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原事件可參考

成大南榕事件如果在校務會議上要求校方針對命名替代案進行表決時

要求依據會議規範第五十五條第二項的記名表決

那未來這些投贊成的會議代表,就要負起歷史責任

國立成功大學校務會議議事規則
第二十條 本議事規則未規定事項,準用內政部頒布會議規範之規定。

會議規範第五十五條(表決之方式)
....
(五)投票表決。
前項第五款,除對人之表決應採無記名投票外,對事之表決,以記名投票表示負責為原則。

至於後續如何看來只能等下學期了。

共 17 則回應

看來之前的拆招牌已經沒人在關注了
中正堂也被拆了好像沒什麼人知道

我想知道耶

可以告訴我嗎
成大最近不是帶有政治意涵的建築都有被損毀的跡象?
成大最近很多建築或是建築物的部分都已經被....了
我有時候覺得我們學校感覺有點每天上演八點檔XD
可我覺得怎麼跟以前文革的紅衛兵做的事滿像的?
其實這件事情很多點都很詭譎
為什麼一個不過半數的投票結果可以當作一個最終結果
為什麼當初看似跟政治沒有任何瓜葛的事情,最後會如此轟轟烈烈
為什麼校方最後給的回應也如此朦朧不清
為什麼最後會演變成為拆毀學校公共建築物的字以示抗議
為什麼即使開了跟南榕事件相關的會議,學生仍舊只能旁聽而不能表達意見

是否大家都需要多點理性與成熟分析,來看待這些事情呢
我不知道成大學生有辦法從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各方面破壞歷史文物,有用階級鬥爭來打擊異己。

拿紅衛兵來比喻,呵呵。
那個投票本來就不具代表性

大不份的人都不知道要投票

而起投票系統可以重複投票 有心人士很好灌水
沒有代表性?那大可以重新辦一次投票啊!
再辦一次總有一堆人知道了吧。

我就是當時知道有投票的那個。
(學校明明也有寄信通知這個票選活動)
我現在連投票的選項有神馬都不知道
所以對這件事還真的無感
只是我不贊成拆招牌
那像是小偷會做的事
先把最近的Schedule貼上來

11月中開始投票,
12/8投票結果出來,
12/9號秘書處表示只是參考,
12/12號校長邀學生會、社聯會、零二社釐清事情
B3 或是其他成大同學可以說一下有哪些建築嗎@@

B6 B8 B9 的確可以申請重辦投票(廣場命名投票)

但是礙於各校對民主事務參與率都不會太高,因此若以"參與投票比例過低"為由,申請重辦投票,恐怕窒礙難行
加上校方有盡到通知義務,沒有收到信,我個人認為是個人對民主事務棄權,因此不能怪罪校方未盡到通知義務
另外就是考量到校方立場,校方及校聯會想必是不想舊案重提,但仍是可以試試

所以現在的問題變成

"學生想不想要廣場有名字"
如果想-->申請重辦投票,但理由不能是上述理由,可能要是"因為覺得決議過程不夠清楚"等類似的
-->(如果有進到校務會議提案)要求校務會議中學生代表可參與也可發言,及老師在會議前必須先行討論,在心中有個答案,而老師代表的意見能代表大多數老師的意見-->
決定名字

當然,校務會議中的投票是"記名投票"
補充說明記名投票的重要性:

因為校務會議紀錄是公開的(只要能上網都下載得到)

所以透過記名投票,就可以清楚知道成大有那些人立場相左,也會永遠流傳,未來大家就知道是誰阻擋了學生意志

這就是所謂的歷史責任(又可稱為政治責任)

不過,也有另一種方式

學生可在重辦投票時將老師的票也算進去(這裡當然是不記名投票),分開計票,以瞭解老師們的意見,這樣雙方在開校務會議前都會有底。
若記名投票,那就有以下可能的結果

一、這麼做可以讓學生都知道是誰反對了它們的群體決定,這樣就足以滿足學生知的權利了

二、老師代表是由老師們選出來的,如果有些老師是認同廣場命名的,那透過記名投票知道了自己選出來的代表跟自己意志相左,那位老師代表想必就不會再得到那些老師的支持了
說真的成大官方太大驚小怪了..............
如果政治中立的話政大就要被拆光光囉^.<
學校裡有百分之九十的建築物名稱都是政治人物呢!
更別提山上騎著馬英姿颯爽的蔣公銅像了
這叫做自我審查
被人家wink wink一下就知道該怎麼做惹
B15我有點不懂?
B16鄭南榕一向被民進黨視為先驅,而當時是國民黨執政
馬上回應搶第 18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