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去了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簡稱ISU)當交換學生,雖然只有短短一學期,不過卻是很好的體驗。這也是日後我畢業後想出國讀研究所的契機。雖然不是每天寫,但當時有空就紀錄了一些日常的點點滴滴。國外的生活有苦有樂,我只是以較輕鬆的筆調寫出。

正文:

有人說,旅行,走了出去,就會越走越遠。
八月十一號凌晨,我在飛往洛杉磯的班機上,睡著又驚醒無數次,我從未安穩睡著過。
我的MP3播完第三十七次森山直太朗的<櫻>後,我感到特別的壓抑,優美的旋律已經化身成行刑人,不停的向我耳膜揮刀相向。正要聽第三十八次的同時,我隔壁鄰居的頭倒在我肩膀上。
我隔壁是一對小兄妹,似乎沒有父母陪著一起旅行。妹妹睡著了,頭靠在哥哥肩上;哥哥睡著居然靠在我肩上。我頓時哭笑不得,我也好想靠在誰的肩膀上啊,例如說靠在空姐肩膀上。
「就當是作功德吧!」我想著。
不知又過了多久,空服員又來送餐了。看來台灣此時已經早上六七點了,因為送來的是早餐。一看竟然是皮蛋瘦肉粥配水果、蛋糕、優格和小餐包,這家航空公司真是奇葩。
此時我忽然想起以前朋友說的故事,他在搭飛機時,不小心聽到空姐談話,將送飛機餐說成「又要餵飼料了」,讓他一怒下從此不再搭那家航空公司的飛機。至於是那家公司我就不透漏了,我怕飼料商人提告我。
晚上十一點的美國海關,熱鬧的像白天一樣。
台灣人們到美國後,就像一滴糖水滴入水中。隨著不斷的轉機,越來越少、越來越淡。
最後到了愛荷華州德梅茵機場,終於放眼所望盡是西方臉孔。若有看到東方臉孔,那麼一定是中國人。

--------------------------------------------------------------------------------------------------------------------------------------------------------------------------------------------------------------------------------------------------------------------------------------------

我還沒試過在餓了十八小時後馬上大啖十一盎司的牛排,這滋味真叫我永生難忘。
微焦的表面,一切開裏頭是五分熟的玫瑰紅,單純灑上鹽巴。美國牛肉的豪邁與鮮味,在嘴裡奔騰不已。旁邊是黑胡椒醬蘑菇炒洋蔥的佐料,再加上一整顆的烤馬鈴薯配奶油,外加一人一大碟灑滿起司的凱薩沙拉。
在一家「路邊牛排館」中(別懷疑,它就叫這名字),在ISU的台灣人們共聚一堂。旁邊一群辣妹服務生載歌載舞,是的,他們真的在跳舞,不過我想絕對不是為了歡迎我們,也許是今天剛好有人在這邊辦生日派對。
酒足飯飽後,我已經昏昏欲睡。不過學長們以適應時差為由,又去逛了超大超市,最後一群人殺到體育場打壘球打到晚上八點。
晚上八點半,天色終於暗下來。此時我已經超過二十小時沒有闔眼,回到寄住的學長家中,我毫不懷疑我一躺到地板上就會馬上睡死。
老實說這種適應時差的斯巴達方式真應該推廣開來,這是我入睡前最後的意識。

--------------------------------------------------------------------------------------------------------------------------------------------------------------------------------------------------------------------------------------------------------------------------------------------


如果有人要你用一個字形容美國,你會選哪個字,我想是「BIG」吧!在美國的一切都不知所謂的「大」,從超市的商品可見一斑。走在mall裡,你隨處可看見手裡提著半打可樂的客人,我懷疑那是他們一天份的量。又或者,在肉類區販賣的一盒肉品,是很阿莎力的四磅重起跳。一片鮭魚排簡直可以拿來當毛巾用,一瓶牛奶則是一加侖的包裝。
走在甜點區,試吃了一塊點心,那種毫無節操的甜味簡直讓人渾身酥軟,讓人不禁想大喊「I love America!」
最終我也只買了「沐浴乳-洗髮乳-潤髮乳」三位一體的沐浴乳(不知道什麼名稱適合它),我想這夠我用一個學期了。
令人意外的是,Ames居然有四處亞洲超市,這倒很適合自己開火的人。不過我已經決定在這要吃漢堡披薩起司吃到吐了,所以這並不適合我。
從台灣到這裡,最不能適應的就是乾燥,我一天至少要喝三公升水,可喜可賀的是,這邊飲水機隨處可見,而且任何時刻流出來的都是冰水。不像台灣學校那種耍大牌的飲水機,冷水用太多就變溫水了。並且你還可以走進BurgerKing向他們要免費的冰開水,外加一個免錢保麗龍杯子。

--------------------------------------------------------------------------------------------------------------------------------------------------------------------------------------------------------------------------------------------------------------------------------------------


愛荷華的黑夜在夏天來的很晚,漫步在學校路上,約莫晚上八點你才開始感受到夕陽餘暉。這點說不上好或不好,唯一的缺點大概是常常讓人忘了吃晚餐的時間。我時常到體育館打球,打到晚上八點回宿舍,才驚覺學校餐廳已經關了,只能在宿舍大廳的速食販賣機解決晚飯。幸好隔天就能在「All You Can Eat」的學生餐廳吃到吐。
說到這裡的食物,我從來沒見過像薯條和汽水這麼姦夫淫婦的組合。當你吃了幾根薯條,就會想喝一口汽水;當你灌了一大口汽水,你就會開始想吃薯條。如此無限循環下去,你就會﹒﹒﹒你知道的。

Post images
散步走回宿舍的小徑

--------------------------------------------------------------------------------------------------------------------------------------------------------------------------------------------------------------------------------------------------------------------------------------------
這裡最重要的建築是正門口一進去的Memorial Union,裡頭有學校的書店、各種餐廳、國際學生接待處、郵局,還有一處英靈堂,牆上刻滿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陣亡的ISU校友,每個學生走過那裏都會自然的沉默無聲、放慢腳步。
說起這裡的郵局,還不是一般的懶惰,它一週只有禮拜一三五營業,並且營業時間只從早上十點到下午一點。總之我每次經過的時候沒見過它開門過。
書局裡有一大塊區域是關於ISU橄欖球隊的周邊商品,上頭印著一頭雄氣糾糾的鳥,並寫著Cyclone,這就是ISU的代表物。每年ISU與世仇UI(University of Iowa)的對決,絕對是萬人空巷、一票難求。觀看橄欖球比賽,也名列「在ISU最應該做的十件事」中。
ISU的橄欖球場就在學校東南邊,平時幾乎沒有人,隔壁居然還有一座「鬧鬼森林」。聽說在橄欖球賽開始前,在那會舉辦烤雞翅大會、啤酒大會,整整一天的狂歡,你幾乎找不到清醒沒醉的人。
學校的對面是一家Campus Book Store,一直想找機會進去逛逛,不過似乎瀕臨倒閉了,店旁放著一堆桌椅,上頭寫著「Free Stuff」任人取用。真是不幸啊!我想大概被學校裡的書店搶生意搶太兇了吧。

