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拍陷阱(一)-「陷阱」

*以下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不一定巧合* 房間裡,一位身材姣好的模特兒貼著牆。穿著最新一季的韓系上衣,面對鏡頭擺出熟練的拍照姿勢。 鏡頭後方的男生持續指引著模特兒的動作。 「眼神看向右下方。」 「下巴低一點。」 「嗯...再低一點點。」 「很好,維持這樣的姿勢。」 我的手指連擊好幾下拍攝鍵,相機發出俐落地聲響,捕捉瞬間的畫面。 目前的相片數量已經足夠出圖,看來這套商品拍到這就可以了。 「謝謝大家,辛苦了。」我跟所有在場的工作人員致謝。彼此互相示意完就散會了。 公司是賣衣服的代理商,提供網路購物平台,而且還會幫忙找模特兒和攝影團隊拍攝衣服實際穿上的樣子。客戶通常都是低資金的店家或個人工作室,他們需要曝光度,也沒額外預算架網站和請人實穿,就會找我們合作,希望能達到互惠的盈利模式。 我是公司的攝影師,每個攝影師會分配一位固定的女助理。 業務攬完生意後,就會把客戶資訊傳給女助理。女助理再找模特兒,協調大家能拍攝的時間。拍完後,我再出圖給IT,讓IT上架到網站上。 拍攝時除了女助理,通常還會多一位男工作人員,當下誰有空誰就來幫忙,負責器材、打光和扛重物。當然,一男一女的配置,也是因為要碰觸模特兒。偶爾要幫忙順一下頭髮,拉一下衣服,找同性的比較不會有爭議。 這場拍完的下一場是.....? 我翻開行事曆,下一件要拍性感睡衣。這件布料這麼薄,入冬的季節穿肯定會冷死吧。 我把房間的暖氣先打開,等會模特兒來,剛好能到舒適的溫度。 公司的樓層配置很單純,總共有兩層樓,上層有多個專門拍攝的房間,下層是行政區的辦公室。 等了許久,還是不見助理帶下一位模特兒上來,難不成是出狀況了? 我走下樓梯來到辦公區,就看到助理Syrah緊張地在座位旁來回走動,不停撥打電話,但都沒人回應。 「怎麼了?」 「模特兒不見了,也聯絡不上她...」 我很少看到Syrah這麼緊張,她大學剛畢業就來到我們公司當我的助理,一轉眼也快一年了。坦白講,她能待一年還滿意外的,這裡錢少雜事多,像她這樣有能力又有熱誠的,通常很快就會離職。 我問助理:「現在有辦法臨時再找新的模特兒嗎?」 「不可能...」 嗯...其實我也知道不可能,不過明天就要出圖給IT上架,今天要是搞不定就要出包了。 「Syrah,妳跟我來一下會議室。」我把助理叫進會議室後,拉上了所有窗簾。 她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緊張到不敢抬頭和我對看。 「妳能當模特兒嗎?」我拿出等一下要拍的性感睡衣給Syrah看。 「我嗎...?」其實她之前也看過這一套。 那是一件黑色連身的細肩帶睡衣,撇除掉胸前還裙擺上蕾絲邊紋,並沒有特別裸露。很多衣服上胸比這件開得更低,下擺也更短,而且這件還不是透膚的。 說穿了,Syrah平常在社群上發的泳裝照比這還火辣。 她思考了一陣子:「這件是可以...但...我不習慣面對鏡頭...」 「等一下我會請工作人員離開,就只有我跟妳。」我聽得出她的弦外之音,賣弄性感不是問題,問題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拍了這些性感照。這很正常,沒人喜歡私密事曝光在大眾之下。「拍完照會再後製和修圖,會把妳修得連妳自己都認不出來。還是不放心的話,倒時候出圖可以直接出不露臉的。」 「好。」Syrah答應了。 我們回到樓上的拍攝房間,雖然空間很小,但還是有很好的隱蔽性,現在房間的溫度也很暖和。我找了一些純樂器演奏的音樂當背景音,希望能減緩她緊張的情緒。 Syrah手裡捧著衣服,先行進去浴室換裝。 沒有想到也有要拍Syrah的一天,但比起模特兒不科學的身材,瘦到都剩骨頭,但胸部異常大,還沒有副乳。我更喜歡像Syrah這樣的身材,多了一種親切的魅力。而且可愛的外型配上性感的睡衣,這樣的反差也不會輸給那些火辣的模特兒。 她換好裝從浴室出來,白皙的身體配上黑色的衣服,經典的對比馬上讓這件睡衣看起來更色。 Syrah還是非常緊張,她的雙手交叉在胸前,那是人在防衛和沒安全感時習慣的姿勢。眼神也不斷在亂飄,在躲避眼前的事物。 「加油,先深呼吸。」我把相機先放到旁邊,減少鏡頭帶來的剝奪感:「這件睡衣有胸墊,也不透膚,看不進身體裡面。」 Syrah照著我的話,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氣,總算冷靜一點。不過頭還是看著地上,雙手一直捏著衣角。 「不然...我先去倒杯水給妳,休息一下。」我覺得她只是需要一點一個人的空間緩衝一下:「想像妳穿了新買的戰袍,等男人回來後想給他驚喜。」 我們都不是專業的演員,剛剛還在忙於工事,突然要變成帶有慾望的搔首弄姿,的確要有一點時間轉換。 