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上面看到的,很好奇大家的看法? 就跑來問了 ^^

[轉錄]

我在一個破碎的家庭中長大,在我的家庭之中也存在著沒有性忠貞義務的伴侶關係,這樣的原生家庭其實一直以來讓我感到既混亂又痛苦。

我還記得我以前最常對我自己說的話就是:這沒有什麼,這很正常,我們大家都是這樣,電視裡的八點檔也都是這樣演的。
我很鎮定,或者說我常常得讓自己很鎮定,我開始覺得自己既成熟又堅強,我認為我自己可以承擔可以解決任何事情,反正,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見怪不怪就好了。

我也常常問一個問題:為什麼這個社會要逼迫我們每一個人把自己的家庭塞進那首甜蜜的家所塑造的框架裡?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從來沒有人這樣做,從來,逼迫自己把家庭塞進那個框架裡的,是我自己。在很多很多的狀況裡我發現我其實一點也不鎮定、不堅強、不成熟,我只能痛苦地承認我根本解決不了自己心裡的矛盾與衝突,我只是把它們壓在我心底而已,因為一直以來我其實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擁有一個甜蜜的家庭,我希望歌詞所描繪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我想問一個問題:如果,在沒有法律承認的前提下,這樣的事情都不斷在發生了,更何況法律開始承認這樣的關係存在?

我覺得法律保障的應該是家庭的社會意義與功能,每一個孩子都渴望在一個健全的家庭中長大,雖然條文寫著伴侶不一定基於性關係而締結,但伴侶法中的條例也承認在伴侶關係中是有可能誕出孩子的,如果遵照法條來說,伴侶關係可以單方解除,那麼這個孩子的權利該怎麼保障呢?更遑論伴侶法中同意伴侶關係的雙方能夠收養孩子?
再說,如果幾對伴侶共同變成家屬關係之後,可能會發生怎麼樣的狀況呢?

我反對多元成家法案,不是因為我反同性戀,更不是因為我歧視同性戀,這是兩回事,實際上我愛他們,我的手足就是同性戀。

我只是覺得穩固的婚姻與家庭有社會意義與功能,不能因為符合某些人不願進入婚姻的感情狀況,就要削足適履,如果是基於社會福利的角度,要幫助弱勢得到更多法律或者社會補助的幫助,我想應該可以用特別法案的方式增訂,而不是瓦解現有的法律。

愛情,的確是你情我願就可以成立,但是家庭與婚姻不只是兩個人的事情,對孩子來說,在穩固而健全的家庭長大,是法律應該要給的保障,也是有行為能力的大人應該要負起的責任,如果不願進入婚姻,不願建立有穩固關係的家庭,為什麼可以扶養孩子甚至收養孩子呢?

共 28 則回應

蠻中肯的~
從前面看下來感覺都挺認同的
但到最後,突然令我有些疑惑
伴侶法,並沒有瓦解現在的婚姻法規阿
確實是另外定的法律阿@@

不過他提到的是否能撫養小孩這點確實有些令人深思就是
雖然目前婚姻在離婚時,即使多了個簽字的步驟,仍舊有小孩歸屬的問題
而伴侶法在我看來是個晚年兩人互相扶持照顧而立的法律
所以是否有能力扶養小孩這點頗令人值得思考

至於如果有人要談同志收養小孩的事情
請走婚姻那條路線,支持將法規中的"男女"改為"雙方"即可,而不是找伴侶法
當然也要支持"父母"改為"雙親"這件事啦
所以他還是可以支持同志婚姻啊。有3個案欸。
什麼叫"在沒有法律承認"的前題下?以前就一直沒犯法的事,現在還是沒犯法,
代表法律一直都認可啊?

另外伴侶法也有規定雙方都有撫養的義務,什麼孩子的權利誰來保障?當然是一起保障啊
如果規定不能單方解除:
沒愛的人被逼迫在一起,每天吵架或者分居,互不快樂的共同撫養孩子。
如果規定能單方分開:
沒愛的人可以相對和平的分開,相對快樂的共同撫養孩子。
是有什麼差嗎?我看起來伴侶制還好一點。

難道沒有伴侶制,男女朋友間就不會生出孩子了嗎?
男女朋友也是可以單方解除啊,而伴侶制至少還讓雙方先有共識,
也可以促成訂立民事契約保障權力,也可規定要性忠貞,
不像現在男女朋友沒共識也沒保障。

