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跟Y聊到,我們都共同歷經了一個簡單可愛、帶點憨厚老實,溫情的年代。

我們說那個時候的網路還不是太發達,沒有寬頻光纖、只靠撥接;我們說那個時候yahoo即時通才剛推出,大家幾乎都還是靠著e-mail寫信,甚至是端賴綠色郵筒、或經人手相傳,將字字句句送到對方的手裡;我們說,那個時候少女們都流行拿OKWAP的手機,沒有所謂的智慧、facebook、LINE,只有粉紅色的青春,和一封封用鍵盤慢慢刻出來的簡訊。

Y用「不習於講電話」來形容自己,而我是一直都是一個偏愛文字勝過言語的人。談起國小的朋友,Y說只有一位在畢業後仍保持聯絡,藉由的方式,就是寫信。Y每每寫信給她,都長達滿滿的六頁紙張,好像話永遠都說不完似的,一直寫、一直寫......,講到這裡時,Y的表情配上模擬書寫的動作,我完全可以理解她在告訴我什麼。

其實我不是一個太會講話的人,應該說,我不擅長使用正經普通、又不失輕鬆的口吻講真心話,一講身體就僵麻,一講就好像赤裸裸地站在對方面前,毫無遮掩。但我還是有真心的。我還是會在遞送溫情給人,或者接收來自他方別處的愛時,胸膛內裡感受到滾燙的熱流--特別是白紙黑字,特別是那些足以用「封」作為量詞,能夠一體成形、不斷章斷篇的媒介,更容易讓我覺得深刻。

寫到這裡,只想跟你們說,書寫是溫柔的。
一年的末尾,不論e-mail也好,簡訊、信箋也罷,暫時捨掉一行一行即時傳送、無法獨立成體的科技訊息,關上嘴巴,給自己一個釋放溫柔的機會,也好讓你的一顆真心,能在別人的生命裡,被收藏紀念。

# Dcard 政大女孩 - 追奇。

共 2 則回應

0
感同身受

教師節,我依舊會寫張卡片給某位影響我最深的老師,想用親筆感謝她的教誨。
情人節,我堅持手做一張卡片給愛人,卡片樸實,字字句句卻都是來自內心的祝福。
雖然女孩已不在,但那份書寫的溫熱,還暫留手上。

科技帶來了各種便利,卻似乎使人們少了份純真的感動?
0
女生寫給女生 -> 純真的友誼

男生寫給男生 -> 甲 同性戀 娘娘腔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