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同學提到相關話題,所以來提供一下法律系看到的部分。




刑罰目的目前分成兩種角度探討:預防(殺雞儆猴)和應報(以牙還牙)

來談一下在目前台灣的民智之下繼續保有死刑之弊病。


首先,殺了犯罪者對受害者/受害者家屬本身並沒有任何實質上(心理上大概是有)

的補償作用,我想這應該沒什麼爭議?真正實質上產生的作用,

應該只有社會上少了一名曾經犯罪者,而其所帶來的利益多寡

則無法確實計算,可能有的是:該名犯罪者之後可能造成侵害

的消失,與殺雞儆猴效應造成犯罪率降低(這點在實證研究上

被證明有待商榷)等等。不過話說回來,應報理論求的本來就

只是(受害者與群眾的)心理安慰,上述會考慮的利益其實是

預防理論下的東西,但為了公允還是暫且列出。


題外話,其實要達到降低犯罪率效果是可能的,那就是要公開

處刑斬首示眾,但各位真的想回到那時代嗎?


是以應報理論下的死刑,一言以蔽之,就是爽。受害者爽、家屬爽、

跟著判決結果一起高潮的看戲社會大眾們大家一起爽。這類現象

就是包青天看太多,以為鍘刀一下血一噴,然後就可以開心放片

尾曲新鴛鴦蝴蝶夢了,正義伸張沈冤得雪。


真的嗎?那麼在這之後,受害人或其家屬除了爽又得到了什麼呢?

這時政府就能用該種手段去逃避建立相對麻煩的受害者/家屬補

償制度,以及暫時不去檢討養出這些重刑犯的社會結構,甚至還有

缺乏程序正義的訴訟制度也跟著倖免了。反正殺個該死的人,大家

高興,司法的形象建立了,改革的壓力也就小了。


綜上,本文並不去討論應報理論本身之優劣,但純就其實行的結果

而言,在民智未開不懂得督促政府建立犯罪受害人補償之配套措施

的情況下,選擇應報理論會留下龐大的社會成本,並不是一個好的選項。


講白一點就是如果今天台灣人夠聰明,懂得逼政府不得怠惰,要建立

完善制度,那要不要死刑我就沒什麼意見了(是說到那時候,恐怕人們

也就不會覺得死刑是很必要的存在了)

共 43 則回應

0
所以現在台灣還是有結構上的問題
要調整整個結構很難也很花時間
廢死不是說廢就廢 而是需要每個人都達成共識
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說不定需要花幾代的時間

我認為廢死是遲早的事
不過台灣現在還不適合
0
我的理解是

原PO希望群眾關心的議題,是先監督好政府建立好受害人補償之配套措施

再去探討死刑的存在與否囉~

不希望民眾一直侷限在死刑的這個議題

而忘記監督政府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就是保障受害人之後的日子


1
大家都知道現在沒有共識都知道要花很多時間,我比較關心的是要怎樣讓一

般人去接受死刑不是絕對的工具這件事?
1
大致就像狄卡同學說的那樣,更進一步,還有究竟是怎樣的

社會,才會讓人不惜殺小孩只為了被判重刑吃牢飯?


要知道監獄伙食並不好吃,居住環境也很擁擠(我國監獄人均逐年上升中)

比起抨擊這人如何可惡,檢討現行制度才是當務之急,

是這個國家造出了這樣的怪物,它還會繼續製造下去。
0
大多數的人容易情感用事啊......
覺得罪大惡極的人就是該死,並認為理所當然。
看到法官判決,若不是死刑就義憤填膺、正氣凜然,然後就忽略了死刑與否背後牽涉到的諸多問題
,這是我看到周遭許多人分享一些相關判決的新聞共同的情形。
0
我也很容易呀,我總是覺得那些義憤填膺不聽我講話的人快去死一死吧XD