Post images
我們工程學系的建築,ISU有超過160幢建築,許多都列入國家史蹟名錄

--------------------------------------------------------------------------------------------------------------------------------------------------------------------------------------------------------------------------------------------------------------------------------------------
英文不夠好的人,與外國人交談有時會發生這樣的窘境:你與對方正在對話,但你一頭霧水、支支吾吾、辭不達意,等過了五分鐘後,你突然弄懂他剛剛他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並想出了一句很酷的回答。但你已經沒機會說出口,除非你想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反應遲鈍的蠢蛋。
要避免這種狀況,其實也挺簡單的。遇到聽不懂的、或不太清楚意思的句子,直接請他再講一次就行了。台灣人常常羞於拜託,請外國人重複一次講過的話,也許這樣會讓自己看起來英文很菜。但實際狀況是,我英文就是很菜,你奈我何。請他重複一次,外國人通常會體諒你的狀況而講慢一點,你更可以趁這段時間擠出一個得體的回答。
舉個例子,有次我室友在和我談電腦遊戲,他問我有沒有聽過一款EVE Online的遊戲(外國一款很有名的星戰多人線上遊戲),接著說著就跑題了,我一時弄不懂他在說什麼,他一直說到什麼「15 inch, 15 inch」,我還以為他在說遊戲裡戰艦的長度!事實上,他是在說他筆記型電腦的螢幕尺寸。讓你猜我為了弄懂這個句子,請他重複了幾次?答案是三次。

--------------------------------------------------------------------------------------------------------------------------------------------------------------------------------------------------------------------------------------------------------------------------------------------
既然說起我的室友,就聊聊關於他的事吧。
這邊的學長說,若室友是美國人,就要看運氣,有的很髒亂,有的很愛乾淨(這不是廢話嗎?哪國人不是這樣)。我的室友是美國人,來自西岸,西岸給人感覺應該是很陽光、大方、健談,事實上也是如此。
初次見到他,我就對他印象不錯。但隨著日子過去,他的一些小毛病就逐漸顯露出來。諸如常愛把洗衣籃放在我桌上、把沐浴乳放在我桌上(我桌子在門口處)、在床下放了一具單輪車,我卻從來沒見他用過(到底是做啥用的啊?)。前面說的這些我都還能接受。唯一不能接受的是他把吃到一半的餅乾也放我桌上,不過我已經嚴正告訴過他了。
其他有趣的還有,他時常送我一些奇怪的小東西,有些很有用,有些則是不知用途為何。
舉例來說:一星期就送我一罐沐浴乳,我不覺得我一星期能用掉一罐﹒﹒﹒還有一個可以在爬上床時順便運動的器材(這用文字實在無法描述,總之是個類似可以鍛鍊引體向上的東西);送我一盒奇怪的金屬零件,據他說是用來改造桌子的,但我至今仍不知如何使用;一個他從實驗室A回來的藥瓶(好吧,我承認這的確很有用)。
昨天他又送了我一幅海報,是ISU橄欖球場的海報,不過這張我真的挺喜歡的。上面是ISU球場裡擠滿歡呼的人群,能感受到超high的氣氛。
總體而言,他是個有些髒亂但不失親切的室友。
如果你問我,如何對付一個髒亂的室友,那麼答案是:比他更髒亂。

--------------------------------------------------------------------------------------------------------------------------------------------------------------------------------------------------------------------------------------------------------------------------------------------
美國人給人的印象是很肥胖,因為垃圾食物吃多了。的確,這邊會看到一些尺寸驚人的胖子,不過更多的是一些「健身狂」,身材健美的壯漢。
他們吃的多,動的更多,在缺少娛樂的大學城中,他們幾乎將休閒時間都花在體育館中。我在宿舍中常見到赤裸上身的猛男跑來跑去,他們的確有這資本。六塊肌上閃耀著金毛,雄厚的背肌以及飽滿的二頭肌,彷彿能與獅熊相搏。我可以理解了外國為何同志如此之多,呃﹒﹒﹒離題了。
除了來這久住的台灣人,他們已經染上運動習慣,身材也都很好。其他初到的東方臉孔,清一色麵條般一吹就倒的體格(也包括我)。
是什麼原因造成東西方大學生差異如此之大呢?我想這問題太深刻了,還是留待給專家解決吧。


離開學越來越近了,今天由台灣學姐舉辦的烤肉&potluck派對,在學校附近的公園展開了。
雖然領域各有不同,但大家都有共同點,那就是來自台灣(簡直是廢話)。
每個人都帶來了自己的私房菜,或是零食小吃。不過要吃到正港台灣味,只有來自新學生的行囊了,大家吃到鳳梨酥和黑師傅捲心酥都異常感動啊。我則用台灣帶來的米煮了一鍋飯,上面灑海苔粉,原本以為銷不掉,沒想到大家很給面子,吃光光了。
在這種氣氛圍繞下,我突然有種很舒服的感覺,彷彿鄉愁得到了慰藉。
電視電影看多了,總覺得地球很小,只有真正來到了國外,才知道離家鄉有多遠。

--------------------------------------------------------------------------------------------------------------------------------------------------------------------------------------------------------------------------------------------------------------------------------------------
最近美國的友人說要帶我玩一項有趣的運動:Frisbee Golf,顧名思義就是用飛盤來打高爾夫球。先說說飛盤,這項運動在美國很流行,並且老少咸宜。下午漫步在校園中時,偌大的草地中時常都有玩飛盤的學生身影。玩法也很多樣化,除了一般的丟、接,前述的飛盤高爾夫,還有飛盤橄欖球等等玩法。
在周日的下午,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前往學校北邊的公園,這裡有一個大型的飛盤高爾夫球場,有第一洞到第十八洞等著你去征服。說洞其實不大對,我們的目標是一個籃子,約莫比籃球框還大些。將飛盤成功丟入籃子中就可以前往下一洞。
目標通常都在一開始的三四十公尺處,想要一竿進洞是極難的,就連birdie也很稀少。通常我們的時間都花在尋找丟出去的飛盤上,以及行進(我們可沒有竿弟以及車子可以坐)。就目的來說,的確運動量也不少了。

--------------------------------------------------------------------------------------------------------------------------------------------------------------------------------------------------------------------------------------------------------------------------------------------
宿舍、餐廳、體育館、系館,這四點都在同一條公車路線上,造成我近來都過著直線運動的單純生活。不過這種感覺不錯,生活穩定後,我才有機會打量校園的風景。
學校裡有一條叫做Union Drive的主要幹道,經過許多系館,以及學生中心。中午的時後,學生中心大概是最熱鬧的地方了,旁邊有家小攤販,賣著快餐,專供那些急忙趕課無暇坐下享受午餐的學生們。
學生中心裡一樓則是交誼廳,各種咖啡雅座以及沙發提供給想安靜讀書的人(雖然中午絕對不適合去那邊讀書)。樓上則是公認最好吃的學生餐廳UDCC,大量美、義、法、亞洲式食物任君取用。由於體育館就在這附近,所以我每周一三五運動完,中午必定來這報到。各種座位形式都有:吧臺、圓桌、長桌、隔開式座位等等,你可以三五好友一桌,或隨時找空位坐下與你對面的人攀談。有次我坐到一區「舍監區」,坐下後發現這裡全是舍監(RA,通常也是由學生擔任),雖然很尷尬,但他們還是很熱情的招呼我。
這種氛圍很讓人愉悅,要說有什麼缺點的話,就是在UDCC總是會讓人吃的太多。

