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媒體來源:
作者: 林倖妃 | 天下雜誌 – 2013年2月19日 下午3:36

2.完整新聞標題/內文:

12年國教,目標是舒緩過度升學壓力。然而,今年1月,台灣補習班家數創下新高,其中8
成以國中、小學生為對象。下課後,孩子開始補英文、作文、音樂、美術、跳舞……。

【 為了明星高中 補PISA 】

PISA是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劃的簡稱,為OECD發展的跨國調查研究。每3年1次,針對15歲
學生,評量他們是否具備參與未來社會所需的基礎知識和技能。

這可能是台灣的教育「奇蹟」之一。為了因應12年國教,2012年,基北區的明星學校首次
實施「特色招生」(不開放免試分發名額,以吸收菁英)。考試內容可能是閱讀理解素養
、數學素養兩科,題型與PISA類似。

消息才傳出,以考上明星學校為號召的「PISA特色班」,立刻應運而生。然而,「過度升
學壓力」,舒緩了嗎?學生下課後的補教產業,蓬勃發展,或許給了答案。「補習班的存
在,和政府政策有絕對關係,」擔任台北市補習教育事業協會總幹事20多年的張浩然,看
盡起起落落。

【 升學補習班 跟超商一樣多 】

根據教育部委託統計,今年1月,台灣的補習班家數創下新高。立案共有18956家,升學文
理補習班則有10626家。其中,8成的招生對象為國中、小學生,逼近3大超商總數的8900
家。光是2012年,升學文理補習班,就比前一年暴增近600家。升學補習班和超商數量並
駕齊驅,正是另一個台灣教育「奇蹟」。

中華民國補習教育全國總會前總會長張萬邦預言,未來只會增加、不會降低。「升學管道
多元化,家長對制度愈來愈搞不清楚,乾脆交給補習班,」一輩子投身補教的張萬邦認為
,因為少子化,對教育的需求更精緻化。補習班的角色也在轉變,不只教學生,還要服務
家長。

學生花在補習的時間,愈來愈多。8年級學生方南坤,說起他「超忙」的寒假生活,除
PISA特色班、複習7、8年級課程的寒訓戰鬥營,還有理化、數學和英文。一週補5天。家
住新莊的方南坤,未來一年,都將繼續過著早上6點出門上學,下課後轉戰台北西門町、
南陽街,補英文、數學、理化和PISA到晚上9點的日子。等他搭車回到家,通常已經是10
點半。

【 外語、才藝班 狂飆逾千家 】

事實上,外語和技藝類補習班數量,同時狂飆,為台灣教育「奇蹟」之3。外語類達到
5069家,為10年前的2.38倍。技藝類則是3141家,也是10年前的2倍以上。

在各色各樣補習班中,以國中、小為招生對象的家數,就佔了高達8成。「升學補習班的
家數雖然多,但受到景氣和少子化衝擊,近年每家招生數量都在萎縮,」中華民國補習教
育全國總會總會長劉至剛,一家家蒐集招生狀況,發現每家都少約1成五。

「人民對教育缺乏信心,才會導致補教產業愈來愈擴大,」從補教起家的劉至剛,一針見
血。教育政策反反覆覆,造成民眾惶惶然,訴諸課後補救。12年國教,是否可以挽回人民
的信心?這不只攸關教育,而是國家更長遠的競爭力。

3.新聞連結:


共 4 則回應

感覺根本的問題在於社會的價值觀

日本有達人精神 德國也有工匠精神
歐美多元領域都一樣重視 工作無貴賤

台灣就是唯有讀書高
大家都要讀公立學校 以後去高科技公司或醫療體系上班
覺得其他技職都是次等職業
所以就沒辦法接受孩子去讀職校

但並不是每個孩子都是讀書的料阿
搞不好是個頂尖的寶石雕刻工匠也說不定
樓上說得很好

除了多元價值觀

台灣社會也過分重視成功
對成功的定義也顯狹隘

最可怕的是某些家長對教育本質的錯誤認知
好像教育只是學校與補習班的事
身教言教媒體政府社會缺一不可
彼此又環環相扣卡成一團
故大哉問
臺灣的家長迷信補習班已經到了相當扯的境界,某些惡質的補習班似乎也有不少「矇騙」的手段。

