲浪語。

  「哈哈,真是動聽呢,多謝你的讚美,委員長。」

  像是報答麻依一般,幾斗雙手再次抓著了那兩顆肉脯,指尖在乳首上擦拭,換來的則是肉穴又緊了幾分。幾斗實在已經忍耐不了多久了。

  「吶,委員長,我能射進去嗎?」

  聽到幾斗的話,麻依一驚。

  「不…不能!一定不能射進去!」

  突然之間,幾斗熟悉的電話鈴聲響起。他壞笑著讓麻依靜一靜,自己卻依舊保持抽插著去接電話。

  「喂,三日月君,已經等你很久了,你怎麼還不來啊?」原來是足球部的前輩打來。

  「啊,對不起前輩,忘了告訴你們,我被風紀委員長強行征用來服她幹活了。你說是吧,委員長?」

  幾斗把電話刻意舉到麻依附近,迫她向電話回應一聲。

  「……閉嘴!……專心『幹活』!」麻依實在沒有辦法,硬生生逼了幾個字出來。

  誰知這時,她感覺自己下腹體內被一陣暖流衝擊著。

  她身後的男人居然在她的體內射精了!

  麻依大驚,然而卻被幾斗用手封住了嘴巴,阻止了她失控地叫出來。

  「就是這樣…很遺憾今…天不能跟前輩們吃東西呢…下次再約吧……」一邊射著精,幾斗一邊壓下氣喘聲跟前輩說了最後一句話,然後掛了電話。

  精液無情地注入了麻依的身體,麻依感覺到自己的子宮竟然被陌生後輩的精液填滿,居然忍不住哭了出來。

  沒想到對方會是這個反應的幾斗,實在有點不知所措。

  「委員長你……沒事吧?難道……今天是危險期?」

  「嗚……才不是呢…你…你這個壞蛋……就連男友也沒有內射過我……而且還那麼舒服……你說我之後怎樣跟男友相處呢……」

  竟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哭了,幾斗既是安心了,又是很無奈。安心是因為看樣子麻依已經被他征服了,當初看她哭了出來時,還真害怕對方會告訴她男友貴公子學生會長,那人真的會找人來殺了自己的。

  「別這樣,你這樣哭,會讓我忍不住繼續做下去的。」

  說著這話,幾斗已經再次開動他的不倒大肉棒了。

  保持連接的姿態,讓麻依轉過身來躺在桌上,這次幾斗在正面幹上麻依。

  幾斗俯身在麻依的臉上用舌頭溫柔舔淨她的眼淚,卻又壞壞地粗暴玩弄著她的胸脯,真不知道是該喜歡他還是討厭他。

  「吶,委員長,我們來當炮友吧。會長他滿足不到你的話,就來找我,我來滿足你吧。只是如果不想懷孕,下次記得吃避孕藥呢。」

  麻依沒有說話,只是雙手環在幾斗的頸上,兩嘴再次合在一起。

******

讓大家久等了。
這次聽取了大家的意見,設計了一個偏傲驕的女生,但小弟實在無法把傲驕的精粹做出來,只能做到這個程度而已。

我打算再過兩、三章後就以一篇文化祭總編來總結之前的章節,可以將它視為第一部的結束。雖說是第一部的結束,但之後的內容並不會有大轉變,主調還是維持一樣的。

共 5 則回應

2
終於等到了(///▽///)
好喜歡你的文章
期待後續~~
1
期待你快點更新
1
原來還有一篇這優質文學!!精彩啊!!太精彩了!!
1
就像我說的
你是職業級的
0
B4 欸,沒有啦,雖然你這樣說我很高興,但我自知筆力低下啦。老實說,我對那些日碼幾千寫的大神很是佩服,我月更實在是因為肚子裡沒筆墨啊😣😣😣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