--------------------------------------------------------------------------------------------------------------------------------------------------------------------------------------------------------------------------------------------------------------------------------------------
談到食物總讓人開心,就再多說一點關於UDCC裡的食物好了。裡面的食物分為好幾區,最受歡迎的莫過於美式食物區,這也是可以想像的,因為他們總是每天供應漢堡、薯條、炸雞、以及各式醬料,這些食物美國學生們偏執般的喜愛,中午時分這裡總是大排長龍。有次我排隊,前面的傢伙(目測有190公分)一次夾了十餘支炸雞翅,將盤子一掃而空,然後對我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我還能說什麼,只能望盤興嘆。老實說要是在台灣,哪家學校的營養午餐膽敢每天供應這些食物,大概會被家長們口誅筆伐至死方休。
再來是法式區,其實我也不太懂法式食物該是什麼樣子。這邊的食物稱得上相當清淡,水煮蔬菜灑上各種香料、以及口味奇特的燉飯、磨菇燉雞、法式吐司等等,不知道是不是美國人吃不慣,這區生意慘澹。
義式食物區,清一色義大利麵、披薩,是的就只有這兩項,當然披薩口味每天會有變化。可能美國人心目中的義式食物就是這兩樣了,話雖如此,以我淺薄的認知我也想不出有什麼食物可以代表義大利,所以沒什麼資格笑別人。
亞洲食物區,這邊大概是我怨念最大的一區了。米飯不知道他們是用什麼工具煮的,簡直比兩岸關係還鬆散。飯也就罷了,因為是泰國米。有一次一盤寫著「Chinese Chao Men」的玩意,我很感動的裝了一大盤,心想好久沒吃到中國菜了,但一吃下去,「他們大概對中國料理有什麼誤解吧。」我心想。又鹹又辣不提,蔬菜硬的能嗑牙,雞肉柴的能燒火。值得稱道的是他們墨西哥捲餅很好吃(別問我原因,他們放在亞洲區)。
沙拉甜點區就不提了,一言以蔽之,甜死人不償命。

Post images
莫名其妙的Chinese food

--------------------------------------------------------------------------------------------------------------------------------------------------------------------------------------------------------------------------------------------------------------------------------------------
我們的工程數值方法教授是個健談的中年帥哥,要我說的話,長的跟李察吉爾差不了多少,上課有點喜歡東扯西扯(學生最喜歡這種老師了)。美國的教授在第一天上課自我介紹時,常常會順便介紹自己的家庭,還外帶一張全家福。介紹自己兒子女兒現在幾歲,喜歡什麼運動,自己平常周末會帶他們去哪玩……等等。看得出來他們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也許這與美國人注重家庭生活有關。我有次拜訪一位教授,他的辦公室裡牆上貼滿他女兒畫的畫,我一問起,他笑容就停不住了,直說個不停。
在這裡上課,老師期待的是學生會自己先看過課本,上課時提點一些重點,輔以課本上的圖例,因此進度相當快。學生上課也相當認真(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剛開學),提問頻繁、師生互動良好。落筆至此,不禁想起台灣的學生,上課玩手機、吃東西,程度日益低落、未來……打住!你以為我會一本正經、正氣凜然的談論下去嗎?錯了,本文章不是這種無聊的類型。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也好想在上課時提問一個很酷的問題,然後讓全班笑個不停!

--------------------------------------------------------------------------------------------------------------------------------------------------------------------------------------------------------------------------------------------------------------------------------------------
我建議教育部在評鑑大學的時候,應該將「校園內松鼠的數量」列入評量。校園裡松鼠的數量很大的程度上影響了一個校園的氛圍。想像一下你在一個悠閒的下午,坐在咖啡雅座喝咖啡、讀書。這時一隻松鼠穿過你的腳邊,又好奇的停下來看看你。簡直特有情調!
在中國神話裡,住在寺廟中聽佛講道的動物久了都會成精,這麼說來,校園內的松鼠應該也特別有靈性吧。這邊的小動物,有兩種我特別喜歡,除了松鼠,另一種叫做Cardinal,上網查了下,中文應該叫做北美紅雀。是一種嬌小的、鮮紅的小鳥,頭上還有著蓬鬆的羽冠。ISU的吉祥物就是一隻以這個為藍本的,暱稱為「Cy」的小紅鳥。
在學校正門一進去左手邊,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湖,湖水碧綠(老實說沒有台大的醉月湖漂亮),上面棲息著兩隻天鵝,和若干隻鴨子。兩隻白天鵝,一隻名叫蘭斯,一隻名叫洛特。果然英勇的很,一靠近牠們便會咬人。

Post images
蘭斯和洛特

--------------------------------------------------------------------------------------------------------------------------------------------------------------------------------------------------------------------------------------------------------------------------------------------
我要承認我根本聽不懂新加坡人的英文。我問過我的新加坡朋友,他們說他們的官方語言是英文,但在家中一般都是說中文。我聽過他們之間聊天,快速的對話間夾雜著幾句英文單字,至於其他的片段則聽不出是什麼語言,說是中文或是閩南話也不像。所以我們後來一致同意:用中文溝通。
馬來西亞人,則是英文較好,相較於新加坡人口音標準的多,而且也聽得懂句子在說什麼,幾乎就像華裔美國人一般。但他們的中文就沒那麼靈光了,當然也有個別中文很好的馬來人。
(註:時至今日再回頭看我寫的日記,才發現從前的我有些刻板印象,例如我也是之前才知道馬來西亞的華人的母語也是中文,只是口音不太相同。)
中國人,在學校中很常見,而且很好分辨,因為他們講話大聲,速度又快。不過也最容易溝通,因為兩邊都會說中文,只是有時會因為中國的用語聽不太懂而鬧笑話。至於中國人的英文能力則是兩個極端,有些說的流利又標準,簡直是英文版的京片子;有些則是支支吾吾說不清楚。

--------------------------------------------------------------------------------------------------------------------------------------------------------------------------------------------------------------------------------------------------------------------------------------------
開學甫一週,我便被排山倒海的作業淹沒了。我敢打賭來國外念書的人,一輩子都不會忘記「assignment」這個字怎麼拼,或是半夜會夢到自己在寫「homework」。
我最近幾乎晚上十點半就上床了,而被室友嘲笑「睡太多」,我則回他,趁功課少時多睡點,以後就能少睡點了。
說到我室友,他是主修航太科學的,昨天他拿他的作業來請教我。本來心想:「航太耶,這種超炫的科系我怎麼可能幫得上忙。」拿過來一看,結果是算些向量的夾角、速度加速度之類的東西。還好我靠著高中微弱的記憶幫他解了圍,看他似乎很滿意的樣子,不禁讓我覺得,我又成功的作了一次國民外交,在瞬息萬變的地球村中掌握住微小的機會,為台灣與國際接軌,這是我的一小步,實則是台灣的一大步啊﹒﹒﹒

