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學業為了文憑,文憑為了就業,就業為了生活,生活為了…僅是活著。

學校的作業考試做完交出去就只是得到一個數字,時間到了又是下一組輪迴

你會說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當自己想做的事情變成教授要你做的,就「不能」變成自己想做的了…

作業太多專案太多考試太多都讓自己快喘不過氣,誰還有時間談夢想、談熱情呢?

從國中就被壓抑的夢想,在時間與教育制度的摧殘下,好像只剩餘燼與遺憾,往往只能做做表面

資本主義告訴我們人要有工作才有尊嚴,人的縮影就是學習、工作、成家、退休。是不是只要有個鐵飯碗就能度過一生?

我想要有作品,屬於自己的作品…
我覺得學習應該要是遇到困難才去學習,跟你連學了這個可以幹嘛都不知道實在差太多了
或許我只是害怕失敗,害怕別人的眼光,害怕社會的觀感
沒有動力…沒有熱情…沒有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