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阿這有點誇張==

fb是受到政府壓力嗎??

不懂反廢死哪裡違法了==


共 51 則回應

FB是美國網站 政府管不到啊
不過要是有人點檢舉濫用的話 我不知道會怎樣...
其實好像只要檢舉不管有沒有幹甚麼都會被鎖掉的樣子
開一個社團只有3個成員
然後請其中一個成員檢舉看看就知道啦
政府壓力?
別傻了......能不廢死政府最開心了,
只要司法改革壓力一來,殺幾個死刑犯
就能讓人民暫時安心。

現在不過就是在玩兩面手法,一邊跟
國際組織哭「民意難違」,一邊向民
間反廢死者說「都是國際廢死組織施壓」
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男同學
你這個話題有點政治...太主觀了

太政治?生活之中無處不是政治,
那麼害怕政治,就只好放任執政
者宰割。
況且這不是主觀,你自己看一下政府近幾年
大量處決死刑犯的時點,是不是都有些什麼
事件需要他們安撫人心?

這叫合理判斷。

別跟法律系的爭 這種話題他們總是有自己認為的道理
看看就好
樓下,對於這種話題,我反而希望一般人能多想想,
別老是把當下的情緒當成自己有在思考。
我也覺得看看就好=________=
你的合理判斷對我來說不一定合理
法律系自己有一套判斷的系統
像此類議題是真的需要多加討論多做思考
但是一般人沒有或比較少接觸過這方面的觀念
自然而然會把這種"停下來想一想"的呼籲當作是偽善
因為一般人完全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想
情緒性反應當然會佔上風
直接聯想到fb是受到政府壓力 這有點跳躍喔,...
呃,
我想到的是造成這起檢舉動作的王姓男童事件與死刑的部分...
可能也有點跳痛,就一些對廢不廢死的質疑及想法...

(以下為據我所知的情況,或許有些論點有可能是過時、
或因為遺忘而不太正確的情況還請見諒。)

台灣及日本民眾也達 7成支持死刑,目前除台灣外,
大國有美國跟日本都仍有執行死刑的動作,去年美國約有6人受到死刑的執法動作。

但對於近日男童的新聞及活動我想到的是:
因為人民支持死刑的情況,是否也會因為這樣,
對於社會事件的討論變成一種群體暴力?那這樣死刑是否應該存在?
就像我聽過日本青少年法18歲以下免刑責讓青少年有可為所欲為的感覺一樣,
好像甚麼事情用死刑解決就可以?如果是的話那人權又是甚麼?
同樣的論點反過來想,
如果今天廢死的話,或許就會有人想說反正不會死所以可以為非作歹?
我記得前陣子美國康洲才剛廢死不久就發生校園槍殺事件(雖然這或許跟死刑有關或許無)
而當一個人剝奪一個人的生存權,我們是否要以牙還牙?
還是如何判斷對方是否有悔改之意來做決定?
沒有必要的話真的不需要執行死刑這件事情,
但又如何避免那種會有人為了求生存故意去吃牢飯的情況?
又如何解決大家在那說納稅人的錢被浪費掉?
一個簡單的問題,

如果我們的社會不允許殺人行為,那為什麼我們可以授權國家殺人?

我們覺得死刑犯很該死,所以該殺,但那些殺人犯在殺掉那些受害者的

當下通常也都覺得對方很該死。會被認為「該死」的原因有很多種,

我們如何可以說其中哪個原因足以打破原則,使殺人變得合理?
對於死刑犯,我的想法是:為何要對野獸談人權
誰能保證他不在犯?不判死至少也要判他一輩子出不來,

"但那些殺人犯在殺掉那些受害者的當下通常也都覺得對方很該死。"我有些質疑。

比如說:他家該死得很有錢所以我綁架勒索後撕票?他該死得把我裁員所以我要槍了他?還是他X的衣服穿太少所以我要幹掉他?

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不懂得檢討而去怪別人這本身就不對勁

若真的覺得對方該死就該殺,世界上也不會有人口爆炸的問題了
法律提供人們合理的保護沒錯,但能不能不要為一些本來就不該被保護的尋保護,
刻意去證明他有精神問題或是走法律邊緣呢?
幫助了一個殺人犯出來再殺人?殺的是你你做何想?

阿,是的我該死,我該被他殺,我該被他凌虐致死?
樓下再看一次我說的,

我的意思是,你覺得「他殺人的理由不正當」所以不該殺人,

所以為什麼人民授權國家殺掉這些人的理由就是正當?
很少反死刑者會說這些死刑犯是「對的、有理由的、有苦衷的」,
反之,正因為認為他們的做法是錯的,
那麼藉由國家的手殺掉這些死刑犯的人民,就對了嗎?
殺人有很多種方法,讓國家幫我們殺,也是一種。
不過我有個觀點
我的理解是,法律系同學你的中心思想是,認為殺人是邪惡的人,應該要去思考,殺掉那些邪惡的人就是正義嗎?