--------------------------------------------------------------------------------------------------------------------------------------------------------------------------------------------------------------------------------------------------------------------------------------------
八月二十八日,有個大活動,美國現任總統歐巴馬要來到我們學校演講(拉票)。事實上在前幾天的周末,就開放領取入場票,大概發出一萬多張票。
雖然那天禮拜二我是全天滿堂,但我寫了三封聲色並茂的信給教授們,表達我這輩子還沒見過美國總統,有多麼想去一聞他老人家仙音的懇切期待,並發誓我這學期除了這次不會再缺課了。寫完信後我來回看了三遍,很滿意後才發送出去。除了兩位教授完全不睬我,其中一位居然說他也會去聽,所以叫我別擔心。順帶一提,唯一回我信的教授就是之前提過長的很像李察吉爾的帥哥,我愛死你了!
根據入場票上的資訊,早上十點半開始入場,我約莫十點二十分到達,簡直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啊!從入口排著長長的人龍,我一直走到幾乎快出學校才看到尾巴。三十分鐘後終於隊伍開始前行了,入口處有著檢查關口,比照航空登機的安檢規格,檢查過後就被放行進去了。
進去後台上一個歌手不停著唱著不知所謂的鄉村歌曲,殊不知大家來到這裡是要聽總統講話,而不是聽他沒完沒了的唱歌的。接著又有發言人、學生代表、合唱團(?)陸續上台講話。就在大家頂著烈陽兩個小時過後,天空才出現直升機的蹤影,我跟你打賭歐巴馬絕對是吃完午餐才過來的。不過這出場也太酷了,難不成那台就是空軍一號?
總統一出場,歡呼聲響徹雲霄,派頭堪比巨星,全場高舉雙手猛揮。順帶一提,上一個全場揮手的場景發生在服務人員發礦泉水的時候。
歐巴馬大概說了些關於他對教育、學生貸款的政見,大意是說,高等教育的普及,是他的一項政策,而且會讓學生貸款更合理化等等。約莫三十分鐘,演講就結束了。
我想了許久,有關歐巴馬和台灣的總統們到底有何差別,得出一個結論,大概就是「氣場」吧!美國總統可是全地球自由世界的領導人,居移氣,養移體,講話的氣勢、語氣、肢體動作自然相當有說服力。當然不可否認歐巴馬本人演講的技巧也是相當高超的。
還有就是真刀實槍的向對手候選人開火,我認為你不對、你政見不行,我就是直接往死裡批評。也許台灣是華人儒家社會,凡事不會說過滿、攻詰對手也會留餘地(不適用於某些立委),這樣演講起來少了一股激情、魄力與感染力。
我看我十一月就投給歐巴馬吧。

Post images
看歐巴馬還需要參觀門票喔!


--------------------------------------------------------------------------------------------------------------------------------------------------------------------------------------------------------------------------------------------------------------------------------------------我住的宿舍大概建成於1920年代,距今已經有九十幾年。由於歷史悠久,所以房間內是沒有冷氣的。幸好時值夏末,天氣也不再這麼炎熱,否則在一個男生宿舍中,簡直能要人命。
我的房間隔壁就是舍監,在隔壁就是浴室、廁所,在各種意義上都很方便,因為舍監其實也是學生擔任的,人也很和氣,可以問他各種問題。例如我昨天就問他這附近哪裡可以剪頭髮。
我們的浴室是兩段式的設計,裡面一間沖澡,外面一間用簾子隔開,可以放衣服、背包等東西。美國這邊的淋浴間好像都是如此,包括體育館內的也是,不得不說這實在太人性化了。我實在想像不到,只有單間的淋浴間到底是哪個天兵設計出來的,衣服不管放哪邊都會濕掉,用這種淋浴間還不如直接穿衣服進去沖澡。
外面洗手台上放了一架超大收音機,幾乎二十四小時都播著搖滾樂。照我的猜想,這樣的用意可能有底下幾點:1﹒讓大號的人high一點,以防便秘。2﹒防止有人邊洗澡邊唱歌。3﹒讓陽氣重一點,半夜上廁所的人比較不會害怕。4﹒純粹是打掃的大媽愛聽。

--------------------------------------------------------------------------------------------------------------------------------------------------------------------------------------------------------------------------------------------------------------------------------------------
時間飛快,九月就快到了。每個學生都想抓住夏天的尾巴,幾乎每天中午都能在草坪上看見光著上身(當然是男生)玩飛盤的一票人。早晨也開始有了涼意,零星的落葉開始飄落在湖面。這樣的日子,做什麼活動最開心呢?答案是下午在草皮上睡午覺。今天從圖書館出來時看到這樣的場景:草皮上躺了一排又一排的人在打盹,要不是他們衣著光鮮亮麗,我幾乎以為是一群流民。
說到圖書館,裡面簡直太舒服了,一樓大廳滿是沙發和茶几,旁邊有好幾排電腦,在角落居然還有咖啡店。種種的一切,勾勒出一幅完美的大學校園。讓我想起以前學校的圖書館,我最懷念的就是沙發了,每到中午必定有一群學生來佔位,只求一個午覺好眠,只是個別打呼太大聲的會被管理阿姨搖醒,例如我。


--------------------------------------------------------------------------------------------------------------------------------------------------------------------------------------------------------------------------------------------------------------------------------------------
台灣人,或甚至亞洲人時常會有這樣的錯覺,認為自己的數理方面比西方人強。因為我們課業花在解題的時間上,比他們多的多,所以在這方面若還贏不了,那真的該找塊豆腐撞。
真實的情況是什麼呢?我們在問題的分析、情境的假設、事後的探討、以及創意的激發上,常常霧煞煞,但在碰到解題部分時,就會突然「生龍活虎」過來,以高超高速的手法解題,然後沾沾自喜:認為果然西方人在數理上不及我們啊!
但我們自小到大學花了十多年時間,將大多數的心力都花在如何更有效率的解題。而這些事情,僅需要電腦就可以幫我們做到。
應該絕大數常參加營隊或培訓的人聽過這個字「brainstorm」,翻成中文大概是腦力激盪,我必須說我恨透了這個字。一群人聚在一起喝咖啡、淨提一些不著邊際的點子,就這樣虛度一個下午。但作為一個外來者,我必須虛心的學習,為何美國是科技強國?為何他們大多數人都是計算白癡,卻有這麼多知名科學家?也許其來有自,我才疏學淺,只能等專家分析了。

--------------------------------------------------------------------------------------------------------------------------------------------------------------------------------------------------------------------------------------------------------------------------------------------
九月三號是美國的勞動節,屬於國定假日,這天剛好是星期一,於是我們有了一個長週末。才週四晚上我室友就已經不見人影了,聽他說似乎是要回他老家,華盛頓州。真可惜,我這幾天一直教他物理教上癮了。
週五晚上的宿舍很安靜,大部分人大概都出去狂歡了。我則剛從教會回來,在一樓大廳碰到了獨守空閨的可憐舍監,於是和他廝殺了一場乒乓球。將他殺個片甲不留後我很滿意的回房間了。
窗外時不時會傳來幾聲歡呼,大概是某處又在舉辦派對。十一點多時,聽到了警車的聲音,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倒楣鬼惹事了。說起這個,我們宿舍是全面禁酒的,大概因為是大學部宿舍,大部分人都還沒滿二十一歲的原因。舍監一再強調「一有人喝酒我們馬上就知道」,但我覺得八成是嚇唬人。

