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英文期末

我在念英文的時候看到一個東西
搞得心情不是很好

false hope syndrome
錯誤的希望
舉例來說
一個女人認為 只要瘦10公斤就能遇見白馬王子 從此過著幸
福生活
然而事實上不一定是像她想的這樣
而且目標太遙遠
所以他們注定會失敗

看到這裡我就開始思考自己的目標是否屬於false hope?
諺語說 hope springs eternal
然而錯誤的希望卻會失敗

我真的搞糊塗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對false hope syndrom有所誤解
但我真的快要瓦解了

怎麼辦
好沒有信心


by考生

共 8 則回應

我覺得與其想你的目標是是否屬於false hope
到不如想想朝著目標前進的途中你會得到什麼。
而且不到最後你又怎麼知道自己的目標是否是屬於false hope呢?
會不在中途因為遇到了一些事情而改變目標呢?

以你舉的例子來說
一個女人認為 只要瘦10公斤就能遇見白馬王子
從此過著幸福生活

這裡面其實存在著很多可以討論的東西
1.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否是大家想像中的童話故事裡的那種白馬王子?
還是說只是她"生命中的真愛"即可稱為白馬王子
2.過著幸福生活
每個人對於幸福生活的定義也不一樣
EX.有人認為有錢就是幸福,有人認為有家人、愛人陪伴就是幸福,有人認為自己一個人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就是幸福
3.或許她在"瘦下"得這個過程中,她的目標改變了!!不再是遇見白馬王子&過著幸福生活
而是愛上運動OR因為瘦下來所以變得更自信、更美麗,換了一個夢想
或是還有其他更多可以討論的問題。

我覺得人生中的不確定因素實在是太多了,anyway,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保持愉快的心情,樂觀的面對生活^皿^
還有"自己"想要做的是什麼!!沒有所謂的絕對hope springs eternal
要不然"例外"、"奇蹟"等詞語為什麼會出現呢?^^

((當然...不道德的事情我不在這做討論XDD
>>原PO

我剛剛搜尋了一下,有一部分我覺得妳可以放鬆一點
但是我是從歷史學的realistic來討論這個概念
所以與原作者之原意是否有脫離不是很敢肯定
我搜到的內容是這樣

The false hope syndrome: unrealistic expectations of self-change.

自我體現那不切實際的期待

我對這句話是這麼翻譯的,當然這部分妳或許翻得更好,或許也不用翻,總之,怎麼翻譯不重要
重要的是對realistic的感觸
我認為妳的例子很好,對消瘦十公斤就可以遇到白馬王子,並且從此幸福快樂是否是錯誤的希望?
首先來探討,消瘦十公斤是很現實的,也有可能達到的,至少就重量測量的表面是這樣沒錯
問題就如同樓上的,這個現實有沒有白馬王子?有沒有幸福快樂?
我要給的討論是,我認為有,也沒有,上面兩個問題都非常主觀,而且沒有辦法經由多元主觀來討論達到現實客觀
網路上有一段笑話是這樣
「國小的時候 女生喜歡 隔壁的大哥哥 男生喜歡 年輕的正妹
國中的時候 女生喜歡 在班上出風頭的男生 男生喜歡 年輕的正妹
高中的時候 女生喜歡 會打籃球又帥的學長 男生喜歡 年輕的正妹
大學的時候 女生喜歡 有汽車的人 男生喜歡 年輕的正妹
進入社會後 女生喜歡 有錢有房有車的人 男生喜歡 年輕的正妹
所以說 女生是善變的 男生是專情的」(理性,勿戰)
每個時期的白馬王子都不一樣,而每個時期能獲得的幸福也都是不一樣的
例如:出風頭又帥的男生摸摸妳的頭,或是跟妳說說話,小學可能覺得很幸福,大學可能覺得很噁心
同樣一件事情,卻沒有辦法為同一種感受,這樣的期待當然是不現實的(unrealistic)
因為你沒有辦法將這兩個問題獲得感官的客觀,更沒有辦法達成多元主觀所造就的客觀也就是從歷史學來討論的reality。
因此,妳自我體現(self-chang)當然是不切實際的期待(unrealistic expectation)。

