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士林王家,今年的華光社區,
國家對於利用警察力量強制拆除有人棲居其中的房舍,
似乎越來越得心應手,也越來越無動於衷。

提到這種爭議,總是很容易被質疑「正當性」,
王家質疑自己沒有積極參與表態,
華光則質疑是非法佔用國有土地,
然後就是耳熟到想吐的「依法行政」了。

但是,如同華光社區一般的自營聚落,
有他在台灣的都市發展過程的重要性與歷史因素,
是國家默許甚至給予一定的正當性(戶籍、稅籍等),

如今政府眼看土地開發利益可期,
用「竊佔國土」、「違法佔用」的標籤去貼,

如果不是被「法條主義」沖昏腦袋,
就是擺明見利眼開,翻臉不認舊帳了。
(這也不稀奇,關廠工人不也被擺了一道)


撇開這些法理、人權的「爭辯」
(在我看來,是政府的詭辯)

採取「溫和的不合作運動」策略的聲援學生,
被說是「妨礙公務」或者「吃飽沒事幹」,
更令我不解。
即使無法理解糾結的歷史情境,
即使無法認同複雜的論理過程,
可是面對這一次次,志願性的 聲嘶力竭的呼喊,

為什麼可以充耳不聞,

為什麼還是把信念指責為盲目,

為什麼不願意停下腳步,聆聽他們的傾訴?



最後,引一段臉書上參與者的記錄,
不是暴民、不是憤青,
只是有些話,國家總是不願去聽。

『 有一個男生一如其他人被四五個警察強力拖到路的中間,這個男生被放下後怎樣都不肯離開那裡,衣服變成一陀爛布裹住受傷的心,所有警察都叫他離開他卻恍若未聞痛喊著一句又一句。「強拆暴政!罰款殺人!」周圍的警察一陣騷動,不知道該拿這個過度有決心過度相信的年輕人怎麼辦,這個年輕人超出他們的預期了,他們以為他喊喊就會走人,他們以為只要用言語冷嘲熱諷一下這個年輕人就會受不了。但是這個男生還是一直喊,每一句口號都像透著血絲。沒有希望的氛圍湮染著這個男生的背影,眼淚湮染著每個人的眼睛。 』

共 7 則回應

依法行政 其實是 依著更多的_______行政吧!
關於士林王家
我想說的是
如果不是附近居民真的不會知道

我家住那附近
建商跟王家人都會到附近的店吃東西
吃飯免不了要閒話家常
所以久了之後就跟一家麵店老闆也就是我姑姑成了熟識
早在文林苑案子爆發前好幾年就知道
王家要的只是錢
會爆出這個案子只是他們跟建商價格談不攏
政府依法行政
他們為了使自己看起來有正當性
講了一個「我們只要家」的理由
那些幫忙抗議的學生們根本就被消費、被利用了

華光案當然離我家很遠
所以我也不知道媒體的報導有幾分真實
當然如果全是事實
真的是件值得省思及關注的案件

王家案的醜陋是不能拿來與之相提並論的
王家要的只是錢又so what?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建商為了容積率獎勵也是"要的只是錢"

談不攏就是談不攏,就是不能用公權力去強制執行違背意願的拆遷。
我這學期有上系上開的都市更新
老師有提到,當初是審議委員會要求王家那邊一定要納進去
因為如果劃出去的話,那邊沒有臨建築線,未來他們也無法獨立建築
不然我想建商也是不願意在那邊跟他們耗的

再者,其實王家也有違章建築與占用國有地的問題

有時候所謂的不同意戶,應該要更細地去劃分,到底是不同意做都市更新,還是不同意「這個建商」來做都市更新
如果王家是前者,不可厚非當然要尊重他們的意見
但如果是後者,我想這當然也是有很多可以上下其手或者思量的空間

至於華光社區的事件,我目前還沒有很深的了解
但據我所知的部分訊息,那邊本來是法務部提供給司法人員的職務宿舍
但至於眷村的部分我倒是不是那麼清楚
臺灣大學 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研究所 男同學

你說的對,
我沒有相對想到的是建商也只要錢,
價格談不攏其實就是一問題。


不過王家其實是先同意之後再跟建商獅子大開口,
讓原本已經成定案的事情有節外生枝,
影響了許多為了這個建案已經搬出去許久的人,
可能我認識太多這些人,
所以才覺得氣憤。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