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 37 則回應

0
加上今天的洪家事件政府的說法
我覺得有種被當笨蛋的感覺.....

2013年讓我見識到了許多奇蹟...
0
怦然心動的整理魔法!
這叫斷捨離

補個幹
0
這樣的人還選的上...
這兩年見識了很多事情

大家投票時眼睛要睜亮點啊!!
0
0
真要說 就是一個共犯結構
藉由都更 和財團與地方派系勾結分贓
再加上劉政鴻已經連任過了
他就抱著反正下一任我又不選的心態搞下去
所以也沒辦法透過選票制裁........
0
>> B3 臺灣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男同學

ㄎㄎ
反正台灣一堆魚民都是以政黨來選舉的啊...
那些人哪會在乎執政能力啊...
反正台灣就是藍或綠這樣~
無可救藥的公民素養和台灣政客
0
大浦安那 >///<
0
台北林小姐
0
自己的故鄉城鎮要發展、要賺錢

就拿人民開刀QQ
0
如果這個聊天區不能罵髒話,那我也沒有其他話可以說了
0
>> 臺灣大學 日本語文學系 男同學
完全是把百姓當笨蛋在看

>>臺灣大學 植物醫學碩士學位學程 女同學
第一次看到拆別人房子 還要加州收拾東西的費用 雖然最後連收都沒收

>>臺灣大學 電機工程學系 男同學
吃相愈來愈難看 相信以後會愈來愈多這種狗屁倒灶的事情發生

>>高雄師範大學 英語學系 女同學
心中沒有人民的政府 已經沒有資格稱做政府

>>臺北大學 歷史學研究所 男同學
人民要從中獲取教訓 才有改變的可能 但多數人都看看聽聽而已 不作它為前車之鑑

>>臺灣大學 化學工程學系 男同學
盲目的選擇是最可怕的 真的是無可救藥的公民素養和台灣政客

>>交通大學 光電工程學系 男同學
說穿這政府也不是要發展故鄉 而是要發展自己

>>成功大學 系統及船舶機電工程學系 男同學
幹意十足!!


0
to B9 交通大學 光電工程學系 男同學
縣長的重點才不是甚麼發展, 他最好是懂甚麼發展,
他是要利用科學園區的名字去炒地皮, 然後想把炒地皮賺來的錢拿來解決縣府的債務, 順便自己也撈一筆
根本名不正言不順, 只"合法"而已

0
再怎麼絕望,也不要失去希望
只要這片土地還有人在關心我們的將來
這把火就可以延續下去,傳給更多的人
像凱妮絲一樣點燃燎原之火

現在民怨越積越多
什麼時候來個大爆炸


「...幸好 還有你們 不顧期中考試
只為去做自己認為更有意義的事
讓我們知道 我們不是財團 但仍可有所作為
我們不是官員 卻想改變台灣
渺小土地因為有你們變得偉大
看見你們 我就相信未來充滿希望」

好像離題了 ㄏ
0
>>高雄師範大學 英語學系 女同學 II

我也希望大家都能記得這一天。
但,台灣人還蠻健忘的

這代的我們記得大埔事件
但或許不用多久
就會像白色恐怖 228事件一般
被人們稱作「以前的事情」。

歷史是用來借鏡的
現在發生的很多事情
其實在很早以前已經上演過無數次。

0
不才認為大埔事件跟洪仲丘事件不能混為一談
0
>>師範大學 科技應用與人力資源發展學系 女同學

能否綜合一同討論,端看要討論的面向是什麼。
沒有絕對能或不能。
0
蔡小英說 有時候覺得總統府的風水大概有問題(笑)
其實跟大浦事件類似的事在全臺各地越來越多
如果最後的真相都指向官商勾結真的會很傷心
執政者到底知不知道底層的心聲還是裝傻
早上十點凱道見

最近奇蹟越來越多了+1...

0
政府是螃蟹嗎?!都橫行的
0
農陣聲援大埔事件 政大教授徐世榮遭逮捕
--
>>清華大學 統計學研究所 男同學
真的是橫著走
0
真的是官逼民反,說到這個我有個朋友只是在馬英九 跟江什麼的面前 舉官逼民反的布條,還有說一些查辦劉政鴻的話語,就差一點被抓起來...
白色恐怖回來了,這告訴我們歷史不能忘記!!!
0
請問一下版上警大的同學們
老師有教你們什麼情況下會構成公共危險罪嗎
0
臺灣大學 植物醫學碩士學位學程 女同學

徐教授最後因罪證不足被地檢署請回,
所以很顯然只是隨便找一條理由就把人帶走,
0
我不是很了解整個事情的情況
但是今天看到了這件事跟警察的關聯
像是:
教授徐世榮聲援大埔案被捕 警政署:是保護他不被車撞(個人認為是屁話)
或是

