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覺得不管怎麼看,大埔案都是合理化的集體霸凌.....

不曉得有人想分享意見嗎

共 96 則回應

大埔張藥房老闆張森文 遺體尋獲
咦 集體霸凌 怎麼每次有拆除房子的案件就會出現這個
上次華光社區的案子好像也有人說過??
現在拆屋已經變成這樣了嗎??
某跳針魔人應該會被釣出來XD 另闢第二戰場
因為我了解的不多啦

但是我覺得

為什麼人家祖產好好的,卻因為要建設就強迫拆遷

我媽說,就已經勸說很久了啊

可是,為什麼勸說很久,然後有補助,別人就要答應

我不知道,可能我比較笨不懂吧
喔拜託我希望不要

我純粹想好好發問

上次馬英九戰成那樣,老實說我很傻眼.....
合見合理?
合法未必合理
就是在玩弄法律
遍地開花的徵收案
努力相信政府卻一直讓人失望
很不想用官商勾結形容
但這一切都指向金錢利益考量

他們怎麼睡得著
在做過了這樣的事還不怕這些債有天找上他們
回原po
其實就算勸說很久,然後要給你補助,你只要堅持到底也沒人可以拿你怎樣
敢拆你房子的就是違憲(違背居住與遷移自由)
但是如果你收了補助,卻在後面覺得當初補助給的不夠高,然後再那邊東要西要的
那我覺得這種人不值得同情,其實就只是想要更多錢而已,一點都不是想保護家
其實有些徵收案我真的搞不懂那些去抗議的人到底是幹麼的??
而且到底動機為何都看不懂??
就像華光社區的案子就感覺不知道那些人在幹麼
有人要解釋的嗎??
一個縣長能做到被抗議成這樣真不簡單
各位知道張藥房他們一家以前就曾經為了政府要拓寬道路而同意被徵收部分坪數"兩次"嗎?
"其實就算勸說很久,然後要給你補助,你只要堅持到底也沒人可以拿你怎樣"

對啊
只是有時候房子會燒起來玻璃會破掉
里長會夥同鄰居討厭你
不認識的人覺得你不過是死要錢
就連你已經死在水溝裡了也一樣

其他的真的沒怎樣
真不明白,為何口才好的台大政治所同學不在這裡發表一下意見
我贊成 B7

B11 ....... 所以我覺得是集體罷凌啊

B12 那是最近有上映的電影嗎@@ 我都沒印象

B14 拜託不要戰好嗎....
B10 所以是"部分"坪數啊...我理解錯誤嗎
其實可以簡化為一個問題:徵收有無接受的義務?

我覺得是有的。只是政府動機與手段不良才屢被批。
B17 可以問一下法源嗎
會哭的小孩有糖吃
想提幾點看法

一.
常常會看到徵收案的贊成與不贊成的比例懸殊
而政府會拿著這一點將自己放在大眾利益上(話說大眾利益也不是這樣用的)
但他們都不會去考慮贊成與不讚成中各個的成分
比如以下幾個例子
1.有多少人是因為不懂法律依據而投贊成得?
因為當你要拒絕被徵收要先去辦理手續
否則就被當作默認
2.有哪些人是因為受不了需要長時間的抗告而放棄
看很多徵收案其實都需要跟政府打非常非常多年
有誰有那個時間和心力陪他耗呢?
不如就當作意外事故賠錢了事

二.
常有人會說
徵收案是站在大部分農民的利益上
這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不管農地徵收案接下來是要作科技園區、住宅區
農民所得到的40%幾面積的土地價值都比以前高
這時候我們就要去思考
我們是否扭曲了某些價值觀
1.農地一年的產值 vs 科技廠房一年的產值
政府依照這兩個去做比較
進而去劃分土地價值
有道理嗎?
因為人不可能全部依靠科技產物過活都不用吃飯
而且不用將汙染、生活品質算進去價值裡嘛?
2.是否需要這麼多的科技園區和住宅區?
舉大陸的例子
他們近幾年來一直為了開發而開發
導致產生了"鬼城"的概念
整座城市因為房租、地價太高
沒人想住想買
當然台灣還沒有這樣
但我們必須引以為戒

三.
我們需要再進一步得想想甚麼是公共利益
是眼前的土地利益提升嗎?
這樣你的下一代不是還必須將另外得40%買回來住?(而且會更貴)
每一個縣市都必須一直發展科技業才是唯一的生財之道嗎?(我該慶幸我是科技相關的?!)
那其它工作的人怎辦?當清潔工?
這樣是不是會壓縮到其他人的生存空間?
而獨厚科技業(因為目前看到最多的就是科技園區和附屬的住宅區)
對於其他產業算公共利益嗎?
是說我突然想到 要是他們因為抗議陳情成功沒有被拆的話
那已經拆掉的其他戶要怎麼辦?
B21 我的重點不是抗議,是像B7說的強拆是違憲
請不要在對事情不瞭解的情況下就用「會哭的小孩有糖吃」這種偏見往人身上貼標籤,至少可以先看完這份短短的新聞: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724/35171763/

好,但我想應該是沒什麼人會點開來看。
簡單的說,苗栗縣政府強拆別人的房子還要收拆除費,而那筆費用剛好等於補償費,所以最後只就是房子被拆了而已,連補償都沒有。
試問,政府這樣不過分嗎?他們沒有權利吵嗎?

又,人家好端端的住著為什麼非得要收你的補償費同意把住了好久的家拆掉,搬到別的地方去?只為了見鬼的公共利益(但實際上就是讓錢進入某些人的口袋)?
B21,理應是政府或建商賠給那些以拆除的居民啊。
到底是誰會那麼思慮不周地在事情都不確定(我指的是能不能得到全部居民同意)的情況下就做出拆除一部分居民房子的事情?
明顯就是用來逼迫不願意拆除的人妥協,把政府的目的巧妙的轉換成民眾(房子已被拆除的居民)的意願。
對, 你理解錯誤,
我是要說他們"以前"就被徵收過, 也都同意過(還兩次), 最後只剩六坪的畸零地, 然後這次"全部"拆掉, 他們一家才受不了
我提這個是要說, 他們不是那種不願意為了公共利益犧牲自己的那種人,

所謂公共利益, 全都縣長一個人說了算,
那到底是真的公共利益還是少數人的利益? 支持劉政鴻的人到底懂不懂有沒有去了解?
我只能跟原PO說,台灣人就是很愛無線上網民主
很多民主國家如韓國、日本等就算是民主
他們的法令也比較不會偏向維護個人的利益
如果以後要蓋什麼工程每個人都這樣鬧
那什麼都不用蓋了
然後就有很多學生喜歡跟著起舞
妖魔化政府、認為自己是對的是正義的
政府都是錯的,反正自己不管怎樣就都是受害者就對了啦怎樣怎樣的

回妳B4的發言
"可是,為什麼勸說很久,然後有補助,別人就要答應"
妳這句話不就反映了許多像妳這樣的台灣人民個人意識無線上網、無限高漲嗎???
"為什麼勸說很久,然後有補助,別人就要答應"不然妳還要怎樣?妳有那麼偉大嗎?

今天我不針對王家或大埔等個別案例,
只想跟妳討論台灣國民自私自利、個人意識高漲,凌駕政府、民粹充斥本島的現象
請思考什麼是"民主","民主"並不是每個人都愛怎樣就怎樣
這可以涉及到西方政治理論和哲學,要談可以談很多,此處不冗提
無線上網==
無限 抱歉打錯 沒檢查到
我對這個案子了解不深
但是當我看到有人被鞋子丟到 真 的 好 爽
我也覺得好爽XDDD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