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點交換第2日】




2014年,1月23日,當風毫無防備的灌進袖口才發現太陽原來還不夠溫暖的一天。

今天的交換店家是公館和台電大樓之間的咖啡廳,海邊的卡夫卡。我們約了晚上七點,不知道是不是依舊難掩興奮,我又早到了。

6:44,我推開門,向店員示意我有訂位,店員指了指靠窗的位置。

我把卡夫卡的MENU從第一頁看到最後一頁,它是那種舊舊的、有些摺痕、沒有護貝的質感,很像家裡想丟又捨不得丟的雜物,往事明目張膽地沉澱在上面。

一直到聽完這個故事,我才發現那本MENU原來是這個晚上的序。

7:00,我直直盯著店門口。沒有人。

有了上次的經驗,我決定再等多等一會兒,我拿起手機開始隨便亂滑,又放下。7:13……這次該不會真的要被放鴿子了吧?但是我有訂位又坐了這麼久要是現在站起來離開尷尬程度跟上次有的比耶,不知道該起身還是繼續等的我打開手機,忐忑的私訊住在附近的好朋友,想找她來陪我吃個甜點。

就在我把為什麼會突然約她的原因解釋完畢,準備跟她說地點時,一個女孩匆匆忙忙地走到桌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抬起頭,就是她了。

「不會,妳先坐下吧。」我淺淺一笑,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告訴朋友我等的人來了。

她是一個很簡單的女生,有漂亮的雙眼皮,和不用化妝就討喜的臉蛋。不過也可能因為我是個陌生人,她很明顯有點緊張,其實我很害怕自己會讓她感到緊張,所以感覺到她的緊張後我也開始緊張。

「妳準備好了嗎?」我問。

「好了。」她的回答就像在回應老師,讓我忍不住覺得她有點可愛。

「他是我的高中同學。」這是她的第一句話,她並不知道,在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記憶也跟著一起翻騰了一遍。

高中,那個談愛還太深,談喜歡卻太淺的年代。




  第一次 我開口;你沉默

她第一次跟他說話,是高一教室要重新粉刷時。

「欸,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刷牆壁。」她問他,可是他沒有說話,只是看了看她,然後繼續刷著牆壁,原來他是個內向的男孩。

當時誰也沒想到,這一陣沉默,沉默了五年。

她開始注意起他,因為他的內向。她想和他說說話,說什麼都好。他喜歡打籃球,於是她會去看他打籃球。就這樣,他開始會和她聊天,聊什麼不重要,她是這樣想的,終於,可以和你聊聊天。

她是個活潑的女孩,在班上有著好人緣,男孩因為她的關係,漸漸敢和他人交談,甚至交朋友。看著他和別的女生要好,她才發現,自己喜歡上他了。於是細心的她在他生日的時候寫了卡片、買了禮物,只為了換他一句謝謝。

聽著聽著,我才發現,以前啊,有沒有在一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好喜歡你;現在有沒有那麼喜歡你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好不好,試試看也好。以前我們的喜歡,很多,卻不貪心;而現在我們的喜歡,很少,卻總是忍不住貪心。

「然後我的生日也跟著到了,那時候大家都會寄簡訊,臉書不盛行,也沒有LINE,我從生日那天的十二點等到隔天十二點,卻沒有一封是他的名字。」只要四個字,生日快樂,那便是對當時的她而言,最好的生日禮物。可惜最好的禮物,總是最難收到。

時間來到了高一下時,學校開始分組分班,她進入資優班,他則進入普通班。

「我們的交集就這樣變少了,甚至沒有。然後,我交了一個男朋友。」

喜歡有時候就像上飛機前要再三檢查的易碎品,如果你沒說,我也沒說,就只能等下次打開時,去期待它是幸運的完好無缺,還是碎裂成拼不回去的遺憾。



  第二次 我再次開口;你依舊沉默

「他走到我們班門口,然後跟我說,分手吧。沒有爭執,沒有欺騙,沒有出軌,他的平靜讓我難以承受,更讓我不知所措。」

高二下時,她和男友分手了。

也許我們都是在長大後才開始學習釋懷,那些沒來由的果是為什麼而結,就像那些摸不著頭緒的因總是毫無防備的深深的種在生命裡,儘管它只是老天爺輕輕的一口呼吸,那更是愚弄了。

高二在她被社團和感情的紛擾不清中結束。有些迷茫,有些疲倦。

高三時,學校辦了籃球回歸賽,顧名思義是要用高一組的隊伍打比賽。於是,她又開始看籃球賽,他回到場上,她回到那個名正言順看他的位置。

這份喜歡飛過了歲月的天空,又飛回他身邊,完好無缺的降落。

她開始會去找他說話,傳傳簡訊,聊聊電話。

「那段時光很簡單,可是很滿足。」也許在他身上,她要的,只是這一點點平靜。

後來她在學測上了自己理想的校系,北部的公館大學,而他上了南部的成功大學。這是她無意間發現的,他從來沒有開口,關於他的事,他都是沉默。她傳了一封簡訊跟他說了恭喜,但其實她什麼也不想說,她不想往前,不想去想像踏過樓梯走過轉角的交集能再更遠,遠至一南一北。

「寫畢冊吧。」她向他說。如果留不住時間的腳步,那麼容許我們把彼此刻在時間裡。

那天放學,教室裡沒有人,他們各坐一個位置,靜靜的寫對方的畢冊。

「我一直在想,如果他要考研究所,會不會想考台大呢,我們有沒有機會再念同一間學校。」

二十一歲的我聽來,那樣的如果,是一個女孩最單純的願望,沒有現實、沒有理智,沒有雜質。因為靠的夠近,所以敢放膽想像,只能想像。

她不想讓他在籠子裡學飛,她要他的自由貨真價實,於是沒有人說出口,喜歡再次被運上機,飛過三百九十四公里的天際,在她未曾到過的地方降落。
  
在這之前,她希望能留有他的一樣東西在身邊,多小都好。

她約了他到操場散步,同學們看到揶揄了他們一翻,他沒有說什麼,只是笑笑的,她不知道這是不是喜歡,或是,不敢喜歡,因為不久後就要各自紛飛,像從同一片天飛來的雪片,在不同人的手裡融化。

「我可以剪你制服的釦子嗎?」她問他。這句話是膽怯的,卻用了她好大的力氣。

「可以啊。」他笑的淺淺的。

那顆釦子緊握在她的手心,就像收藏自己的喜歡那般小心翼翼,深怕一回眸,剩過眼雲煙。



_____

交換店家:海邊的卡夫卡(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三段244巷2號2樓)
交換甜點:熔岩布朗尼(70元)

你/妳也想交換故事嗎?請於1月27日晚上23:59以前前往專頁分享此篇文章並寫100字以上的小小心得,就有機會用你/妳的故事交換一份甜點唷(燦笑)。詳細交換方式請點至粉專的「關於」仔細閱讀,希望有機會能交換到你/妳的故事。



故事貿易公司:www.facebook.com/iiisdoo
我給你/妳一份甜點,你/妳給我一個故事。

共 2 則回應

很喜歡這個故事還有這個想法:)
希望以後還能看到更多故事~~
你是西西嗎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