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不是要戰正反方對錯誤問題,只是這些日子以來的一些想法,加上11/30的事件,一口氣濃縮的東西啦,看完不要戰起來喔,拜託
--------------------------------------------------------------------------------------------------------------------------------------------

因為多元成家法案的關係,我才漸漸了解到,台灣有些非同志者對同志確實很友善,但是大多數非同志者仍然是非常不友善

或許是 我身邊的人都太好了/我神經太大條,都全心全意地接納我,讓我覺得台灣對同志的接受度其實已經非常高度化了,直到最近我才改變我的想法

我很幸運,有一群不會排斥我的學長姐學弟妹 同學 師長 朋友們,讓我不必面對社會的黑暗,我可以這樣大方的出櫃,對周遭朋友親暱的搭肩擁抱,但我畢竟是少數;仍有許多同志被迫隱藏自己,就只是因為社會上不理智的聲音,害怕自己遭受到不平等待遇,被惡意抹黑 批評 排擠

我承認,反方所說的:淫亂 不忠 多P 確實有時會出現在同志戀;但同時,這些情形也會出現在異性戀中,因為都是人,所以都會犯同樣的錯。可是在互相批評之前,是否曾想過:少數人是否就是代表全體呢?

回顧過往:同志疾病論已經被駁斥了;科學家也證明人類並非唯一擁有同志情形的動物;宗教法典的否定,也在自相矛盾下逐漸站不住腳;國際情勢呢?15個國家、美國16州承認同志婚姻、19個國家承認民事結合、7個國家認為死刑、76個國家仍視同志婚姻為非法,但值得高興的是,聯合國終於開始倡導同志人權了;再看看歷史,從埃及、希臘到古中國,都有記載同志的紀錄在,漢哀帝和董賢就是個例子;至於傳統,我倒有點疑惑你要堅持哪個年代的傳統,漢代的舉薦孝賢?春秋戰國的孔孟思想?還是清代的裹腳的無才德女?抑或是民國初年的三從四德?我只能說,時代在改變,人們無法在明天同一時間,站在同一條河裡;至於法律上的污衊,早已有無數人幫忙宣導了

那還有什麼是反對的正當理由嗎?我個人倒是覺得"感覺"就是個好理由了,感覺上就是不喜歡,那就是只能這樣了,因為這就是個人的感覺;但就算如此,別忘記一句話:就算我不喜歡你的人,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我個人到目前還是沒有結婚的念頭,純粹不想被死死綁住,但我支持同性婚姻,因為不是我不想要這個機會,別人就也不想要,而是目前情況是我們連選擇拋棄這個機會的選擇都沒有,直接被徹底否定了道路的方向

其實就像有些中肯的言論,支持的人仍舊支持,反對的人仍舊反對;但是,或許有些人真的只是受到不當的資訊引導,進而做出相對應的動作,而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力讓這些人聽到我們的聲音,看見我們的努力。在了解事情全貌後,能夠做出該有的回應,即使最後她的立場並未改變,但至少這是一個經過理性溝通、理性思考後的答案,因此這答案能夠得到應有的尊重

最後,我想對身邊的不管出櫃與否的同志朋友說:或許你們不像我這麼幸運,出櫃的路上如此平順,但是別忘記,這世界不只有同志朋友了解我們,還有許許多多非同志的人願意張開雙手,擁抱我們,陪我們一同哭鬧歡笑!

期望 未來的某一天,當孩子們聽到同志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時,能夠驚呼不可思議

共 5 則回應

0
加油!!!
0
加油了!!!
自從這件事開始之後我就決定再也不去教會了
1
我的一門必修課的老師提到:那些我們「覺得」好或不好的事情都是被建構的,例如小時候你不知道狗為什麼要舔你,如果你的媽媽跟你說狗喜歡你,從此你就會這麼認為,但如果你的媽媽說狗是討厭你,你可能從此對狗舔你自然的感到反感,過了十年後有人跟你說你錯了,狗舔是喜歡你,你可能會久久不能相信,一就對狗舔你這個動作有一種莫名的不信任。這些被建構的意識不只是在文字上或語言上表露,還有符號,就像那些關於家庭的海報和廣告,幾乎都是一男一女,對於那些反對的人而言就是這種感覺,他已經被這樣的符號洗腦了數十年,突然要跟他說家庭可以兩男或兩女真的不容易聽進去。老師也說明了她的立場:「那些同性戀是來自一男一女的家庭,你怎麼知道兩男或兩女的家庭教育不出異性戀的小孩?我沒有道理不支持同性婚姻。」

而那些建構我們這些思想的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原因很簡單,因為很好管理。很好管理就有條不紊,有條不紊「看起來」就是文明,說到底就是想要營造文明,雖然都是廢廢廢廢廢fake。

為何如此說呢,我想到我上學期去旁聽我們學校性別所開的一門課,老師給同學看了一片超級冷門的紀錄片,是在記錄非洲還是美洲(不好意思我忘記了)的一些很小很小零散的部落(抱歉我也忘了那個部落的確切名字),其中有一個部落讓我印象深刻,他們是不管男女出生後都穿一樣的衣服,到了一定的年齡後,你才去決定你要當男生還是女生(好像是成年禮之類的吧),也就是你的性別是你的自己決定的,而不是靠生理特徵。整部片我最記得這個部落,因為我覺得很諷刺,那裡看似是被「我們」認為「不文明」的地方(他們就是原始的部落,住簡單的石頭房,要打獵維生諸如此類),卻有著比我們文明的思想。

我覺得在做任何評斷以前應該要先檢視自己評斷的依據來源,而這是現在多數人缺乏的能力,我不知道是因為人們有了這樣的能力就會不易管理(意見會很多聲音會很雜)所以在成長的路上鮮少有這樣的課程還是因為這樣的課程不容易教學,又或是有這樣的狀況,很多長者覺得這是大學畢業後應該就要具備的能力,但在政治紛亂媒體壟斷資訊爆炸的時代我們從何而得?只能透過我們自己去發現和自己教育自己。

哈哈講到最後不知道在講什麼,總之我覺得你很勇敢,雖然我不是同性戀,但有時候我會覺得同性戀的眼光比我們清澈太多。加油!
0
B3
0
加油!
當孩子們聽到同志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時,能夠驚呼不可思議

我也希望有這一天
馬上回應搶第 6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