現有的法律不會瓦解,不願進入婚姻的人仍然不願進入婚姻,
不想為孩子負責的人,沒有伴侶制一樣拿他沒辦法,
想負責的人也本來就不會因任何法律,而有所改變,
簡單來說就是以前的問題仍是問題,不是問題的仍不是問題。

本來不願意有穩定關係的人就不該收養小孩,但你覺得不想有穩定關係的兩人,
會因為多元成家,而去收養個小孩來絆住自己嗎?這怎麼可能想太多。

最後三個法案是分開的,如果只是反對多元成家,仍可以支持同性婚姻。
伴侶關係收養孩子權利義務訂於伴侶當初立訂的契約內......
沒有不能保障小孩的權利啊
如果說他提的是小孩要有"雙親"照顧的權利
那離婚不就不應該准許了嗎

其他問題前面同學都有提到了...
這篇對於文中的問題應該有達到部分解釋的作用
想到我媽媽有大老二

就好恐怖>_<
我不覺得一個家庭的美好是用法律來規定的
現在相愛結婚也不見得之後能美滿相處
讓不相愛的兩個人綁在一起豈不是更痛苦呢
想分享一篇文章

我覺得其中的論點剛好可以回復給本篇文章的作者
本篇文章的作者剛好卡在一個"別人都有就我沒有"的這種社會價值
雖然他努力說服自己,但最終依然不是真正地接納,
為什麼?
因為這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就是一個爸爸一個媽媽一個家。

"家族治療師 Caroline Thompson 的觀點破除了規範與現實間的對立。面對諸多心理學者在此議題上的競相表態,她指出心理學者面對個案的認同困擾,其職責不在於從社會規範對個案提出評價指導,而是退一步地聆聽。面對同志成家後新的婚姻與家庭秩序,「沒錯,我們的確面臨著一場人類學意義上的轉變,而這轉變是根植於當代個體自我建構過程中,個人自主性─包括其性傾向─的增加。」她也批評所謂「同志婚姻的孩子在學校會被嘲笑而受到創傷」的邏輯:「社會對於同性戀的接受度正在改變,在此過程中,心理學家唯一的角色便是陪伴個案。」"

"同志婚姻的孩子在學校會被嘲笑而受到創傷"
就像文章作者一樣,真正傷害他的不是家庭本身
是這個社會文化帶給的的價值觀。

"當部分心理學家宣稱「失去了異性戀雙親的座標,孩子將會出現自我認同的危機」,值得譴責的是沒有異性戀雙親的孩子,或是霸凌他的社會?應該質疑的究竟是所謂「非典型」的生活方式、家庭結構,還是多數暴力?""




他的結論
是我最喜歡的部分。

"支持多元家庭的理由,
因此不只是「多數包容少數」或是「異性戀有的,同性戀也要」的平等邏輯。
當多元家庭不再受到指指點點,
解放的不僅僅是渴望成家的非異性戀者們,
也包括在社會眼光下努力活得像個「爭氣的男人」或「嫁得出去的女人」的你和我。"

BY 師大 東城綾
安安 你知道伴侶法是分三條送審的嗎
(原作者是我一位大姊姊般的好友,我徵得她的同意分享過來,再此代原作者回應)
[轉錄] 回B4

首先,我說的是,像我家中這樣混亂的狀況,的確不是法律規定或者不規定就能夠有所改善的事情,
但我想表達的事情是,社會對於性忠貞與家庭相對比較開放,
也許有人在道德上覺得沒有影響或者沒有關係,但不代表法律上承認這樣的事情是正確的,
如果立法,代表的是整體社會的價值觀共同認為這樣的事情是合理的並且可以享有權利,
我不能認同這樣可以輕易瓦解的家庭關係可以享有一個國家法律所保障的家的權利。
要權利,就要義務,那伴侶關係的義務是什麼?
如果是基於互相照顧、互為幫助,
我卻覺得這樣可以隨時瓦解的伴侶關係會帶來更多的社會問題,甚至可能將弱勢推向更弱勢的景況。