--------------------------------------------------------------------------------------------------------------------------------------------------------------------------------------------------------------------------------------------------------------------------------------------
隨著認識的人越來越多,我發現我有這樣的困擾:那就是外國人的姓名實在難記。每當雙方相互握手互通姓名後,隨意聊了一下天,我就馬上忘記對方名字了,記憶力之爛簡直能與金魚媲美。
我試了很多方法來改善,例如馬上重複默念對方名字,直到自認為已經記住為止。不料隨著聊天時間一長,我又很悲劇的忘記了。後來看了書上推薦的一個方法,將名字與人的特徵連結起來,來增強記憶力。例如說認識一個人叫Tim,若他身材瘦長,就可以以「Thin Tim」的稱呼來記憶。或是Ted,他有一頭紅髮就記住「Red Ted」。當然,缺點就是若你在一位「Fat Matt」面前若不小心叫出來「全名」,我可不敢擔保你會不會被揍。
不過我發現要如此硬掰真不是件簡單的事。舉例來說,我附近的鄰居就有一位Tim,但他媽壓根就是個胖子。聰慧如我終究還是解決了這個難題,那就是一開始將對方名字和電話存入手機即可。

--------------------------------------------------------------------------------------------------------------------------------------------------------------------------------------------------------------------------------------------------------------------------------------------
我終於了解美國為何遲遲不肯簽屬京都議定書。在日常生活中細細觀察,就能了解美國人有多麼浪費,也許不能說他們浪費,只是他們不經意養成的習慣在我們眼裡是無法理解的行為。
舉些例子,在台灣不知哪時開始,在商店購物時塑膠袋須自費,所以漸漸民眾都養成帶環保袋的習慣。美國卻不然,在mall結帳時,你可以看到櫃台一個袋子裝沒幾樣東西,又抽了一個新的塑膠袋。甚至還有人要求要「雙層袋子」,我光這一個月下來,抽屜裡囤積的塑膠袋不下二十個。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可以理解他們,因為這裡的塑膠袋實在薄的令人絕望。
廁所的捲筒衛生紙,他們一抽就是嘩啦嘩啦足有幾公尺長。宿舍外的公用垃圾桶,大小就堪比台灣垃圾車。學生餐廳每日的廚餘量更是驚人,怕不只以噸計吧
在台灣,廚餘回收、垃圾分類減量是基本常識,至少學生們在學校都是經常被這樣教導、宣傳的。在這邊除了可樂的鋁罐外,沒見過他們回收過其他項目。他們聽見我們還回收廚餘時,臉上那震驚就別提了,他們沒有誤會我們是回收來吃真是大幸。

--------------------------------------------------------------------------------------------------------------------------------------------------------------------------------------------------------------------------------------------------------------------------------------------
今天九月八號註定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我們與世仇University of Iowa的橄欖球對決,迎來了久違十年的勝利(有點悲情)。下午時我正在房中看書,享受悠閒的周六下午,忽然外頭傳來驚天動地的歡呼,我探頭出去一看,對面的房間擠滿了人(他們房間有電視),眾人又叫又跳,簡直像一群人同時中了頭彩。
我心想:這簡直還不讓人看書了,於是走向餐廳準備吃飯,路過的宿舍,每間都傳來震天吼叫。走到一半,吼叫變成尖叫,我一看原來是女生宿舍到了。今日的餐廳也是特別熱鬧,時不時有人爆吼一聲:「Beat Iowa!」,隨後全餐廳的人就聲嘶力竭的大叫。
於是趁著所有人都精神亢奮時,我在飯後順利的摸走了幾根香蕉回宿舍。

--------------------------------------------------------------------------------------------------------------------------------------------------------------------------------------------------------------------------------------------------------------------------------------------
每逢周末下午,便是洗衣間最熱鬧之時,大家總是喜歡在周末洗衣服。有人邊等邊看書、聊天,有人乾脆把電腦拿下來放電影大家一起看,簡直堪比第二個交誼廳。由於洗衣機、烘衣機數量有限,僧多粥少的情況下,這時就要注意了,要是你的衣服洗好沒有及時拿出來,有可能就會被「暴民們」直接動手強行拿出,扔在桌上。
也有人活像一個月才洗一次衣服,一次拿了好幾大籃衣服來,一人便占據了四台洗衣機。這時就知道廣大人民的怨念有多可怕,因為那人獨自扛起四大籃衣服回樓上竟然無人幫忙。
由於是男生宿舍,大夥兒也比較邋遢,於是洗衣間與階梯上沿途隨處可以散落的襪子。幸好洗衣間有個大紙箱,專供人認領遺失的襪子們。我前天才去看過,還不到一個禮拜就裝了滿滿一箱,看來我以後的襪子有著落了。

--------------------------------------------------------------------------------------------------------------------------------------------------------------------------------------------------------------------------------------------------------------------------------------------
這似乎是個倒楣的周末,不過倒楣的不是我,而是我周遭的朋友們。在令人愉快的周六晚上,我的工作告一段落後,洗個舒舒服服的澡,正想躺床上看一下小說後便入睡。睡意正濃時,我親愛的室友大衛回來了,看他收拾一陣後也打算休息了。互道晚安後我便打算倒頭就睡,這時卻傳來一聲「磅!」的巨響,隨即聽見一句怒吼「Damn!Fred, light!」,我急忙打開燈,爬下床。
我室友床的欄杆居然整個斷掉,梯子倒在地上,他正欲爬上去時,因為手正抓著欄杆,於是整個人摔下來。我忙扶他到地上躺下,看了一下似乎傷到了腹部,平常很活潑的一個人這時講話居然是有氣無力。這時差不多凌晨兩點,我只好打電話叫了執勤的舍監過來。
這時不得不提一下,這裡的醫療中心若是打電話叫救護車出動,便要一筆不菲的費用,即便你是學生亦然。費用大概是50到60美金左右吧,簡直是赤裸裸的搶劫。所以眾人決定,若不太痛的話,就先撐過這晚,明天再去保健中心檢查。大衛大概情況好了些,便決定先行休息明天再作打算。他那張床是不能睡了,於是我們在房間中架了吊床(我說大衛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讓他安頓好後我也睡下了,一夜無話。

--------------------------------------------------------------------------------------------------------------------------------------------------------------------------------------------------------------------------------------------------------------------------------------------
次日醒來,大衛已經不見人影,我心想他大概已經自己去檢查了。打開電腦查看了一下訊息,發現facebook上貼了一張照片,上面寫著「What should I do if my roommate passed out?」,倒在地上的人,赫然是與我一同來美國的台灣同學。我不禁想大罵一聲靠,這年頭大家是嫌不夠熱鬧,出事也像趕集嗎?
這位同學他全家都非常擔心,正在瘋狂聯絡這邊的人想得知情況,於是我和另一位朋友就前往他的宿舍敲門。門一開,是一張憔悴的臉,詢問後得知,他半點事也沒有,只是昨天酒喝多了,我登時無語問蒼天。
不過所幸沒事就好,想來我室友大概比較慘。晚上回去後,發現大衛也神色憔悴的正在趕功課,一問之下他說感冒了。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古人誠不欺我。

--------------------------------------------------------------------------------------------------------------------------------------------------------------------------------------------------------------------------------------------------------------------------------------------
九月中的天氣,忽冷忽熱,彷彿夏天、秋天兩位女神正在拔河角力。有時走在校園中,腳邊黃葉飛舞、身邊學子穿梭,半晌不禁呆然。自己竟然已然習慣了這種生活,習慣了身邊全是白種人、習慣了入耳聲盡是外語。已經連續一個多月來沒有失眠過,這種情形當我在台灣時簡直是罕見。極度規律的生活、如排山倒海的課業壓力,讓我感覺度日如年,但日子卻不知不覺地一天一天溜走。
過了幾天後,大衛果然就活蹦亂跳了。今天他突然感嘆對我說:「我們房間真亂啊!應該整理一下,這樣才能邀一些朋友來玩。」我心裡暗笑,君不見房間有四分之三全是你的東西,竟然來向我抱怨。但我表面仍然一本正經回答:「是啊,我也這樣覺得,我們周末有空來收拾一下吧!」老實說我之前周末就試過收拾一番,但是隔天上課回來,房間在一天內馬上打回原形。從此後我便放棄了,涼拌!
我們的房間在周一可以算做最整潔的,大概是大衛良心發現,周末好歹會收拾一下。而在周六時則是達到最亂的頂峰,因為房間整整有四大桶裝滿的洗衣籃。沒錯,前文提過的,有人在周末一次洗四桶衣服就是我這位室友大人。我說大衛你難道一天洗四次澡不成?

