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才深刻地體會到,不能不愛高雄的原因。

早上十點,我從家門踏出,騎樓下的車位空了,隔著五公尺不到的距離,一眼就望見對面家戶的動靜:抽著菸的伯伯、坐在家門前彎腰搓洗衣物的主婦、正牽著機車準備發動的年輕人......

鎖上門,我往左走。走過拆了低矮圍牆的公園、走過混雜著聊天聲與鍋鏟聲的早餐店、走過歇息的夜市和長排的水果攤--然後,看見了好大、好寬、好靜的一條大馬路。那時天空沒有雲,單用暈滿輕柔水藍的雙臂擁抱著我,力度恰好,不深不重。我試著調整呼吸,配上一步比一步更緩更慢的節奏,游走到了馬路的對岸。「歡迎光臨!」進了便利商店,發現店員的臉孔換了,但一個個仍都比我活潑開朗;隨意挑了麵包和飲料結帳後,我走到商店外的圓桌,拉開鐵椅坐下。

我一邊咀嚼早餐,一邊咀嚼著這個城市向我輕喚的早安。那是一句很誠懇、很實在、不需練習的問候,如一壺特有的、不參咖啡因的溫茶,嗅一嗅便提神,小啜一口,就彿若受到鼓舞。「怎能不愛這裡?」坐看眼前這條與自己貼近的大馬路,路上極少車影,偶爾整個視線甚只有一台機車、一輛公車駛過,深覺好安靜、好溫柔。

就這樣一個人呆望著馬路,好幾分鐘。微風吹過,不冷;陽光照著,不悶。一盆盆無名的綠色小草堆放在我的腳邊,餘光內隔壁桌的人似乎在笑談一場合作,還有兩個膚色黝黑的外籍婦人在撥打公共電話......也許那一刻,世界是有聲音的,但是我所接觸到的空氣中,盡瀰漫一股舒放的沉默。

如果整座台灣是一本詩冊,高雄一定是我最愛的那一首,樸質的極短篇。

# Dcard 政大女孩 - 追奇。

共 3 則回應

怎能忘了丹丹

父親是位船員,為了家庭不常在家
小時候娘親總是母代父職,身兼黑臉與白臉
有段時間,阿罵身體不好
媽媽在高雄上班,下了班要馬上帶我回九曲堂照顧阿罵
我們家教甚嚴,在公共場合不能吵鬧
不然可是要挨揍的
但是,幼稚園的小鬼頭哪能控制自己座二三十分鐘的車
明理的媽媽,會在丹丹買個雞腿給我吃
說"安靜慢慢吃,吃完就到阿罵家了"

我小時候人小鬼大的,我娘倒說我賊頭賊腦
坐上車,雞腿有點燙,吹兩下慢慢吃
靠窗的位子,看到下面排隊的人潮,中間有個小孩
我奶聲奶氣的問"媽阿,那個小鬼是不是想要吃我的雞腿"
我媽哭笑不得的回"你才是小鬼,快吃你的雞腿"
至今,我娘還是會偶爾拿出來笑料我

我爸有個書房,裡面很多書籍
我有事沒事就會在裡面打滾、翻閱
雖然還是小鬼,那我看的出來,媽媽的疲憊、眉頭上的憂愁
我知道我不能幫他甚麼,但希望能讓他開心一點

後來,舉家遷到台南
對於高雄的印象漸漸薄弱
只記得丹丹雞腿與阿罵家的九曲堂
我還是很愛高雄,有時會帶媽媽去高雄玩
聽她說著那些她說過很多次的故事
聽她說著我以前在高雄多麼調皮搗蛋
因為媽媽在高雄笑容最多,我想這才是我愛高雄的主要原因吧

丹丹真的很好吃

BY 九曲唐伯虎
不「摻」?
「竟」瀰漫一股?

// 茶也是有咖啡因的,請小心服用(誤)
B1QQQQQQ

從媽媽手裡接過的丹丹雞腿永遠最好吃
現在只能深埋記憶裡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