再說,我反對的理由有80%以上是站在孩子的立場來想,不管伴侶雙方的關係是什麼,
孩子需要的是在穩固的家庭關係下成長,孩子需要爸爸、媽媽穩定且持續的愛與關心,
不管那個孩子是收養來的,還是他們生出來的,孩子都需要穩定的家庭生活與關係認同,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用自己的故事來當例子,因為我自己在混亂的關係認同裡面很痛苦,
混亂的關係認同與不穩定的家庭生活,讓我沒有辦法信任人、信任愛,
也在自我定位與認同上很混亂。我自己走這個過程走得很痛苦,現在也還正在走。

當然,我不可否認現在離婚率、出軌外遇的事情層出不窮,也正如這位同學所寫:男女朋友間也可能生出孩子,法律並不能制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我認為那就是因為對於家庭與婚姻的價值觀正在崩解,所以產生的結果。
我們覺得要順從自己想愛就愛、不想愛就離婚的意願,而不願重視"家庭"並不是兒戲,並不是只有兩個人的事情,所以才會造成這麼多的破碎家庭,
現在為了因應這樣的想法,所以要讓家庭與婚姻制度整個解構,我認為它帶來的問題會大過於它解決的問題。
至於這位同學所說的最後一件事: 「現有的法律不會瓦解,不願進入婚姻的人仍然不願進入婚姻,不想為孩子負責的人,沒有伴侶制一樣拿他沒辦法,
想負責的人也本來就不會因任何法律,而有所改變,簡單來說就是以前的問題仍是問題,不是問題的仍不是問題。
本來不願意有穩定關係的人就不該收養小孩,但你覺得不想有穩定關係的兩人,會因為多元成家,而去收養個小孩來絆住自己嗎?這怎麼可能想太多。」
其實看完之後我覺得很難過,我難過的事情是,我們都明白法律的制定並不能制止人的想法與行為,就像規定不能殺人,還是會有命案發生,
但法律存在的意義不就是成為那最後一條底線嗎?不想負責的人,我們的確拿他沒轍,但是難道我們要讓這樣不負責的想法成為法律保障下的一種家庭的"正常狀況"嗎?
不願意有穩定關係的人不該收養孩子,但他們可能會生出孩子不是嗎?雖然我們可以用很多方法來讓伴侶(我用伴侶,是假設他們不一定是情侶關係)對這個孩子負責,比如共同扶養、共同監護等等,但我難過的事情是,為什麼我們要讓這樣不穩固的家庭關係成為法律定義下的一種"正常狀況"。
最後,同性婚姻沒有不可以,但是我困惑及疑慮的點仍然是孩子,同性婚姻牽涉的不只是這兩人法律上可以互為代理人或者關係人的事情,一樣,是孩子,是人工代孕、是收養是扶養的問題。
我覺得孩子的想法會是這個社會所灌輸的
如果
這社會灌輸的是"同性的父母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那麼她便不會是一種問題
然而很多時候都是因為那些反對的人打從心底就是反對同性婚姻
因而提出的不合邏輯的反對論政證
然後又以其實我是支持同性婚姻的狗屁言論

然後有些人可能會說
這樣的話孩子就得不到"母親的愛"
我想說
有些女生個性很像男生又或者根本就是男生的個性(抱歉在此我用了刻板印象中的男性就是粗暴等等的舉例,但容許我以這種"男性的個性"意象來方便表達粗暴等等的特性)
那她能給孩子他們所謂的"母愛"嗎?
然後有些人雖然是男生
但卻有無比細膩的心與愛,比起一般女性要來的好幾倍的慈祥
那她對孩子的愛就不能稱做"母愛"?!

這是我個人想法~~
[轉錄] (代回應)

人都有天性要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不管是孤兒或者是領養的兒童。為什麼人類是男女共組家庭?從遠古到現代,雖然也經歷了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的模式,但因為婦女地位的提升以及對於性忠貞的需要,於是有了一夫一妻的模式。 因為所有的孩子包括人工受孕,所有,無一例外,都是男女結合而誕生的,人類現在會不會太過於驕傲,認為我們自己可以為任何一個男女結合而生的孩子選擇不是男與女共組的家庭?