--------------------------------------------------------------------------------------------------------------------------------------------------------------------------------------------------------------------------------------------------------------------------------------------
禮拜一三五,作為我最輕鬆的日子,只有早上一堂五十分鐘的課,接著十點過後到整個下午都是空閒時間。我可以散步到體育館,揮汗運動一小時後,再愜意的走去UDCC吃午餐。但禮拜二四可就沒這麼悠哉了,中午十二點下課後,緊接著下一堂課便是十二點四十分。UDCC?別妄想了,依照台灣人的撈夠本性格,走進那種Buffet沒有一小時休想走出來。
於是我只好搜索一些校園內的咖啡館或者餐車,只祈能省時方便。西方有人說過:「我若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若不在咖啡館,就是在前往咖啡館路上」可以看出西方人對於咖啡館的狂熱,所以學校裡的咖啡館也異常的多。於是我從開學到現在也嘗試過很多家。
坐落在圖書館旁邊的咖啡館,地理位置絕佳,生意火爆。但我發誓我絕不會去那裏第二回。某天又是忙碌的禮拜二,中午下課鈴一響,我迅速疾行到這家咖啡館,想不到已經人潮如龍。好不容易輪到我,我想了一下,點了漢堡。想不到面前這位仁兄就給我兩片麵包和一片肉,結帳時,居然要了我將近四塊半的美金。我滿臉希冀的望向結帳人員,希望他一定是搞錯了,至少快點賞我幾片菜葉或番茄吧!只見結帳大姐微笑不動如山。我只能暗罵一聲走出咖啡館。難不成這片肉竟是美國最頂級PRIME等級的牛肉?我抱著最後的希望咬下去。
結局,我留了幾滴淚,將垃圾一丟,離開這傷心處。

--------------------------------------------------------------------------------------------------------------------------------------------------------------------------------------------------------------------------------------------------------------------------------------------
可喜可賀,最後我終於找到一家人道一點的攤販,於是每逢禮拜二四的中午,我便成為那兒的常客了。那是一家在UDCC外邊的攤販,提供塔可、漢堡、沙拉等速食。不得不說,這家已經是我嚐遍學校最好的一家。唯一的缺點大概是吃東西時,會看到不時進進出出UDCC的酒足飯飽幸福人群,而在烈陽下吃著速食,唯恐趕不上課堂的我們這群人,彷彿次等公民,只能滿臉哀怨盡快吃光手中的食物。
最近似乎都在寫食物,大概是因為我昨天早上起床時,突然有股強烈想吃水煎包的慾望。
來說一下這裡的地雷食物吧,先聲明我樂於嘗試許多新東西,但有些我實在無法接受。
地雷之一,某樣看起來像甜甜圈的甜點。某天吃完飯後突然想吃些甜的,但又想起這邊的甜食的威力不俗,於是挑了個看起來像甜甜圈的食物,上面灑了一些糖粉。一口咬下後,發現裡面是滿滿的奶油,這還不算,下層又塗了一層巧克力。這道食物簡直散發著滿滿的惡意,彷彿在說:「有膽你就吃完啊,我等著看你爆肥。」我咬了一口後很沒膽的放棄了。
地雷之二,看似大亨堡的食物。本來以為是單純的熱狗堡,老實說我看不太清楚裡面到底夾了什麼,因為他實在淋了太多醬。因為聽到店員一直說”sausage, sausage”的,我就很放心的拿了。一咬下去,哪來的熱狗?全是醬啊!原來是我聽錯了,不是sausage而是sauce吧!這種醬就是披薩醬,大致就是濃番茄醬混入起司。我心想,與其吃這個為何我不直接去吃比薩呢?
我一直很想問外國人,他們心目中的湯是什麼樣子?他們是否把sauce和soup搞混了?美國最常見的湯是chowder,翻成中文應該是濃湯,實際上是濃的過頭了,以至於我彷彿在吃一碗布丁。不過偶爾會出現Chinese chicken soup,這個倒是清湯了,但我敢打賭這個絕對是用泡麵調味料包煮的。不過後來我發現將義大利麵條放進湯裡就變成陽春麵了,味道還不錯,足以一慰鄉愁。
地雷之三,這個地雷也證明了便宜沒好貨。某天我在賣場看到一包20 cents的餅乾,而且一包足有半斤,我心想這簡直是卯死了,連忙買了一包回家。拆開一入口,我馬上灌了一杯水,那味道大概像是在檸檬上灑上辣椒,又酸又辣。這簡直是謀殺,我實在想像不出有誰會想吃這種零食,也許是泰國人?

--------------------------------------------------------------------------------------------------------------------------------------------------------------------------------------------------------------------------------------------------------------------------------------------
時間就在排山倒海的作業及報告中飛快逝去,某日我抬起頭望向窗外,入目的是落葉滿地,只餘幾抹黃色紅色仍在寒風中強撐,不願就此落下。自古文人多悲秋,而面對此情此景我意識到,我是想家了。
不過這種頹廢小資情調似乎在美國不盛行。只因為十月底開始,就是連續幾大節日的狂歡,直至年底美國人都會處於歡樂過頭的嘉年華中。萬聖節、感恩節、聖誕節,最後是新年。一連串的慶祝、趣味活動以及party簡直令人目不暇給。
上周五晚上,我室友大衛,身為宿舍中的Social Chair(簡單說就是康樂股長),聯合了我們的姐妹樓,一起去球場附近的鬧鬼森林夜遊。男生宿舍與女生宿舍、夜遊,你懂的。我原本以為只有台灣大學生興這套,沒想到這文化居然東西共通啊!不過我是沒去的,一來我對金絲貓沒什麼興趣;二來這活動居然一人要價11$,簡直搶錢;三來在攝氏零下五度的夜晚,還有比在宿舍更舒服的地方嗎?
接近十二點時,大衛回來了,神情凝重。一問之下原來他錢包不見了,所以一堆信用卡、提款卡、駕照要掛遺失,後來著實雞飛狗跳忙了一個禮拜。

