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簡單懶人包
: : 1.成大最近一個橫跨大學路 連結兩校區的廣場要啟用了 在網路上徵名
: : 2.有個學生建議用南榕廣場作為命名 一來紀念這位校友 二來剛好與北方榕園呼應
: : 3.此命名受到最多學生投票通過
: : 4.校方不認帳 打太極
: : 5.校長發了一封公開信給所有師生 號稱要行政中立 不要泛政治化
: : 6.某成大地下組織拆了光復校區門口的兩個字

個人是覺得有點超過
如果說辦遊行或靜坐之類的還可以接受
個人不太接受這麼激進的做法

其他學校的同學們有什麼看法?
大家都是成年人
希望能保持理性討論
不要變成筆戰啊

共 78 則回應

雖說做法有點偏激
但也是個引起社會關注的方法
總比看著校長在那自導自演
各種無恥= =..好一些吧

回顧歷史
許多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都是用看似野蠻的行為
去衝撞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而換來的
校長發的那封信根本..... ㄏㄏ
成大最近真亂@@
不是時候
這樣會讓校方有籌碼談判

BY成大黑死佬
我也覺得不是時候
正值期末考周 (不是啦
如同B3所講的
現在做這麼偏激的行為
只會讓大眾對這群人有不好的感官
觀感啦感官 X)
原PO好可愛
說真的,大眾觀感這檔事情有時候很tricky.....
因為,這等於是要我們承認所謂的"大眾"是一群蠢蛋
我覺得如果一件事情可以不激進的時候就能順利完成,那誰還要激進?
當某些事情某些手段沒有辦法用"和平""理性"之類的抗爭去完成的時候,
那我覺得適當的"激進"是必要的。
畢竟我們現在享有的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也是沾滿了前人的鮮血才獲得的。
如果沒有人去衝撞、沒有人去激進,永遠做一個和平的人又有什麼用?

只是個人的一點淺見。
只有我覺得剛好而已嗎XD
B7 可是學生代表和校方的談判還沒結束
這樣只會有讓學校有更多不願承認南榕一名的理由
小結:應該趁停電那天挖掉(不對
其實除了大眾之外
校內學生的觀感(這次有注意XD)也普遍都不太認同
個人覺得同樣是引起注意
但是式引起負面的注意
而且光口是成大生最重要的集合地點
拆了吃宵夜怎麼約 (不是啦
成大人加油!!
(話說英文字不順便也拔掉嗎XDD)
還蠻溫柔的作法

其他國家 可能現在街壘已經築起來了
雖然不是很欣賞校方對廣場命名案的處理方式

但做出拔字這種行為對整件事情有任何幫助嗎?
還不就是媒體嘴砲幾句學校譴責
甚至還會惹上法律問題

如果是外校人士做的,我只能說你吃飽太閒
如果是校內人事做的,出來面對吧~至少你曝光後就可以向媒體說明你的理念與動機
至少比玩這種捉迷藏有意思
有guts就站出來吧
B7 我覺得想激進也不該用這種方式
這樣只會模糊焦點 被媒體拿來炒新聞
我一直以為ㄏㄨㄤ是HUANG這樣拚ㄟ= =
我也覺得學校不應該激進的否認投票結果
實在很超過
而學生也有錯,他們只有拆中文,英文還留著
完全就是學校在降低自己的格調阿......
成功引起媒體關注是第一步,如果引起社會大眾的注意,或許就會有聽眾。
就像當初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一開始確實引起社會的負面觀感,但等他出面澄清原由,大家便開始思考他的訴求。甚至還出了一本書。
以上純粹以政治社會運動的角度下去分析。

社會運動者通常都會有負責的打算,我對 Triple Hunag 小組想要表達的理念也表達支持。
希望Triple Hunag小組向社會說明後之後可以獲得好的結果。
只有我覺得這抗議溫和嗎....

比起打架的立法院
對警察丟雞蛋
烙人圍車
開車衝撞總統府 (成大可能是變成衝撞校長室)

這方式算是低調抗議了 沒有傷害到人 沒有引發恐懼 沒有妨礙他人自由
而且很多人都有注意到 並開始討論
這不就是另類和平表達訴求了嗎?
我覺得超可愛的XD
其實拆掉光復那兩個字感覺不大好欸我覺得..........
同意B19說的白米炸彈客的例子
但敢拆的人有那個膽子站出來承認嗎?
不敢站出來那拆了那兩個字又有什麼用呢
不是多此一舉鬧更多笑話嗎
拆是最好的選擇之一
b11 有大部分嗎? 我怎看我fb板上是1:1

既然校長要去政治化,let it be
完了 政大應該會被拆光光
B26 XD
感覺像零貳社幹的....
那個社團就是培養政客的阿 幹
只會沒事找事做,到處抗議,根本有病
--
那個投票才幾千人偷投而已,本來就不具代表性
一堆人都不知到什麼廣場要投票命名
--
老實說,我也不也歡南榕廣場的名子
B26 我瞬間噴笑xDDD

唔、不考慮太多,以各人觀點而言,我推B7
雖然確實會有大家說的觀感與抓把柄問題
B7戳中一個很哀傷的事實
那就是「如果民主、何平的方式能夠解決,今天會輪到學生去拆招牌嗎?」

全校投票民不民主?
當然民主!
全校投票合不合平?
當然何平!

全校投票有沒有用?
Sorry,完全沒屁用。

「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無論外界觀感怎麼說,這件事情讓我覺得成大的學生很了不起
敢站出來,感為自己所認定的正義而戰
雖然以這件事情而言,我不認同成大校方的做法

但是以學生集體的反應而言,從參與投票、與校方談判、等待校方回應、實際以行動來爭取
我覺得這是一個社會的縮影,事實上人類的歷史與文明的進步,很多時後就是革命在推動的
我並不是好戰的分子,能和平當然和平最好
只是這件事情校方根本給他們和平的機會



BY宅姐雷宴
蔣公潑漆 vs 反對南榕
剛好抵銷而已
那麼多閒功夫去搞這種遊戲, 不如去多做些對世界有益的研究

世界並不會因為社運就有飯吃
破壞建築, 自我滿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