你說有單親、有失親的孤兒,他們也很健康很正常。

我就是單親家庭長大,在青年失親的孤兒,我在大家的眼中看起來很正常、很健康,我有許多好朋友,許多師長與朋友的父母都願意成為我的家人,也畢業於國立大學,我曾經以為我自己很好,不需要任何幫助,因為從小家中就沒有媽媽,所以我也曾經認為我不需要媽媽,只要有父親的愛就可以完全,曾經覺得我自己可以重新定義家庭的意義,但我發現,我心中的天性就是渴望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這不是別人給我再多的愛或者關懷可以填滿我心中缺失的那一塊需要。

固然有很多方法可以去彌補法律的漏洞,也沒有任何一條法律是全備的,但我思考的是一個孩子他心裡的渴望是什麼?對我來說,一個孩子的天性就是要找爸爸媽媽。
奇怪 這話題不是很火嗎
B13的代回應也蠻有道理的 是另一種思考的方向
怎麼這篇都沒人回 因為他不是大家認同的主流意見?
權利義務的部分可以看這張
將原本同居的權利義務法制化契約化
如同本來口頭答應的事情被白紙黑字寫下並由法律承認其效力
這樣怎麼會被認為反而是促進不負責任的現象呢?

至於訴諸個人經驗的論述容易遇到的困境是
如何從個人經驗推廣到所有個體,這是不容易的

我可以說,我也是單親家庭
但我就沒有所謂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渴望
我站出來能否主張"所有孩子的天性其實不是要一個爸爸一個媽媽,而是社會的包容"
但其實這樣的主張可以很輕易找到反例
因此不是個夠強的論證

而據我目前所了解
好像七歲以後的孩子如果被認養是會詢問孩子本身的意見
當然領養人資格也會經過審查(如同異性戀的審查程序)
孩子不喜歡雙親是同性,這是可以拒絕的
B11我最近有重要考試沒辦法回應長篇大論,
其中有很多自以為是的誤解,或奇怪的觀念,
也許禮拜四或禮拜五,甚至狀況不好的話
下禮拜才有時間回應。
我想回B13

我呢
從出生到我國一時
因為家裡經商的
所以我爸媽很少照顧到我和我弟
對於同年的回議不是一般小孩全家人出遊玩,也不是父母在一旁教我作業
記得國小放學後
不是整天在家裡看電視就是自己到補習班上課去
我也很少有機會直接把我連絡簿給我父母簽名
都是放在我的書桌上隔天早上看到簽好名的聯絡簿
他們在我國一時離婚
但我卻一點也不難過
我一點也沒有感覺
印象中她們半夜回來見到面就是大吵架(偶爾躺在床上睡不著時偷聽到他們的吵鬧

她們離婚後
我媽因為要扶養我和我弟因此很辛苦的在外工作
因此我也變得更加獨立

對這樣的我來說
我渴望的並不是所謂的父愛,母愛
我只是渴望有一個能夠陪在我身邊
教我作業也好陪我聊天也好偶爾聽聽我的心事
不管那個人是男,是女,是否為我父母
就只是希望有個人陪著

我認為
人類就像是鴨子一樣
一出生第一印相認定為父母的人
她就會是你認定的人
不管她是男女或是男男
如果你認定她就是你的父母
那她就是
B11我是B4同學~ 也希望原PO能幫我轉達。
(用《》標起代表引用B11原文)

-----------------------------------------------------------------------------------------------------------------------
《《我想表達的事情是,社會對於性忠貞與家庭相對比較開放,
也許有人在道德上覺得沒有影響或者沒有關係,但不代表法律上承認這樣的事情是正確的,
如果立法,代表的是整體社會的價值觀共同認為這樣的事情是合理的並且可以享有權利》》

首先法律沒禁止,就代表法律是承認的。

事實上伴侶法主要是為了讓非愛情因素,卻希望能互相陪伴的兩人用的,
比如說兩個獨居老男人,想在餘生相互照顧,能互相有法律上的依靠,
妳覺得這兩個老男人該為彼此性忠貞?
如果是男女情侶要用伴侶法,顯然可以約定要性忠貞,這是有法律保障的
要解除伴侶關係還要去法院登記,比原本純粹男女情侶要有保障N倍(原本是什麼都沒有)
而且還能先彼此有共識。況且不想有伴侶法關係,
也可以不要用(事實上普通男女朋友本來就不會去登記)

所以社會價值關是老男人互相照應要為彼此守貞?還是男女朋友不該先達成共識?
伴侶法不代表認可男女朋友可以隨便拆散好嗎? 妳可能自己誤解了,
伴侶法主要不是用在想愛情基礎上的,就算想用的人也是可以自行約定。

