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 雨天方案&「校長」流出回應&本人的一段話

世新大學
致勇敢在校內發聲的同學 首先,感謝大家的關注及聲援,由於剛剛(9月28日22:00)北北基宣佈停班停課,而星期二(10月1日)的天氣情況變數極大,未必確定當天的雨量或會造成混亂及危險,因始本團隊提出兩大原則: 1.當天11:00-15:00雨勢過大(豪雨)或停班停課會取消活動。 2.當天參加者請認真衡量天氣狀況及個人能力再決定是否參與。 會有以上這兩大原則其原因在於本團隊只是來次活動的發起人,而本活動的性質定性為「自發活動」,因此要求每一位參與活動的人都是「自主決定」參與。過程中不會有人作出指揮及主導(假如以團隊式參如例外),活動當中一切的角色及職責由你本人決定。你可以路過對有疑問的同學作出講解、你可以看到有同學想要留下紙條時提供協助,甚至你可以拿著海報一動不動的進行行為藝術。因此本團隊極力呼籲每一位參與者審慎評估當天狀況再作決定。 而在當天雨勢不大的情況下活動情況如下: 日期: 十月一日 星期二 地點:世新大學 [八風廣場] 活動內容: 1. [八風廣場]集會及放映、資訊會(上午11點到下午3點,放映以手持電腦、平板及手機影片進行) 2. 自備派發海報及宣傳單張 3. 每兩節課後(第4、7、9)到教室外呼叫口號「捍衛言論自由,尊重不同意見,香港加油(國語)」 4. 在校方所提供的地點「山洞口」、「社桌外圍的牆壁」持續建立連儂牆(下段補充) 5. 特別活動取消 由於言論廣場能擋雨的場地過小,因此轉移到八風廣場,務求令到更多同學可以免受風雨影響下參與活動。而連儂牆方面,由於經過本團隊的視察,山洞口兩旁的連儂牆位置接近全滿,為了以免招人話柄。假如想要在連儂牆發表意見的同學發現山洞口的連儂牆滿了,絕對不要在校方劃下的範圍外張貼,請移至 B1大禮堂外頭的佈告欄 (靠近後門走往球場的路)或到八風廣牆的流動連儂牆進行張貼,感謝合作。 至於也許有人會害怕或質疑活動會否被校方阻止或介入,本團隊認為除非「在路上搭訕同學、幫忙同學是錯誤的」,「一個人在校內站著、把海報等個人物品送給同學、大聲講話是錯誤的」,或「手持個人電話、平板、電腦放播影片是錯誤的」。否則本團隊不認為有何值得校方不惜打壓同學個人合法行為的自由的理據,同時亦相信學校不會。 ------------------ 其次,「校長」流出回應方面,本團隊基於「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法律精神,在消息尚未得到確定下不會作出對「吳校長」的任何評論。然而對於整篇「文章」的內容,本團隊則有以下幾點想作出回應。 第一,文中指參與連儂牆的同學(包括責任與校討論的學生會、評議會、境外會,提出製作連儂牆本團隊、咖啡社、熱舞社等社團,張貼意見的同學及聲援的同學)都是「理盲」。本團隊認為假如一個人沒有親身到連儂牆前了解同學的想法,沒有花過一秒去理解同學建立連儂牆的目的及因果(陸生撕海報事件),卻自說自話的說同學們是「理盲」,那這正正就是「理盲」的最完美示範。 第二,文中「疑似校長」指同學是「 民粹」,首先「 民粹」是精英階層對於一般平民階層進行民主活動、追求自由權利時缺乏知識及分辨能力而受情緒氣氛影響作出行動。主張應該交由精英階層作出帶領及決定。當然「民粹」的定義一直隨時代變化,但不會變的是「 民粹」是一個狗眼看人低的貶義詞。對此本團隊有個疑問,到底是「疑似校長」認為自己是精英階層、高智識分子,或是「疑似校長」認為各位大學同學都是缺乏知識及分辨能力的「愚民」,只會被情緒氣氛所控制?大概不論是那一個原因,很明顯只有兩種可見結論。學校教育出現問題造成同學們學習的失敗,或「疑似校長」高傲自大看不起學生...嗯大概明白為何會有「理盲」之言。 第三,文章中「疑似校長」對於連儂牆的態度一直以不屑及不認同的方式形容,甚至表現出「我大發慈悲給你們建連儂牆」的感覺,還指出「 兩個禮拜,可以設這個看板,要了解的是說不定兩個禮拜之後他還要延長。 