等我裝完水回到房間,裡面的Syrah跟剛剛已經不太一樣,她的眼神不在飄逸,至少不像剛剛委屈的模樣。 「那我們開始吧。」我拿起相機對著她:「試著面對鏡頭。」 Syrah站在相機前,慢慢看向鏡頭,像是第一次被異性看到身體,眼神很想躲避,勉強忍住不撇過頭。 還是必須讓她習慣一下,需要稱讚她的表現,讓她更有自信:「現在很自然,雙手放輕鬆,不要在抓著衣服了。」 拍照某個程度上也很像控制調教,攝影師一個命令,模特兒就必須遵守。在大尺度的拍攝下,讓這樣的互動更像是前戲。 「頭髮撥到背後,遮住胸部了。」 Syrah就像乖巧的孩子,不斷聽從我的指示。她越來越習慣這樣的氛圍。不需要太多思考,配合著要求動作就好。 「還會害羞嗎?」我問著。 「有一點...」 「不用擔心,妳現在比那些專業的模特兒還美。」 糖是一種另類的毒,明知道對人有害,卻還是讓人愛不釋手。 這些糖也讓Syrah越來越有自信,要勾引他人之前,要先對自己的身體滿意才行。 解開Syrah的心房後,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男人是視覺動物,要讓他們一眼覺得很性感的元素,就是身體曲線。若隱若現的胸部,看起來很好撞得翹臀,擺著性愛中的姿勢。 他們看著圖,腦袋就會自動轉換成影片,幻想著女人用那樣的姿勢被幹,連淫叫聲都能腦補。 當然,在拍攝的女人也會因為跟性愛聯想而感到興奮,這就是我要給Syrah的暗示。 「妳到牆的旁邊。」我指引她往牆邊靠:「上半身面對牆靠著,但屁股往後抬,要突顯臀部的曲線。」 Syrah的腰部弓出漂亮的曲線,臀部把睡衣下擺撐開,露出圓潤的屁股。 嗯......很性感,但還少了一點:「身體側身面向我,微微露出乳溝,頭往自己的右腳的方向看。」 鏡頭下的Syrah充滿色氣,她已經不需要我再指導動作。眼神充滿性慾,姿態也變得撩人。看得我都開始發熱,忍不住想摸上一把。 Syrah想著,通常在這樣的姿勢下,都是被男人壓到牆上。對方的雙手會從後面抬起自己的臀部,讓肉棒可以直直從背後插進來。 而且這個姿勢很深,前面又是牆也逃不掉,只能不斷接受對方的淫慾。當她感覺到太刺激的時候,通常會用屁股往後頂。她的想法很單純,把肉棒往後推,就沒有幅度抽插,可以獲得喘息。 當然這從來就不管用,男人只會因為女人主動搖起臀部而興奮,更用力地衝撞,好像跟屁股他媽的有仇。一個往前頂,一個往後撞,相對的力道讓撞擊更劇烈,Syrah常常就這樣被頂到軟腳。要是眼前的不是牆,還是一面鏡子,那下場就更慘了。 Syrah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濕了,竟然不自覺沉浸在性愛的幻想裡。 她感覺臉上熱熱的,也不知道是暖氣溫度調太高,還是慾火焚身。她總覺得額頭要開始冒汗了,開始渴望肌膚上的接觸。 看著Syrah逐漸陷入慾望裡,正是拍照最好的狀態。 「我們接下來拍幾張正面照,妳跪坐在床墊上,兩隻腳貼齊,彎曲在同一側。」這姿勢主要是展現她的腿長,和胸部的勾引,再加上跪姿總能讓人有更多遐想:「雙手就隨意撐著,讓身體有延展的效果就好。」 Syrah已經完全抓到性感的精髓,還會對著鏡頭放電,時不時還會看向鏡頭後面的我。 不知道她是太投入在角色裡,想要勾引眼前的男人。還是她其實忍不住想要進一步,但不敢開口,只好誘惑我先出手。 可惜,變態通常都不是已做愛為最終目標,我更想看到她被慾望逼到極限後,會有多色多瘋狂。 「這個跪姿很好,但妳的頭髮遮到臉了。」我決定先出招,和她肢體接觸,破壞她內心努力壓抑住的慾望。 她不敢亂動,看著我彎下腰,把頭髮撥到耳後。我刻意勾引她,直接在她面前勃起。 她的視線很快就被褲檔裡的腫脹吸引,喉嚨跳動了一下,抿了嘴唇後,就趕緊把視線移走。 哦,還不錯,竟然忍得住。 我想以往她在跪著,又把瀏海往耳後撥的時候,下一秒就是要吃肉棒了。 看來她的忍耐力比我想像中的強,依照目前的節奏,應該都不會讓她失控。 只好改變節奏,來個欲擒故縱:「辛苦了,妳表現得很好,我們先休息十分鐘。」 「好。」 Syrah摸不著頭緒,她也不知道該不該鬆一口氣。雖然不用忍著即將爆發的慾望,但又突然像是撲了場空。 我決定下樓,故意讓她一個人獨處,或許她會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自慰也說不定。 我躲到一樓的廁所,拿起手機,轉帳給今天原本要預計來拍性感照的模特兒:「這是妳今天答應爽約的價錢。」 對方回覆:「謝謝,這是我遇過最奇怪的要求...」 「沒事,妳做得很好。」 「但...為什麼不要我赴約,不符合你們預期嗎?」 「因為,我心中早有最適合的裸模人選。」 我把手機收起,若無其事地回到樓上。 所有一切妳以為的巧合,其實都是我精準的失控。
Like
277
32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