-----------------------------------------------------------------------------------------------------------------------
《《我不能認同這樣可以輕易瓦解的家庭關係可以享有一個國家法律所保障的家的權利。
要權利,就要義務,那伴侶關係的義務是什麼?如果是基於互相照顧、互為幫助,
我卻覺得這樣可以隨時瓦解的伴侶關係會帶來更多的社會問題,甚至可能將弱勢推向更弱勢的景況。 》》

首先結了伴侶關係,不代表關係會輕易瓦解,兩人間感情瓦解的速度,不會跟伴侶法有關係。

兩位期望能有法律效益、能彼此照顧、能一起生活,
為何要阻止其該有的權利? 妳是要逼兩個老男人結婚嗎QAQ

因為很重要所以重申一次,伴侶關係不會隨時瓦解,而基本上目前看過的所有問題,
都不是伴侶法造成的,所以文中社會問題、弱勢更弱勢的情況是指什麼情況?
沒寫出來也不知妳認為的問題是什麼。

-----------------------------------------------------------------------------------------------------------------------
《《再說,我反對的理由有80%以上是站在孩子的立場來想,不管伴侶雙方的關係是什麼,
孩子需要的是在穩固的家庭關係下成長,孩子需要爸爸、媽媽穩定且持續的愛與關心,
不管那個孩子是收養來的,還是他們生出來的,孩子都需要穩定的家庭生活與關係認同》》

站在孩子的立場很好啊,不像有些人90%是站在宗教的立場,然後在這基礎下拼命找理由反對。

這段我大至同意,不過這也跟伴侶法沒衝突。
唯一比較有異議的是,在都不是親生父母的情況下,
如果兩個爸爸或媽媽,穩定提供愛給孩子,跟是一男一女不一定會有差別,
假設有兩個同性者社經地位很高、能給孩子極好的教育跟愛,我想不出理由反對他們領養。

-----------------------------------------------------------------------------------------------------------------------
《《當然,我不可否認現在離婚率、出軌外遇的事情層出不窮,也正如這位同學所寫:男女朋友間也可能生出孩子,法律並不能制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但我認為那就是因為對於家庭與婚姻的價值觀正在崩解,所以產生的結果。
我們覺得要順從自己想愛就愛、不想愛就離婚的意願,而不願重視"家庭"並不是兒戲,並不是只有兩個人的事情,所以才會造成這麼多的破碎家庭,
現在為了因應這樣的想法,所以要讓家庭與婚姻制度整個解構,我認為它帶來的問題會大過於它解決的問題。 》》

這跟伴侶法有什麼關係,伴侶法會讓人更愛出軌嗎? 會造成大家兒戲家庭嗎?
伴侶法沒有讓婚姻跟家庭制度瓦解啊,可以說明一下怎麼瓦解的嗎?
或是至少舉出原本沒伴侶法時有兩個人活的好好的,
有伴侶法後卻破碎的狀況吧,這樣我才能判段有沒有道理,
也許是我自己沒想到,歡迎討論~但不要只用一堆肯定句,卻沒說明理由。
我認為它解決的問題遠大於帶來的問題。

-----------------------------------------------------------------------------------------------------------------------
《《我們都明白法律的制定並不能制止人的想法與行為,就像規定不能殺人,還是會有命案發生,
但法律存在的意義不就是成為那最後一條底線嗎?不想負責的人,我們的確拿他沒轍,但是難道我們要讓這樣不負責的想法成為法律保障下的一種家庭的"正常狀況"嗎?

不願意有穩定關係的人不該收養孩子,但他們可能會生出孩子不是嗎?雖然我們可以用很多方法來讓伴侶(我用伴侶,是假設他們不一定是情侶關係)對這個孩子負責,比如共同扶養、共同監護等等,但我難過的事情是,為什麼我們要讓這樣不穩固的家庭關係成為法律定義下的一種"正常狀況"。 》》

伴侶法沒有讓"不負責任"的想法,成為受保障的"正常狀態"啊!誤會好像有點深。
法律意義是成為道德底線我認同(其實部分不是,像遺產稅%數,純粹是立法者品味的問題)
可是伴侶法本來就不是拿來懲罰負心漢、懲罰不負責任之人用的。
(部分可能是為了之前提到的,為了兩位獨居老男人的幸福吧XD)

另外就是伴侶法跟不穩固家庭關係完全無關,甚至能讓很多人達成穩定關係
(比如我B4二三段講的,還有現在的孤單老男人的例子)

