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歷史學研究所
我和妳,隔煙雨。 時間軸的滾動下,逐漸使我們的聯繫蒼老而斑駁。 兩顆心,守千年。 多少世紀,多少輪迴,不知還能否有緣和妳相逢。 告別在愛的詩韻裡, 曾經的信誓旦旦,卻換來時空裡的擦肩而過。 我用文字記錄妳我牽絆的往昔, 讓後人為我們憑弔逝去的美好,警惕自己不要重現歷史哀歌。 再用淚眼追悔與對妳的相離, 因為我沒有勇氣面對妳,忠貞而純潔的守候之情。 猶記得跨上馬鞍,整軍出發之前,我曾在你耳邊低語: 「無論妳在哪裡,我就像陪伴洛陽城的洛水,默默地和妳相依。 如果可以,我願化身為隱逸詩人筆下的漁夫:順著小溪,忘路遠近, 然後栽種我的心,澆灌妳的情,綻開妳心中夾岸的桃花林。 親愛的,等我凱旋歸來吧!」 不敵北兵來犯的緣故,不睬撤退號令的結局; 我無奈地卸下身上的甲冑,帶著戰敗之罪,黯然流落村里。 毋需再為敵軍的動向而擔憂,毋需再為統一的大夢而流血。 剃髮為僧雖是個途徑,卻在木魚聲中錯過妳的消息。 年華老去,才發現石板上等待的孤寂, 繁榮早已退盡,我滿心期待時光倒流的可能性。 只想在,曾經僅屬於妳我的城門大樹邊, 為妳高歌一曲淒婉動人的樂府民謠。 吐露我的懊悔,呼喚妳的身影。 走進洛陽,千年前的牧笛聲彷彿仍在縈繞。 沿途景物如昨,香消玉殞的錯失依舊清晰。 然後拾起心的碎片,在院牆上深深刻記: 「我在伽藍寺想念著妳。」 ------------------------------------------------- 改動幅度還蠻大的就是了 BY 台中健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