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9名台大、清大學生及研究生相約前天到新北市九份登草山,大夥將登山健行當散步,僅穿著短袖、夾腳拖(圖),簡單的水及食物就出發。

未料他們在途中迷路,受困山區20小時,有人失溫、體力不支,所幸報警後,於昨晨5時許被平安引導下山,他們感激對警消直說:「謝謝,還好有你們幫忙!」文╱呂品逸.圖╱翻攝畫面

共 3 則回應

不過當事人已經在Hiking板
說他們是穿著整套裝備上山,沒有只穿拖鞋這回事
他們被記者婊了
全文

我同學也是當事人,分享一下他PO的文
-
上新聞了,我不知道是甚麼樣的環境讓台灣媒體淪落至此,通篇文章大概只有5%內容是真實的。
首先清大躺著也中槍,本隊伍有高中生、大學生、研究生、社會青年,但沒有一個成員來自清大,這就是這篇報導的水準。
再來談談我們的行程,我們是從台二線的半屏溪出海口溯半坪溪右股上草山戰備道路,並不是去登草山這座馬路開到山頂的郊山。這個行程中要通過四個瀑布,其中包含東北角最大的50米半平大瀑布。
隊伍中攜帶的公共裝備有動力繩60米、浮水繩、nut、cam、岩釘、長傘帶、sling、繩梯等等技術器材,個人裝備也有吊帶、岩盔、上升器、下降器、長短普魯士繩環、救生衣、溯溪鞋。新聞中的照片是下山後換的穿著,並不是登山時的裝扮。
遲歸的原因是我們在突破困難地形時花費較長的時間,導致最後摸黑上溯,接近戰備道路約五百公尺處因為天色昏暗沒有跟上傳統路,而走上右股溪溝。台灣的低海拔原始林植被密集,在其中穿行並不輕鬆,所以即使定位出自己離戰備道路只有200公尺內的水平距離,仍然選擇迫降保留體力,等天亮再出發。
隔天早上我們決定報案是因為想請警方在道路鳴笛,幫助我們能夠從最接近道路的方向上去,但最後我們自行上切抵達戰備道路。
而後消防隊的大哥開車出現,把我們從草山戰備道路載到九份公車站,非常感謝你們,也謝謝所有關心我們的夥伴。
台灣的記者不意外阿
最喜歡斷章取義
最喜歡只看表面
最喜歡操縱台灣人民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