以我自己親眼所見而言,我兩年前曾經去過一家國中補習班應徵,當時我覺得這家補習班很黑,只去工作過一次我就不幹了。我就讀清大歷史所,去應徵文科老師的職缺,原本是說如果人手調度不來,有學生要問數理問題的話也請我支援一下。這我同意,所以就要我第一次上班就先去輔導幾位程度較差的學生數理。首次工作時,補習班老闆要求我將來上台專門教數學理化,還當著我的面向學生宣傳:「這位老師是清大碩士,數學理化都很厲害。」又私底下交代我:「如果有家長或學生問你的學歷,你就說清大碩士,千萬不能講科系。」我無法接受被騙,職務內容和應徵時所談的完全不同。更無法接受被他們利用來欺騙學生和家長,於是拍拍屁股走人。

當時我已經知道這家補習班黑到可以用這種方式來宣傳和經營。不過,這家補習班的黑心程度在今年年初又打破我的認知。

我意外發現,雖然我只有在那家補習班工作過三小時,輔導數理。但兩年來,他們都用我應徵時繳交的身份證影本和畢業證書影本向教育局將我登記為他們的社會科師資,並以我的名義向教育局申請開課。也就是說,我被他們盜用個人資料,當了兩年多的人頭師資卻渾然不知。而除了我、學生、家長,這家補習班連教育局也敢矇騙。

好吧,到這個時候,我知道這家補習班黑心到連向政府登記開課的師資都能是假的。但是沒多久,我又發現他們的黑心程度遠不及於此。

他們向教育局登記了五位老師,國英數自社各一位。我寄了存證信函,信中主張對方未經允許便使用我的個資為不實登載,要求對方七日內把我名字從那個師資登記上撤銷。於是在對方收到存證信函後......
              五個師資的名字全都撤銷了。

等等,這該不會是說,他們在教育局登記並申請開課的師資「全都是假的」吧?雖然這已經十之八九可以肯定了,但為求慎重我還是決定查證一下,我開始設法找到另外四個被這家補習班登記成師資的人。以我所聯絡上的其中一位人頭師資而言,在說明原委後,對方告訴我,他確實曾在那裡工作過一段時間,但也已經和這家補習班很久沒聯絡,也謝謝我解決這件事情。我又問了對方離職的時間,他告訴我:「五年前。」

但是教育局的師資登記日期全都是兩年前的同一天啊!也就是說,兩年前,他們除了在未曾告知的狀況下,使用我的個人資料登記師資,更盜用了一個當時「根本就已經離職三年的人」的個人資料,向教育局謊報為自己的師資。

很好,這家補習班的黑心程度至此又超出了我原先的認知。但沒多久又有新的爆點出現,是的,更黑的事情又出現了。

這家補習班是由一對兄弟所開設,新聞報導,其中哥哥涉嫌對補習班學生性侵害,已經被逮捕羈押了。那天我突然想到,嫌犯也是教社會的,萬一我都不知道名義或個人資料被盜用,或者我不當一回事沒處理。那家補習班都沒讓學生知道老師的名字,要是被害人向警察哭訴他被補習班社會老師性侵害,警察向教育局調閱師資名冊,那不就是我嗎?雖然我知道,頂多就是被警局傳去問個幾句話,說明自己的清白也就沒事了。但誰會願意因為有性侵害之嫌被傳去警局呢?

這家補習班已經關門、招牌也拆了,希望不要另起爐灶才好。
我也在補習班打工
現在很多家長以為把孩子丟給補習班
教小孩課業以外的工作就是補習班的責任
甚麼品德教育、守時等觀念越來越差
免試入學開放後很多學生根本去補習班玩得
不念書不認真,根本浪費爸媽錢
不想念書還不如直接去賺錢
體驗社會!!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