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握在手裡的手,我不願再放開。如果放掉了她,也許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碰感情。」

- 摘自某次Sen-li 跟 Watson 朋友間的聊天

那是開啟Dcard後一段時間的事情,當時的好友個數一隻手數得完,正當心灰意冷之際,是她願意邀請我成為好友讓我繼續打開Dcard,也是她打開了我那隻緊握的手跟鎖住的感情。

Sen-li and Watson,靠著兩個人對相片的一絲絲好奇交換了Facebook,此時,兩張不同的相片放進了相本的同一頁。當相本一頁一頁的翻過,Sen-li與Watson互相不再只是一張相片,而是一篇篇的文字寫過一頁一夜。再高的牆也檔不住天空中和煦的白雲,再密的枝葉仍會有撒在地上的一片金黃,Sen-li 總是帶著她一慣的溫暖走向Watson,高牆內的光景一一被看見。碩班的生活有時苦悶,一個人的故鄉有點孤單,是Sen-li 成為Watson的調味料,Watson變成了Sen-li那份孤單的埋葬處。

半年的時光,數萬的文字,在暑假過了一半後,變成眼中的人。兩杯咖啡就閒聊直到打烊,兩個人心中的傷痕漸漸因對方而開始癒合,Sen-li在Watson對感情產生質疑的時候,成為了Watson心中那副錨。英仙座流星雨,落下的除了流星更有著Sen-li and Watson 對過去的種種放不下。在七夕這天,說好了讓兩個人的道路開始往同個方向前進,沒有喜歡妳沒有愛你,只有──要不要一起走。很平淡無奇但這似乎是Sen-li跟Watson共有的默契,就像白開水。此時,Watson確定了Sen-li要回美國,心中告訴自己,Let her fly,她是個眼中可以裝地球的女孩。內灣、南寮,那是Watson一個人時不會去的地方,更正確地說,是Sen-li讓Watson真正了解到那句話,是人讓風景變得不一樣。

一個半月的時間很短,短到只能夠讓兩人去內灣﹑去南寮﹑去惠蓀堂﹑去新竹市區走個兩趟;但一個半月也很長,長到兩個人可以從相知到相惜,到兩個人願意把自己的背後交給對方。一萬兩千公里真的很遠嗎?或許吧,但跟對坐無言相比,似乎又好了那麼一些。

牽手跨越心中的太平洋,翻閱相本裡那夜未完待續。兩人相許對方不再只是眼底的稍縱即逝,而是成為互相生活裡平淡而有味的白開水──樸實卻不可或缺的存在著。

午夜的際遇,你是否把握?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