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我真的不會想要復合,因為有很多事情我受夠了。」
:「妳說的是妳受夠了,這是理智上的判斷,跟愛沒有關係,那是兩件事,妳自己心裡也明白啊。」

/

是分開的事啊,理智和愛。
昨晚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什麼都懂了。這一年半來,白過。

隨後我想起上學期某個嚎啕大哭的傍晚,躺臥在外宿住處的床上,傳了封簡訊給一位朋友:

「妳覺得我是不是要去認識新的人,才可以走出去?雖然這不是我的作風,但是分開都快一年了......。不過,我就是不想要自己淪為那種必須靠新戀情,才能和舊愛完全說再見的人。為什麼不能一個人療傷?我太軟弱了。」

她回:「當然要走出去啊!我們都沒那麼幸運被上帝一把抓起來配對,既然如此,就要在廣大的人海裡游!妳一直不游,要怎麼對得起一直往妳游去的人呢?」

但親愛的我的朋友,我依舊固我地矜持到了現在啊。我還是一樣,照我自己的方式,不靠新的彌蓋舊的、不仰賴任何人趁虛而入陪伴、不想汲汲營營於找尋下一個庇蔭處。我是如此尊崇每一次真誠的喜歡,背後應當沒有任何目的和動機,只歸咎偶然;我耐心地等待,不乏寂寞叫囂,寧可自己跟隨緣份一輩子,也不要投機創造一些刻意的邂逅。因為,若要拿一顆神聖而認真的心,做成遺忘過去祭品,無法不愧。

如今,我以為,以為我真的做到了--不想念、不計較、不在乎,我把鬆開的那隻手以另一種方式牽起,無怨無尤;並且也好不容易地在近日萌發了對第三人的喜歡,深感解脫--可偏就在此時,讓我聽見「妳心裡還有他」這番諷刺至極、一針揭瘡的判論。為什麼?

「一個人的心裡,能夠同時住著兩個人嗎?」
公車上的冷氣吹得我四肢雞皮疙瘩。於事實之前,我如一尾蜷縮無膽的蛇,狀似勇猛,實則無毒、不敢使壞。這個遲來的困惑,像一耳光賞過我的腦袋。


原來人心是個要有多深、就有多深的抽屜,沒開到最後,誰也不曉得那裡,究竟還躲了誰。

# Dcard 政大女孩 - 追奇。

共 5 則回應

0
雖然不一定有幸能遇到上帝,但還是有別的解決方案,就是可以來找狄卡:P
0
我們不是上帝但,我們已經創造了月老Dcard

PS 為什麼發文者是台大,下面要標政大
0
B2 這是專欄文章 作者不是狄卡
0
疑 這篇不是之前那篇「一個人的心裡,能夠同時住著兩個人嗎?」

好像重複了??
0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