但差別在於,我知道自己的情緒所得出的結論是不對的,
那些人則以為自己的情緒反應是種「想當然耳的思考」的結果。

但這哪裡有思考了呢ˊ_>ˋ
1
不是我們讀了法律就與社會脫節及離經叛道,是因為我們了解死刑或重刑不是唯一的解決途徑,被害者家屬並不會因此就得到了慰藉,縱然加害人是如何的泯滅人性,但我們僅能就明確事證去適法論處,除此之外最有效的還是給予破碎的家庭真正的協助及保護。可惜社會不懂,連政府也不懂。
0
台灣政府沒那個屁股就別吃瀉藥,沒完善制度,繼續腳痛醫腳,手痛醫手!只會造出更多想法偏激者
0
該處死刑的死刑犯死了我除了爽還能得到什麼我不知道
但他不死我能得到什麼我不知道但我會不爽
0
嘿資工系同學,說句不客氣的,你爽不爽干受害人家屬鳥事呢?或者干整體政策的社會教育功能鳥事呢?
你不會真的覺得「我不爽所以要判死刑」是個好理由吧?多想兩分鐘。
0
如果"只有我"會不爽就不會有反廢死聯盟了.
隨便一個"我反對廢死刑"粉絲頁就11萬人按讚,
廢死聯盟的粉絲頁很抱歉我一個找不到, 所以只能先認為"多數人"贊成死刑
多數人會爽或不爽的事情干整體政策與教育功能鳥事?

基於新聞上看到受害者家屬哭天搶地大喊司法不公, 看過太多就不找連結了
我想"大部分"受害人家屬巴不得全國人民上街用輿論使加害者就地正法
這種情況我說我看到死刑犯被處死我爽我就願意上街頭, 那這樣受害人家屬會不會開心? 會嘛
所以我爽不爽不甘受害人家屬鳥事?
我也說句不客氣的, 如果你的思考水平這麼低的話我也懶得跟你討論.
0
如果哪天 你結了婚 有了家庭 很美滿

但就因為一吸毒犯 讓你失去了所愛 你會怎麼做? 只要她願意改過就原諒他?

制度...我認為永遠不會有完善的一天 受害者失去所愛的痛更不是制度所能醫治

為有加害者受了應有的懲罰 受害者才有得到一些心裡的安慰吧! 再多的關懷根補償都遠不如看見犯人被制裁

而在台灣 法律制裁形同虛設 可有可無 犯罪人根本沒再怕 反正殺一殺 關幾年(搞不好還無罪) 出來又是一條好漢

所以我覺得比之補償措施 制裁犯罪人 還要重要吧!
0
很感謝兩位法律系的同學詳盡的解釋!!
果然這種相關議題還是要讓專業的來阿XD
我本身對於廢死議題一值有在關注,
但是對於自己應該支持哪一方真的是沒有一個好的答案.

我會支持廢死的理由在於: 錯判率實在是太高了, 光不講台灣, 還有警察辦案問審時的刑求逼供等等,
在美國即使是現在有科學辦案輔助的狀況下, 據我聽說錯判率仍然高達一成, 這其實是一個很可怕的數字,
因為人命是不可逆的.
死了就是死了, 現在就算是國賠十億也換不回江國慶的生命,
更別提連錯判/嚴刑逼供他的人都沒有法律責任.

但我不支持廢死的理由在於:
1.台灣目前的假釋和特赦根本亂來:
我一直很不解, 為什麼隨隨便便就可以假釋或特赦, 社會新聞上一直有出現假釋犯再犯的新聞,
這真是沒有道理, 有的時候對一個錯的人仁慈等於是對無數個無辜的人殘忍.
(像是之前挪威的夏令營掃射者只會被關2x年就會再被放出來, 屆時他仍身處老/壯年, 這其實很令人憂心, 因為他是一個激進的極右派+種族主義者, 通常這種激進份子並不會因為二十幾年的牢獄生活就受到改變)
2.的確是有人犯必須要到他的生命要被剝奪才會體認到其他人的生命的可貴,就像之前在臉書上被大量轉貼的日本死刑議題一樣.

我一直很好奇的一個問題是,
判處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特赦的可行性多大呢?
我覺得如果可以做到判處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特赦,
在此前提下, 我會比較支持廢死,
因為這樣至少如有錯判那還是有補救的機會,
而令一個人以一生的自由來彌補他的罪過, 未嘗不是一個折衷的辦法,
而且這樣的確也可以遏止他潛在的再犯罪機會.