而且妳所謂「不穩固的家庭關係成為法律定義下的一種"正常狀況"」
也是一個很奇怪的指控,因為首先這狀態不是伴侶法的錯,
再者只要法律沒有禁止的狀態,本來就是承認狀態,也就是現在法律早已承認了。

何況伴侶法並沒有規定、也完全不鼓勵,說可以在不穩定的狀況下領養或生小孩,
也就是伴侶法是完全「不認為這是正常的」
會規定可以領養小孩,是因為任何經濟感情穩定的兩人,甚至是個人,
只要能給孩子好的教育,都是可以收養需要幫忙的小孩,現在政府也鼓勵有能力的人該多幫忙。
然而他們不幸必須分開時,法律也無論如何必須規定要有「擔撫養義務」
這並不是因為什麼「法律承任正常狀況」,而是純粹保護孩子而已,
伴侶法完全沒有認可不負責任的人。

最後就算硬要照妳的邏輯走(雖然我完全不同意),它讓不穩固的家庭狀態變成法律正常狀態
但結果沒有任何受害者(或者說受害者跟以前一樣多),而且還很多人受益,
所有人都達到至少沒有影響,那討論這點意義何在?

-----------------------------------------------------------------------------------------------------------------------
《《最後,同性婚姻沒有不可以,但是我困惑及疑慮是人工代孕、是收養是扶養的問題。》》

所以人工代孕、收養是扶養的問題是什麼? 異性婚姻也有人工代孕、收養扶養啊。
異性婚姻照顧就會比較好? 還是身份比較高貴所以權利較多?
我不懂為何同性之間所扶養的小孩就會覺得很悲哀
該悲哀的不是那些歧視並欺負同性家庭小孩的壞人嗎
你憑甚麼依據說孩子會因為有兩個爸爸/媽媽而感到羞愧
真是一篇無聊自我良好文。
B13其實沒有任何論證,只是純粹宣揚自己的想法而已,沒有充分說明理由,比如說代換幾個名詞就變成:

人都有天性不一定要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不管是孤兒或者是領養的兒童。為什麼人類不一定要是男女共組家庭呢?從遠古到現代,雖然也經歷一夫一妻的模式,但因為同志地位的提升以及對於性忠貞的需要,於是有了同志婚姻的模式(*註一)。 雖然所有的孩子包括人工受孕,所有,無一例外,都是男女結合而誕生的,但人類現在會不會太過於驕傲,認為我們自己可以為任何一個雖然是男女結合而生的孩子,強迫規定要男與女共組家庭?

(中間這段其實也可以改幾個轉折語,變成完全相反的意思,但我不想改這段,因為這是個人經歷)

固然有很多方法可以去彌補法律的漏洞,也沒有任何一條法律是全備的,但我思考的是一個孩子他心裡的渴望是什麼?對我來說,一個孩子的天性就是不一定要找爸爸媽媽。

B14我這不是回了嗎XD 另外你覺得有道理,別人不一定覺得有道理

(*註一)因為需要性忠貞,所以同志也想要婚姻
不少同學似乎都抱著非把對方駁倒不可的決心呢 好像駁倒後對方就不得不支持你的立場一樣
事實上從來就不是提出一堆理論就能服人的 不過倒是可以合理化自己對對方的指控 對化解兩方對立也沒有太大幫助(也許原本就不打算化解?)
B18 同學第二段讓我想到<投名狀> 是阿 古代也有類似制度阿 從來也沒什麼問題壓 但是它不叫做"家"跟"伴侶" 叫做"結義" "結拜" "歃血為盟"等等
不是只有華人社會 各地文化都有這樣子的方式存在 所以這種需求是人的天性 想做伴互相扶持等 不是新概念 也是很好的
但把它說是家或伴侶就是新的了 或者說有點指鹿為馬的嫌疑在 這也不就是爭議點最大的地方嗎 像是什麼伴侶不一定有性什麼云云

說不定把"多元成家"改成"多元結盟" "伴侶法"改成"結義法"之類的 就什麼事情也沒有了~
當然這樣同性婚姻的問題沒解決 不過這問題相較之下簡單多了不太存在爭議 而且跟多元成家其實沒必要綁一起
同性婚姻要援引國外例子簡便多了 倒是我還沒聽說過有哪個國家有多元成家這類法案的?也許只是我沒聽過
B21反駁別人就是造成對立嗎?那你是不是在造成跟我的對立(我沒這麼想)
請問不能反駁要怎麼討論事?
而且你不是在B14期望大家多做回應,怎麼回應了又說是"指控"、"對立"