」這種為校內言論自由定下時限的言論令人震驚,不是同學說你打壓言論自由,而是在你的思想當中,「同學的言論自由是你給予的」,對此本團隊衷心希望說出這一言論的只是「疑似校長」,否則我校的言論自由及同學的地位的確令人擔憂。 第四,文章中「疑似校長」一味的指責參與連儂牆的同學不是,卻忘記了陸生撕毀其他同學海報的事情,恰好今天新聞播出中山大學撕毀連儂牆的一家陸客在校方報案後被逮補。而文中「疑似校長」擁有法律知識卻不曾一提陸生一事,恰巧我校對些事的處理方式亦是冷處理,與港警選擇性執法的風格不謀而合,令人心寒。 「 高檢署認為校園衝突事件不可小覷,廿八日表示已通知全國各地檢配合教育單位處理涉及刑責的衝突事件,台北地檢署也要求轄內警察單位主動蒐集犯罪情資,「嚴查嚴辦」。 」(2月28日) 最後,其他充滿自打嘴巴的(例如批評別校浪費錢)等的內容,本團隊建議大家到社團廁所觀看我校第三代廁所,進門有沙發,小便有紫外線消毒,燈光有如進入五星級旅館廁所一般,中心無功用空間之大仿佛可以宿營似的,不得不推薦大家朝聖我校偉大工程。 一群熱愛香港及台灣的學長姐 -------------------- 最後是本人的一段話,拋開團隊身份,僅代表本人。 今日(9月28日)本人參與了台灣的全球「反極權」大遊行,原本因為大雨的關係對出席人數並沒有太大期望,前往的路上看著越來越多的同路人合流成群,不敢有點感慨「在台灣遊行只需一身黑衣,而香港即使有頭盔護具亦不安全。」無奈及悲傷的感覺直上心頭。在前往的路上各人和平安全的進行準備,看看社交平台「嗯...香港已經發出多顆催淚彈」,還來不及感慨台灣的安全和理性時,傳出了一則消息「香港藝人何韻詩接受採訪時被潑漆,有如如雷轟頂一般殺我一個錯手不及。在台灣常聽到人笑說「什麼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那有這麼誇張。」不,當選的香港也是這樣的想法而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看看現在大家站在的台灣,陸生陸客隨意撕毀海報、何韻詩受訪被潑漆,總總發生著的事情告訴你「不是你去不去招惹他的問題,而是對方會主動在這製造問題。」我認為始終會有理性和平表達的人,但是不能因為這樣就忽視了對方就是有人會主動找上門找麻煩的問題,「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不是夢。」 而大家應該也知道今天的雨勢有多大多誇張,令人出呼意料的是前來參與遊行的人數十分之多,除了香港人、澳門人與台灣人之外還包括了其他不同國籍的人,我個人是不絕對相信任何大會所數的人數(今天十萬)但我可以給出的參考數據是本人在龍頭開始走到終點的時候,另一批友人才剛出發走不到4分之一。在風吹雨打的情況下一路高歌《願榮光歸香港》叫口號,「香港加油」「台灣加油」「港台同學齊上齊落」,抱歉一開始我不能一起高呼,因為我知道我一發出聲音,則無法控制我的淚線。 而對於10.1的活動,本人只要不是停班停課或被自殺,即使只有一人參與或無人到校,本人依然會出席完成整個活動。 說了這麼多我想說的是,請台灣人不要輕易揮霍你們的自由與民主,這對你們來說呼吸般自然的東西在香港我們卻要用生命捍衛。請珍惜,不要等失去了再後悔。這三個月對我們每一個香港人來說的代價實在太大,但我們絕不放棄,因為假如現在撐不住放棄了,我們死去的犧牲的戰友不會原諒我們,而接下來的一輩子我也無法原諒自己。 最後送大家其中一首香港反送中的自創歌曲《和理飛》 「有種愛超越限期盛衰 連繫你我內心交瘁 暴雨打 狂風吹 與你共進退」 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 SOME PEOPLE MOVE ON , BUT NOT US . 完.
megapx
Like
71
2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