至於終身監禁的社會成本,
我想總是可以以讓人犯自我勞動或是生產手工藝等等的方式達到一定的財務平衡吧?
而且, 就像我曾經聽過的一個說法,
有的犯人會扭曲到犯下重罪, 的確是因為在生命中的歷程(不管是童年還是什麼時候)遭到社會的錯待,
因此社會盡一點責任來負擔這個成本的確也是無可厚非.

一點小疑問, 如能得到解惑那就太感謝了: D
0
老話一句 讓他們生不如死的活 我一定雙手雙腳讚成廢死
0
沒想到廢不廢死也可以吵到DCARD上
0
清華的同學:

關於你的第一個問題,與其說是廢死與否,反而是檢察官起訴時的嚴謹程度問題,
以及審判如何接近真實的效果,我向來不贊成用這個當作支持廢死的理由,雖然
他的確是會產生的問題之一。

如果檢察官在起訴時能嚴格檢視其所得到的證據,已經達到高度確信,那麼有疑
問的案件根本不會進入訴訟程序,也就可以減少錯判的問題了。同理,法官在判
決時應該將其心證公開,且應該達到嚴格意義上毋庸置疑的程度。

你說的濫行假釋問題,其實是跟現行監獄空間不足(一間牢房塞好幾個人)有關,
所以只要在獄內表現形式上已經達到假釋標準,當然會盡量能送出去就送出去。
不過這問題的根本在于如何降低犯罪率,畢竟監獄不可能一直加蓋。

我支持在無法矯正的前提下終生監禁的做法,制度上也並非不可行,我認為這一類
變態至無法回歸社會的人並不會多到造成監獄空間問題(如果有那麼多,那該回歸到
社會教育問題)。就是看有沒有人要積極推動吧,但在目前政府傾向保留死刑的情況
下暫時無法。




0
ok, 我發表自己的感想你說不干受害者家屬,整體政策與社會教育鳥事
顯然你不覺得我的想法重要
講句不客氣的你發言裡還不是一堆"你覺得", 這些私人感想又干受害者家屬,整體政策與社會教育鳥事
我就很尊重你的發言, 有道理我也會適時的尊重
但我發表一下感想你就說不重要, 阿捏干丟?

你自己說你淺薄, 我認同阿! 認同一下你個觀點又說我白癡
所以你到底淺不淺薄, 說自己淺薄又不想承認, 怎麼這麼機掰
罵我白癡好歹也佐證一下吧. 還是要我附魏式智力測驗的結果. 看看誰是白癡
不過你罵我白癡也是你的個人觀點干受害者家屬,整體政策與社會教育鳥事

好啦, 認真且理性跟你討論一下, 先不鬧. 希望你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且尊重我的發言.
說法律是要處理普遍的事情不是處理特例
我怎麼看到大部分被判死刑的情況每一個都不一樣, 是不是全部都是特例呢?
你有看過漫畫快樂人生第三集嗎? 有個廢死律師的老婆小孩媽媽逛百貨公司時被別人用毒氣毒死
結果犯人跑去找廢死律師拜託他當他的辯護律師.
我想問的是, 雖然是架空的劇情. 發生在你身上你會怎麼處理



0
不好意思齁,你要不要把你那段「沒有死刑我會不爽」這種根本沒打算討論的發言檢討一下,
再來想想我為什麼說你那段話白癡?

要人尊重你,自己先想想你講這種話是要我尊重你什麼?
0
白癡又不是指你的智力,是說你講的話,
能夠念到台大資工系了,話一出口完全
沒有論理,只用你的心情來決斷,這樣
浪費你智力的行為,不白癡嗎?

回答你下面的提問:

我也是人,情感上我不會接他的案子,但我會幫他介紹其他可靠的律師。


0
"死刑存在所製造的問題"
兩位已經充分表現出來了~~~
0
哈哈哈樓下幽默XDDDDD
0
在這邊講自己的心情不講理論叫白癡?
照你的定義校園聊天區域裡一半以上的發言都白癡囉?
你不覺得自己的邏輯才白癡嗎?

