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po上第一章試水溫~
由於前陣子期末考的時候沒什麼時間
目前進度只到第三章
如果反應不錯會再繼續寫下去
喜歡的可以給點牡蠣,不喜歡也請鞭得小力..............

------------------本文開始-----------------

又是一個無聊不過的晚宴。

其實說實在話,我並不討厭這樣的場合,相對的我還很享受這樣的場合,從高中到大學,從大學到工作,一直到現在,晚宴一直是我最放鬆身心的地方。


直到一年前的升職。


做我們這行的,免不了要和許多企業家打好關係,從小父母就不斷地對我洗腦:做生意的,和客人的關係,永遠比眼前的訂單重要。

我不得不相信這點,因為我的工作迫使我必須這麼做。但如此一來,晚宴就只是個虛名,說好聽點是交際應酬,講白了跟工作沒兩樣。


所以現在的我恨透了這類的場合。


但眼前的她讓我改觀了。


她是雪,某個重要大客戶的千金,23歲,去年大學畢業後進入她父親的公司,準備未來接手公司。

第一次的見面是兩個月前出席的一場試酒會,她可說是震驚了全場的雄性生物,一件黑色的晚禮服與高跟鞋,使她那修長白皙的腿嶄露無遺;

淡淡的微笑與她的漂亮臉蛋,在我看來,她沒走模特兒這條路,實在是可惜了上天給她的禮物。

只可惜對於感情這種可有可無之物,我實在沒有花太多心思在這上面,所以比起那些百般討好的蒼蠅們,我只是自顧自的和我的*黑色俄羅斯作伴。 /*註:調酒

反正光應付這些人應該就夠她忙了吧,不需要多我一個。


但,她似乎不這麼認為。

應付完那些像僵屍一般多的男人後,她離開了她父親的身邊,說是要去洗手間,卻看她一步步地走向吧台,向酒保點了一杯不知名的飲料,出乎意料的,她不斷的轉頭看向我這。

飲料到手後,她似乎也沒有要隱藏自己的意圖,拿著飲料便優雅地步向我的這。

"Black Russian,是嗎?"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她自己丟出了這句話。

"呵,怎麼知道的?"老實說我感到有些訝異,但憑著男人的本性,我可沒有讓她看出我的意外。

"穿著黑色燕尾服,俐落的髮型,看不出表情的眼神,再加上手上的飲料永遠是一杯黑色俄羅斯,"

"我想,你就是Triste吧?家父已經和我提起你無數次了呢!"她似乎對我的一切瞭若指掌。

"哦?那我還真是榮幸,還讓大小姐親自跑一趟晚宴,之前可都沒有看到你呢!"她對我的了解,說實在我真的很意外,不過,看來並不是只有外表的花瓶啊......

她嫣然一笑──這笑容可煞羨了我背後的一群男人──"我是雪,請多指教。","摁,請多指教,我是Triste,你已經知道了。"我笑道。

"你可終於笑了,不枉費我點了和你相同的飲料呢!"她眼中的笑意不斷的湧出,與剛剛的微笑不同,這次比較像是發自內心的笑。

"呵呵,這麼想逗我笑嗎?我們今天第一次見面吧?"面對女人的主動,我感到有些不自在。

"今天是你第一次看到我,但我可是聽過你無數次了呢!"她有些俏皮地笑了,這甜美的笑容,連我都有些抵擋不住了。

"而且......你應該藏有些秘密對吧?"她的身子稍稍前傾,丟出了一句讓我有些心寒的話。

"我不懂你指的是哪方面的事情。"我故作鎮定,搞不好她說的根本是兩碼子事。

"你明明很清楚呀。"她說,"今天的晚宴,你是代表貴公司,決定未來五年合作計畫對象的人吧?"


哦?沒想到她竟然知道......這可真的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了。"看來不是虛有其表呀。"我也很直快地說,畢竟遇到這樣冰雪聰明的千金,實在沒什麼需要隱瞞的。


"所以......你是想代替令尊來說服我嗎?是的話,就請回吧。"我承認我還滿喜歡這位大小姐的,但我還是要顧及公司的未來,這也是上頭的人選我來完成的任務。

"不盡然,"她看起來沒有一絲一毫的緊張感,"我今天會特地跟家父前來,算是慕名而來吧!畢竟聽過Triste之名,不親眼看看你,我只有損失的分兒吧。"

"陪我出去走走好嗎?這緊張的氣氛我還不太習慣呢!"她指了指隔壁桌,一群盡是企業家樣貌的老頭,正在交頭接耳聊著公事,

說實在,不只有她,我也不喜歡這種氣氛。"好啊!"我爽快的答應了,能夠趁這個機會出去走走,我簡直求之不得。


"Triste,你今晚要在這投宿嗎?"她問到。

"嗯!除了今天這場晚宴,明天跟令尊有還有一場私人會談,這你應該知道吧?"知道是理所當然的吧,我想。

"當然囉!"正如我所料,"只不過,明天的話,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可以私下和你聊聊了。"她莞爾。


看來......她今晚的目的是什麼,已經呼之欲出了呢!我心中盤算著。

也好,這女孩的確有些過人之處,姑且陪她玩玩吧!