我覺得必須澄清一些事情

1.警察永遠都是政府的手下,不管上面是藍的還是綠的,警察永遠得要去依法處理
請不要說"那你就曠職啊"或是"不會罷工嗎?"
很不幸的,先不說警察也是有家人要養,警察是沒有罷工的權力的
所以有問題有九成都是政府的問題,不是警察

2.很多人說警察執法過當,因為我不是當事人,不能做出最正確的說明
BUT將心比心,來抗議的群眾真的都不會攻擊警察嗎?
在警察被攻擊時,我所知道警察少數的反擊手段就是
A.推回去,讓你離我遠一點 B架住你,以免你再打我
當然或多或少會造成民眾的傷害,
但是這些攻擊者都沒有想過,要是警察傻傻的站在那裡讓你打
他們很可能是會受重傷的,而被推回去或是架住,頂多是瘀青or擦破皮

總結一下
我想表達的是
1.有問題請找上面做決策的,他們才是罪魁禍首,警察不過就只是魁儡
2.可以的話請依照法律的程序來陳情,至少不要打警察,
你不推擠、不攻擊.警察幾乎是不會用強硬的手段來處理的,因為他們也怕上新聞

如果上面的說法有甚麼地方出錯,請原諒我,畢竟我還是個學生,不是在職工作的人
我看的可能還不夠廣,但是還是想表達一些意見
有任何指教我都會虛心接受
有問題的話.....我看我會不會,如果不會也幫不上忙

以上
呵呵
0
[You chant a slogan,
 but even if you're a calm and respected university professor,
 this is what awaits you,
 and you're charged for endangering public safety for your efforts]

僅供參考
0
>>中央警察大學 行政警察學系 男同學

可以先看看照片

我是無法從照片看出哪個人在推擠、攻擊警察
這些抗議群眾也不是白痴、更非暴民
也知道攻擊警察只會模糊焦點提早被架走而已,而警察也絕非他們的抗議目標,
所以將心比心,來抗議的群眾真的都會攻擊警察嗎?
尤其是徐教授,你覺得他攻擊警察有什麼好處?

警察「依法行政」我覺得非常合理,可以依據違法集會遊行法請他們離開(儘管是惡法一條),
但今天那些警察是以公共危險罪當場押走徐教授,又因無明顯罪證將他飭回。
如此濫權又怪說這是上級旨意,
只能說這個依法行政的「法」,是上級長官的法,而不是我們國家的法。

警察應是效命於國家,依據國家的法規做事情,而非這些官員,
如果只純粹聽命長官而違法濫權,
那就像你說的,不過是魁儡而已。

0
>>中央警察大學 行政警察學系 男同學

真心覺得你應該關注一下此事(警察事件)
因為"普通警察不能主張自己的行為是依照上級命令執行而不罰"
(此句是由一些網路所看到的 ptt有 fb有 你也可以查彭明輝教授的部落格)

所以當未來你要當警察時
你也可能是背夾在中間的人
一邊是長官 一邊是法律
所以至少要懂得有關於你們行駛公權力的法律
知道你什麼時候是該做的什麼時候不該
所以不要糊里糊塗的背黑鍋

至於你提到的警察內黑暗面的問題
我相信未來可以依靠社會的進步 法律 解決他
(雖然目前它讓我很失望....)
0
警察本來就會被教育成要相信體制, 不然公權力難貫徹
我想警察會覺得你應該要乖乖聽話, 乖乖把褲子脫下來屁股翹高, 受的傷不是比較少嗎? (他們的勤務也會比較少, 阿嘶)

0
>>臺灣大學 昆蟲學系 男同學

不妨讓我以您的論點訪向來說說看吧

這些"警察"也不是白痴、更非冷血武器
也知道攻擊"民眾"只會"被媒體民眾抨擊"而已,而"民眾"也絕非他們的打擊目標,
所以將心比心,來"維安的警察"真的有必要"攻擊民眾"嗎?
尤其是徐教授,你覺得"警察攻擊他"有什麼好處?

此外我誠心的問個問題(真的疑問~
徐教授是陳抗團體中堅分子,當他與一干人等高喊拆政府時,是否真的沒有警察維安及制止必要?

最後,很巧的我實習地點就在中正一分局,我敢跟你保證咱家婚橘長沒那興趣弄上頭條來擋自己官途
這年頭的皇上更不會看到你把人民弄得死去活來就龍心大悅,我們受到的指示一直都僅僅是...
民眾來時:"聽得到,看得到,打不到,丟不到" 民眾亂時:"請離>圈圍>抬離"

我不知道狄卡上的各位有誰真的在那現場,i did,
一群咆嘯怒吼著的人民夠令人神經緊繃,
而我因實習生身分不得直接面對群眾而總排在後面,
所以我很幸運的躲過了行政院被民眾咬(我們沒興趣留下照片就是了
所以我很幸運的躲過了凱道上暴衝民眾得不顧一切(確實超出申請陳抗範圍,且已突破數層管制直達府前磚道
說穿了 誰有興趣鳥你們 曬那老半天來打你們幾下難道會比較爽?

by the way ok 我們這樣說
>>台科大 機械工程學研究所 男同學

少自以為了,沒半個警察有興趣去碰你屁股好嗎,
至於勤務有沒有比較少...不才看你無知或給個台階信你0認知 :)
0
還要再過兩年多這種日子,想到就心酸

當初我們的票就這樣騙走了,換來的是....