0
我沒有支不支持廢死
只是在這種地方吵這種事情沒意義~~~
大家還是開心和樂點
0
很簡單吧?這個主題的目的是討論,
不是分享心情,這很明顯。

白癡的不是講心情,是跑到我這篇
講你的心情這行為本身。

你要發洩你的心情請到其他篇去,
自尊心被傷到了趕快去討個拍,乖。
0
校園聊天區裡的居然存在某個主題不能聊心情?
聊心情會被罵白癡.
我怎麼覺得是你po錯地方, 何不把你的文章po到八卦版就沒人跟你聊心情了
0
八卦板才真的都是在發洩心情吧XDDDD

這樣說吧,我希望這個主題用來討論,
你的心情怎樣跟我的主題無關,所以
我當然說它不重要。你別再跟我吵你
的心情了這樣好不?

你要是好好拿出你的論據我就好好跟你
回,但要是再「沒有死刑我覺得不爽」
,就恕不奉陪啦。

好的好的,我相信您在智力上一定不是
白癡,請快點把你認為死刑有利整體利
益的論述端出來吧~

0
八卦板會自然會有人認真跟你討論, 會怕就說.

你不尊重我的"我覺得"卻要我尊重你的"我希望"
版你的? 站你架的? 你好大我好怕喔
要是你是狄卡同學這樣跟我講的話我自然接受
0
八卦版又不是沒去過,一百個裡面有兩三個認真討論的就不錯了XD

你要繼續這樣撒潑胡鬧,我就不奉陪囉,
趕快去討拍,掰~
0
我尊重你法律的專業與廢死的想法
剛要認真跟你討論請你去看個漫畫你一定沒看
有看就不會回答得那麼膚淺了
要是看完還回答的這麼膚淺那我也沒什麼好跟你討論的了

別人的意見想法你都覺得不認真的話, 自然100你只會覺得有2,3個認真跟你討論
再說我覺得我的邏輯沒問題我幹嘛要討拍? 就事論事而已.
回應不了我指出的盲點就說我撒潑胡鬧. 這話說得也太不負責任
遑論你還想要我跟你認真討論


0
我幹嘛要看漫畫才能跟你討論==
你已經把情節交待得夠清楚啦。

不能辜負委託人,是律師的職業道德,所以如果我的心理狀態無法全心
為這人辯護,那就轉介給其他人,我不覺得這種做法哪裡膚淺。

我說清楚一點,我所謂「認真」,不是「很認真地講出自己心情」,
或是「很認真地講出自己想要怎樣卻不思考是否有必要」,
八卦版的情況就是這樣,「為了不要浪費稅金應該殺人、因為要
補償受害人的受創心理、你要是受害人家屬還會這樣想嗎」,
所以我說一百個裡面只有兩三個不是這類回答或情緒性發言,不過
分吧。

恕我直言,你只想講出你最直接的感受或最簡單的解決途徑,這種
不用一秒就能得出的想法,究竟哪裡認真啦(好啦可能你的態度很
認真)?這是思考的怠惰。

是啦,這裡是沒說我可以規定你不能講心情,但你在這裡只要只談
心情就會被我鞭,何苦如此作賤自己?從你的發言裡,我覺得你好
像因為說過的話被我評為白癡有點小受傷,所以建議你去討個拍回
復一下。那我都說這裡是討論了,你一直要堅持談你的心情問題
、談你有沒有認真、談我憑什麼規定你不能講心情,不是胡鬧是什麼?
0
你提到的那位主角是個廢死律師,但就這類人士而言,
廢死通常不是情感上的希望,而是理性上的結論。

所以縱使它是個廢死律師,只要他還是個人,那麼
就一定會帶著對兇手的仇恨,所以要不違背自己的
理念,並且維繫其職業道德,這案子總是不好自己
接手。

希望這樣有清楚一點。
0
然後,你丟個故事出來問我感想,
這種做法跟「如果你是受害人家屬
你會怎麼想」這類直覺以同理心訴
求的問句並沒有多大差別,我甚至
沒看到你闡述自己對這故事的想法,
以及為什麼認為我的回應膚淺的原因。

可能你的「態度」很認真,
但隔著螢幕我畢竟感覺不到,
要讓我覺得你想認真討論,
就多拿點不是直覺反應的
東西出來。
0
你很矛盾耶, 都跟我說掰了又回來. 要逃不逃的.
另外你鞭我ok, 我鞭你就是說我撒潑胡鬧. 連你的有些觀點我認同你都還會有意見.
這種雙重標準是法律人的思維嗎?
你也不用模糊焦點把我的行為歸類成被說白癡要討拍的人,
我也覺得你挺白癡的我發一篇文你發三篇來回我,怕得不到回應
這不也是再討拍嗎? 乖~ 爺爺回來了.