"呵,你知道,我以前是調酒師出身的嗎?"把戰場倒向自己有利的方向,這種能力在談生意、談判上都很有用,何況是,眼前與這女孩的遊戲。

"我當然知道囉!"看來她早有準備了,"人稱’黑色鬼牌’的Triste,過去曾任某知名酒吧的首席調酒師,最擅長的飲料是日出,被譽為’酒精的操縱者’。"

哦?連我剛出道的名號都知道啦?

"看來真的事做足了功課呢!雪小姐"我稱讚到,並且舉起手中的飲料敬了眼前這位對手,一飲而盡。

"不敢當,"她也舉起手中的酒,"可以叫我雪就好。"有樣學樣,一飲乾盡杯中物。

她笑了,這次沐浴在月光下的笑容,剛好是我最愛的成熟笑容,看到這笑容,我由不得心頭一震。

"看在你這麼用功的份上,這次我剛好帶了點禮物要給令尊,就破例讓你先一試吧!這邊請。"我作勢邀請她跟我走,這一走,等於是往虎穴裡鑽......

"好呀!別讓我失望囉!"還是維持一貫的優雅笑容,從她臉上的表情看得出,她已經嗅到了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一樣......


我們回到了飯店內,乘著電梯來到了23樓,我今晚的住處。

"請進。"我打開房門,邀請她進入我的房間,是一個很雅致的套房,陽台可以將這個城市的夜景盡收眼底。

"請坐,我為你倒杯酒。"打開我的行李箱,拿出這隻我私藏已久的佳釀--英國都明多1976 斯佩賽--全台只有24支,收藏價值極高的上等貨。

"英國都明多1976 斯佩賽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她緩緩道出,她盯著瓶身,正確的唸出了這支酒的名稱。

"正確!"我邊開瓶,一邊緩緩道,"八年前,我獲得’黑色鬼牌’這個稱號時,一位和我私交甚篤的老友送給我的。"我拿出兩個威士忌杯,替我和她各倒了些。

"這邊請。"我打開陽台的落地窗,邀請她到陽台與我一同共享這閃爍著霓虹燈的夜景。

"薰衣草味啊......真的很特別!我聽過它不少次了,但這還是我第一次......"她拿起酒杯,細細地聞著酒香,"......聞到這特別的氣味。"

"果真是知音呢!"我舉起杯中的酒,敬她,今晚抓住全場焦點的她,雪,她也回敬我,"這是我見過最美的月色了。"她回道。


兩個杯子,很快地便空了。


"你這麼的冰雪聰明,我想應該不乏追求者吧?"我再度替她斟酒,導向這方面的話題。

"寧缺,勿濫。"她直視著我,不加思索地說了這句話。

"是啊,寧缺勿濫。"我把酒杯塞進她手中,假裝不經意地碰到她的手,除了用細緻、吹彈可破,文學造詣不佳的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你呢?"她反問我,我也早有了心理準備,將我準備好的答案脫口而出,"找到可以正確唸出,這支酒名稱的人。"我比了比桌上的酒瓶,並且,不由衷的笑了。


她看起來沒有訝異,至少,從背影看不出她的表情。

我知道,該進攻了,本能的獸慾提醒了我,並且將我的右手輕柔地搭上她了的腰。

我感覺到了,她的呼吸節奏似乎變了,變得有些急促;月光下,她的臉因為酒精而顯得有些紅暈。


美極了,這景色。


我緩緩的將酒杯放下,從她手中抽出那杯還沒飲盡的酒,右手在她的背部緩緩的滑動著,細細品嘗她露在晚禮服外的肌膚。

左手將她轉向我這兒,面對面看著彼此,右手輕揉的撥弄著她的瀏海,不需要任何話語及暗示,她自己便吻了上來。

接下來,便是個意亂情迷的夜晚......

共 9 則回應

要丟牡蠣過去了 樓主接好啊!
牡蠣(丟
猜酒名令人想到了神之雫

推一個~~
牡蠣來了,請享用(遞)
請問你的牡蠣要怎麼料理呢?
樓主的牡蠣可能是要配葡萄酒的
寧缺,勿濫。
唯缺,氾濫。

......>< ~路過
挖~遇到了另一個淡江經濟的@@~~
沒有牡蠣可以丟蛤蜊嗎?XDDDD


------
妳好,我是交大沈佳宜
這是我的簽名檔
請多指教
馬上回應搶第 10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