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三年是我活到現在,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光,我想以後也會是,所有原因都在我的國中班導身上。

國小的時候,大家都知道課業簡單,隨便唸書成績都很好,我家也算小康,家人就讓我去唸管得很嚴的私立國中,開啟了黑暗中學時代。

國中班導是個喜怒無常,會拿小孩子出氣的人,當然她國文教得很好,但我要批評的是她教孩子其他的東西。

首先,這個班有階級制度,不是眾生平等喔! 我們班上分成兩種人,一種叫前段班,一種叫後段班,前段班的同學,會客串很多的職位,例如國文小老師(就是武則天旁邊的上官婉兒)、物理小老師.... 這類人呢,基本上就是乖乖牌,有當幹部的最後都很會阿諛奉承導師;另一種就比較慘,是後段班,除了被罵之外,就是各種上刑,有時候你會忍不住問她哪裡做錯了呢? 她沒錯,錯在成績不好。

讓我講講我們班的刑罰,我有印象的。

第一就是沒交作業或帶課本,一項就跪著上課一節課,還要青蛙跳教室一圈還幾圈,我記得我有跳過十圈的時候,最後連走下樓都有問題。 體罰還有很多種,我有在雨天被叫出去跑操場。

第二就是會被罵,被罵不一定要有原因,可能只是她心情不好。比如說我們班有一個女生,平時臉就沒表情,看起來不是很高興,有時候老師下午第一節,就會很突然的叫她起來罵,然後問她說,你知道妳哪裡錯了嗎? 她就只能乖乖回:因為我臭臉。(被罵很多次都知道了。)
我自己是被老師講說是真小人(因為她好像故意測試我會不會作弊,但我沒作弊。)、沒靈魂的人,我有次下午第一節也是睡醒,老師一進來就叫全班站起來,她罵一罵就突然看我說,妳是在瞪我甚麼,我是知道的,她只是心情不好,blablabla就被罵了十分鐘。

第三就是成績不好,妳就該死,只要有錯,成績好通通沒錯,過都記在那些成績不好的身上。例如說有一個成績很好的女生和兩個成績不好的女生是好朋友,因為年代久遠,犯了甚麼錯我也不記得了,但我知道是一起犯錯,要記小過,但成績好的女生就直接卸責,因為她是國文小老師,過都記在成績不好的兩個女生身上。

班上甚麼噁心的情況都有,成績好的各種捧老師,國中就學會怎麼幫老師過節、慶生,說一堆甜言蜜語給老師聽,部分前段班的真是甚麼虛偽的話都講得出來,班導還聽得很高興,問題是那些人真得這樣想嗎? 同學會的時候還不是各種酸,國中就要學會帶面具,真是好厲害呀!!

同學間也會有各種瞧不起成績不好的同學,就算你前段班,假設你不跟著前段班一起混,你跑去跟後端班當朋友,老師也會各種弄你,班導是沒在顧忌你會不會心靈受創,我們班就有三個被逼出去班上的,還有跳樓的。

階級制度之嚴重,比如說吧,每排都有排長,同學沒交功課,你一定要記下來,還要如實報告,不講就是連座。還鼓勵打小報告,會說你好棒棒。

當年老師說,如果你不想給老師管,好阿,叫你家長打給我,我就不管你。我真的叫我媽打了,因為我媽也知道,她根本變態。

不打沒事,因為我成績不錯,打了她就開始報復了,先是上課會各種酸你,然後再說反正我不管你以後怎樣,跟我沒關係。幾分以下要出來打手心,她也會故意等你出來,再全班面前酸你,我管不起你,你不用打,你回去。

我知道為什麼她這麼在意成績,因為私立國中,同學們直升她有錢領,成績對她影響很大,最後她也如願培養出她的班底,一半直升,還好我逃離那塊,跑去外面高中,高一我還自閉了一年,實在是男校同學都太白癡,後來才敢開口講話,混了三年,考不上大家眼中好大學,其實我很高興、不曾後悔過,我寧願用我工作三年的錢,去換我人生沒讀過那間學校。

老實說一句,妳看妳教出甚麼學生,各種心裡有病,整天帶著面具生活,不累喔? 讓我講兩個案例。

後段班有一個很有錢的同學,畢業後他們一票人出去看電影,叫人家出錢,裡面還會有女生有男朋友,還故意勾他,各種收禮物,幾千幾千在送的,是啦,是人家心肝情願,但我就是覺得髒。

剛考完大學那年同學會,我還被各種無視,誰叫我念第一高中,卻考不好大學,哈哈,但當下我連一點後悔都沒有,我如果直升,也只會被妳們這些人糟蹋而已,我必須先聲明,我真的不是邊緣人,我只是看不慣那些心理扭曲的事情。

直到畢業多年,部分前段班還會鼓吹老師的折磨是對大家的歷練,幹,爽的是你們,當然是歷練,真TMD噁心,過都別人在受,爽都你們在爽(固然我成績也是前段,但我寧願跪地板,也不爽跟他們整群面具鬼在一起。)那些後段班,很大一票都只是心地善良,但不是蠢,整天利用、糟蹋人家,有意思嗎?

這麼多年,我都要畢業了,始終有結在心底,甚至在某些低潮時期,我都有想過很血腥負面的報復,朋友都叫我放下,但我就是放不下,這輩子我都會記得,妳是個大人,我還小,所以妳可以為所欲為,但妳不要忘記,我會大,妳會老,如果哪一天,我有甚麼意外(比如說肝癌晚期),我人生最想做的事情,絕對不是甚麼和閃光、家人浪漫告別。

對不起,只要講起國中,我就會很負面,或許是我活在很好的環境,所以我才如此耿耿於壞,其實我只能做一件事,就是以後我會讓我小孩選自己喜歡的地方受教,我決不會讓他步入我的後塵,人生這麼短,何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