不過對於那些受害的家屬來說
他們的心早已碎了
我不是要說真的正義是什麼不重要
而是跟那些家屬談正義的時
討論者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去探討
而不是站在受害者的角度
他們才是這事件真正受傷的人


總之,我的意思是,在討論死刑的對與錯的同時,也要從受害者的觀點去思考
照你的話講,這個社會不允許限制他人自由
那我們為什麼可以授權國家關押犯人?

就像自由是建立在不妨礙他人自由上
當有人打破遊戲規則後就不能以原先的規則來度量他

你認為防止其再犯所造成的傷害和對受害家屬的精神補償不值得一提嗎?
精神補償雖然不是實質上的補償,但是它有它的價值在

辱罵別人為什麼會有法可管?
他沒有造成任何實質上的損失
但會有精神上的傷害

精神是組成個體最重要的元素
滿足生理需求為的只是保持精神不滅
精神絕對是最重要的資產

如果今天有人全家被殺光光
面對這樣的打擊還看到犯人好端端的活著
這樣你是不是間接的判了受害家屬精神死刑?
大多數人認為的正義不應該蓋過屬於那些受害人的正義

屬於受害人的正義是什麼,可能是死刑,可能也不是XD
樓下,請去看另一篇,我認為有比精神補償更重要的東西,
而當大家都把焦點放在有沒有精神補償,實質補償就被忽略
掉了。

很好,我就是要等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授權國家限制某些人
自由的「正當理由」是什麼?

你提到了「防止再犯」,這是一個可能的原因,我們可以用
限制自由的方式,成功阻止這人去侵害他人的某些權利。而
且這是我們目前的智慧所能想到最小侵害的方式。

那麼為什麼授權殺人沒有正當理由?因為如果是為了防止
他侵害他人權利,那麼限制自由就已經足夠了。
狄卡同學,我從來沒有打算以被害人家屬角度去探討這問題,

因為通常這只能得到「犯罪者該死」的結論,那就失去我要

討論的意義了。

並不是說受害者家屬的感受不用顧慮,而是在討論怎麼樣

的政策才能造成全體最大利益時,有必要先屏除這種強烈

情感主導的因素,要不然沒有發展空間。
我想舉一個例

有一個老頭很有錢,但他唯一的一個最心愛的女兒被一個強姦犯用難以開口的方式虐殺

實質補償對他一點幫助也沒有

他的心已死

幾乎變成神經病

精神科醫師也有在治療他

醫生說唯一的解藥

就是將那個強姦犯也殺死

他才有機會慢慢治癒老頭

請問這時候該不該殺??

讓殺人犯活著(很有可能假釋出獄) 或是 老頭這輩子成了神經病,還失去了一個女兒
但是一件案件沒有被害者那就成立不起來

所以把被害者一方屏除在外基本上是沒有意義的

事實上廢死有很大的一個問題點在於
如何使這些被害者家屬能夠信服?
能夠接受?


給中央大學的同學,你將死刑作為精神補償這個觀點的問題在於,
如果今天死者是個流浪漢,舉目無親,沒有人會為他傷心,
那麼也就沒有你所謂精神補償的必要了,因為沒有誰精神受到傷害,
這樣的結論你也不同意吧。

刑法從來就不保護受害人以外之人的權益(是的,包括家屬也不在保護範圍),
以死刑來說,他保護的是受害人的生命,而不是什麼周遭人的精神補償。

日文系同學,我覺得一個個體能否接受沒有死刑,
其實是整體社會觀念的問題,所以只要社會進入
到能接受的階段,受害人家屬的接受也是有可能的。

我所謂屏除受害家屬,是指排除強烈情緒因素,你把它
擴張到不考慮「受害者」(請將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屬分開)
就不對了。每一條刑罰都是在保護受害者的,怎麼會沒有考慮?
給狄卡同學:

首先以我淺薄的心理學知識,應該是沒有這種誇張的架空狀況的XD
所以恕我難以回答這問題:P

此外所謂實質補償,也包括受害人家屬的創傷心理輔導重建,並不
只是拿到撫卹金那樣的形式......
照這樣來講
只要對方死了何來保護之說
殺完人也就不用負責任了
難怪上帝要跟撒旦打官司時 撒旦會冷笑的對上帝說:哼哼 你以為你請的到律師嗎?
中央電機同學,你大概誤解了。

我是說,因刑罰的存在而阻止人們去做某些惡事,
這些行為本來所侵犯的利益,就是法律所保護的。

但此處所保護的利益,只限於這個未來潛在的受害
人自身所擁有,與他人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