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中唸書的我
每次從家鄉回台中都有淡淡的憂傷

不管是火車或是高鐵
一下車總是看到許多男男女女的騎士,正在等著他們的男男女女

每次都會幻想自己也能坐上一輛專門來載我的人,每次都自己在演小劇場
然後就默默牽起自己的車騎走~

應該來辦個活動好讓想聯誼的人
來車站接送
真是一舉兩得哈哈
(開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