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二的學生,在學校一直感到很無力,對學校教的東西沒興趣,也跟同學間沒什麼共同話題,交集很少,每天上學不知道是為了什麼...最近開始興起了想休學的念頭


想請問大家或有人的同學有休學的經歷嗎, 休學之後的生活 ?


以後也不會想再復學,我在意的點是休學後就要直接去當兵了 ? 還有大學學歷對以後找工作的重要性, 履歷填大學肄業會不會很多工作都無法錄取了呢


感覺現在上學就像行屍走肉般... 沒有朋友,又無法在學業上取得什麼成就感,我好想休學專心讀自己有興趣的書,做想做的事和工作,但就是有很多顧忌和疑惑


熱門回應

我覺得,不管思考再多,都還是會覺得自己很衝動的,我自己是休學後重考的學生,但現在萬分感謝自己當初衝動休學。

我之前是念輔大織品系,但念了三個月後就休學了,理由跟你上述提到的很像,生活沒有動力、學校教的東西不是我喜歡的、跟同學交集不多……。休學前我反問自己,如果這不是我要學的,為什麼我當初要選這個校系?我給自己的答案讓自己冷笑了一聲。我只是想要進一個「聽起來」不錯的學校,輔大,怎麼聽都還是給人一種還不錯的印象,原來我在意別人的感覺比在意自己的感覺多這麼多,最後最不開心的卻是自己,那些「聽起來」說到底真的干我什麼事,我連讓自己快樂都做不到,何苦先去取悅他人。

然後,我又問自己,那我想要的是什麼?如果今天沒有人告訴我台大是第一志願,只看系的名字,我會填什麼系?是大傳,我想念傳媒,不管是傳媒的什麼,我想進媒體業,於是我很老實的跟我的父母說我休學的原因,和我真正想學的是什麼,並告訴他們我要重考。一開始一定有爭執的,但我認真的問他們:你們要我浪費四年,還是浪費一年?無奈之下他們簽了同意書。

休學了後,我過了三個月非常糜爛的生活,每天都躺在床上,浪費正值十八歲的青春,我爸媽管不動我,就是一臉死樣子,說著要重考卻沒有動力,因為覺得一切好像都廢了,很現實的是當生活沒有重心沒有目的的時候,儘管腦子裡想的都是我想要做什麼什麼什麼、我想要看什麼什麼書,都只會用想而已,並不會真的去做。爛了三個月後我自己受不了了,跑去找重考班,決定重考隔年的指考,於是就開始了半年的重考班生活。

當時在重考班裡我的志願是上政大的傳院,無疑的是受到了重考班很深的名校思維影響,可是我的數學和地理超爛,就是那種怎麼救都是白救那種,國英歷就算再高分也填不了政大的傳院(當然也沒有都破90那麼高)。那時候是賭氣填完政大就填世新,加上很多朋友都說想念傳媒要念世新,但其實是超不想進來的,所以還故意只填一個自己也沒聽過,分數相對較低的傳院的系級,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就掉進來了。

進世新後超多朋友和長輩建議我在輔大復學,理由不外乎是輔大「很好聽」,可是我不想再過一次那種為了別人眼光而活的日子,才三個月我就要受不了了,所以我堅持到世心報到,雖然一開始因為沒有上政大也非常不情願。

嗯,沒想到故事打得有點太長了。

總之呢,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去調適心理上的障礙,例如自大的認為自己高分低就啊、擅自把別人看太低啊等等,一開始的課都愛上不上的,後來因為大一下的時候有一個傳播技能展,因為一些合作上的問題讓我被迫成為班級總召,那時候的壓力很大,因為責任很大,而我才開始意識到,選擇自己想要的東西後,還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不然就算得到了想要的,還是會覺得像沒有得到,甚至根本沒發現自己已經擁有了。

可是現在我非常喜歡在世新的生活,我現在過的幾乎是我夢想中的生活,忙碌、充實、學的是我真正愛的、有自己的朋友,最重要的是我找回了最單純的夢想,儘管很現實的是學歷在職場和面子上都是很重要的起點,但我不再像以前一樣怕跟別人說我是世新的(有時候難免還是會啦)。

如同下面其他同學講的,重點是要知道自己內心真正要什麼,然後去檢視在得到這些東西以前你需要做些什麼,如果你願意做這些事去換你要的結果,那麼就做吧!可能你奮不顧身用力往前到達的目的地,和你想像中的有落差,但其實那是老天爺特別留給你禮物,念世新念到現在大二了,我真的能感受到老天爺不是不給我最好的,而是想要給我最適合我的,因為祂看到了我那麼努力的過程。

天啊,真的是太長了啦,總而言之(這次是真的總之了啦),學歷固然重要,履歷也多多少少真的會看,但我覺得個人經驗、企圖心、態度等等有時候是更大於這些東西的,你可能一開始不能找到一個很高薪的工作,可是靠著這些,也許你會爬得比別更快,因為你比別人更清楚你走的每一步路會往哪裡去。

這是我自己的經驗啦,原po加油囉 ^_^

這個文章很久了我知道
可以問一下原PO你現在過得怎麼樣嗎?
我...掙扎很久了
真的,很久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