對於他" 無話可說 = =
0
好啦, 警察超可連der, 呼呼~
0
>>中央警察大學 交通學系 男同學

警察當然是用來維護治安,
但敢問高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就有必要被視為公共危險罪現行犯逮捕?
如果真犯法,為何又以沒有明顯罪證飭回?事後又說保護他不被車子撞
這些是否有「僅聽命上級而違法濫權」的現象?

而白癡與否我是不知道,
但「說穿了 誰有興趣鳥你們 曬那老半天來打你們幾下難道會比較爽?」這種心態實在讓我不敢恭維。
另,你所謂的凱道暴民、行政院被咬,跟今天大埔這群人是一樣的嗎?

在現場是要被你們請走嗎?屆時又被說徒增警察工作量。
而在現場的你,不知道有沒有聽到他們家園被拆除而家當散落一地的悲情與痛苦。
大埔家被拆的人,如果連大聲喊的權利都沒有(你用咆哮一詞),那它們還能做些什麼?不喊又有誰聽到他們的聲音?

這篇討論串主要也不是在針對警察,
一開始也僅是有同學提問「老師有教你們什麼情況下會構成公共危險罪嗎」
而非在討論警察很壞、迫害民眾。

如果身為警察的你在執法與正義兩者上難以權衡,
那可不可以暫時請你們卸下警察的身分,
以一個學生的身分聊聊這件。
而私心希望聽到警察朋友對這件事情的關心與支持。
0
避風港以不當理由被強拆,
不只四戶人家心痛,
我們看了也好心痛。
既難過又生氣!

我們都是生長在台灣的人
只因為上位者一句話
就得被迫失去家園;
或者因為上級的指示
就得去現場維持秩序。

民眾出於傷心、憤怒、無助、被愚弄......等等道不盡的心情,
以致走上街頭,
把心中複雜的情緒大聲喊出,
只求當權者心存一絲絲良心,不要再假裝耳背了。

但是這一切百感交集的心聲,
來不及飄近他腦頭殼就被他超高比例的防護盾檔得遠遠遠的。

個人認為僅僅「拆政府」實在沒必要駕著人移送警局,
這和2013/1/1在凱道上眾人齊聲吶喊的「馬英九,踹共!」相比,已經相當有禮貌了。

同意樓上,誠心希望聽到警察朋友對這件事情的關心與支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丹:「民主的得到從來都是轟轟烈烈的,民主的失去從來都是不知不覺的。」
0
>>高雄師範大學 英語學系 女同學 II

真的無法想像 自己家被拆除的那種恐怖。

今天的我們還很幸運的能置身事外 不聽不看也不會少塊肉
但大埔的那些居民 時時刻刻都得面對家園被毀棄的事實
甚至搞到患上被害妄想症
想想 真的很悲哀
0
看到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或許可以參考一下
《路西法效應》—從集體到個人角色認同

『在這個情境中,有三種類型的處理方式:
 第一種是過度沉溺在其扮演的角色中,譬如嗜虐的獄卒與認命的囚犯;
 第二種是堅持中道,獄卒只求公事公辦,不要傷到人就好,但也沒有阻止同事的暴行,
 囚犯若認為獄卒不合理,就會拒絕一起辱罵同儕,甚至絕食抗議;
 第三種,是最多人的一種,不想被前兩者拖累,認為逞英雄卻害大家連坐受罰才自私,被罵也是活該。』

出處:
《路西法效應:好人是如何變成惡魔的》
(The Lucifer Effect: Understanding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
美國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2007年出版的著作
內容敘述作者於1970年代進行史丹佛監獄實驗的經過,曾改編為德國電影《實驗監獄》(Das Experiment)
0
徐世榮教授被捕事件,警察行使職權本來就是要聽命於上級的指揮,警察也許違反比例原則,

但真正要拿出來檢討的是,上級為什麼可以任意用公共危險罪逮捕合法行使言論自由權的人。



我想中央警察大學行政警察學系的男同學想要表達的是這件事情,

但是因為言論過於激動,反而引起對立了。(可能沒有人了解警察吧 呵呵)



附上一則很溫馨的新聞~

0
>>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女同學

「警察行使職權本來就是要聽命於上級的指揮」
不太認同這句話。
應要加上,合法的上級指揮。
如此,才是一個警察該做的事情。
0
果然還是母校同學們比較有在關心,
最近加到的Dcard朋友完全不聊時事,其實還滿困惑的...
馬上回應搶第 3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