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大學
志工能看到比賽的不多啦,多數都在幕後進行行政文書,流程引導 要近距離接觸到選手的話,選手村比較有機會 by世大運志工經驗 補充 那時候世大運還在選手村辦工作坊,讓選手體驗台灣文化,不過這次疫情日本應該不會這麼做 選手代表隊也會準備代表自己國家的徽章別在識別證帶上,然後不同國家選手會交換蒐集,如果大家看開閉幕應該可以在某些選手的鏡頭看到,那時候覺得這樣的小活動很可愛(如圖)
//加碼分享// 如果是非專業性(如醫護),世大運的志工基本上分成三大類 一種是隨隊志工(保母),這種志工語言要求最高,跟著代表團進進出出,幫忙翻譯處理大小事物 一種是行政志工,幕後幫忙跑文書,比賽結果統計之類的 一種是場館志工,通道管制協助民眾及選手路線疏導。像選手村每過一個點要刷識別證,會有志工在那邊盯,要不然選手都會裝沒看到走過去 選手村餐廳也會管制選手帶出的食物數量,以避免食物攜出後壞掉,有食安的疑慮。進入選手村也完全不能帶外食,一樣是食安考量 志工真的是有愛才當得了,住宿飲食自理,執勤那幾天真的站著都能睡著。 那時候大概是為了鼓勵志工去選手村服務有開放住宿,但很多人擠一間,睡眠品質很差,白天也要先退宿,沒地方休息,等晚班後再重新入住 即使這樣還是不後悔當年去當世大運志工,真的是很特別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