--------------------------------------------------------------------------------------------------------------------------------------------------------------------------------------------------------------------------------------------------------------------------------------------
最近國際學生工程師組織舉辦了一個活動:明尼蘇達的一日遊,早上六點出發,半夜十二點回來。要我說這簡直是瘋了,不過終究還是參加了。
明尼亞波利斯是明尼蘇達最大的城市,號稱全美最大的購物商場,Mall of America即坐落於此。在出發前,幾名女同學已經列了足有幾呎長的購物清單,興奮的討論著要買些什麼,那眼神真叫人不寒而慄。於是我們幾名男生做了個英明的決定,那就是與她們分開逛。
這家商場果真不是浪得虛名,四層樓中,足有數百家商店,包括餐廳、電影院、遊樂園一應俱全。一進去,女生們兔起鶻落,已經消逝在地平線上,這簡直堪比武當輕功梯雲縱。我們面面相覷,從Gameshop逛起來(男生嘛)。行前有朋友就跟我說過,MOA沒有個兩三天是逛不完的,而我們此行只有五小時,不過我們也沒有什麼雄心壯志,只是隨興的逛著,買了不少有趣玩意。
轉眼間來到中午時刻,意外的在樂高專櫃附近遇見了暫時休戰的娘子軍們。於是打算一道用餐去。這裡的餐廳不下數十家,令人眼花撩亂。一個朋友神祕兮兮的跟我說:這邊有家餐廳賣拉麵。一聽我們簡直樂壞了,受了幾個月速食的荼毒,要是能吃到拉麵叫我現在死了也甘願啊!不過轉了數圈,一直找不到那家神秘餐廳位在何方。那位朋友就說:其實我也不一定要吃啦!隨便找一家也可以。我說:大姐,現在已經不是你一個人能決定的了,吃拉麵現在是我們的全體意志!你之前不說還好,現在一聽說有拉麵,傻子才去吃麥當勞。
又轉了數圈中就一無所獲,無奈下只有隨便吃吃,粗飽一頓。就在一行人酒足飯飽後,娘子軍們繼續踏上征程,男生則繼續漫無目的的亂晃。這時,我說等等,前面那家餐廳很可疑,上前要了菜單一瞥,上面某行寫著:Ramen。果然是造化弄人,古人誠不欺我。
之後我們又逛了數個景點,筋疲力盡後回到了學校。在半夜十二點半,我頂著零下十度的寒風走回宿舍,翌日不出意料的感冒了。

Post images
超巨型商場MOA

--------------------------------------------------------------------------------------------------------------------------------------------------------------------------------------------------------------------------------------------------------------------------------------------
我住的宿舍是沒有廚房的,而交誼大廳中有個「號稱」是廚房的地方,但事實上它僅僅擺了一個微波爐。就實際意義上來說不能算他錯,因為大多數美國人的確只要有微波爐就能解決一切,這邊超市的微波食品五花八門、應有盡有。而我朋友住的地方是公寓型的宿舍,有客廳、有廚房、有單獨的臥室、衛浴室以及洗衣間。簡直令人羨慕忌妒恨,唯一令我不羨慕甚至感到欣慰的是他們每月的租金。
那天聽到我朋友周末要做親子丼時,我很死皮賴臉的湊上去表示算我一份。我貢獻了從台灣帶來的一小包米,上次用這米煮飯,眾人讚不絕口,雖然還沒到思鄉淚水不自禁流下的程度,但也能算是聊慰鄉愁。
到了我朋友住處時,發現居然有兩夥人同時在這邊煮飯,一邊是我們正在煮親子丼;另一邊美國人們正在烤豬肋排。兩方手忙腳亂後,先後完成了自己的料理,開心的吃完晚餐。相較於一大盤香噴噴的烤肋排,我們的「親子丼」的確賣相差了點,尤其我們只用龜甲萬醬油和鹽就完成調味、亂七八糟的蛋汁和煮了超過二十分鐘老到不行的雞肉,那鍋親子丼簡直像是雜炊。不過意外的很能下飯,我想這大概是為什麼我朋友選親子丼的原因了:因為再怎麼失敗,也差不到哪裡去。

--------------------------------------------------------------------------------------------------------------------------------------------------------------------------------------------------------------------------------------------------------------------------------------------
美國人似乎對「數獨」很有興趣。此遊戲號稱無關乎數學能力,只和推理邏輯能力有關。在各報紙上,每天都有專門板塊連載;甚至學校附近的影印店,聲稱只要你拿著正確解答來店裡,可享受影印折扣的優惠。
事情是這樣的,每個禮拜二四我上午的課是lab time,也就是分組討論報告的時間,但說穿了這時間就是拿來打屁聊天上網用的。我的一名組員,每次來都拿著當日報紙,坐下開始研究解數獨。若拿他的解題效率來當作時間單位的話,我們兩小時的課約等於是「兩題半數獨」。我就好奇了,真有這麼好玩嗎?不玩不知道,一玩不得了,這玩意兒簡直是殺時間高手。我自問數學也算過得去,一題居然解上一天都解不出來(當然扣除上課、睡覺、看書時間)。
就在幾個禮拜前,我發現我們廁所裡居然也有數獨了!於是我邊蹲著馬桶,看著前方廁所門板上貼著的紙心中默算。這下子我每天蹲大號時間從五分鐘迅速增加到半小時。翌日我信心滿滿,進到我尚未解出的那間廁所,正打算完成推算時,發現上面居然已經被人寫上答案了。我靠,哪個王八蛋上廁所不專心還帶筆啊!?我大罵。
隔天廁所門上又出現新的一張問題紙,但老子從此以後不碰數獨了。

--------------------------------------------------------------------------------------------------------------------------------------------------------------------------------------------------------------------------------------------------------------------------------------------
在台灣的大學,時常有許多課要分組作投影片簡報、上台報告、書面報告等等,這種課意味著老師已經不知道要教什麼了,而放任學生使用「維基、複製、貼上大法」,而後上台照稿念。全班輪流報告完半個學期已經過去了。老師輕鬆、學生輕鬆,可為上下交相賊也。不過在此等世風沉淪、人心不古時,總有救世主橫空出世。這種同學,噢不,這種救世主,我們背地裡稱之為分組報告魔人;當面要尊稱為簡報大師。他不在乎誰跟他一組,認真的同學跟他一組,他會分工合作一起學習;想打混的跟他一組,他會全部自己做,當作訓練。因此每當要分組報告時,他就像唐僧肉一般受歡迎,因為得到他就意味著全組成績最後都可以九十幾分,眾人皆大歡喜。
在美國這,如果你還幻想著想和這種「救世主」分到同一組的話,那我勸你還是卡早睡卡有眠。並非美國人不認真、所以找不到這種人,而是他們絕對不會讓你打混。每當一個報告終於熬完,大夥兒額首稱慶時,此刻卻是決定你上天堂或下地獄的關鍵時刻。每個組員都要填寫一張「組員貢獻分工表」,裡面包括了貢獻度、小組契合度、積極度、專業度、領導力、工作態度林林總總十餘項,你要替你的同伴們互相評分,從零到十分。身為含蓄的東方人,我總是不好意思將我的同伴評得太低分,再怎麼說大家都一起努力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所以我的表上面總是八、九、十等等,若是看到「七」,其實已經代表「老子對你很不爽」的意思了。當我不小心瞄到其他人的表時,幾乎是五、六、七這些數字,我不禁震撼了,這簡直是大刀啊!
自此以後,我就明白我不用太過客氣了。
「約六點你居然六點五分才來?積極度扣一。」
「你講英文講這麼快要死啊,工作態度扣一。」
「大夥在系館拼到半夜,你出去買消夜居然也不多帶幾份回來,貢獻度扣一。」
好極了,這下子我的表格總算沒有和大家格格不入了。