伴侶不是只包括結拜,兩個想有性生活的人也可以結為伴侶,反之伴侶也不一定要有性生活,
何況伴侶有性生活也不會怎樣,像現在不可能也沒必要立法,規定情侶間不能有性生活。
另外是新的又如何,任何事物出來前都是新的,本來就不一定要跟什麼舊關念結合,
何況結拜兄弟也是伴侶的一種、大家庭也是家的一種,名詞上也有包含關係。
結盟跟結義只是成家跟伴侶的一部分,而且互相扶持的人稱作結義也有點奇怪。

第一個開放民主的國家可能會聽到「世界上沒有國家是這麼做的,不是潮流」
「違反國本、國家沒尊嚴,動搖國家基礎價值」「爭議一堆跟本不該通過」
事實上民主也確實會造成很多問題,但如果立法者沒有咬緊牙關立法,
很可能第一個民主國家就不會誕生了。

最後沒有綁在一起是三個不同的法案,事實上短期內,也只有同性婚姻法比較可能通過,
其他兩個可能要在等等。
B21討論是好事 只是覺得有點又往前幾篇的咄咄逼人的激化方向走似乎不太好
作者言論不能代表所有破碎家庭的心聲 但她也是來自破碎家庭的當事人之一 不該被尊重嗎 但有些回文似乎沒有這種基本尊重在

為什麼互相扶持的人稱作結義有點奇怪呢?劉關張不就是結義嗎?結義可以包含很多精神內涵的 像是多元成家XD
邏輯其實是一樣的 妳覺得稱作結義奇怪 有人覺得稱作成家或伴侶奇怪 本質上沒什麼不同 這無關名詞定義之類的文字遊戲 關乎對名詞的認知
真的想讓法案過關的話 執著於這種名詞的認知不是很沒意義嗎?改變對名詞的主流認知重要還是法案盡快過關落實內涵重要?我都搞不懂了

如果這是首開的新概念 更不該附著在就有既定名詞上 像是天賦人權 三民主義 權利法案 獨立宣言 甚至毛澤東思想 都不是把現有的概念強行改變 而是提出獨立的概念
就像當時辛亥革命之後國號也沒有繼承清朝變成清朝民主共和國一樣
" 一個中國"的爭議不也是在同樣的名字下塞兩個不同的東西讓人認知混亂
為什麼法案要執著於名詞認知上也讓我覺得不可理解

這部份我到是不清楚 謝謝你的解釋 不過確實是同性婚姻法爭議最小吧?
不喜歡同性戀者
但是
我支持他們要有應該獲得的權利
B23 我自認有做到「對事不對人」這點,用語也沒包含情緒字眼,純粹就法案上進行辯駁,
也許過於咄咄逼人與激進,但自認還算在「理性」討論之內,不過只能說這種事都是我「自認」
如果有人感到不被尊重,那真的很抱歉,這不是我的本意。

關於名詞認知問題,同志婚姻部分如果你指的是「享相同權利,純名稱不同」
比如說男女叫婚姻;男男叫婚婚;女女叫姻姻,那其實也沒什麼關係,
只能說很麻煩,因為法律上用途完全一樣,法條卻都要寫三次,而且還要多記一個新詞彙,
只能說沒必要之極...... (而且目前反對者的要求,似乎不是換名字那麼簡單)

至於伴侶或多元成家,家的部分我是覺得沒差,但全通稱「伴侶」我也覺得太粗糙
像我個人是絕不會想被跟男生稱為「伴侶」的XD
只是如果別人不在意,法案本身也沒什麼大問題,那我也樂觀其成。

同性婚姻爭議是最小的沒錯,多元的爭議的確滿大的,畢竟沒有一個法案能應付任何狀況。
最後相信你也是覺得互相扶持稱作結義很奇怪的,所以我就不解釋奇怪之處了。
我覺得數學系同學的回應沒有很尖銳啊
倒是有看到一些很有趣的東西就是XD
B25 抱歉被你誤解 我說的不是你 而是前面有些樓
其實我真的覺得結義不奇怪 而且感覺很帥阿XD
其實我覺得如果法條寫三次能夠消弭爭議跟對立讓大家都受惠的不是很好嗎?就當寫個迴圈~~
馬上回應搶第 29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