顯然你沒把漫畫看完.
結局是他接受案件幫嫌犯脫罪, 然後動私刑殺了他.
要是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我也會做一樣的事情, 找律師幫他脫罪再動私刑.
既然都說動私刑了, 他一定會死得很慘.
即使最後被抓我也覺得值得. 做完要我去自首也行.
或許對他來說直接被處死刑是種恩惠
你要怎麼說服我不做這樣的事情.
0
這就是你認為深刻而不膚淺的觀點?

我不需要說服你不做這種事,你要成為殺人犯,這是你的自由,
我的議題一向都在死刑。這種畫來自爽的情節你還可以看得這
麼「深刻」?這個主角只不過是讓自己受情感支配變成一個殺
人犯而已,而且違背了自己的理念,這種人我看不起。

你就乾脆承認你沒有任何支持死刑的有力論述,只是覺得殺掉
死刑犯很爽吧?有的話還請提出來。

事實上從頭到尾你都在跟我吵你的心情,還有你可不可以
談你的心情這些問題,所以我甚至看不見你的觀點究竟是什麼,
也無所謂「你認同我的時候我還有意見(啥時?光是嘴上說說
尊重我的專業可不算噢)」,直到這篇你才稍微講清楚一點。

你究竟何時有鞭到我我倒是不知道?

我指出你思考的懶惰、除了情緒發言外沒有其他內容、發言不經
大腦,這才叫鞭,你有哪一篇是根據我本文的內容提出質疑?只
會像小孩子一樣吵着「憑什麼、誰規定的」,完全鞭不到人喔。

我發三篇是臨時想到有東西要補充,誰怕你不回XD
況且你只會吵架,哪時會來拍我了。

0
記性怎麼這麼差, 我在別篇同意你自承淺薄阿. 忘了?
無法回應的點或問題就說別人在吵, 這樣的討論沒有意義.
天啊, 我怎麼會花這麼多時間跟一根木頭說話.


0
嗯,所以我同意啊?那部分有問題嗎?

然後你到底要不要承認你只有情緒沒有論述嘛?
要不要承認你的想法都是直覺得出的結果根本沒消化嘛?

我在提的點你一個個都避開不談,這樣我真的要開始
認為你連本人都是白癡囉?
1
因為被沖到太底下了,清華的同學,我重回一次喔。


關於你的第一個問題,與其說是廢死與否,反而是檢察官起訴時的嚴謹程度問題,
以及審判如何接近真實的效果,我向來不贊成用這個當作支持廢死的理由,雖然
他的確是會產生的問題之一。

如果檢察官在起訴時能嚴格檢視其所得到的證據,已經達到高度確信,那麼有疑
問的案件根本不會進入訴訟程序,也就可以減少錯判的問題了。同理,法官在判
決時應該將其心證公開,且應該達到嚴格意義上毋庸置疑的程度。

你說的濫行假釋問題,其實是跟現行監獄空間不足(一間牢房塞好幾個人)有關,
所以只要在獄內表現形式上已經達到假釋標準,當然會盡量能送出去就送出去。
不過這問題的根本在于如何降低犯罪率,畢竟監獄不可能一直加蓋。

我支持在無法矯正的前提下終生監禁的做法,制度上也並非不可行,我認為這一類
變態至無法回歸社會的人並不會多到造成監獄空間問題(如果有那麼多,那該回歸到
社會教育問題)。就是看有沒有人要積極推動吧,但在目前政府傾向保留死刑的情況
下暫時無法。


0
>>交通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男同學
我不覺得在這討論廢死議題是沒意義的,如果想單純開心聊天的話,其實上FB即可。
Dcard最棒的地方就是能大方表達自己想法,能看到來自各校各系不同人的不同意見,也能藉此刺激自己思考。
當然沒有說一定要支持哪邊,但是至少對社會議題還是要關心。

我還是傾向支持死刑,但是我還是會認真的去了解廢死背後的意義。
死刑真的就能解決問題,或預防問題發生?