--------------------------------------------------------------------------------------------------------------------------------------------------------------------------------------------------------------------------------------------------------------------------------------------
感恩節之於美國人,相當於過新年之於華人。就在寒冰刺骨的天氣中,我們迎來了第一個假期,長達九天的感恩節連假。為了促進國際友好、文化交流,我的室友大衛,邀請我到他親戚家參加「美國傳統感恩節火雞大餐」。我們驅車前往仍舊在愛荷華州內的戴文波特。為了火雞大餐,我倆忍著早餐午餐都沒吃,就準備晚上大快朵頤一番。一進到大衛姑姑家中,我驚呆了。屋內足有二三十人,就是我們過年也沒這麼熱鬧吧!
他們一家人都非常友善親切,我們下午在等待開飯前,在屋外玩橄欖球,不過由於我實在餓到手足無力,大概大大丟了台灣人的臉。烤的焦脆的火雞,體積大的驚人,由男主人親手執刀切肉,火雞肉堆在一個大盤子中如山一般高。餐桌上各種「填充料」、馬鈴薯泥、沙拉、餐包、餅乾任君取用。酒足飯飽後,不分大人小孩子,一堆人在電視前沙發上玩著「吉他英雄」,有的在餐桌上玩「大富翁」,老人們則在喝茶聊天。這實在太符合我心目中完美溫馨的美國家庭形象了,我心滿意足的想著。
時至深夜,我們不得不告辭了。這時大衛提議到Target(美國的大賣場)逛逛,原來明日是大名鼎鼎一年一度的Black Friday,就在Black Friday前日的晚間十點各大商家準時開門。這個感恩節各大商場的促銷活動,滿山滿谷的人潮,比起台灣百貨的周年慶有過之而無不及。聽說每年此時因人潮被踩死的人不在少數……不過我想Ames這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所在,應該是不會發生這種壯觀的事吧。
兩人心滿意足逛完街,回到Ames時已經是凌晨一點。感恩節連假也接近尾聲,接下來將有地獄般的日子等著我。

--------------------------------------------------------------------------------------------------------------------------------------------------------------------------------------------------------------------------------------------------------------------------------------------
感恩節過後的天氣更冷了,在MU旁邊的湖也開始結冰,一群鴨子和一對天鵝擠在尚未結冰的湖面上鬧騰。但天候太過乾冷,雪遲遲不肯落下。期末考周前的一周稱為「Dead Week」,顧名思義是學生們生不如死的一周。聽說各大學的Dead Week各有不同傳統,甚至有的學生會在學校中裸奔,釋放壓力。宿舍中的晚間十點開始也實行「Quiet Hour」,要求全體肅靜,莫打擾了他人唸書。
這周之所以讓人生不如死,是因為大部分的project都在這周截止,以及各種presentation,每晚在系館皆是燈火通明,電腦室中座無虛席。每晚我回去時公車早已過了最後一班,我只能在冷清黑暗的校園中漫步走回宿舍,回去路上還常能見到不明黑影竄入草叢,令我不寒而慄(大概是狐狸)。在一堆報告以及準備考試的雙重壓力夾擊下,學校會「建議」老師們在這周不要出作業、以及進行新的課程,但想當然耳教授們皆非等閒之輩,該出作業還是照出;該飆進度還是照飆。於是乎學生們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忍辱負重度過這欲仙欲死的一周。
昨天晚上我在房間看書時,門外響起敲門聲,來者金髮碧瞳,想來是找大衛的。果不其然,他問我大衛到哪了,我說,大概是去考試了。他又問道:你知不知道大衛這學期物裡被當了?我靠,我又不是他保母,怎會知道?我很無辜的望著他,極力表現出「絕不是我教壞他」的表情。我倆同時無奈地搖搖頭,他便離去了。
我還在考慮哪時告訴大衛這個消息比較不會打擊到他。

Post images
結冰的湖面上滿滿的鴨子

--------------------------------------------------------------------------------------------------------------------------------------------------------------------------------------------------------------------------------------------------------------------------------------------
我茫然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大衛已經在昨天搬出,回他老家華盛頓州了,並交代我以後若到西雅圖旅遊一定要找他,看來他心情很不錯(我終究還是沒有把他物理被當的事告訴他……);當然我也說,來台灣玩記得找我,不過我不知道他這輩子有沒有機會到台灣。不知不覺間我在這度過了四個多月,四周的一花一木、一草一石都已熟悉習慣:緊湊充實的學習生活、悠然享受的學校、宿舍生活。之前在緊張的考試期間還沒感覺,現在一鬆懈下來,我突然無法遏制對家鄉的思念。盤算著一回到台灣馬上要做什麼事,是理頭髮、還是大啖美食、還是狠狠睡它個三天三夜。
很多人在出國後,總要強迫自己總結出自己進步了哪些東西。說實話我感覺不出來,語言、能力、生活處理能力,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有巨大進步實是自欺欺人、也是微乎其微。我想唯一有改變的,則是對待新生活的態度,也是我最珍貴的財富。
時間差不多了,前往機場的接駁巴士已經停在宿舍外面(居然要價我50美刀)。
再會了Iowa,再會了Cyclone。

共 27 則回應

7
我覺得原PO可以跟Regina一樣留學回來出書算了!
8
未看先讚XDD真的好~~~~長!!XD
0
夠長!!!

不過也讓我想要去美國闖闖


低調帥哥
0
果然真的很長~~
不過原po的文章很有趣~~讚!
0
文筆輕鬆有趣
不過真的太~~~~~~~~~~~~長了哈哈
0
覺得文筆很好耶
認真地看完了
也認真地回憶我待在美國兩個多月的日子
很多橋段都狂點頭阿~~~
Q_Q
0
真的好~~~長啊~
不過還是認真地看完啦~
文章讀起來整個很流暢啊~
讚XD
0
這是我看過最長的文了哈哈~
0
文筆真好!
回想起在西雅圖的三個月XD
不過本人一下飛機就衰
寄宿家庭居然沒來接我(時差關係)
只好腆著臉跟航警借電話( ̄▽ ̄)
1
我喜歡你的文筆~
整篇讀起來有點像散文又有點像小說
還滿好看的!
謝謝你的分享
3
原po你打太用心我手機lag了 ( ´థ v థ)
0
一眼看完一經過一個小時了...
文筆順暢太精彩了
最後那邊總結論總是台灣人愛的論調吧哈哈哈
0
文筆讚,大推!
0
我只想說一個字~~"讚"
加油~
1
未看完先按讚~~
原PO文筆很好,內容也超有趣,笑翻我了!!!XDD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2
比兩岸關係更鬆散的炒飯www
整個笑倒在螢幕前面XD
推文筆好又有趣XD

1
我一段一段的看完了!
感謝原po分享在美國的生活!
很精彩!
0
原po的敘事手法讓我想到九把刀的搞笑小說 哈棒傳奇
非常有趣的日常敘述 讓我也想自己寫寫看了 ('・ω・')
3
啊﹒﹒﹒真感謝大家捧場,我原本以為實在太長引不起大家的興趣說。
0
好文阿!!!!!!我一邊看一邊笑
我也好想去美國!!!!!!!!!
0
大衛啊啊啊啊wwwww
大衛君RIP
果然期末地獄是大家共同的惡夢

-沙田七
0
真是太好笑了哈哈
2
好文大推!
0
太有趣了!
真希望樓主不要停 繼續寫哈哈
0
是否該考慮寫本在休士頓的小說集?
0
沒想到還有人回XD
休士頓待四年了,已然畢業邁入職場。其實一直有想寫的意思,但是上班後人變的好懶啊......
馬上回應搶第 2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