那回到剛剛的問題,消瘦十公斤不是真實的嗎?那所謂的切合實際的期待難道就不存在嗎?
針對妳這十公斤,我想給的討論是「期待是存在著的」
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消瘦十公斤有可能可以讓妳的體態更合於時下主流審美觀(舉例來說160.55→160.45)
而體態優美可以帶妳更多的「情色資本」(理性,勿戰),這樣的情色資本或許可以讓妳在爭取伴侶或機會時(理性,勿戰)
能夠得到更多的優勢,而這些優勢累積起來,或許可以讓妳勝過原本的妳,達到其他切合實際的理想
例如消瘦十公斤後,妳對人力資源調控的技能可能能夠獲得更好的舞台發揮
並且被人看見,進入更大的公司,擁有更優渥的生活並且獲得安全感,這樣個期待確實是切合實際的
因為「情色資本」、「人力資源管理」、「較優渥的生活」、「安全感」,這些都是存在並且能夠經由多元主觀達成的客觀真實
當然,這內涵不是光有一個「情色資本」條件就可以達成的,但是眾多條件下,這一個條件我認為是可以被涵攝在其中的
也在上面提出它的內在邏輯給你批判,歡迎討論

那跳脫十公斤這個問題
我們再來說說其他的期待,我們到底應該要擁有甚麼樣的期待跟目標呢?
我認為期待不一定是要具體的,也可以很模糊,因為在達到這個期待之前,我們有很多的現實目標要去克服
在達成這些現實目標的過程中,我們或許會「順便」取得其他的目標或能力(未被預設所要的)
這些東西在未來都有可能影響著妳的期待(expectation)
或著我套用Jobs在Stanford 2005畢業致詞所說的

「Again,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This approach has never let me down, and i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in my life.」 ( 引自 http://news.stanford.edu/news/2005/june15/jobs-061505.html )

「我再說一次,你無法預先把點點滴滴串連起來;只有在未來回顧時,你才會明白那些點點滴滴是如何串在一起的。所以你得相信,眼前你經歷的種種,將來多少會連結在一起。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好,命運也好,生命也好,或者緣份。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我的人生因此變得完全不同。」 ( 引自 http://www.wretch.cc/blog/No1Kelvin/7819640 )

舉我自己的例子,我當初人生設定的很漂亮,念好高中,念好大學,進好公司,買好東西,過好人生
這樣的想法在我進台大之前,甚至是一年級剛開學,還是這麼想的,雖然指考有一科沒考好,沒辦法選當初設定的管院
但是我仍然想著要轉系,從歷史轉管院或社科院,隨便哪個都好
但是歷史這樣一路唸下來,我懂得為什麼當初會讓我進歷史,為什麼指考要感冒,為什麼會有一科沒考好了
我在這個學門獲得比想像中還要多更多更多更多的能力,我發現從這裡我可以得到剖析幾乎所有人文社會現象的科學能力
而管院的課我也沒有放棄,持續的統計學、經濟學等等基礎剖析管理學門的課也都修了
但是我最先的期待(expectation)反而變得模糊,不是因為我在知識海中迷惘沉淪
而是我知道我現在最該做的,是像海綿一樣把整個台大的水都吸光,如是,將來在任何的一個角落,都將可以發光發熱
因此,我不再需要一個畫死的樣板,我只需要一個模糊的、宏觀的藍圖
並且架構一個立體的、整體的世界

對我來說,這樣的東西,就是 hope springs eternal
它沒有不存在,只是在妳腳邊妳沒有撿起來罷了。

我不期待妳一定要照著我的思路去理解,只是提出我個人hope springs eternal跟False Hope Syndrome的一點小小心得
互相討論討論,畢竟這裡是狄卡,我不認識妳妳也不認識我,可以盡情抒發自己的感受。

請告訴我妳的想法好不?
喔~~ 字都好多喔~
補充一點,我現在的心態有點接近Jobs的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這是1970年代總編輯留給他的,而他在2005年留給全世界,其中包括現在的我

今天,我把這留給妳,希望對妳有點幫助。


這代表著思考邏輯有問題吧
我發現這串是深度文....

一二樓超級強大。


一_一
後來我也跟我媽討論了這件事
也檢視了我的夢想和false hope之間的關聯
結論是 我的腦太容易把自己往負面過度連結

根據課本上的說法
false hope syndrome的構成要素
是一個想要造成自己的改變 和一個自己認為“只要改變就能達成”的希望 並且這個希望是無從證明和自己想要的改變有所關聯 甚至可說是不切實際的

今天我有一個夢想所以我朝著那個方向努力
跟一個女人為了得到白馬王子而減肥
這兩件事本質上就不一樣了
是我的強迫思考迫使我去將false hope和自己的夢想strongly 連結起來
進而打擊自己的信心

放鬆一下也比較能清楚思考了

btw女生瘦10公斤的例子不是我想的 是課本上舉的XD
>>原po

那妳瘦十公斤了嗎XDDDD
馬上回應搶第 9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