補充一篇文章,不論支持或反對廢死的都可以看看
0
臺灣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男同學
你為"不加思考情緒化反應"做了最好的示範
0
樓下,他應該已經不想再回來丟臉了XD
還是回到主題上吧。
0
感謝 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男同學(樓主)的回覆!!

關於你回答有關"錯判"的問題,我覺得你提出的解法是建立在"如果制度和人(檢察官與法官,甚至加上調查單位如警察等等)都完美不犯錯"的前提下, 這點其實以現實來說是蠻難做到的, 我相信你是在那個專業的圈子裡一定更能體會, 沒有完美運行的制度, 因為人一定會犯錯(這就像是我是資工的, 我知道要寫一個系統卻沒有bug實際上是天方夜譚一樣XD)

我不知道一般你們會支持廢死覺得比較正統的理由是什麼(是像哲學性的:人不應該有剝奪其他人生命的權利? 或是像你一開始文中所提:報復性的行為並不是最好的補償等等), 但我會從一個比較實際的面向去看(這大概是理工學院讀久了的習性吧...抓bug XD), 所以才會傾向提出像錯判這種問題的存在, 而外行如我對錯判目前能想到的解法也只有廢死而已(因為就如我前面所言, 我覺得現實上完美不犯錯的制度和人是不存在的...)

然後原來假釋背後是這樣的原因...冏
如果是因為空間問題的話,這樣豈不是無解了(大驚)

唔, 如果誠如你所言, 空間問題不可解的話, 那終生監禁的實行難度更是提高了, 如果以空間不足的邏輯來推論, 當人滿為患的時候如果再加上終身監禁的犯人, 獄方想必也會很頭痛.

這樣說起來, 不知道你對於"有些犯人只有在自己的生命要被剝奪得時後才會真的體認到受害者的生命可貴"這個死結有什麼看法? 你覺得在法理上這種情況怎麼權衡呢?

再次謝謝你的耐心回覆!! 我覺得能在dcard上討論這種議題很好阿,
我個人是相信各種議題"有被討論"是進步的第一步, 因為每個人在思辨的過程中會更能理解議題和自身思考的盲點,
也更能理解不同面向的思考方式:)
而且我很開心能夠得到專業領域同學的詳細解說:D
(這也是dcard的強大之處阿XD 不然真的要找到認識的法律系同學同時兼恰當的時機來討論這些議題還真不容易呢)
很感謝你提出這些觀點和討論!!
1
清華同學:

先說監獄空間問題,以現在獄政而言的確就像你說的,已經走到一條死路,
套句咱系上教授的說法,這就像生了個爛瘡,不去治療傷口,而只是把它
包起來假裝看不到(把犯人都丟進監獄就當問題解決了),而膿血就繼續
向體內侵蝕。

根本上而言我認為犯罪率與人民生活品質是息息相關的,要是大部分的人
都能一定程度上滿足生活需求並且有正常工作,相信會那麼無聊想去犯罪
的人不會多到擠爆監獄,更不用說嚴重到需要終身監禁者。

所以......目前無解(攤手)。雖然我覺得反正現在都擠成這樣了(一間
塞五六個人),不如乾脆加蓋一間終身監禁專用的監牢吧,以目前死刑犯
人數來看,即使全部需要終身監禁,大不了也就幾十人,這樣的地方應該
還有。

關於錯判作為廢死理由,我同意實際角度上而言可用來支持廢死,前述的
比較偏向理念上主張,畢竟無論刑罰是否具可回復性(其實這樣說很怪,
因為即使是自由刑,被關的那些時間也是回不來了,受刑人在外的名聲也
是),錯判是不應存在的。比較理想的情況就是做到寧縱勿枉,高度提高
定罪的門檻,即使這樣會放跑一些真正的犯罪者,但那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你說的那個日本案例我也看過,但那個要用來支持死刑其實是很薄弱的,
整個故事都在訴諸情感,而刻意忽略了這只不過是個特殊個案的事實。
一來,恐怕不是每個死刑犯都那麼有慧根,能在死前頓悟。二來,就算
他頓悟了生命的可貴,那他都已經要死了,對這個社會到底有什麼實質
幫助?教育罪犯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們能夠回歸社會繼續貢獻,光是它
自身得到啟發,然後就被槍斃了,那教育他幹麼呢?

