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周前的一個周末中午,我從公館3號出口走向台大校園,
手上拿著一盒便當,還有一罐麥香紅茶,並戴著入耳式耳機,
一如以往的走向實驗室。

當我看到有個人蹲在路邊,一如以往的修著「澇鍊」,
我的步伐沒有因此半絲猶豫,持續往前。
走了十幾公尺,我的好奇心驅使我我回頭看,
妳好像要放棄似的,於是我收起耳機,望回走。

「需要幫忙嗎?」其實我根本沒有聽到你說要或不用,
放下我的東西便說,「來幫我扶一下腳踏車」。
邊弄邊嘴上抱怨妳的單車是我見過最髒的鐵鍊,
沒想到一下真的被我修好了。(我真希望我修不好)
妳說妳趕著去上瑜珈課,說著好似英雄一樣拯救世界,
又好像因為黑油弄髒了便當盒很抱歉。
我也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覺得這是還會再遇見,
緣份會引導我們再次相見,
所以我沒問妳的名字妳的系。

這兩周,我一直在尋找一台銀白色淑女車,
我也希望它不要被拖到水源校區。
我想再遇到一次,我一定會再次好好把握機會,
跟妳說「我一點也不在意黑油所弄髒的一切」
---------------------------------------------------------------------
Some year, some month, someday,
Just like a broken face,
this way is too difficult to say,
Let's run far away.

共 2 則回應

只能說,這也是一場莫名的緣份吧!
如果真的有緣,應該就又會相見了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得今生的擦肩而過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