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某個討論串的尾巴,有人提出了這個問題,
我覺得有點有趣,所以和友人討論之後提出以下的分享
因為不是很專業的評論,所以大家就參考就好。
--
這個問題可先從舉債的觀點切入

現今前20強的國家皆有舉債,也就是借錢做事情
政府為什麼沒事要欠人家錢? 主要用在兩個層面: 一是市場均衡,二是社會福利,而其中,社會福利中長照為主要

舉凡行動受限的老人、意外傷害、遺傳疾病影響重大動作功能,甚至影響ADL(Activity of Daily Living,日常生活活動)者皆須長照

長期照護無法以資金的角度,也就是根據資金是否短缺,評斷"是否為必須且立即的"這個問題,亦即,長期照護是個不論資金短不短缺,
都必須做的一件事,原因有二:

1. 占用更多資源: 現今台灣需要長照的人,假如尋求不到需要的資源,例如合適的看護,多半會反覆住院,然目前病房數量有限,醫護人員人力亦有限,
亦即若政府不協助提供長照,這些需要長照的人會占用更多醫療上的資源,相較之下,長照節省資源

2. 無法切成中期: 亦即先前有人提過的"分段的照護制度"(因為原作者沒有很想讓那篇又浮上來,我就不貼連結了,知道的人就知道)
此觀點癥結點在於,假如是位中風(stroke)的病人,可能合併有癱瘓或行動不便需要長照,且預後不是太好,所謂的中期是指...
照顧三個月之類的然後說因為契約到期所以我不照顧你了...?!
因此這不是個好建議

至於之前我所誤認的"分段"的照護制度,是根據嚴重度來區分,然此亦不是個好方法,原因是所謂嚴重程度是個過於主觀的分類方式,再者,
在復健層面,究竟哪些緊急重要哪些不重要,恐怕很難一概而論

3. 增加健康壽命:
醫學上,我們預期一個人能以他最健康的方式活著的年歲,稱為"Healthy life expectancy"
(The expected number of years a person might live in the equivalent of full health)
DALY,是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的頭字語,,是指以Healthy life expectancy將臥病在床、不健康的年歲扣除,剩下的年歲
因此保證一定健康,稱為Healthspan
(The total number of years a person remains in excellent health)
我們談到醫學,第一醫學為預防,第二醫學為治療,第三醫學為復健,其中在復健層面,我們常說,治療是讓生命增加
歲月,復健是讓歲月賦予生命
長照的功能就是增加healthspan

此外補充兩點:
1. 現今已經有許多精細的量表與評估工具(ex. ICF model)可以將種類繁多的疾病依種類及對生活的影響層面分類,
但同時也可作為診斷工具(因為這是補充,所以我就不多談了)
我想表達的是,精確的診斷,可以給最正確的長照,因此能節省不必要的開銷(例如某個p't其實不需要長照,我們卻以為他要長照,這種不必要)

2. YLL(Years of Life Lost): 是個想表達我們的壽命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被減少的概念

Most prominent factors responsible for decreased life expectancy in non-Western countries include:

Low birth weight (LBW) (這有精確定義,但是也因為是補充所以就不贅述)
Vitamin/mineral deficiency
Unsafe water/sanitation procedures
Unsafe sex(HIV)
Introduction of carcinogens
Work-related risk
Tobacco use
High blood pressure
Increased cholesterol
Obesity (過胖)
Low levels of physical activity (活動量過低)
Low levels of fruit and vegetable consumption

這些都可能造成需要長照的疾病。

共 1 則回應

修正一下,原因應該是三個,不過第三個我只是補充性質。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