我能想到的頂多只有報紙上會刊載一些死刑犯的「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然後奉公守法的良民們看了表示欣慰之類的效果吧。至於那些將來可能
成為重刑犯的人呢?那對他們來說是別人的經驗,不是自己體會到的,
我懷疑能有什麼太具體的教化功能?

因此就比例原則上去權衡的話,即使我們假設以教育效果為目的,也略過
必要性的檢驗吧(順序是目的性、必要性、衡平性),這個所謂教育效果,
的利益能否明顯高於罪犯的生命法益,顯然是很不確定的(尤其在生命法益
普遍認為是最高法益的前提下)。所以要以這種見解去支持死刑,法理上完
全不可採。





0
突然發現漏回了兩則,意旨差不多,一起回。

台大資工(雖然可能不會回來了?)
「如果"只有我"會不爽就不會有反廢死聯盟了.
隨便一個"我反對廢死刑"粉絲頁就11萬人按讚,
廢死聯盟的粉絲頁很抱歉我一個找不到, 所以只能先認為"多數人"贊成死刑
多數人會爽或不爽的事情干整體政策與教育功能鳥事?」

淡江數學系男同學
「但就因為一吸毒犯 讓你失去了所愛 你會怎麼做? 只要她願意改過就原諒他?
制度...我認為永遠不會有完善的一天 受害者失去所愛的痛更不是制度所能醫治
為有加害者受了應有的懲罰 受害者才有得到一些心裡的安慰吧! 再多的關懷根補償都遠不如看見犯人被制裁」


先回淡江的同學:

外界經常誤解廢死團體的主張之一是原諒,但這根本就是反廢死團體擅自推導出來的。
如果是我,要原諒嗎?當然不,我恨他一輩子,但恨一個人並且欲殺之而後快,
並不足以說服我自己去殺人或是授權國家殺他,因為情感怎麼會是殺人的正當理由?
像那位台大資工的,我每次碰到這種蠢蛋也都覺得怎麼會這麼盧,真是令人痛恨,
去死算了(抱歉我個人對無法講理的人容忍度比較低),即使掛了這傢伙,可以
治癒我胸口一團恨意,我也不會真認為我殺掉他是正確的呀?那為什麼只是因為恨意
的來源提高到了「傷害我身邊的人」這樣的程度,為了撫平恨意而殺人就成為正確了呢?

說句殘酷點的,國家沒有義務要去滿足你的殺人慾望。製造出一個殺人犯、強姦犯、
重傷害犯,國家有部分責任,所以要對受害人或家屬作補償,但那不代表受害人或家
屬可以選擇自己要採用最激烈的補償方式。


資工的:

喔?所以民意什麼時候成為我們要不要殺人的依據了?
你還活在那個丟石頭、焚女巫的時代嗎?
多數人支持死刑,這是事實,倒是不需要從粉絲頁去證實。
但如果只要民意支持,我們就無條件同意某種政策,而不
去探討民意形成的背後原因(媒體操控等)、民眾認識
的事實是否正確、以及假設政策實行能帶來的利益損害
之權衡,那我們根本不需要政府了不是?

再說,我說你爽不爽與整體政策無關,也就可以擴張
到全體適用。因為「爽」不是一個可具體推知利益的指標,
也不是一個國家的政府(理想上啦,事實上會,因為還要騙
選票)應該考慮的事情。不然油電雙漲大家爽不爽?不爽
嘛,但就目前台電虧損的狀況,有沒有必要?可能有,
這才是政策制定者在考慮的事情呀。民意不是萬靈丹耶,
同學,所以說你白癡也只是剛好而已一點不冤枉,智力測
驗跟這無關啦,重點是你的腦有沒有在用。



馬上回應搶第 4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